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景泽出监-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十九章 景泽出监

    “别啊,你等等!”石文义见明中信要走,急得连忙起身,却不想触动伤口,啊一声惨叫出声。

    明中信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回身扶住石文义。

    “明家主,你听我把话说完。”石文义咬着牙强忍着痛道,“您既然要我放人,总得和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吧?”

    “好吧!”明中信本来就不想为兰景泽求情,诚心想把事搞砸,所以不等石文义表态,就急切地想离开,回去好向大母交待。

    既然石文义如此说,只好一五一十将事情说明。

    石文义一听被抓的是明家亲戚,也是一阵为难,如果这人与弥勒会勾结,这可不是小事。

    兰云轩此时也听清楚了始末,敢情眼前这位伤者居然是锦衣卫,而且还是此行负责的大官。

    明中信居然与他如此投契,而这位石大人明显极其看重明中信,居然害怕明中信生气!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兰云轩惊得都呆住了,这明中信何德何能,在锦衣卫居然还能如此吃得开!

    明中信见石文义为难,表态道,“石大人,我可以担保,此人虽比较纨绔,但绝不会交结贼人,如果石大人不信,我可以具押作保。”

    石文义听闻此话,也是松了一口气,道,“好,我就徇一回私,李玉,你且拿我令牌,与明家主一同去,让张采将兰景泽放了。”

    李玉迟疑道,一指谢琪道,“这,”

    “无妨,门外还有自家兄弟,而且,你快去快回,不妨事的!”

    “钱师爷,请您准备一下笔墨。”明中信道。

    “这,你确信要作这个保?”钱师爷望着明中信一脸地不可思议,要知道,以前,这兰景泽可是要将他打入深渊的。

    “身不由已!”明中信苦涩地笑笑,回答了四个字。

    钱师爷看看明中信,无奈地叹了口气,下去准备。

    明中信一挥而就,将写好的保书递给石文义。

    “石大人,我去了。”

    “明家主,石某职责所在,加上此事事关重大,只好委屈您这一回了。”石文义不好意思道。

    “明某明白。”说完,一干人等出了房门,直奔监牢。

    “李大人!”门前校尉躬身为礼。

    “嗯,张大人可在里面?”李玉问道。

    “正在审讯。”校尉回答道。

    “明家主,里面血腥场面,您就不要进去了。请在此稍候,我去去就来。”李玉转身向明中信道。

    听闻血腥场面四个字,兰云轩眼前一黑,腿上一软,心道,少爷,您可一定要挺住啊!千万别被屈打成招啊!

    明中信点头应是,虽然前世见过许许多多的腥风血雨,很想看看锦衣卫这个血腥场面,但他也知道,今日要求有些过份了,不能再提无礼要求了!

    少顷,李玉出来了,与那校尉正在说着什么。

    身后一个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的人跟着出来,只见他低头哈腰,一副奴才样,说个没完,正巴结着李玉。

    众人仔细一看,不错,正是兰景泽。

    “少爷,您受苦了!”兰云轩扑上前去,扶着兰景泽。

    “好,好,患难见真情啊!不枉我平时对你那般好,你居然如此快速地救出我来,回去重重有赏!”兰景泽转头一看,原来是自家酒楼掌柜,瞬间那股纨绔气息重新复苏。

    兰云轩一阵无语,你什么时候对我好过?但此时那能驳少爷的面子,口中连连应是。

    此时,兰景泽看到了明中信。

    快步来到明中信面前,“小子,你来看笑话啊,以为我被锦衣卫抓到就无法翻身了,告诉你,少爷我可是手眼通天,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这点小场面小意思了!”说着趾高气扬地指着李玉道,“看到没有,那是我兄弟,人家一来就把我救了出来,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敬谢不敏!”明中信望着他异常无语,这时候了还要面子,你可真行!

    兰云轩一把捂住眼睛,少爷唉,你可要丢大人了呀!

    “看到没有,冲我来了,冲我来了!”兰景泽一脸激动地道。

    可不,李玉估计是吩咐完什么,直接冲他们而来。

    兰景泽迎上前去,点头哈腰道,“大人,------”

    但见李玉望都不望他一眼,直接来到明中信眼前,躬身道,“明家主,事情办完了,我还得回去保护我家大人,就此别过!”

    此时的兰景泽望着明中信,一脸吃惊,张大嘴巴,好似能够放下一个鸡蛋!他,他怎么认识锦衣卫?

    “李大人慢走,代我谢谢石大人!”明中信还礼道。

    “一定,一定!”说着,李玉回身就走。

    “他怎么认识锦衣卫,他怎么认识锦衣卫?”兰景泽一把抓住兰云轩,问道。

    “就是明少爷将您救出来的。”兰云轩苦涩地说道。

    这话如晴天霹雳,将兰景泽轰得眼前发黑。

    “你说,是他把我救出来的?”兰景泽双眼无神,望着兰云轩道。

    “是!”

    “不,不,不可能,他怎么会认识锦衣卫,他不是废物嘛,他不是白痴嘛,怎么会认识锦衣卫?我不要他救,我不要他救。”兰景泽疯了般摇着兰云轩身子。

    兰云轩无奈地看着兰景泽,任由他随意施为。

    “废物,白痴,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不知道你的居心,你就是想打击报复我,所以才让锦衣卫抓了我,虐待我,然后再假好心,来把我救出来,想让我对你感激涕零,你妄想,这辈子,你都别再想那等好事,别想!”兰景泽冲到明中信面前就是一顿大吼。

    “可笑!”明中信摇摇头,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而去。

    “你,”明中信那鄙夷的眼神,让兰景泽肺都要气炸了,那颗脆弱的小心肝气得扑扑乱跳。

    “少爷,咱们回去吧!“兰云轩上前劝道。

    “对,回去!”兰景泽仿佛找到了发泄的出口,转身就走。

    “少爷,这边,不是那边!”兰云轩叫道,但兰景泽却脚步不停,一直向前。

    无奈,兰云轩只好跟上。

    “大母,表妹,没事了,表兄已经出来了,只是受了些皮肉之伤,无大碍!”明中信向老夫人和兰馨儿解释道。

    “谢谢明哥哥!”兰馨儿盈盈下拜。

    “都是自家人,谢什么谢!”老夫人笑意盈盈地说道。

    “姑奶奶!”兰馨儿小脸飞红,跺脚道。

    “兰馨儿,兰馨儿!”一个声音从大门处传来。

    兰馨儿为之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