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宜良围解-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四十七章 宜良围解

    与明中信打过交道的他自是知晓,这声爆炸之声意味着什么!

    满眼惊诧地瞅了一眼身后,赦然发现,宜良城城门洞开,一队队沐家铁骑冲锋而出,杀进了军阵当中。

    与此同时,他们身旁正有一队人马,缓缓而行,但手中弓弩却是接连射出,随着这些箭矢着落于军阵当中,一朵朵烟花在自家兄弟军阵中炸裂开来,伴随着的是惨叫连连。

    霎时间,贼寇军阵一阵骚乱,军心大乱,溃不成军。

    再经沐家铁骑一轮冲锋,贼寇军阵之中被冲出了一道沟壑,泾渭分明,贼寇军阵瞬间被分为了几片,贼寇们恨不能多生几条腿,奔逃四方。

    本来,大供奉已经防备到了宜良城中钦差卫队会乘乱冲击军阵,也已经派兵时刻监视城内情形,深怕遭了明中信的道。但他做梦也没料到,本来在情报当中已经获悉,钦差卫队已经没有了那种武器,如今却是突然出现,战场态势瞬间转变,这就令得他之前的一系列就应对安排丧失了应有的用处。

    无奈地望着溃不成军的兄弟们,他心中无奈异常,本来,已经一番冲阵之后,看到了曙光,那贵州都司指挥使已经慌了手脚,再加把力,就会令其兵败退兵,解了此地之围。未曾想,钦差卫队居然抓住这个时机进行突袭,还用了如此强力的武器,这就没办法了,这非人力可以扭转啊!

    如今身陷两面夹击之不利局势之中,更兼咱们军心大乱,事无可为!罢了!撤吧!

    “来人,传令,各城门之外的兄弟们全力突围!各安天命!”大供奉无奈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早在自己被围之时,他已经派人前去求援,但是得到的回报是,各城门外,纷纷出现一支军队,将兄弟们围困,保住自己都不错了,根本无力应援,看这形势,只怕此次可以说是注定了会大败而归,相信公子爷绝饶不了自己,但是,自己得确保将这些兄弟们带出重围啊,兵败不可怕,但却将这些强悍的人手尽数折损,留在此处,那自己可就没有脸面再见公子爷了!更何况,这些从天而降的军队从何而来,公子爷是否知晓,这些信息都无比重要,对公子爷在云南行省的而已势必会产生极其重要的影响,自己务必得将此消息传回去,好让公爷及早做出应对!这乃是重中之重!

    大供奉下令之后,心思安定,既然已经有了决定,那就一心只是突围,随后之事各安天命吧!如果上天真的让自己此番折损在此,那也是自己的命,怨不得别人!

    接下来,无论是贵州都司的军士们,还是沐家铁骑突然间发现,这些贼寇居然变得更加的悍勇,更加的不畏生死,一心只是冲杀,形成的战力居然远胜之前,这下不由得令他们心惊不已,也不知这些家伙吃了什么鸡血,这般悍勇!却不知,此乃是因为,他们这是为自己挣命,岂能不尽全力!

    尤其是那大供奉,却见此时的他身周围着几位战将,以其为圆心,护佑着他,奋勇向前,所过之处,人头滚滚,滴溜溜飞上了天空。

    身前的贵州都司军士无一合之将,无法阻止大供奉等人一眨眼的工夫。

    目睹这一情形的贵州都司指挥使心中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一股寒气从脊背之上冒起,他来云南行省之前,本以为这些贼寇如同土鸡瓦狗一般,大军一到,自然会将其击溃成擒,未曾想,居然如此的棘手!

    然而,事已至此,咱们不能将贵州都司脸面丢在云南行省,否则自己岂有脸回去,而且回去必然会被长官训斥,甚至罢官去职!这是他不可承受之重啊!

    更何况,如今自己所领军士可是数倍于贼寇,如果这样都被人家击退,自己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来得痛快!

    想及此,他牙关一咬,面上浮现出一丝彪悍之色,手中兵刃一挥,“兄弟们,前方乃是贼寇们的主帅,如有人将其擒杀,官升两级!兄弟们,杀!”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贵州都司军士如同看到了羊群的恶狼,蜂涌而上,不顾生死地围向大供奉等人,纵使明知上前也许不过是送菜,但却是奋勇向前,争夺那份功勋!

    更甚者,四周箭矢横飞,射向了大供奉一行,不停地向他们倾泻。

    那群人冲到哪里,哪里的天空就会被箭矢覆盖布满。

    密密麻麻,无休无止!

    同时,无数的贵州都司军士奋勇争先,借着箭矢的掩护,齐齐冲向这群人,发起了决死冲锋!

    而大供奉等人却是急眼了,他们也未曾知晓,今日居然遇到如此顽强的攻杀阵势,要知道,之前他们所了解的官兵,实乃是一群酒囊饭袋,不堪一击,即便遇到一些彪悍的官兵,也无这般难缠。

    今日可真是开了眼界,刚才本以为能够突出重围,杀退官兵,未曾想被那宜良城中的军队破坏,功亏一溃,更没有想到的是,这支贵州都司麾下军队居然突然间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战力!

    更甚者,他们身后可是还有那在云南行省驰骋纵横威名赫赫的沐家铁骑,如果被围困于此,待那沐家铁骑赶来,只怕今日咱们还真得折损于此!

    大供奉与贼人首领们一样的心思,必须马上突出重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稍有迟疑,只怕今日就得留在此处,埋骨沙场了!

    大供奉目标瞬定,发出一声长啸,“挡我者死!”

    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驱马冲向那人群当中。

    紧随其后,贼人首领们眼中闪烁着凶光,悍勇之气瞬间攀升到了极点,挥动着手中的兵刃,冲锋向前。

    霎时间,一道道半圆的血色弧形闪过,一粒粒人头瞬间升上了天空。

    贵州都司军士们悉数惊骇欲绝,一个个身影倒于战场之中,鲜血狂喷。

    那一个阵形如同一支尖锥一般直插军阵当中,强势突进,强势分割出一道血色道路,直奔向前。

    沿途兵马千万,但却没人能够阻挡其势,眨眼间,这支贼寇阵形即将突出重围,重获新生。

    大供奉与贼人首领们眼中闪过一丝喜悦,想必,咱们马上要逃出生天了!

    然而,也许是大供奉他们的悍勇激发出了贵州都司军士们的悍勇之气,一时间,军士们奋不顾身地扑向了他们,无视他们的钢刀利刃,只求能够阻挡他们一丝一毫。

    大供奉等人眼中闪过一抹残忍及嗜血,恶狠狠将兵刃砍向了军士们,同时眼中闪过一丝快意,让你们阻挡咱们,就先让你们尝尝这份苦果!

    贵州都司军士们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大供奉他们气势如虹,悍勇异常,无法阻挡,眼看着,就要突出重围了,一瞬间,贵州都司军士们绝望了,如此多的人命都无法阻挡住他们分毫,而大供奉等人却是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咱们就要逃出生天了!

    然而,就在这当口,突然,贵州都司军队之中分列两旁,露出一条通道,几十个,不应该说是几十匹马及几十个身披战甲的军士冲到了近前,寒光电闪,几十人的动作整齐划一,斩向了大供奉等人形成的阵形。

    “沐家铁骑!”大供奉大惊失色,厉喝出口。

    不错,这支几十人形成的军阵正是那沐家铁骑,值此重要关头,他们及时赶到了。

    大供奉等人自是知晓沐家铁骑的厉害,绝不敢背对着这支铁军,不得已,尽皆返身应战,自然,他们的突围之计破产了。

    贵州都司军士们自是不会放过这个良机,瞬间,周围的军士们重新围了上来,挡住了大供奉他们的突围去路。

    至此,大供奉等人重陷重围,令他们无比吐血。

    然而,此时不是深究此事的时候,而是他们能否应对这支沐家铁骑!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凄厉的喝声响起,“大供奉,快走,替咱们向特使请罪!”

    随即,阵阵厉喝响起,“快走!记得为咱们报仇!”

    不是别人,正是那些贼人首领,显然,他们是看到沐家铁骑赶到,突围无望,只能希望牺牲他们,令大供奉能够突出重围,今后卷土重来,为他们报此大仇。

    大供奉本来已经做好了死战的准备,听得他们厉喝,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晶莹,瞬间作出决定,大喝一声,“兄弟们,来生再见!此仇必报!”

    拨马狂奔,冲向正在稍稍形成包围圈的贵州都司军队。

    于是,贼人们兵分两路,一路迎向了沐家铁骑,一路则仅有大供奉一人,拼死冲向了重围!

    却只见那大供奉手中兵刃连挥,利刃寒光乍现,寒芒连闪,全无一丝余地,一连串的惨叫之声响起,一位位军士当场身死,那紧密的包围圈瞬间出现一个大的缺口,大供奉策马狂奔,狂冲向前。

    军士们瞬间被悍勇无比的他震得惊骇欲绝,怯懦之心升起,给了大供奉宝贵的一瞬间,被他冲出了包围圈。

    策马狂奔的大供奉突出重围之际,不忘记回头望向重围之中,厉喝一声,“兄弟们,此仇必报!萧某去也!”

    然而,他却不知,此时的贼人首领们却已经被沐家铁骑斩成了肉酱,再也无法听到他的话语了。

    而为首的沐将军却是从背上取过劲弩,张弓搭箭射向了大供奉。

    噗,大供奉终究没有长着后眼,被一箭射中,身形摇晃片刻,伏身在马匹之上,策马而去。

    沐将军收回弓箭,遗憾地摇摇头,轻声叹了一声,返身冲向了战阵当中,毕竟,战阵当中还有那溃败的贼寇,自己必须回去收拾他们啊!

    至于大供奉,此时已经远去,凭他们的重骑之身根本无法追上,又何必费那份力气呢!况且,大供奉已经中了箭,如果身死那是意外之喜,如果活下来,那也是人家的命啊!

    半个时辰之后,城外为之一肃,漫山遍野尽皆是尸首,沐将军、李兵、邵绩以及贵州都司指挥使齐聚于一处,相视而笑,毕竟,此战大胜,将这些贼寇一网打尽,彻底解了宜良之围。

    更有几位不知名的将军在旁策马而立。

    却在此时,宜良城门大开,一队人马缓缓而出。

    当先一人正是那钦差大人王守仁,侧手乃是明中信,以及那位黎敬甫。

    沐将军等人迎了上去。

    “见过钦差大人!”贵州都司指挥使以及那几位援军将军上前行礼道。

    “众位大人辛苦了!”王守仁满面笑意,回礼道,“还请入城!”

    贵州都司指挥使秦大人微然一笑,“末将等人还得收拾战场,安营扎寨,稍后再行入城拜见大人!”

    “也好,本官就在此等候各位将军!”王守仁点头应了一声。

    “不敢,不敢!”众位援军将军吓了一跳,虽然他们是前来援助的,但毕竟钦差王守仁代表了朝廷,他们岂敢如此失礼,让其候着他们。

    “大人,您就别为难众位将军了,您暂且回城,咱们在此恭候各位将军!”明中信在旁笑着解围道。

    王守仁一想也是,自己终究身份不便,不成体统,也罢,他冲各位将军笑笑,冲他们抱拳道,“那本官就在城中恭候各位大驾了!”

    各位将军齐齐松了口气,毕竟,他们来此乃是经由不同渠道,谁也不知晓这位钦差大人怎会有此能量将他们尽数如今来到这云南行省,他背后的人以及背后的朝廷给了他们极大的压力。

    随后,王守仁拨马转身回城。

    一番整治之后,大家齐聚于宜良县衙,分宾主落座。

    “各位尽皆是南疆各行省的精英,此番前来相助,本官万分感激!”王守仁环视一圈,拱手冲各位将军开口道。

    “不敢,不敢,贼寇作乱,吾等作为大明官兵,自是责无旁贷!”各位将军齐齐拱手谦逊道。

    “嗯!客气的话本官就不再说了,此番云南行省境内的形势太过严竣,接下来,就得分工援助,平定这云南之乱!”

    “但听钦差大人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