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中信发怒-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五十七章 中信发怒

    “明师爷,一事不烦二主!况且现在时间紧迫,耽误不得,你有什么意见与建议就说吧!相信在座的各位必然不会推辞!”王守仁轻叹一声,不好意思地逼迫明中信。

    明中信摇头叹息一声,“既然钦差大人如此说了,那明某就当仁不让了,其实,这件事件就由明某亲自进行甄别吧!”

    你?一时间,大家犹疑了。毕竟,在他们看来,明中信就是一位秀才书生,虽然他有一手不俗的箭技,但要知道,现在的秀才六艺可不是说笑的,但甄别内应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别弄砸了,到时,咱们的生家性命可就不保了!

    面对大家的疑惑,明中信自信一笑,“相信我,现在这城中最好最合适的人选就是我!我必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待!”

    当然,他这话是对王守仁说的,至于黎敬甫自是被他忽略了,这家伙三番两次让黎永彦找自己的麻烦,自是不会再给他好脸色!

    王守仁自是无比相信他,之前的纪录表明,明中信所言必定靠谱,这是毋庸置疑的!

    “好,城内就交给明师爷了!那你还有解决办法吗?”

    既然钦差大人已经决定,大家自是不再有意见,纷纷望着明中信,看他是否还有建议!毕竟,现在这种情形之下,如果解决之道越多,大家自是越加放心。

    “再有,就是找到了地道方向,大家只需做好标记,大家切忌轻举妄动,那特使既然以攻城为名,掩护这挖掘地道之举,想必现在他必然心中暗喜,咱们到时就给他一个大惊喜!”说到此,明中信脸上浮现出一丝恶魔的微笑。

    领教过他的恶作剧的李兵、吴起等人一见他那副恶魔般的微笑,瞬间身上寒毛倒竖,这家伙,只要露出此种微笑,必然是心中有了定计,想要玩一把。之前他们就分别领教过明中信的恶魔手段,在这一刻,他们深深为即将被明中信坑的贼寇们祈祷!希望他们不要被玩得太惨了!

    王守仁却是满意地笑笑,明中信既然如此说,他必然心中有底,那自己就可以安枕无忧矣,为今之计,就是尽快找出贼寇们挖掘的地道的出口,这乃是当务之急。

    “对了,大人!”明中信抬头望向王守仁。

    “嗯!明师爷有何良策,但讲无妨!”王守仁以为明中信还有什么建议,笑颜面对。

    “现在大人只需要让人收集这座城池的建设图纸,顺便堪测一下贼寇可能做手脚的地方即可,相信贼寇们为小心起见必然不会在现在动工,毕竟,如果此时动工,必然会有动静,他们必然不想在此时败露,所以,下次挖掘之时,必然是贼寇攻城之时,您明白的!”

    王守仁自是点头认可,余者也纷纷点头。

    故此,当务之急乃是揪出城内的内应,所以,明中信不再废话,率领学员们在城中开展了内查工作,当然,此事乃是秘密进行,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一时间,城池内外皆紧,当然,表面上,依旧是外紧内松,不过,明中信却在暗中行事!而各城门之处,也在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暗中查探那地道入口。

    一切都显得齐心协力,皆在努力维护着城池的安全。

    然而,也并不是一切都那么和谐,有那么一丝不安定。

    “世子,那明中信根本就每日不干正事,就在城中到处乱转啊!”黎永彦满面愤然地在向黎敬甫抱怨道。

    黎敬甫皱皱眉,望着黎永彦,“黎将军,你不要总对明师爷有成见,也许,人家正在找线索呢?毕竟,内应是那么好找的,必然是潜藏得极深,总得给人家时间啊!”

    “世子,不是某针对那明中信,而是,现在事情已经迫在眉捷了,如果像他这般下去,不紧不慢地寻找线索,只怕未等他找到内应,城池先被破了!”黎永彦依旧是一副气愤不平的样子。

    这下,黎敬甫也不再说话,一脸的为难,是啊,贼寇这几日攻势如潮,如果这般下去,只怕还未找到那地道出口与内应,城池就会被破,到时,自己也免不了面临生死啊!他可不想与大明钦差同归于尽。

    但是,毕竟,人家明中信乃是钦差大人的人,如果自己指手划脚只怕会适得其反,反而令那钦差对自己有意见。、

    “世子,不如,您去旁敲侧击向钦差大人建言,不如,就由咱前去寻找那内应,总好过这般不死不活的!”黎永彦建言道。

    也对!黎敬甫眼前一亮,不如,就这样去试探一番,看钦差大人究竟是何打算,真的就任由明中信如此悠闲下去吗?

    二人立刻动身前往衙门。

    不错,明中信正优哉游哉地在城中晃荡,当然,他的行为在别人看来,还真的是挺悠闲的,他每日只是在城中游荡,和颜悦色地与百姓谈心,看上去,还真的是不务正业。

    但是,咱们各位看官想必心知肚明,明中信想必是依靠他那逆天的神识在不断审视判断百姓当中的内应,他正是在悠闲当中做着事,但是,人家黎世子与黎永彦可不知晓啊!

    故此,在外人眼中,他还真的是无所事事,但这真心没办法,谁让他的办法平常人无法理解呢!更何况,他也无法向别人说明这一切,而且,就连钦差大人也不能告诉,王守仁只所以未催促他,只不过是他之前的一贯表现给了他信心,相信他不会拿此事玩闹,故此才信任他,不干涉他。

    然而,就在他正与百姓攀谈之时,突然,一阵蹄声传来。

    明中信与百姓停止了攀谈,望向蹄声来处。

    “明师爷,钦差大人有请!”只见一匹马快速停在了他面前,上面的军士翻身下马,冲明中信拱手道。

    明中信一皱眉,转脸冲百姓笑笑,“这位老丈,今日咱们就谈到这儿吧,明某去也!”

    说着,他站起身形,冲老丈一拱手。

    “大人客气,公事要紧,公事要紧!”老丈笑着站起身形,冲明中信一拱手道。

    明中信拱拱手,反身而去。

    衙门大堂,明中信信步进入,抬头望去。

    哟呵!人还真齐啊!

    却只见,正堂之上正是王守仁,旁边坐着黎敬甫,黎敬甫旁边站着的正是黎永彦。

    左右分别坐着沐将军、明义、李兵、吴起、邵绩。

    他们见明中信进来,表情不一,吴起却是冲他挤眉弄眼,显然是想要传达一些什么信息,但是,却没有什么用,因为,明中信根本对他的报信一无所知,一无所解。

    明义、李兵却是面色凝重,看着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沐将军、邵绩却是事不关已,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品茗。

    明中信冲吴起笑笑,示意他稍安勿躁,缓缓上前,冲堂上一拱手,“见过钦差大人!”

    “明师爷,坐!”王守仁却是面无表情,只是冲他点点头。

    明中信点点头,坐于一旁,静静等着大家开口。

    “嗯,人齐了,咱们就说一下这几日的进展收获!”王守仁环视一眼大家,开口道。

    随着王守仁的话语,一时间,大堂之上居然有些冷场,众人尽皆低头不语。

    是啊,大家都没有进展,又如何向钦差大人汇报呢!

    虽然,这些时日已经收集好了城池的建设图纸,然而,那漏洞或者说是能够挖掘地道的地方可真是太多了,他们根本就没法派出那么多有经验的军士进行探测,更何况贼寇每次挖地道还都是在攻城之时,那份乱,那份杂,令军士们根本无法探查,即便探查出来,也找不准方向啊!

    而他们经过这几次的探查,也仅只是确定了范围,却无法明确具体在何处!

    故此,此时钦差大人相问,他们又岂能不尴尬!只好低头装驼鸟。

    王守仁见此情形,哪还不知道,大家没什么进展,不由得眉头紧皱,人家明中信查觉了贼寇的阴谋,你们却不给力,居然连这都查不出来,唉,真真是!

    王守仁心中叹息,但他却也无法责备大家,毕竟,这么多人找不到办法探查出来,法不责众,更何况,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真心是难,但难也得办啊!罢了,还是问问明师爷吧,也许,他能给自己个惊喜呢?

    想到此,他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明师爷,你那探查内应之事可有进展?”

    这一句话问出,瞬间,大家抬头望向明中信。

    众目睽睽之下,明中信笑道,“大家都没进展,我能有什么进展?”

    啊!这一句话,令得王守仁目瞪口呆,你还真是心大,这种话都能说出口!

    “哼,我就知道,就凭那每日里优哉游哉的,东逛西逛的,岂能有进展?”一个声音,不屑地嗤之以鼻道。

    一瞬间,大家皱眉不已,这话虽然是冲明中信的,但毕竟大家也没进展,这一句话可就真的将大家得罪了,没进展是大家都没进展,你单拿明中信出来说事,咱们可也脸面上不好过啊!

    不由得,大家将恼怒的目光投向发话之人。

    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后黎王朝的黎永彦护卫,这家伙,真是棒槌,拉仇恨居然是如此的熟练。

    王守仁也是皱眉不已,但看在黎世子的面子上,他不好说什么,只好将目光投向黎敬甫,这是你的人,你就不知道管管。

    黎敬甫自是看出了王守仁目光中的意思,他心中唉叹不已,这家伙,你如此说,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真的好吗?

    “黎将军,怎么说话呢?”黎敬甫呵斥的话语出口,黎永彦愤愤然住口,但他那目光却是恶狠狠瞅了明中信一眼。

    明中信对此却是笑笑,不以为意地翻个白眼,环视一遍大家,“怎么,说个笑话不行吗?”

    大家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这家伙,调侃咱们呢!这东西是开玩笑的吗?

    “回禀钦差大人,明某已经查探完毕,心中有了数,只要时机合适,必然会将其一打尽!”明中信瞬间回复正色,冲王守仁拱手道。

    啊!大家瞬间懵了,他之前真的是说笑话的?他真的找到了?就这几日?

    黎敬甫与黎永彦也是懵了,毕竟,他们之前心中认定,就明中信那般查探,能查出什么来?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在此大言不惭,说是已经找到了,这怎么可能?

    王守仁目光一凝,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光亮,笑意盈面,望向明中信,他可没有担忧明中信说假话蒙骗于他,认定了明中信必然已经完成了这个任务,心中大喜过望。

    “不可能!”黎永彦脱口而出。

    “咦!”一时间,大家将惊诧的目光投向他,他就这么肯定明中信是说慌。

    “你每日东逛西逛,何时查的?不要在这儿蒙骗大家了!”黎永彦紧紧盯着明中信,一口断言道。

    明中信一皱眉,自己之前是看在他前来援助大明的份上,一直不与他一般计较,但他现在居然这般断言自己蒙骗大家,太过份了,看来,是自己之前的表现令他觉得自己好欺负,这般瞪鼻子上脸,不给他点教训还真认为自己无法奈何他了?

    “黎将军如此断言,可有证据?”

    “不用证据,我知道,你就是蒙骗大家!”黎永彦一口咬定道。

    这下,黎敬甫也是满面不满,人家都说了已经查出了,你还这样断言,这不是胡搅蛮缠,招人恨吗?毕竟,人家明中信可是大明的人,人不亲土亲,这些大明的将军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犯了众怒,只怕自己也护不住你啊!

    “黎将军!”

    “世子,这是我与黎将军的事,还请您不要插手!”明中信却是面色严肃地冲黎敬甫一抱拳道。

    黎敬甫心中一惊,这下坏了!

    偷眼环视一下,瞬间发现众位将军正满面不悦地望着黎永彦。显然,黎永彦已经犯了众怒。

    但是,人家明中信已经这般说了,他也无法再行阻止了,只好望着黎永彦,你自求多福吧!现在,也只希望明中信真的是蒙骗大家了,至少,你还能够下台,到时,自己找个由头,回环一下就好了!

    打定主意的黎敬甫只好笑笑,不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