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特使阴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六十九章 特使阴谋

    王守仁面含激动地疾步前行,居然在走下台阶之时,打了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

    好在,身旁的邵绩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住。

    众人也是一惊,纷纷望向王守仁。

    “好了,一时不慎罢了!走!”王守仁小脸一红,喝道。

    众人心中急切地想要前去看明中信,立刻簇拥着王守仁向大堂外走去。

    于是,就有了之前明中信房中那一幕。

    待王守仁将情况形势向明中信一一述说清楚。

    明中信眉头一皱,望向吴御医,“这种病疫与之前并不相同?”

    嗯!吴御医郑重其是地点点头。

    “有什么相同之处吗?”明中信再问。

    “相同之处,就是尽数是咱们之前没见过的病症,毫无借鉴之处!”吴御医苦笑一声。

    “这样啊!”明中信沉吟片刻,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看来,这还真是特使的手笔,不过,这家伙如此做于他的叛乱大业有何好处呢?”

    听着明中信的话语,大家居然心中宁静了许多,更神奇的是,他们居然不再担忧,仿佛只要明中信清醒着,就能够给他们力量,让他们相信,此事定能解决一般!包括王守仁!

    这,就是明中信的力量!

    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明中信,看他还有何推断!

    “大人,不知道还有什么消息没有?”明中信抬眼望向王守仁。

    啊!什么消息?王守仁一时之间居然有些懵,不明所以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哑然失笑,自己这没头没尾地询问,搁谁谁也会懵了,是自己没说明白啊!

    “大人,我是问,除了沐王爷掌握的这些城池中发生了病疫之外,还有什么病疫的消息传来吗?”

    “报!”就在此时,从外面传来一声急报。

    王守仁面色一沉,眼中的讶然显而易见。

    “进来!”王守仁冲吴起点点头,吴起转头高声喝道。

    “沐王爷又派人前来传信!”军士进入房中,躬身禀报道,同时,将一封信呈递上来。

    王守仁眉头一皱,刚刚才有信使到来,这沐王爷怎么会又有信传来,难道?

    突然,他心中一跳,不由得看了明中信一眼,难道,明师爷刚才就已经料到有事发生?这么巧?

    低头打开信件,细细观瞧。

    房中众人也是好奇不已,沐王爷这是又有什么消息来了?居然如此慎重?

    王守仁看着信件面色瞬间煞白,抬头望向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惊骇。

    众人见到王守仁的表情,心中一跳,难道出事了?否则,钦差大人为何如此表情?

    “明师爷,你猜到了,对吗?”王守仁脱口而出。

    明中信苦笑一声,问道,“真的是贼寇们所有掌控的城池都发生了病疫?”

    什么?霎时间,众人纷纷懵了,转而想到了什么,纷纷将震惊的目光投向王守仁,希望得到验证!

    王守仁苦笑着点点头,“明师爷猜得没错,沐王爷传来消息,还真是如此?”

    得到确切消息的大家有些懵逼,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咱们在宜良没有控制住疫病,令其传播开来了?但是不会啊!有明师爷在,宜良分明已经尽数被控制,并消灭了啊!探寻的目光投注于明中信身上,想要得到他的确认。

    明中信轻叹一声,“我也没想到,弥勒会贼寇们居然如此的丧心病狂,不,确切的说来,这是那特使有些丧心病狂!”

    “为什么?他为何要如此做?难道,他真的没有人性了?”吴起叫道。

    “他连叛乱之事都能做得出来,又何惧将一地百姓尽数毁灭!”明义沉声道,但在他沉着的外表下,眼神却是将他心中的愤怒表露无遗。

    一众将领纷纷皱眉不已,如今,事情已经出了,有何良策呢?

    “诸位,当前最重要的是要如何应对?而非在此痛骂弥勒会贼寇,这些都没什么用处!”王守仁沉声道。

    “大人,只怕这背后的原因更加重要!”明中信却是有些不同意。

    “明师爷此话何解?”王守仁一皱眉,“那特使不过是想要利用这种手段令咱们疲于应付,更甚者,不过是利用这些病疫拖住咱们,让咱们分身乏术,他好进行他的叛乱大业罢了!难道,他还有深层次的阴谋?”

    鉴于是明中信提示,王守仁细细思索,将自己的猜测讲出来,希望明中信予以印证。

    “大人还是小瞧了那特使,当然,他的这种行为确实有些报复的含义在内,只因为,军士们打扫战场时发现,那大供奉居然死在了那场地道攻城战中,这,应该就是他发疯的理由,更是他当时下令疯狂攻城的重要起因,当然,这其中说不定还有消弱那些势力的目的,毕竟,这些势力各有分属,任何势力当中绝对不止一股势力,也会有所倾轧,所以才有那次疯狂的不计代价的攻城,这显然是特使的目的之一!”

    王守仁及众将陷入了沉思,不错,明师爷的分析有道理,看那特使与大供奉的感情确实有些特殊,这也很好地解释了那场攻城之战。

    “当然,就我观察,那特使绝非这种感情用事之人,深层次的原因必然如此!”明中信沉声分析道,“而且,依他那种阴人的性子,如此做,必然是有深意!”

    王守仁等深以为然,但弥勒会究竟有何阴谋呢?

    “我认为,他们的目的必然与这云南行省有关,毕竟,这些城池即便很多,但是相比于云南行省来说,又算得什么呢?”明中信抽丝剥茧道,“而当前这种情势之下,他们显然没有力量将云南行省全境占领,所以,定然会选择性地放弃一些城池,如果放弃的这些城池还能够将咱们的注意力勾过去,那是再好不过,更甚者能够将咱们拴在这些城池当中,那可就真心是意外之喜了!”

    “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究竟为何呢?”吴起问出了声。

    一时间,大家将埋怨的眼神望向他,在这大家都在思考,明师爷在为大家分析的接口,你却出言打断明师爷的思路,这不是棒槌是什么?

    吴起在大家那杀人般的眼神下败退下来,口里嘟囔着,唉,人连话都不能说了吗?你们也太过霸道了!

    然而,此时的大家就是这么没人权,毕竟,此事牵涉重大,由不得大家不慎重行事!

    明中信微微一笑,冲吴起点点头,安慰一下,继续言道,“其实,沿着弥勒会的总体目标,咱们就可以找到线索,他们定然是想要将这场云南叛乱范围变得更加细小,而在这细小的范围内实施,以点带面,达成整体目标!”

    “咱们现在正在云南行省的南部,确切的说,咱们平乱军的实力实则在南部重于北部,那么,特使不知晓吗?”明中信环视一圈。

    众人纷纷点头认可。

    “那么,重点来了,这种情势特使难道不知晓吗?他既然知晓,就必然会利用这一点,这样的话,会有什么打算能够令得他们的计划顺利完成呢?”

    王守仁眼前一亮,是啊,既然如此,那么有一条线索就清晰无比了!

    “既然这样,那咱们现在被拴在此处,包括沐王爷被拴在那些城池内,就必然是特使的算计了,那他的阴谋必然会牵动云南的局势,一招不慎,只怕就会被他得逞。这也就是说,咱们必须尽快打破这个局面,否则,被特使阴谋得逞,那可就是云南百姓的灾难了!”明义皱着眉头,缓缓道。

    “不错!”王守仁点头道,“故此,明师爷,还请你想办法,尽快将这场病疫解决,咱们立刻北上,必须将特使的阴谋破坏掉!”

    明中信却是低头思索着,显然,他也尚未想通,这特使究竟有什么布局?

    听得王守仁如此说,他心中一动,对啊,现在当务之急乃是尽快将病疫除去,至于特使的阴谋,现在只能先行通知沐王爷,进而通知云南布政使及云南都司进行防范了,当然,自己利用钦差大人的名义找来的那些援军,也得通知!现在,还是先行查探一下这病疫究竟是什么吧!

    他抬头看了一眼众人,望着大家那充满希冀的目光,他不由得心中苦笑,本来,如果他没有被那七彩云烟罗阻断识海,凭借着他强横的神识,这些病疫手到擒来,但现在嘛,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又如何能够将病疫清队?

    然而,这否定的话语却又无法说出口,他只好叹息一声,“大人,小子也不是神仙啊!不是什么病疫都能清除的!”

    王守仁一听,为之一怔,细看明中信,见其眼中那诚挚的目光,他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确实,明中信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即便他再妖孽,也无法将一切事物处理得尽善尽美,是自己太过强求了!

    “明师爷,你那丹药能够有效地控制病疫,想必,与你丹药的药理相同,只要你细细研究,必然会找出解决办法的!”相比之下,吴御医却是更加有信心,毕竟,作为一个医者,他可没见过有人凭借一粒丹药就能将病疫控制,造成这种结果的必然是那丹药的药理正好能够克制病疫,再加以研究,必然能够战胜病疫,他坚信无比!

    明中信看了一眼吴御医,望着他自信的表情,无语至极。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吴御医的话自然是有理的,但是,那些丹药可是凭借自己的神识炼制出来的,其中的精细他根本无法想像,而现在无法动用神识的情况下,想要再行研制出那种暂时控制病疫的丹药都够呛,更不用说彻底治好病疫的丹药了!但这些话他根本无法向吴御医解释清楚。

    “虽然我无法保证能够清除病疫,但是”明中信语音停顿一下,心念电转,丹药!对了,自己先行检查一下,凭借自己的药理可以先行研制一番,如果实在不行,就先行用丹药控制一下病疫,随后找那弥勒会索要解药就好了啊!要知道,自己那储物袋中可是还有不少丹药的,用来控制病疫应该够了!

    这个“但是”停顿得时间有些太长了,大家伸长脖子看着他,想听他如何讲!

    “但是,我可以试试!”明中信话音一转,自信一笑。

    正当此时,吴御医他们没办法,自己就不能再说些丧气的话,病疫不可怕,如果大家心中产生病疫无法战胜的想法的话,精神先行垮掉,造成一系列的惊慌,到时自乱阵脚,形成民变,只会更加可怕啊!

    故此,他显露了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先给大家打个气,至于成与不成,到时再行商议就行!

    “好,那咱们就试试!”望着明中信充满自信的笑容,王守仁也感同身受,瞬间浑身是劲,这些时日的阴霾瞬间消失,心胸一片平静,还是得咱明师爷啊!

    众人精神一震,精气神瞬间有了彻底的改变。

    望着大家蓬勃的气势,明中信心中吐了口气,气没散就好,自己尽力吧!

    “对了,大人,不知道之前我遇袭之时,身前有什么东西或者人员有什么不对吗?”明中信心中一动,想起一个重要的信息,不由得问出了口,顺便转移一下大家的话题。

    王守仁此时心中郁闷尽去,愉快地回答道,“倒有几个死士,不过也尽皆被沐将军及赵明兴生擒活捉,不过,他们已经在被擒之时服毒自尽,至于物事,没发现什么!”

    明中信一皱眉,没有物事?转念一想,也对,想当初,自己也知晓身前的那几个死士,只不过有沐将军与赵明兴护身,再加上自己还有一身神鬼莫测的本事,自是不会将那几个死士放在眼中,但却没想到,居然发生如此突变,自己一时大意,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况且,当时,在自己神识之下,根本来不及发动,神识就被吸了过去,当时不知怎么回事,但现在想来,不过是那碎片与自己的神识休戚相关,更兼前世一直在自己识海之内养着,二者系出同源,相互吸引,再正常不过,自己只是一时措手不及,识海发生异变,将那碎片摄入了进去,外界岂能存留?

    不由得,他叹息一声,本来还想通过人询问一下这碎片的来历,现在却是线索已经断掉,也罢,只好今后留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