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解围宜良-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四十二章 解围宜良

    特使一声令下,云南行省境内瞬间战火绵延,如星星之火瞬间燎原。

    不日之间,云南行省的广大百姓陷入了水深火热当中。

    当然,宜良城现在属于世外桃源,毫无影响,当然,消息还是能够收到的,毕竟,沐王府铁骑与陆良卫军士们皆在宜良,自然有消息传送。

    而这一切消息,沐将军与邵绩第一时间报送了明中信。

    明中信轻声一笑,就置之不理,转头去忙他的宜良重建工作,这下,令二位本来心存希冀,明中信能够有所建设性的意见的将军傻眼了。

    当然,这一切消息二位将军不敢在宜良传播,毕竟,今时今时,宜良的军心民心不能乱啊!二人无比纠结地看着忙碌无比的明中信,心下真真是懵了!

    然而,一切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相比于平静异常的宜良城,正在云南府征战的沐昆却是焦头烂额,一则是,他发现,最近以来,贼寇越来越难缠,越来越彪悍,战斗力越来越强,他的沐家军遇到的阻力越来越严重;二则是,他发的求援信件居然如尸沉大海一般,一直杳无音讯,云南都司与云南布政使司居然一点回应都没有,这就太过出乎他的意料了;三则,伤兵越来越多,无辜惨死的军士越来越多,如此下去,只怕沐家军就会成为那案板上的肉,被人家贼寇们任意宰割。沐昆岂能不着急火燎!

    这般等着可不是事啊!沐昆深深地意识到,他有种感觉,只怕是云南布政使司与云南都司出现了问题,不过这问题究竟是什么,他却不得而知。

    但就在此时,突然间有消息传来,云南行省境内的贼寇如同发了疯一般,攻势猛增,各地纷纷沦陷。

    云南行省的情势越来越严竣,沐昆心惊不已,他有种感觉,贼寇们这是要一战攻成啊!不能再这般等下去了,必须有所决定!

    几经深思熟虑之后,他下了决定,收罗队伍,准备聚集有生力量为之后的决战做准备。

    一时间,突然,云南府各城被贼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纷纷占领,这下,令得全行省为之震动。

    而远在昆明城的梅老头与王都指挥使也是瞠目结舌,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沐昆居然如此有魄力,将如此多的城池放弃,只为聚集有生力量。本来,他们是想依沐昆的高傲脾性,此番出动,必然想要将云南府全境城池收回,否则,绝不会收兵。如此情势下,他们只需将这后勤与兵力增援控制住,沐家军得不到补给救援,必然会在贼寇的攻势之下损失惨重,到时,消弱沐家军的军力,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未曾想,沐昆居然壮士断腕,做出如许决定,太出乎意料了!

    事已至此,他们要如何向回归的沐昆交待呢?一时间,二人慌了手脚。毕竟,多年积威之下,沐王府的威势已经在他们心中扎根,虽然此次壮着胆子在背后阴了沐昆一把,但如今情势突变,二人心中打鼓,深怕沐昆秋后算帐,那可就坏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是杞人忧天了,人家沐昆现在的心思一直在如何收复云南府的城池,此时根本就不考虑与他们算帐,而且也没那心思,在他们心浮气躁之时,沐昆的信件到了。

    二人心惊胆颤地打开信件,显然发现,沐昆的信中没有提及之前的事宜,只是催促他们快些将后勤及援军跟上,措词倒严厉无比,再三强调,如果再行延误,只怕他会向朝廷奏报他们的懈怠之责。

    然而,他们却从中品验出来,沐昆已经发觉了他们的消极怠工,这封信是警告,也是最后的通告。

    王都指挥使满面埋怨地望着梅老头,沉声道,“梅大人,请将粮草准备好,王某不日就将赶赴前线动摇沐王爷,还请不要掣肘。”

    梅老头望着王都指挥皱眉不已,“王大人,咱们不必如此怕那沐昆吧?”

    “哼,王某是不想让云南百姓生灵涂炭!至于沐昆,日后有机会,某自然会与他算算之前的帐!从现在起,王某不会再做那些小人行径!”王都指挥使没好气地望着他。

    “王大人,你别忘记,之前你可是同意了的!如果被他知晓咱们之前摆了他一道,只怕咱们今后的日子不会好过的!”梅老头面色微微一变。

    “即便被他知晓又如何?难道他还能杀了某不成!只不过心有芥蒂而已,王某又何惧之有!当前最要紧的是要将云南的贼寇燎原之势压制下去,否则,就不是现在被打压的境地了!梅大人,明日一早,王某就会率领都司人马出城,还望你连夜准备好粮草辎重!告辞!”说着,王都指军使挥袖而去。

    “你?”梅老头一脸的气急败坏,但却拿王都指挥使毫无办法,毕竟,人家手中掌握军权,值此战时,惹不起啊!不由得面色阴沉无比。

    不提梅老头在此生闷气,且说王都指挥使回营之后,立刻召集兵马分配任务,留守的留守,出征的出征,瞬间云南都司麾下的将领们如同打了鸡血,激动不已,之前他们听说沐王爷出兵攻打贼寇,就心痒无比,早就想要上场杀敌立功,但却被王都指挥使强压下来,憋了一肚子气,如今一听要出征,自是涌跃无比,皆想上阵杀敌。

    王都指挥暗暗庆幸,看来,自己的决定没错,顺应军心啊!

    第二日,王都指挥使率军开拨,梅老头这次倒没有作怪,粮草辎重一应俱全,也将之前钦沐昆的尽数补全,就是人未露面,想来,还是心在有所芥蒂,王都指挥使也不以为意,誓师之后,正式开拨。

    有了云南都司这支生力军加入战团,云南府的局势瞬间风云变幻,官军占据优势,贼寇们节节败退,云南府的形势一片大好。

    大本营中的特使却是不以为意,依旧指挥着各府的贼寇有序进行。

    虽则云南府的形势对于官军来说大好,然而,从云南行省整体看来,官军却是节节败退,如果以红黑来作势力范围对比的话,红代表官军,黑代表贼寇,红只是占有了小小的一片,而黑却是占了将近四分之三,而且正在扩大。

    沐昆自是看到了这些,但是,却毫无办法,毕竟,各府的官军们已经尽力了,但贼寇确实势大。

    而云南都司除了在云南府昆明城留守的军队以外,尽数在王都指挥使的带领下投入了云南府的战场当中,再行抽调,只怕昆明城就会不稳,他自是不会做这饮鸩止渴的蠢事。

    至于云南布政使那儿,根本就不敢指望,一则云南布政使只是一个衙门,内中衙役虽然众多,但却无法形成战力,冒冒然进入战场只会坏了大事。二则,云南府昆明城也得有人坐镇,否则云南府陷落,只怕谁也无法承担这个责任啊!

    现如今,唯一能够指望的,也只有自己向南京朝廷递交的求援信件了!但远水解不了近渴,现在情势如此紧张,只怕援军到来之时,云南全境已经落入贼手了。

    宜良城平静无比,云南府如火如荼,云南行省全境销烟四起,形势极度严竣,仿佛云南行省即将全境陷落。

    贼人大本营中特使志得意满,沐家军中沐昆心急如焚,明中信淡然处之,各人形态不一。

    然而,这一切都于云南行省的局势毫无关联。

    悄然间,一支军队低调地混入了局势混乱的云南行省,然而,这支军队却是不管不顾一心只是向北,目标,无从获知。

    当然,这支军队各方皆是注意到了,而且派遣斥候紧紧跟随,想要知晓它的目的地。

    但是各方却是不敢轻举妄动,贼寇是不想节外生枝,官军更加不想,只是希望这支军队乃是助力,而非贼寇暗藏的杀招。

    诡异的是,这支军队在云南行省境内居然如入无人之境,无人敢惹。

    就在这诡异的平衡当中,这支军队的目的地终于被确认了,不是别处,正是那宜良城。

    这下,各方云动,尤其是特使,更是心惊不已,不知名的心悸突然出现。

    而沐昆也是心惊不已,只因为,他明白那处乃是一个中心,无法言谕的中心,只有他知晓,如果那处出现问题,只怕这整个云南行省会陷入一个无法言谕的黑洞,再无翻身的机会。

    然而这一切都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只因为,各方都不敢冒冒然出手,深怕搞错,一个不小心,得罪一个不知名的势力,令其进入这个危局,使得局势有所反复。

    就在各方纠结之时,这支军队来到了宜良城外。

    一时间,城外的贼寇们如临大敌,列阵相迎。

    就在此时,突然,宜良城内四门大开,沐家军、陆良卫、钦差卫队纷纷出阵,冲杀向贼寇。

    一时间,贼寇阵形大乱,毕竟,他们也未曾想到,那支军队立足未稳,咱们这边刚刚转移阵形,宜良城内一直龟缩的明中信居然突然施威,这下,可是首尾难顾了。

    然而,不管如何,他们也得应战啊!

    贼寇们刚刚将阵形换过,以作抵御宜良城内各军,不想,那支本来平静无波的军队突然间喊杀之声震天,冲向贼寇。

    这下,贼寇们可真是首尾难顾了!

    一时间,战场之上,杀声震天,而之前还有些绵软无力的沐家军铁骑、陆良卫、钦差卫队却是变得威猛异常。

    更令贼寇们无语的是,那支不知名的军队竟然像是与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凶猛异常,毫不留情地进行砍杀围剿。

    两相夹击,贼寇岂能相敌!

    最终,这场战争变成了一场屠杀。

    贼寇们在如此围剿之下,抱头鼠窜,溃不成军。

    一战功成,宜良城之围瞬间即解。

    两军秋毫无犯,分工合作,那支军队追杀贼寇,而宜良城内各军却是打扫战场。

    一番征战之后,终于,宜良城外平静下来。

    明中信缓缓步出了宜良城,身后,乃是跟屁虫赵明兴,以及各位学员。

    “明师爷!”沐将军、邵绩、李兵等人冲到近前,满面兴奋地望着明中信,眼中闪烁着钦佩与惊喜。

    毕竟,在他们想来,根本就不会有援兵,因为云南行省全境烽火连天,哪里还有余力前来救援他们。

    未曾想,今日之时,突然明中信召集他们,说是援兵已来,要求咱们同时出战,将贼寇们一网打尽。

    沐将军等表示质疑,因为城中兵力与城外贼寇的兵力相差太过悬殊,冒然出战,只怕有所不妥。但明中信却是态度强硬地要求他们出战,甚至不惜用钦差大人的名义手令压制他们,无奈之下,沐将军只好从命。

    邵绩见沐将军如此,自无不可。

    至于李兵,虽然也有些犹疑,但鉴于明师爷以前的种种神迹,还是相信明师爷不会做无脑行动,故此,众人一心,积极备战。

    明中信一声令下,四方城门大开,军士冲杀出城。

    故此取得了如许大的成果,他们自是钦佩无比,同时,他们也很是好奇,这支军队究竟是何方神圣?

    而那支军队也已经追杀完毕,回归了战场,但却是远远地列阵而立。

    从其阵中缓缓走出一匹马,马背上驼一人,面上蒙着黑巾,来到明中信身前不远处,勒住缰绳。

    明中信催马上前,对立而视。

    二人对视,久久无言。

    “事情可办妥?”明中信微微一笑,轻声问道。

    “嗯!”蒙巾人轻轻点头。

    “辛苦了!”明中信声音中带着一丝感慨,一丝怜惜,不错,你没听错,正是怜惜。

    “值得!”蒙巾人声音中夹带着一丝喜悦,一丝感触,总之,感情复杂无比。

    “那就好!先行安排大军驻扎,进城再谈!”明中信缓缓点头,建议道。

    “那是自然!”蒙巾人点点头,认可了他的建议。

    说完,蒙巾人拨马转身,回转阵中,稍加耳语,蒙巾人带领着十数人的队伍回到明中信面前。

    明中信也不说什么,回身相请,与蒙巾人及一位满面胡须之人并列而行入城。

    而旁边的沐将军等人看着这一幕,更是一头雾水,用得着如此神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