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旧识相逢-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六十七章 旧识相逢

    啊!明中信面色苍白,恢复了神智,然而,他的目光却是惊惧不已,这表情却是第一次出现在重生的明中信脸上。

    只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居然躺卧于床塌之上,要知道,刚才自己可是在赶路,还在鉴定那些流民是百姓还是贼寇啊!如今居然在床塌之上,显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究竟发生了何事?居然令自己神识回到了那般久远的噩梦当中?

    睁眼四顾,分辩四周情形。

    “教习,您醒了!”一个惊喜的叫声传来。

    这个声音真是太熟悉了,赫然,正是那赵明兴是也。

    “明兴,此地是何处?”明中信就待坐起身形。

    然而,瞬间头痛如裂,倒回了床塌之上。

    瞬间,明中信面色大变,自己的神识居然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势?

    摇手制止了就要上前的满面担忧的赵明兴,闭目凝神,就待要探入识海,看看发生了什么?

    赵明兴一看,不敢打扰于他,面带喜色地转身出去,报告这个喜讯!

    此时的明中信却是心沉到了谷底,却原来,他虽然进了识海,但是,识海中却是出现了一件物事,居然将一切都遮住了,不,也不能说是遮住了,而是将他的神识一分为二,阻断了他进入那座塔的道路,令他根本无法再行进入。

    而这件物事,不是别的,正是那件助他渡天劫的七彩烟罗罩,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别说,如果是在别的时候,他能够见到七彩烟罗罩,久别重逢,还真的会欣喜若狂,他本以为,这七彩烟罗罩早已经被天雷轰得渣都不剩了,现在却出现在了自己的识海之中,这真的是意外之喜!

    但如今的他却是欲哭无泪,只因为,之前助他抵挡攻击的七彩烟罗罩,如今居然成了他的拦路虎,令他无法与塔建立联系,这还真的令他哭笑不得,之前最强的保命手段,如今居然成了限制他的利器,这真的是天意不可测啊!

    当然,这个七彩烟罗罩他也看出来了,绝不是完整状态的,只不过是一些碎片而已,根本不能称其为法宝,但是,就是这碎片也不是他如今的身体神识所能驾驭的!

    只因为,他的神识已经被这七彩烟罗罩所吞噬了大半,如今他的神识仅只余下了一点点,勉强能够维持现在他进入识海,至于破开七彩烟罗罩的阻隔,那可真的千难万难了!

    这家伙,刚刚相逢,就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惊喜,明中信心中苦笑不已。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只好另寻他法,将这七彩烟罗罩碎片取出去,或者把他修复掌控,那样的话,现在的困境就会迎刃而解了!

    但他现在可是挠头不已!要知道,这个世界可没有那么逆天的药物辅助他修习功法,有的也只不过是简单至极的药物,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修习功法,自己要如何办呢?

    如果单纯只是这七彩烟罗罩无法修复,他也不会挠头,即便舍弃了它去也罢!但是,在那塔中可是有归元书库以及辅助学员们修炼的空间,那可是他的秘密武器,也是他给自己培养军事势力的场所,当然,现在也只是开了一个空间,要知道,随后可是有那么多空间需要他一一开发的,到时,他可就牛逼大发了,他还想凭借这些空间找出三体合一的契机,尤其是那功德小碑,事涉他的梦想,他必须解开这个结,否则,这一世他活也无法好活!

    突然一阵吵杂之声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明中信心中苦笑,事已至此,现在挠头也无济于事,罢了,先放放吧,待自己找到契机,自会解决!

    还是先就会现实在的事情吧!

    明中信缓缓睁眼,却只见房门一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以王守仁为首,一应人等皆冲了进来。

    关切的目光齐刷刷投向了坐在床塌之上的明中信。

    居然见到明中信正睁大着双眼望着他们,大家满面喜色,齐声欢呼。

    “明师爷,你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王守仁上前一步,一脸担忧,关切地问道。

    “谢大人关心,中信没有什么不妥的!”明中信举手挡住了要上前为他诊断的吴御医,笑着摇摇头,当然,他总不能说,我的识海之中住进了一个熟悉的家伙,还是不听命令的家伙吧!他根本无法解释这一切,而且,如果解释一个问题,就会牵扯出一大堆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否认!

    “明师爷,你为何好好的就晕倒在地,而且,还是在贼寇们袭击之时晕倒,不会是被人家吓的吧?”吴起那大嗓门瞬间喊了句。

    霎时间,房内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了他,而且,尽皆是恶狠狠、凶巴巴,虽然大家也很是好奇,明中信怎么会好好地就晕倒在地,要知道,当时,人家贼寇杀手可是离他还有将近一丈有余,根本就无法伤到他,但吴起这家伙的话怎么这么的不中听,让他们听得就是不舒服!这家伙就是一个棒槌,想知道原因可以,但问也不是你这般问的啊!

    在众人的阴森的目光之下,吴起缩了缩头,不敢再行发言,退往他们身后。

    待大家将目光收回,望向明中信时,吴起口中嘟囔一句,“你们难道不想知晓那原因吗?这可是今后糗明师爷的最佳机会啊!”

    虽然是嘟囔,但吴起历来嗓门就大,在他而言是嘟囔,但在众人耳中,可就如同炸雷般,令所有人听得叫那个明白!

    瞬间,大家杀人般的目光转投向他,这下,房间之中的温度瞬间下降了有十余度,令吴起寒毛竖起,寒颤为已。

    回过头来,大家看着明中信,讪讪笑笑,尴尬不已,但他们心中却是狠狠诅咒这吴起,咱们那小心思可以有,但也不是你这般说出来吧,还这般的大声!

    明中信轻声笑笑,故作无视,“吴将军,要我说,还真的是被贼寇们吓得晕倒的!”

    啊!吴起张大嘴巴,吃惊地望着明中信,打死他都不相信,自己居然从明中信口中得知了这个答案,之前,他虽然也想是不是这个原因,但却一秒之内就否定了这个答案,只因为,只要脑袋没有秀逗了,自然不会认为明中信真的是被吓倒的!他们甚是好奇,究竟出了什么事?令得明中信这般不明不白地晕倒,而且,还是如此长的时间,这可真的是太过稀奇了!

    这几日,王守仁召集吴御医等太医们进行会诊,想要查出明中信晕倒的原因,但却毫无头绪,令得吴御医等感觉十分的难堪,毕竟,他们作为太医,居然连明中信晕倒的原因都弄不清,这可真是太没面子了!

    而且,这此时候,他们如芒在背,背负着治不好明中信的名声,被百姓军士们鄙视不已,尤其是那些担心明中信的军民,更是要用眼睛将他们射死一般,令他们浑身都不舒服,那些杀人的目光真的是太可怕了!

    有几位面子薄的太医,都不敢出现在人前,一心躲于一处,潜心研究明中信的晕倒原因,但是依旧是毫无进展。

    好在,突然间,赵明兴来报,明中信醒来了。

    在欣喜的同时,他们舒了口气,大爷啊!你终于醒了,再不醒,咱们可就要被人用眼睛杀死了啊!

    与此同时,他们也甚是好奇,明中信究竟为何晕倒,却令大家检查不出是何原因?没有人比他们更好奇这个原因了!

    如今居然听明中信如此调笑,一个个急得面红耳赤,抓耳挠腮,但却又不敢催促于他!

    他们知晓,好容易明中信醒来,钦差大人欣喜无比,如果他们在此时对明中信做出一些不好的事,只怕不用等钦差大人发令,只怕众人就会将他们撕成两半,自是不敢造次!

    “行了,中信,你就不要再逗吴将军了,你究竟为何晕倒?”王守仁沉声道。

    这些时候,虽然他面上沉静,而且还主持着事务,但实则他心急如焚,深怕明中信就此一觉不醒,那可就真的会令他后悔终身啊!

    如今,明中信醒来,他深深出了口气,将悬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来,但他深怕明中信只是暂时醒来,如果再有一次昏迷不醒,只怕他也会瞬间崩溃的!

    这些时日,他的心理压力可是前所未有的大!

    如今,他要是不弄清楚明中信晕倒的原因,心中始终没有底啊!

    望着虽然面色平静,但眼中却深藏着担忧的王守仁,再看看周围一脸担心的众人,明中信不再调笑,本来,他是想借用调笑吴起,将自己晕倒的真相隐藏起来,却没想到,大家居然对自己如此上心,自然是得找个理由,向大家做出一个交待!

    明中信轻咳一声,“大人,其实,中信只是之前太过劳累,未曾好好休息,积劳成疾,致使一时脑中缺血,神智无法支撑,才晕倒在地,本来就没什么问题,待休息一段时间,自然就一切病痛尽数消除了!如今,中信已经歇息好,故此也就醒来了!”

    这解释,王守仁却是不信的,不由得他将目光投向身后的吴御医,毕竟,人家才是权威,一切都得看他认为如何!至于明中信,他自动忽略了他的解释!

    明中信不由得苦笑一声,让自己解释,却又不信,您又何必问呢?

    当然,他知晓,王守仁实在是担心他,才如此紧张的,否则,人家堂堂钦差每天事务繁忙,又何必如此上赶着前来关心自己呢!

    吴御医却是在心中长叹,这位明师爷还真会找理由,要知道,人脑乃是人体最神秘之处,他这般解释,谁也无法予以判断,这要自己如何否认,只能点头承认了!

    无奈,吴御医只好冲王守仁点点头,“明师爷此言确实有道理,吴某与诸位太医研究了这么些时日,确实也没办法找到原因,除此之外,只怕也没有什么原因能够解释的了!”

    王守仁再度将目光投向太医们,一个个纷纷点头,认可了吴御医与明中信的解释。

    只因为,他们也没办法解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只好同意了,至于明中信随后是否会昏迷,那就不在他们考虑了,大不了,之后再以脑部之症谁也无法确定,予以搪塞,反正有现在这个说法支持,更是明中信自己提出的,自己又何罪之有?

    听闻太医们皆是如此认为,王守仁才缓缓点头,心中虽仍有疑惑,但现在明中信清醒过来,这比一切都更有说服力!

    “吴御医,再为明师爷诊脉!”王守仁吩咐道。

    明中信苦笑一声,知晓人家担心,也就不再推辞,任由吴御医上前诊脉,反正他们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就让王守仁安心吧!

    “大人,诸位将军,还请坐下叙话。我昏迷了几日?咱们现在身在何处?”明中信客气一句,抬头问道。

    一时间,大家纷纷落座,当然,太医们就没有这个待遇了!纷纷立于墙角,望着王守仁,没有钦差大人的吩咐,他们可不敢擅自作主离去。

    王守仁坐定,冲太医们一摆手,让他们离去。

    一时间,太医们如获大释,躬身冲王守仁施礼之后,转身离去。

    “中信,其实,你已经昏迷了三日!”

    啊!明中信一愣,三日了?!

    确实,在前世之时,他可是动辄几月,几年,几十年,但那可是修炼功法,如今在这一世居然也出现了这般情状,这究竟是好是坏他还真心不敢确定,看来,稍后得好好检查这副身体了,尤其是识海!

    下定决心,他不再纠结。

    “那贼寇这几日有何动向?”明中信皱眉问道。

    这?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难为,转头望了众将一眼。

    明中信心中一沉,难道贼寇们真的有所动作?不然为何钦差大人如此作法,显然是借以掩饰啊!

    “大人,还请如实相告!如有难为之处,明某也好尽一份心力!”明中信一抬身,抽回了被吴御医握在手中的腕脉,正色肃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