第七百三十七章 各方动向-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三十七章 各方动向

    就在明中信率领宜良百姓休养生息,恢复基础建设的时候,远在云南府的贼人大本营中,一人独坐于帐篷之中,紧锁眉头,望着手中的消息一阵出神。

    “公子爷!”旁边一位老者手拿托盘,上面放着热腾腾的稀粥,轻声呼叫道,“公子爷,用膳了!”

    “哦!”那人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老者,答非所问道,“大供奉,这消息可确切?”

    “什么消息?”大供奉就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轻声一笑,“公子爷,这消息我都已经确认好多遍了,千真万确!”

    “那王守仁真的受了重伤?”特使缓缓重复,又像自语道。

    “公子爷,城中还有咱们的人,这消息乃是从城内传出来的,皆为兄弟们亲眼所见,绝没有一丝差错!现在都在密切监视那明中信,他的一举一动,随时报出,没有一丝遗漏!”

    “是吗?那为何我总也心神不定!难道有咱们没有算出来的地方?”特使却并未就此放心,反而更加面色凝重。

    大供奉却是轻声叹了口气,摇头不已,看来,那明中信还真是咱们公子爷的心结,他现在都已经被团团围在了宜良,还如此阴魂不散,袭扰公子爷,真是太可恶了!

    虽然他心中愤恨,但却也无奈异常,毕竟,此乃心结,只能由公子爷自己想通,自己解决,谁也帮不上忙啊!

    “现在宜良一应事务由明中信主持,是吗?”

    “不错!明中信已经将各项事宜分工,各司其职,要说这,还真心得佩服他,居然能够猜到,咱们的主攻方向是城西,令人主守城西!”说到此,大供奉也是一脸的钦佩之色。

    “唉,如果这家伙一心守住那宜良,我也不介意将这镇守宜良,拯救宜良的功劳送与他,但就怕这家伙不安分守已,还要出幺蛾子啊!”特使却是轻叹道。

    “不会吧!现在宜良被团团围住,任何人插翅也难飞出来啊!他还能出什么幺蛾子?”大供奉不解道。

    “唉,吃了这么多亏,吃怕了啊!那明中信根本就不是按理出牌的人!责令宜良城中细作,盯紧明中信,有风吹草动立刻回报!”特使轻叹一声,吩咐道。

    大供奉虽然不以为然,但也知晓明中信乃是公子爷的心魔,只要明中信一日不死,只怕公子爷就食不安寝,夜不能寐,只好依言而去。

    “明中信,希望你安心呆在宜良,不要坏我大事!”特使紧锁眉头,轻声自语道。而他的目光却是穿过帐篷直射向了宜良方向。显然,那远在宜良的一道身影,依旧令他忌惮无比。

    南京城,魏国公府。

    “什么?钦差大人受了重伤?”老国公双目圆睁,满面骇然地望着面前的一位文士。

    “诺!不过,钦差大人已经被明师爷救了回来,但却没办法再行办理赈灾事宜,只能下旨由明师爷全权负责管理。”文士沉声道。

    “救回来了?”老公爷眉头紧锁。

    “不错!”

    “伤势究竟如何?”

    “这?”文士一阵犹疑。

    “说,如果不能明确钦差大人的伤势,咱们如何应对?”老公爷面色一沉。

    “其实,咱们也不知晓,只知道,明师爷根本就不让众人看钦差大人,只说是在静养,无一人看过钦差大人。”

    “明师爷!是他不让看的吗?”老国公一听这个名字,紧锁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一些。

    “不错,他紧紧封锁着钦差大人的伤势,只是出示了一张钦差大人的手谕,现在宜良的一应事宜皆由他所负责。”

    “嗯!既然是他负责,那就放心了!”老国公轻舒一口气,面色转为轻松。

    文士却是满情惊讶,老公爷对这明中信就如此放心?就不怕他有的闪失?听说那家伙可仅只有十五六岁啊!当然,这份讶异他放在了心中,并没有宣之于口。

    “哦,贼人们动向如何?”老国公明显关注的重点有了转移。

    “贼人们倒是将宜良城围了个水泄不通。不过,奇怪的是,那些贼人围而不打,只是由城西负责主攻,其他三面进行威慑,却是很是古怪!”文士一脸的不解。

    “哼,还能如何?不外是另有想法罢了!”老国公冷哼一声,“就是不知道,那沐家小子是否能够猜到贼人们的打算?!”

    “贼人们必然另有打算,不过,现在云南行省境内纷乱四起,即例是沐王府与云南都司也是忙得焦头烂额,顾前不顾后啊!身在局中,只怕想不透啊!”文士轻叹道。

    “猜不透也是活该!”老国公恶狠狠道,“平时就耀武扬威,如今境内大乱,还令一位钦差大人在他们保护之下受了重伤,沐王府真是越来越活回去了!此番,我就看看那沐王府这次如何应对,希望不要坠了老沐的威名!”

    “老公爷!”文士看着满面愤然的老公爷,无奈地叫了声。

    “怎么?许他们做得出来,就不许我说出来!”老公爷一瞪眼。

    “老公爷,既然咱们知晓贼人的一些谋算,而且钦差大人也失陷在了云南,咱们是不是请示一下朝廷,出兵救援一下?”文士苦笑不迭道。

    “行了,先不急,明义不还没信呢吗?如果他没来信,说明情势还在可控范围内,不用担心!更何况,还有那位鬼机灵主持事务,情势应该不会恶化到哪里。再等等!”老公爷满不在乎地摆摆手。

    文士满面无奈,但看看淡然的老公爷,欲言又止,只余一声长叹,不再说话。

    老公爷却是抬头望向云南方向,在文士看不到他眼神时,闪过一丝忧虑,心中轻语,小家伙,希望还没到你说的那般田地,否则,即便老夫此时前去,只怕也已经晚了啊!

    云南府昆明城,沐王府。

    “王爷,如今局势恶化至此,您看可如何是好?”一位五柳长髯面色清秀的中年人急切道。

    而他正面坐着一位面如冠玉,四方脸庞的中年人,眉头紧锁,思虑不已。

    “都指挥使,稍安勿躁,不见王爷正在思虑吗?”旁边却是一位身材矮小,满面皱纹的小老头,缓缓道,边说,边看着那四方脸庞中年人,眼中闪烁不已。

    “王大人,钦差大人如今如何了?”四方脸庞中年人抬头缓缓问道。

    “王爷,如今不是询问那钦差的时候,有沐家铁卫保护,他出不了事!现在是咱们云南行省境内贼寇四起,令各地焦头烂额,不能再任由他们如此了啊!总得想办法扼制这股势头啊!否则,朝廷怪罪下来,只怕各位无法担待啊!”王都指挥使却是急得跳脚。

    “王大人,我问你,钦差大人现在如何了?”四方脸庞中年人,也就是沐昆面色阴沉,沉声问道。

    一瞬间,王都指挥使浑身一冷,再看看沐昆阴沉着的脸,心下大惊,这位是认真的。

    “这,这,听说,那王钦差被刺,身受重伤,如今正在宜良养伤!”王都指挥使结结巴巴回道。

    “听说你派陆良卫前往护卫?”沐昆依旧是一副阴沉的模样。

    “不错!”

    “那如今你可有应对?”

    “啊!什么?应对?”王都指挥使这下真的有些懵,钦差大人被刺,那又如何,这与云南局势有何关联?

    “不错,应对!”沐昆一字一句缓缓道。

    “王爷,现在局势危急,更何况宜良现在尚未失守,消息也称局势稳定,暂且先行放下那处,咱们还是探讨一下云南境内的贼寇如何安抚镇压吧!”那猥琐老头插话道。

    “梅大人认为钦差大人与局势没关系?”沐昆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望向猥琐老头。

    “这?”猥琐老头一时为这之语塞。

    “王爷,咱们现在的人马不足,捉襟见肘,根本无法再顾及钦差大人啊!更何况,现在云南都司已经派了一支兵马,而沐王府也有一支铁骑护卫在左,相信贼人们不是那般容易伤害到钦差大人的,为今之计,咱们快速平定云南内乱,再前往护卫钦差,这才是正理啊!”王都指挥使放话了。

    “不错,不错,王大人考虑得极是周全,现今局势这般严竣,咱们还是以大局为重吧!”猥琐老头连连点头。

    “你们觉得,如今那钦差大人不重要?”沐昆面上泛起一丝无奈。

    “王爷此言是?”王都指挥使与猥琐老头面面相觑,无法理解沐昆的意思。

    “唉!”沐昆轻叹一声,这二位还真是一脑袋的豆腐渣啊,他只能言明,“两位大人,你们觉得,为何那贼人们要将钦差大人围困于宜良城?”

    这个问题一时间令两个人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是啊,依他们的智商,他们一时转不过弯来,只是呆呆望着沐昆。

    沐昆却是再不说话,静候两位想通。

    两人眼珠滴溜溜乱转,思考着沐昆的话,想从中找出他的深意。

    钦差大人?他来此有何贵干?赈灾!目的地?宜良!现在贼寇四起,围困于宜良!

    啊!猥琐老头眼前一亮,望向沐昆。

    “看来,梅大人有些心得了!说说!”沐昆轻声道。

    “我想,沐王爷的意思是,钦差大人现在危在旦夕,咱们必须立刻营救,争取朝廷的好感,为咱们争取一些时间!是吗?”猥琐老头缓缓道,但他不确定,只是边说边望着沐昆。

    沐昆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却是轻轻点点头,“梅大人想得不错,但这却不是主要原因!”

    “再想想,那贼人们打的旗号!”沐昆轻叹一声,提示道。

    “旗号?”二人一时间陷入了思索当中。

    贼人的旗号是什么?弥勒会!明王降世,袪灾降魔!

    袪灾降魔!瞬间二人心头大震。

    袪灾降魔!天灾岂不是灾,瘟疫岂不是魔!却原来,这贼人们打的是这主意。

    二人瞬间明了,面色瞬间变得煞白,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的忌惮。

    “明白了吧!”沐昆轻声叹了一声,“人家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早有所指,咱们再不明了,只怕真的要陷入万劫不复当中了!”

    “他们真的是”王都指挥使依旧不敢相信,望着沐昆,想要再次确认。

    “不错,他们围困钦差,行刺钦差,目的正是你们所猜想的。”沐昆却是重重一点头,予以了确认。

    “他们这是想要以灾劫为名,挑动造反啊!”猥琐老头脱口而出。

    沐昆翻翻白眼,你才知道啊!人家既然打出了弥勒会的名号,自是想要造反,你以为还是区区贼寇做乱啊!“不错,此番动乱与以往不同,这是想要动摇大明的国基啊!这次的手笔可与之前不一样,他们身后可是有一支无形的手在不断推动此事,如果此事处理不妙,只怕不只是云南行省,只怕这整个南疆也要出大乱子啊!”

    “据我所知,其实早在钦差大人来云南行省之前,这一路之上就被这弥勒会暗中算计了无数次,如果不是钦差大人吉人天相,只怕早已被害,哪还能来到咱们云南。”

    “是吗?”猥琐老头与王都指挥使深表怀疑,但沐王爷当面,这些话可不能说出来,而且二人平日里只是关心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根本不关心其他,自然消息不大灵通。

    “这些就别说了!此乃魏国公的书信以及南京朝廷的公文,你们且看看!”

    一时间,二人面面相觑,为何这书信及公文在他手中,咱们却没见过呢?

    然而,此时却不是深究此事的时候,二人接过公文书信低头观瞧。

    霎时间,身躯连震,震惊地抬头望向沐昆。

    “不错,你们看得没错,其实南疆早已有了动乱的征兆,只不过,此次贼人们将目光投向了云南行省,此事预谋已久,想要平息,咱们还得借助于钦差大人的名号,否则,云南动乱难以在早期平定啊!”

    沐昆看看二人,缓缓道,“你们现在还觉得,这钦差大人无关痛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