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云南势变-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四十五章 云南势变

    别人不清楚,特使却是很是清楚,虽然南疆其他行省也有咱们的人,但这些军队绝对不是咱们的人,只因为,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其他行省的兄弟们另有任务,正在为今后的谋算做准备,绝不会在此时进攻云南行省。

    而且,之前他可是信心满满,有这云南行省各府的兄弟们,自己还联系了一些土司,搅动云南行省的风云绝对足够了,甚至统一云南行省也是绰绰有余,然而,突然出现这等变数却并不是他预料之内的,无论如何,自己得及早应对啊!

    然而,重新布置必然会对现在的局势造成不好的影响,甚至能够影响到自己之前的布局,而且还不知道之后是否还有变数,真是难为啊!

    特使头大无比,沉声不语,低头细细谋算。

    一时间,营帐之内鸦雀无声。

    “诸位!”良久之后,特使抬头望向大家,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坚定,显然,他心中已经有所决定。

    瞬间,所有贼人首领尽皆抬头挺胸,他们相信特使大人定然会做出最好的决断,毕竟,有之前算无遗策的战绩给予他们无比的信心。

    然而,就在他们信心满满准备听令而行之时,突然,营帐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

    特使到了嘴边的话语停滞了下来。

    “报!”一个贼人冲进了营帐当中。

    “说!”特使微一皱眉,凝视着他沉声道。

    贼人面上浮现出一丝惊惧,抱拳回禀道,“启禀特使,各府送来紧急消息,有不知名的敌人出现,围攻咱们,而且战力超卓,兄弟们顶不住了,奏请特使大人发兵救援!”

    什么?一时间,营帐之内的贼人首领们如同炸了锅一般,满面震惊,交头接耳。

    而特使却是面色铁青,眼中闪烁着难以言谕的震怒。

    “有多少?”特使问道。

    贼人不敢怠慢,上前将手中捧着的消息呈递上去。

    特使低头观瞧,眉头越皱越紧,久久不语。

    贼人首领们望着特使心中忐忑,更是惊异于这个消息,真是太过劲爆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是从何处蹦出来的军队?为何要围剿咱们?难道,真的是官府请来的援兵?但他们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为何之前没有半点消息?仿佛从石头缝中蹦出来的一般!

    “还有更详细的战报吗?”特使抬头,望向那位前来奏报的贼人。

    “没了!”贼人摇头道,“这还是求援战报,所以来得快,具体详细的战报,明日才能到达!”

    “多多派出斥候,收集详细的战报,包括这些队伍第一次出现的地点,以及他们的战力,言谈,衣着,甚至他们的马匹,一应事宜事无具细尽数查探清楚。同时,将这份命令传达到各府兄弟部队,严令他们,就算全军覆没,也得将这些情报给我收集回来!”特使阴沉着脸,冷然道。

    听着特使的话,在座的各位首领心中一阵寒意上涌,真狠啊!居然要兄弟们就算赔上性命都得将战报送回,他们在心中摇头叹息,但却无一人敢置疑特使的决定。

    特使吩咐完之后,继续低头观看着那些求援战报,久久不抬头,众贼人首领不敢出声,只能坐于当地,静静等待。

    就在特使接到求援战报之时,远在云南府的沐王爷沐昆也接到了这个消息。

    一时间,沐昆仰天大笑,这真是天助我也啊!他做梦也没想到,就在这山穷水尽之时,居然突然出现了这么多“援军”,当然,现在说援军有些早,因为,这些军队的目的现在他并不确定,但谁让这些军队现在只是攻击着贼寇,却对官兵秋毫无犯呢!显然,至少现在不是敌人!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虽然,云南行省北部还有那几支不明敌友的军队虎视眈眈,但却并不妨碍他心中大喜,至少,云南行省境内不再是被动挨打了。

    本来,他在宜良解围之后,心下喜悦,毕竟有生力军加入,而且,他心中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堂堂朝廷钦差来到云南赈灾,他这云南的地头蛇却没办法保证钦差大人的安全,却被贼寇围困,真心说不过去,他都想好了,待云南平定叛乱之后,向朝廷请罪,却没想到如今居然解了围!自是心下安慰。

    然而,云南行省北部却突然出现那么多军队,这真心令他心中寒意频生,要知道,如今云南行省境内已经叛乱四起,突然出现这些军队,如果是友还则罢了,如果是敌,那可就是雪上加霜了,云南行省必然再无力回天,他也唯有以死谢罪,他死倒是无所谓,但他却怕将沐王府的几世英明一朝丧尽,到时,他到了地下,可没办法向祖宗交待,那才是他最大的遗憾啊!

    然而,就在心怀忐忑,苦恼异常之时,突然,居然传来消息,云南行省各府中的贼寇突然间被不知来历的军队袭击,而且损失惨重,这下,他如同打了鸡血般,重现生机,重获新生。

    他立刻送信与王都指挥使,既然有生力军加入,无论他们是何许人,都是有利于咱,那咱还客气什么,乘此机会,岂能不捞点好处!于是,相约,加快云南府的步伐,争取在北部的那不知名的势力来临之前,将云南府解放,到时,也就有一战之力了!

    于是一时间,云南行省如同回光反照一般,再一次火爆起来。

    各地战事不绝,但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贼寇们突然间如同打了鸡血般,不顾死活地对那些攻击他们的军队予以狙击,悍勇无比,每一战都是那般的惨重。

    而诡异的是,宜良城却是如此的平静,好似身处世外桃源一般。

    近在宜良城十里之外,几支队伍正在停驻于此地,遥遥望着宜良城头,就是不动。

    “大供奉,下令吧!”一位武将上前冲正在望着宜良城头的大供奉催促道。

    大供奉苦笑一声,云南各地的消息他自是已经听说,但特使大人却是毫无动静,而且对他也没有指示,退无名义。他自是知晓,此时的宜良城外驻扎了一支援兵,显然,凭自己这些人马,如果想要将明中信及王守仁围死,却是万万不能的,如果他妄想此时将明中信挡在这宜良城内,那可真是螳臂挡车了!如此这般,进也是一条死路。这下,搞得他进退两难。

    但是,在特使大人没有撤退命令到达之时,他却是根本无法违抗命令私自撤离。

    而且,他也知晓,这是明中信乃是公子爷的心魔,如果放出去,只怕公子爷会更头痛,无奈,他只好做这个螳臂挡车的那个傻子。

    大供奉无奈地振奋精神,一声令下,随他前来的各地贼人首领迅速带领各自的人马,围向了宜良城。

    本来,大供奉还在担心明中信做下埋伏,狙击他们,所以派了一队斥候,组织成一个络地毯式搜索那些可能埋伏的地方,然而,事实证明,这一切都只是他杞人忧天的妄想,根本没有什么伏兵,一切是如此的平静,如此的顺利,宜良城在平静无波中,被他带领兄弟们重新围了个水泄不通,而那支援兵也不见踪影。

    虽然,这一切顺利得无比诡异,大供奉心下更是提心吊胆,更加谨慎地派出了斥候部队,将自己身后也细细进行搜索,力求稳妥。

    斥候来报的信息,虽然令他安心,但这份异乎寻常的诡异令他心惊不已,要知道,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明中信绝不会如此轻松地任由他将宜良围住,但事实上,他却是做到了!

    望着宜良城头,大供奉如同看着一只吃人的猛虎一般,心中寒意顿生,他知晓,依明中信那般诡诈的性情,如今这般情形绝对不正常,但想来想去,却无法知晓这明中信究竟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为今之计,只能是静观其变,见招拆招了!

    “大供奉,咱们是否现在攻城?”武将来到大供奉面前,躬身请示道。

    大供奉却是望着城头,皱眉不已,突然眉头一展,也好,就攻一下,探探虚实也是好的,如果明中信有阴谋,相信凭自己的经验应该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想及此,大供奉点点头,“攻城!”

    一声令下,贼人们如同猛虎下山,恶虎扑食,奋勇向前。

    大供奉在后方,紧紧盯着宜良城头,想要看看这宜良城究竟是何防御,更重要的是,他想看看城内之人如何应对这攻城!

    “放!”一声厉喝,嗖嗖嗖,一阵箭雨射向了城墙,那寒光,如同电射一般,射在了城墙之上。

    噗------啪---------

    令大供奉跌破眼镜的一幕发生了,当然,这个时代也得有眼镜啊!

    却只见,那寒光与城墙一接触,虽然石屑横飞,然而,却也只是在城墙之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小坑。

    大供奉张大嘴马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要知道,这可是床弩啊!攻城利器啊!一直以来,无往而不利,一切城墙都能够射入其中,之后再供士卒踏着箭杆爬上城头,如今这劲弩居然只是在城墙之上留下了一个小坑,这是怎么话说的?难道,这些床弩是假冒的,伪劣产品?

    要知道,这次他前来宜良,特使狠心抽调了之前费尽全力才搞来的一半的床弩,助他围困明中信,如今这床弩居然未曾建功,反而如同败絮一般,毫无作用,这叫他情何以堪!

    更重要的,他检验过,这些床弩是特使大人搞来的宝贝,不容有失,他派了一支小队专人负责这些床弩,绝不会有假,那就是这城墙异于平常,但这宜良城的信息他可是知晓的,不过就是一个破败的县城而已,毫不足峙,但眼前这一幕又如何解释呢?

    “再来!”大供奉不相信那般困难搞来的床弩如此不堪,一声令下,床弩尽数射出,一时间,如同箭雨一般,射向了城墙。

    然而,依旧如是!毫无二致!床弩劲矢依旧无法贯穿城墙,掉落城下,尽皆如是!

    明中信!大供奉望着这一幕,突然想起了一个名字!一定是他!他一阵咬牙切齿,也唯有那家伙才能做到,毕竟,那家伙精熟奇技淫巧,才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将这城墙修葺得如同铜墙铁壁一般!

    既然床弩无法发挥效用,贼人们也没有深究,云梯架设,各种攻城器械纷纷上阵,攻向城头。

    一时间,宜良城下人头涌动,奋勇争先。

    就在此时,突然,城头厉喝连连,滚木擂石如雨而下,热汤滚油倾泄而下。

    瞬间,城下一阵鬼哭狼嚎,贼人们惨叫连连,然而,这一切并未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凶性,冒着石雨、箭矢、滚烫的汤汁,顶着盾牌,贼人们借助精良的攻城器械悍勇地冲上了城头。

    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更加残酷的强弩劲矢,刚刚登上城头,一阵阵弓弦之声布满城头,箭矢如雨而来,连惨叫声都未曾喊出,就被射成了刺猬,跌落城头。

    霎那间,贼人们的尸身如同下饺子般,连连跌落。

    大供奉望着这一幕,眼睛狂跳不止,环视周围,却只见不仅是一处城头,而是所有的城头尽皆是这样一模一样。

    看来,宜良城中准备充分,就等咱们攻城啊!

    但如果这般下去,只怕咱们会损失惨重,都不一定能够攻陷城池。

    “鸣金!”大供奉无奈地下达了收兵的命令。

    金声响起,贼人们恨不得多生几只脚,狂奔逃命,连攻城器械也来不及收回,狼狈逃回,远离城墙之后,才敢回头望向那如同恶魔一般的城头。

    就这一会儿工夫,城墙根下,居然躺满了尸首,堆积如山,那可是咱们的兄弟们啊!

    众贼人望着城墙之下的尸堆,心中打着寒颤,这家伙,比府城都难以攻陷啊!

    收罗人马,大供奉命人检点人员,传回的情况令他心生寒意,就这一轮攻城,居然损失了将近十分之一的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