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居然是他-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五十三章 居然是他

    正当王守仁等人处理政务之时,突然城中敲响警钟,号角齐鸣。

    一瞬间,他们讶然相视。

    继而四面城头军士纷纷前来回报,有敌来袭。

    听着这些奏报,王守仁皱眉不已,不由得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苦笑一声,您还真当咱是叮当猫啊,什么都知道?

    “敌踪可曾探明,究竟是何方军队?数量几何?”明中信只好将目光投向来报的军士。

    “贼寇们不知从何处而来,漫山遍野,旌旗招展,不知道有多少,尽皆是打着弥字号旗!”

    他们不在各地守城,缘何来此?明中信一皱眉,心中突然一动,难道?不由得,他将目光投向王守仁!

    “走,看看去!”王守仁率先站起身形,向外行去。

    也对,得先看看来袭之敌的具体情况,才能做好应对啊!

    一行人策马而行,来到了城头。

    抬眼望下城头,却只见城头之下,距离城池三里之外,弥字大旗飘扬,风吹卷大旗,列列作响。

    大旗之后,如云的贼寇刀山剑林,无数面招展的大旗迎风而展,贼寇们默默在阵前安营扎寨,呈半月形,团团围困着城池。居然异于以往的贼寇,那肃然的气势,那森然的风貌,与军队迥然相同。显然,这支军队绝非乌合之众,相反,精锐异常。

    而后方仍旧有军队不断赶到,一支,两支,三支,十支,接连不断出现,加入这贼寇其中,犹如星星之光逐渐融入了这浩瀚的军阵当中。

    这密密麻麻的军队,云集的军阵,人群车马,黑压压一片,无边无际,目光所及,尽皆仿佛是一座又一座的大山,沉重地压在了城头之上众将的心中。

    城头之上的沙场老将们望着这一幕幕,心头砰砰直跳,心思沉了下去。

    那一眼望不到边的营寨,那飘飘然如密林的刀山剑林,那如云般飘扬的旗帜,一切都显示了这支军队前来此地的决心及意愿。

    这是要开战的节奏,而且,可以预料,这场战争,必然会非常残酷,非常持久,而且,必然是惨烈异常的战争。

    城头的气氛异常凝重,无论是军官还是将士,尽皆心沉似水。

    “这是要与咱们死嗑啊!”明中信叹道。

    王守仁瞅了他一眼,废话,这阵势,这结论是显而易见的,还用你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说风凉话!

    “黎世子,此番守城之战咱们必须得齐心协力了!”王守仁望向黎敬甫。

    “那是自然!”黎敬甫面色凝重地点头道,继而他的目光转向了城外,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他也意识到了,如此多的军队,显然这领军之人必然是事在必得,最可能针对的,就是那钦差大人王守仁,但自己这又算什么?池鱼之殃?还是陪衬?

    但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与钦差大人可就是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只能齐心协力守住城池。

    再说,他可也想到了,之前大明军队可是没有运用那件利器,如今正当其时,让这些家伙领教一番,就是有些心痛,毕竟,如果按正常而言,只需他在今后的攻城战中表现上佳,那些利器可就是咱的囊中之物!被这般损耗,太过可惜了啊!

    但有什么办法,毕竟,利器诚可贵,性命价更高,若为性命故,利器定可抛!

    事到如今,也只好忍痛割爱了,好在,此番与钦差大人及明师爷患难与共,建立深厚的情谊,想必这番劫难过去了,依咱们的生死交情,相信他们必会对自己有所补偿的!如今,也只有如此自我安慰了!

    “永彦,率领咱们的人,协助守城!”黎敬甫下令道。

    “诺!”

    “世子,末将呢?”霍将军在其身后,请命道。

    一直以来,霍将军就在城门处与后黎王朝军士们一起等候,毕竟,世子没有宣布对他的处置,他不敢离开军营,此番贼寇围城,他感觉这是他的一个机会,定可以再立新功,相信能够抵消世子此次的怨气,堵住他的嘴,令自己脱身!故此,强自硬着头皮,请命!

    黎敬甫上下打量着霍将军,皱眉不已,本来,自己想要打压这不听话的家伙,但却差点被他逼得颜面尽失,输人输阵!现在居然又凑到自己面前,真真是太过腌臜!

    虽则心中万分厌恶这霍将军,毕竟,这家伙可是支持咱的兄弟继承皇位的,与咱不是一路人,否则,咱也不会针对于他,将他的战功抹杀,甚至还想着借刀杀人,令其丧命在这大明的国土上,到时既可以除去这眼中钉,肉中刺,还可以消弱兄弟的势力,真真是一举两得。

    但是,这小子还真是命大,居然在那般惨烈的战况之下还能够逃出生天,实在出乎咱的预料,无奈只好借题发挥,将其打压下去。

    眼珠滴溜溜乱转,黎敬甫心念一动,既然这家伙请战,那就让他到最危险之地去,咱就不信了,他每次都能这般命大,逃出生天!

    瞬间,阴转晴,黎敬甫面色泛起笑容,“好,霍将军真乃是后黎王朝的忠臣良将,既然心存报国之念,此番守城咱可就真心靠你了,这样吧,任命你为后黎王朝的全权代表,指挥这守城事宜,切记,不可丧失了后黎王朝的英明,要奋勇争先,向大明将士这个友好邻邦展示我后黎王朝的军威,不过,切记,要与大明将士同生死,共存亡!”

    他如此挤兑霍将军,霍将军自是没有什么抵抗之力,唯有遵命!

    黎敬甫与黎永彦相视奸笑,这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如果你装哑巴,也许咱还能放过你,让你起码在这大明军营中留下性命,但你却如此急切地想要摆脱这罪名,那咱也就不客气了,就让你求仁得仁,死得其所!

    王守仁望着这一幕,心中甚是难忍,想要为霍将军出头,但人家毕竟是后黎王朝的将军,自有后黎王朝的王法管束,自己插手可就有些不妥了。

    但眼睁睁望着这忠肝义胆,勇猛无敌的霍将军被如此针对,他真心难以过得去自己那道心门!

    然而,看旁边的明中信,却是一脸的胸有成竹之色,一直以来,这明师爷算无遗策,自己如果擅自行动,如果将明师爷的计划破坏,那可就坏了大事了!故而,他此番深怕破坏了明中信的安排,也就只好强自按捺下自己的心绪,静观其变。

    但是,至始至终,黎敬甫如此虐待霍将军,还将他置于危险境地,但明师爷却是稳坐钓鱼台,丝毫未动,这他就不明白了!难道,明师爷想要在霍将军生死存亡之际才出手?

    无论他如何想,但黎敬甫却是志得意满,虽然现在面临被围之运,但他却心情无比愉快,毕竟,有此机会打压敌对势力的将领,他可是求之不得啊!在以往来说,这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

    不过,他的心思可不在霍将军身上,霍将军对他来说,不过是一芥藓之敌,根本算不得什么,他也无心投入太多精力,但对明中信,他却是无比的潜心,毕竟,明师爷可是事关他的前程以及皇位,他岂能不上心?

    “明师爷,”黎敬甫讪讪笑道。

    “黎世子,有何吩咐?”明中信笑着转过头颅,望向他,毕竟,刚才,明中信可是正在观赏着城外的敌营,此番询问,乃是份属应当,还不失礼数。

    “明师爷,不知道这守城与攻城是否相同,能够获得那件利器?”黎敬甫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哦,您说什么?黎世子!”明中信却是一脸的懵懂,眼神中充满了一种叫迷惑的意味,显然,他没有听清楚黎世子的话。

    “这?”毕竟,黎敬甫还是要些脸面的,人家第一遍都没听清楚,你再重复一遍,尤其是当着这些将领的面,是否有些太不害臊了?故此,他心中纠结无比,是问好呢?还是不问好呢?

    “黎世子,有何疑问,但讲无妨,如果明某无法为您解释,自然还有学问高深的钦差大人为你解惑!”明中信笑笑。

    “不是那件利器的事?”黎敬甫终究是一国世子,没办法如同明中信般脸皮比城墙还厚,只好直言。

    “哟!”突然,明中信一个蹦子,叫道,“您说这啊,那还不是咱一句话的事吗?”

    什么?这样的话,意思就是没问题了?黎敬甫心中一阵惊喜。

    “明师爷的意思是照旧?”黎敬甫满面惊喜地望着明中信。

    “错了!”明中信却是摇摇头。

    错了?黎敬甫受不住这心脏忽上忽下的感觉,一脸的懵逼。

    “不错,错了!”明中信解释道,“守城岂能如同攻城,如果守城成功,自然是攻城的两倍!”

    两倍?这下子,不只是黎敬甫,就连旁边的黎永彦也是满面的震骇,他可是亲自经历过那件利器的,自然明白他的威力有多大,对世子的帮助会有多大,此时听得这个消息,自是心中激动,难以自抑。

    “当然,这得守城成功,否则,城破之日,就是明某利用那些利器与贼寇同归于尽之时!”说及此,明中信却是一脸的正气,一副义无反顾的模样。

    “壮哉!”黎敬甫满眼的小星星,冲明中信抱以大姆指,称赞有加!

    “行了,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还是请黎世子照顾好自己,如果情势不妙,还请黎统领带着世子,远离这祸乱之源,留待日后再行东山再起,与那些贼寇算总帐,也好为咱们报仇血恨!”明中信摇头叹息道。

    “好,黎某现在就组织将士们,进行守城备战,誓与这座城池共存亡!”黎若甫却是一脸的激动,慷慨激昂道,“另外,黎某现在就发信鸽,召集各地的后黎王朝子弟前来助阵!最不济,也能够从外面打乱这贼寇们的布置,冲出一个缺口,为钦差大人争取一线生机!”

    “黎世子有心了!”到此时,王守仁不能再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上前拱手身黎敬甫行礼道。

    “大人客气了!”黎敬甫此时早已经被那利器填满,什么都容不下了,只是望着王守仁傻笑,憧憬着今后的美好生活。

    毕竟,在他看来,虽然贼寇众多,但是要知道,此番黎敬甫前来助阵大明,虽然是本着帮助大明平定云南的心思,但不可否认,心中依然有些私心,他就想乘乱捞取一些好处,最成功的做法是,在大明云南行省境内扶持一些亲后黎王朝的大明官员、将领把持云南行省各府县城,谋求更大的利益。更甚者,有机会的话,尽量将这大明云南行省的版图纳入后黎王朝,那就是最好的了!

    当然,他也深得这是妄想,毕竟,现在的大明,兵强马壮,虽然有贼寇叛乱,但他们相信,一定不会长远,到时,云南依旧是沐昆的天下,依旧是大明的属地!他们此来,也就是谋求一些政治上的庇护,经济上的补偿,最大的愿望是获得大明王朝的正式认可,颁布诏书,令后黎王朝独领风骚于这大明南部,统领缅甸、老挝等地,到时,后黎王朝就可以明正言顺地统辖此地,获取更大的利益。这,就是后黎王朝派后助阵的背后深层次的原因。

    当然,他们此来,也缺少不了钦差大人王守仁那张能够将死人说活的三寸不烂之舌!以及王守仁代表大明为后黎王朝划出的那一张大饼。

    “快看,城外贼寇有动静了!”一位军士喊道。

    众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城外,却原来,就在城头各人各情心思之时,突然,城外贼寇的营帐之中,旌旗晃动,厉喝之声不绝于耳,敌营之中一阵骚动,显然,有所大的行动。

    一时间,大家紧张万分,望向敌阵当中。

    只见敌营当中,一骑白马缓缓驰出了营帐之中,向城头之处奔来。

    突然,明中信眼前一凝,眼中寒光电闪,一脸的难以言谕的表情。

    居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