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情势激变-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六十八章 情势激变

    “唉!”王守仁长叹一声,“就知道瞒不过明师爷!”

    明中信直愣愣望着王守仁,静静听他的解释说明。

    而旁边的吴御医却是进退两难,想上前又不敢,想退下,但钦差大人要求他的事还没办好,只好尴尬地站在旁边。

    众位将军却是满脸的肃然,令得房间内的气氛异常沉重。

    明中信心中更是一惊,看来,这几日自己昏迷,错过了一些大事啊!一时间,他的心中更加急切,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对了,他们为何现在在房间之中,看样子,这应该是在城中啊!

    按照他们之前的约定,这一路之上,必须是急行军,否则被贼寇抢先一步,发动阴谋,会令云南行省的叛乱形势更加严竣。

    即便要留自己在城中休养生息,但王守仁也应该自己率军前去平乱,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居然守在自己身边,哦,不,应该说是守在城中!而且,众位将军居然一个不少地都在此地,这可就太不合常理了!

    “你猜得没错,确实发生了大事了!”好在,王守仁没让他猜测多久,轻声叹道。

    明中信看着他,不发一言。

    在明中信的目光中,王守仁将现在云南行省的情势一一道来。

    却原来,当日,明中信遇袭,那些贼寇们皆是死士,当然,其中定然有一定数量的百姓,只不过,其中混杂了一些死士,本来,他们是想要找王守仁的晦气,但明中信却是第一号目标,正好明中信前去分辨他们,这些死士顺水推舟,发动攻击,却未想到,明中信居然未站先昏,却激起了军士们同仇敌忾之心,更有沐将军与赵明兴这二位杀神,故此功亏一篑,未竟全功,当然,这些家伙乃是死士也是大家相要抓到几位审讯之后,却发现,在被抓的第一时间,居然尽皆自尽,根本来不及抢救,就此殒命,真是触不及防啊!

    至于这些信息,乃是从他们身上隐秘之处搜索出来的图像得知!

    在得知这些消息之后,明中信却是已经昏迷,但大家的行动目标却是不能改变,于是,他们带着明中信上路了,向下一座城池进发。

    然而,令他们惊异的是,在他们赶到下一座城池之时,城池内居然并无贼寇,百姓们欢天喜地地迎接平乱军入城。

    王守仁等本以为这是贼寇的疑兵之计,极可能有什么阴谋,毕竟,贼寇们所图甚大,绝不会如此轻易地就将得到的城池放弃,故此,他们极其小心谨慎,令斥候四处打探,深怕贼寇们在周围埋伏。

    然而,一番查探之后,城池周围二十里之地居然干净无比,并无贼寇一兵一卒,这下,众人将信将疑地进了城,但依旧害怕贼寇在城中设局,袭杀钦差大人,毕竟有明中信这前车之鉴,故此,对钦差王守仁的保护更加严密了。

    当然,沐将军等严密查探城内是否有内应奸细,同时准备启程前往下一座城池。

    然而,就在大家小心翼翼查探,积极准备启程之际,突然,城中爆发了几例疑似瘟疫的病例,一时间,大家如临大敌,王守仁下令全城戒严,实施宵禁,按照明中信所提议案进行防治,然而,依旧无法阻挡来势凶凶的病疫。

    一日之内,全城病发,十有**百姓被病疫侵袭。

    吴御医等太医忙得不可开交,消毒、隔离、查病因,忙得团团转。

    内外皆紧,全军齐动,才算将病疫控制,但吴御医等对此种病疫却是毫无头绪,只因为他们在束手无策之际,皆用的是明中信留下的丹药,才将病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此时,众人才发觉,明中信居然是如此的重要,即便他昏迷在床塌之间,也护佑着他们。

    虽然已经将病疫控制住,但吴御医等太医们却是没有办法确定,这种病疫的传播途径,更加不敢保证大家就没有染上,于是,全城戒严的同时,令得平乱军再无法出城,只因为,他们不能将这份不确定传出去,令云南行省全面爆发这种病疫。

    一时间,大家对明中信更加上心,更加怀念,日日时时刻刻都在盼望着他立刻醒来,好给大家出个主意,将这病疫彻底清除,还大家一个朗朗乾坤。

    正当大家在焦头烂额地处理城池这些事务,思索着如何应对这件突发事件之时,突然,沐王爷沐昆的信使到了!

    王守仁从信使口中得知,沐王爷已经攻破了两座城池,欣喜非常,接过信件展开观瞧,看着看着,面色大变,愁眉紧锁。

    旁边的沐将军一见之下,面色也是为之一变,关切无比,连忙追问,是不是沐王爷了什么事?

    王守仁苦笑一声,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信件交给了沐将军。

    事关沐王爷,沐将军也顾不得自己看人家高层的信件是否合适,接过细细观瞧,看完之后,也是面色阴沉,看看王守仁,退守一旁,皱眉不展。

    众人见了,好奇无比,这沐王爷究竟写了什么,居然令得他们如此色变!

    王守仁冲信使吩咐,令他下去等信。

    待信使随人下去,王守仁面色肃然地令沐将军将信件传递给大家观瞧。

    待众人观瞧完毕,也是尽皆色变,纷纷望向王守仁。

    王守仁沉声道,“诸位,你们看呢?”

    吴御医首先苦笑一声,满面惭色道,“大人,咱们也没招啊!恕下官无能,没法将这种病疫诊治!”

    “大人,不如,咱们将丹药分一些给沐王爷!”这是吴起的建议。

    听得他的这句话,大家不由得将白眼翻给他看!

    “怎么不对吗?要知道,现在沐王爷可是已经压不住了啊!总不能让沐王爷大开杀戒,杀个血流成河?”吴起一挺脖子,冲大家耍赖。

    众人不由得苦笑不已,这个棒槌,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屁话!”李兵踢了他一脚,“大家心中有数,咱们的丹药也不多了,你没见沐王爷的信上说了嘛,至今为止,已经有不止十个城池已经见了病疫的征兆,这是咱们那几**丹药能够解决的吗?听大人的!”

    吴起眼珠乱转,自此才想到,李兵说得还真有道理,虽然住了嘴,但眼神可不服,恶狠狠瞪了李兵一眼。

    李兵也不想理这个棒槌,转头望向王守仁。

    “大人,您的意思?”明义皱眉问道。

    “唉,我担心的不是这个!”王守仁摇头叹息道。

    “您是说?”明义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有些恍然地问道。

    沐将军却是眼中也闪过一丝恍然,看看吴御医,再重新收回了目光。

    李兵见到沐将军望向吴御医,一时间也有些明了,点头不语。

    吴御医却是一脸的苦笑,摇头叹息。

    至于邵绩,却是沉声不语,只是站于一旁,护卫于王守仁身旁。

    “你们就别打哑迷了!究竟如何做?”吴起却是吃不消大家这般有默契地应答,开口叫道。

    李兵气得没话说,翻个白眼,看了一眼这个烂泥扶不上墙头的家伙,不再管他,大家都有些明了了,这家伙居然还不明晓,而且沐王爷在信中也已经提到了,真真是个棒槌啊!

    明义沉声向他解释道,“吴将军,其实,钦差大人的担心是,就算是依沐王爷的信中所要求的,将吴御医等太医分一些人手去沐家军军中,只怕也无济于事,根本无法控制这种病疫,到时,耽误了时间,只怕更加令云南行省的叛乱情势复杂。”

    吴起一听,一拍大腿,正是这个理啊!

    “大人还有一层忧虑,只怕此番这病疫的来历并不简单,更可能是那特使,也就是弥勒会所为,他们在这么多城池中散发病疫,究竟是报复还是恼羞成怒?这些的应对之策必须有针对性,否则,南辕北辙,只怕会令得局势突变,这平乱只怕会成泡影啊!”明义深层次地为吴起分析道。

    吴起一听,哟,居然这么多弯弯绕,这可不是咱的强项,瞬间面色一肃,正襟危坐,不再说一句话。

    见吴起不再捣乱,大家纷纷望向王守仁,为今之计,谁也无法下决心,正像明义所分析的,大家皆知晓这些,但这个决定必须人家钦差下啊!

    但同时,他们心中不由得叹息一声,以往这个时候,可是明中信立刻就会站出来,为大家提供一些建议,甚至直接提出解决办法,但现在呢?他在何处?不由得,大家望向了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明中信躯卧的房间。

    王守仁一见这种情形,苦笑一声,今日他的苦笑还真是多啊!这,就是明师爷不在跟前的自己的状态吗?难道,自己就没有一点用吗?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吗?亏人家明中信还将那防疫之策交给自己!

    对了,防疫之策!王守仁眼珠一转,细细思索着防疫议案中的方案,眼睛越来越亮,是啊,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将这防疫议案延伸一下不就能解决了吗?

    “吴御医!”王守仁一脸的胸有成竹,抬头笑着,叫了一声。

    大家回过神来,望向王守仁。

    他们见王守仁这般胸有成竹的样子,瞬间知晓,钦差大人心中已经有了腹案,精神为之一振,洗耳恭听钦差大人的腹案。

    王守仁自信一笑,就待要将腹案提出。

    “大人,大人!”一个身影正在此时,冲进了大堂之内。

    王守仁立刻住口,抬眼望去。

    哟,居然是赵明兴,他怎么来了?难道?

    想到此,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欣喜地望着他,追问道,“难道是明师爷醒了?”

    “对,对!”赵明兴都来不及缓口气,点头不已,肯定了王守仁的猜测。

    什么?明师爷醒了?

    霎那间,大堂之内炸开了锅,这可是重镑消息啊!

    “真的?中信醒了?”吴起却是一跃而起,冲到赵明兴面前,一把抓住了赵明兴的双肩,瞪大双目激动地问道。

    明义、李兵却是满面欣喜地望着赵明兴,静候他再次确认,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明中信早已经是他们的战友了,这个好消息,令他们精神振奋,但却深怕这个消息不真实,有些患得患失!

    沐将军、邵绩虽然与明中信相交不长时间,但他们却是见识过明中信的本事,心中对其是复杂无比,嫉妒谈不上,羡慕稍稍有些,恨就更没有了,只是作为同僚,此时醒来,他们也是欣喜非常。

    “正是!”赵明兴被抓得呲牙咧嘴,但却眼神中充满着喜悦之情,肯定了吴起的询问。

    啊!吴起如同一阵风一般,就冲向了大堂门口。

    “疯子!”早有准备的李兵一把抓住他,“听钦差大人的!”

    吴起一惊,望向王守仁,此时他才反应过来,刚才可是在商议正事,也就相当于中军大帐中议事,岂能随意来去?必须得经由最高长官也就是钦差大人同意才能离开,否则,就会被视为擅离职守,那可是挨军棍的!心中不由一阵后怕!虽然被打军棍无所谓,但自己可真心丢不起那个人啊!

    吴起瞬间安静,但眼中依旧欣喜非常,毕竟,明中信于他来说,不只是一个师爷,更是一位战友,一位兄弟!

    大家也听到了李兵的训话,瞬间将目光齐齐投向了王守仁,等候他的命令。

    王守仁的欣喜虽然是真的,但他此时的心情却是复杂异常,本来,听到明中信苏醒过来这个好消息,他应该欢呼雀跃,但不知为何,他在心中却是叹息不已。

    这明中信醒得可真是时候!就在自己刚刚想出对策,还未宣之于口,却来了这一幕!

    自己的腹案居然胎死腹中,也没关系,关键是,这明中信居然醒得如此是时候,唉,也不知道是自己方着人家,还是明中信注定是劳碌之命,在如此复杂的情势之下醒来!

    不过也好,自己那腹案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相信明中信出马,立刻就会将这病疫消散,那对于百姓来说是真得好!相比之下,自己的这点小心思就算了吧!

    王守仁收拾心情,站起身形,“走,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