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 后黎惊变-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七十二章 后黎惊变

    当然,明师爷是谁并不重要,而且大家也根本不认识什么明师爷,但并不妨碍大家兴奋,只因为,有人已经能够治疗病疫了,这个消息就足够让大家兴奋了!

    更何况,如此大规模的病疫传播,即便自己没有染病,也会有家人亲戚染病,他们岂能不上心!

    但随后,再无消息传出,也无百姓被治愈的消息,他们急得抓耳挠腮,心焦无比!谁也不知道,此时的明中信已经蒙头大睡,正在养精蓄锐!

    接下来的时日,明中信可就忙坏了,清晨起来,立刻投入了治理病疫当中。

    实际上,全城都进入了一种紧张的状态当中,染疫区成了众人的焦点,不时传出的病人治愈的消息,令全城振奋!

    当然,这也是王守仁有心为之,实乃是想要全城百姓产生信心,不至于令那些居心叵测之人钻了空子!当然,效果是好的!

    全城都为之兴奋,居然已经有人上街向巡逻的军士们打听最新的消息了!而他们得到的答案正是有百姓不断被治愈,这下,他们更加兴奋了。

    更甚者,有那染疫的百姓被送出了染疫区,虽然依旧在隔离当中,但却令得百姓欢腾不已,毕竟,现在有了实在的例子出现,显然,并不是官府在忽悠咱们,这下,信心大增!对传说中的明师爷更加感兴趣了!

    一时间,明中信这三个字在这座城池当中如日中天!

    当然,这一切明中信根本不关心,他现在忙得焦头烂额,毕竟,他现在一切的重心都在染疫百姓那儿,边治病边研究,如何能够更加有效率地治疗驱除这病疫?

    还别说,真让他研究出来了最快速的治愈这种病疫的方法!

    那就是,只要他用手接触病人的腕脉,就可以同时吸收病人的病疫之气,这下,他恨不能化身千手观音,立刻为大家诊病!

    然而,那是不可能的!

    细想下来,自己还真有一门功夫乃是千手观音,但现在治病却是需要持续不断地接触病人,那七彩烟罗罩才能起上作用,这就有些鸡肋了!

    该如何才能够加快治疗进度呢?加快,加快!

    突然,他眼前一亮,对啊,这样就可以了啊!

    既然我无法将治疗病人的数量增加,我可以想办法将七彩烟罗罩的吸收速度加快,加快治愈的时间啊!

    可以试试!

    想到就做,明中信兴奋异常,将神识探入识海,缓缓向七彩烟罗罩延伸去。

    精神紧张,小心翼翼将神识探到了七彩烟罗罩之上。

    一股推力传来,显然,七彩烟罗罩对神识有些排斥。

    而明中信注意到,那病疫之气还真有些增多的趋势。

    有效!明中信眼中精芒电闪。

    加大,当然,这个幅度极其小,毕竟,他也不知道会产生会么效果!必须一丝丝尝试看看。

    就这样一丝丝尝试着,明中信眼中越来越亮,这个方法还真心有效。

    一次次,一把把尝试令得他对神识的控制越来越精细,当然,他的头也越来越痛,毕竟,这个代价是以他的神识受创为基础的。

    最后,终于试到了极限,半刻钟之内能够为四位病人驱疫!

    明中信稍事休息,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王守仁。

    王守仁自是极其兴奋,这样的话,咱们就能够更早地从这座城池中脱离,对于平乱就争取了更加充裕的时间。

    而明中信更告诉他,通过对病疫的感应,他居然找到了几种药材能够尽量地延缓减轻染疫病人的痛楚。

    王守仁自是全力支持,同时,第一时间将这个药方快马加鞭送给了沐王爷。

    这个消息传开,士气大振!

    军民配合,这座被病疫笼罩的城池居然显现出一种朝气蓬勃的气势。

    三日,仅仅只用了三日,明中信就为城池中的染疫百姓尽数驱除了病疫,而且其中已经有将近五成百姓痊愈。

    一时间,城内呼声雷动!

    然而,接下来,王守仁他们考虑的却是接下来如何做?是前去沐王爷处驱除病疫?还是继续前行,争取早日破掉那特使的阴谋?

    大家齐聚一堂,商议随后的行止。

    一番议论之后,在明中信的保证之下,王守仁终于下定决心,反正自己那防疫用的丹药已经尽数送予了沐王爷,咱们就紧跟着贼寇们的步伐,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赶上贼寇,完成平乱大任吧!

    政策即定,整座城池运转了起来,为平乱准备着。

    有明中信为咱们驱除病疫,打着钦差大人平乱旗号,众将满怀激情地准备建功立业。

    “报!黎世子到!”

    王守仁面色一喜,来得正是时候啊!有了后黎王朝的军队相助,咱们可就如虎添翼了!

    之前黎永彦与明中信打赌,输了之后,一直觉得没脸见众人,而黎世子也心中尴尬,故此,他们二人领了在后面押送辎重的任务,暂避明中信。

    此时赶来,可正是时候啊!现在平乱之事既定,咱们可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啊!有后黎王朝这支生力军加入,真是及时雨啊!

    “请!”王守仁面色欣喜地吩咐道。

    腾腾腾,两位杀气腾腾的将军冲了进来。

    一时间,大家愣住了,这二位是怎么了?

    黎敬甫来到近前,一躬身,冲王守仁道,“大人,某特来向大人辞行来了!”

    啊!一瞬间,王守仁懵了,这是怎么了?难道,黎世子变卦了?要撤兵?

    “大人,原谅黎某半途而废,实则是现在后黎朝内的情势异常复杂,可以说是内忧外患齐至,黎某不得不回去啊!”黎敬甫声色俱厉。

    旁边的黎永彦适时地呈上了一份信件。

    王守仁打开一看,哟!

    却原来,此时的后黎王朝还真的是内忧外患,外有缅甸军突然来袭,自己内部居然有人乘机倾轧,想要谋夺皇位。

    显然,这位黎世子有些急了,外患还则罢了,这内忧只怕是担忧自己回得迟了皇位易主,到时,自己可就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这是要回去加入夺取皇位之争啊!

    看他那着急上火的模样,王守仁轻叹一声,人心已经走了,即便将他的人留下,也不安心,更起不到好的作用,也罢。

    “世子,既然国内有难,作为一国之储君,自是得回去收拾残局,还请原谅本官分身乏术,无法支援啊!”王守仁满眼的歉意。

    “大人客气了,黎某才应该惭愧啊!本来是想帮助钦差大人平乱,未曾想却半途而废,实在是黎某对不住钦差大人啊!”黎敬甫现在也反应过来,连忙冲王守仁拱手致谢。

    “对了,世子还有什么请求?本官自会满足于你!”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这?”黎敬甫一听,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王守仁瞬间明了,这家伙是想要向明中信要些利器,不由得苦笑一声,“世子想要的太过超出本官的能力范围,你还是与明师爷商议吧!”

    一句话,既点透了黎世子想要的,也表示了无能为力,将这个锅推给了明中信。

    明中信笑笑,“某自不会让钦差大人为难,既然钦差大人已经说了要满足黎世子,明某自不能让钦差大人失言,这样吧!某再赠送世子五十枚利器!作为临别赠礼!”

    什么?黎敬甫瞬间懵了,他被巨大的惊喜砸着了,本来,也没指望明中信吐口,送他利器,只不过心存奢望而已。

    却未曾想,临别临别了,这明中信怎么会突然这般大方?他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世子不想要?那明中信就收回之前的话了啊!”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促狭。

    “要,要!必须要!”黎敬甫瞬间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如同磕头虫一般。

    王守仁不由得有些莞尔,这位黎世子有些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明师爷,就不要再逗世子了,看把世子急得!”王守仁笑着冲明中信瞪一眼。

    明中信笑笑,不再说什么。

    黎敬甫讪讪笑笑,得了便宜自然得低调一些,不能惹人厌啊!

    “世子,还有什么要求,一并提出来吧!”王守仁自是乐得大方,毕竟,明中信都吐口了,还有什么不能送他的!

    黎敬甫连连摆手,“大人客气了,有了明师爷的利器,黎某就心满意足了!不敢再贪心不足了!”

    “好,那黎世子什么时候动身,容本官为你践行!”王守仁点头道。

    “大人客气了,黎某现在心急如焚,想要立刻起行!”黎敬甫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露出丝丝急切。

    “这样啊!也罢,那本官就不留客了!”王守仁沉吟片刻,点头拱手道,“黎世子一路走好!”

    “那?”黎敬甫有些迟疑地看了明中信一眼。

    明中信笑笑,摇摇头,“明兴,现在去为黎世子取五十枚利器!”

    赵明兴应是而去。

    黎敬甫瞬间面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感激地冲明中信点点头。

    这家伙!王守仁却是微微一笑,看着明中信,心中喝了一声。

    待赵明兴率领学员们将东西送来,黎永彦上前验收之后。

    王守仁率众为黎敬甫送行!

    望着后黎王朝的队伍,王守仁轻叹一声,“中信啊,你有些冒失了,有些利嚣,这黎敬甫可就如虎添翼,到时被他得了后黎王朝的皇位,只怕咱们大明卧塌旁又多一条猛虎啊!”

    明中信意味深长地道,“那倒未必,也许,这是他的取死之道呢?”

    啊!王守仁一愣,回头看看明中信。

    “您觉得,如果他有那利器,难道别人就会坐以待毙吗?别人就会任由他用出去吗?别人不会用其他手段对付他吗?有时候,小孩手握重金过市,可是会引来杀身之祸的!”明中信眼光闪烁,轻声道。

    这话,唯有身在近身的王守仁听到,王守仁激灵灵打个冷颤,难道,这是他给黎敬甫挖的一个大坑?怪不得这小子这次如此大方呢?

    “中信,这般对人家真的好吗?毕竟他是咱们的盟友啊!”王守仁讶然轻声道。

    “真的是盟友吗?”明中信冷笑一声,瞅了一眼王守仁,“如果真的是盟友,岂会在此重要关头将咱们抛下不管呢?人家可是回去争皇位去了!他难道不知道,如果他现在帮咱们,那咱们今后必会帮他得到那个皇位的,但人家就是不管不顾地去了!这真是盟友干的?”

    王守仁一时为之哑然,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这真的是你坑人家的理由吗?不由得,他望向黎敬甫远去的方向。

    那这黎敬甫还真的是带了一个炸弹,还是一个能够令他粉身碎骨的炸弹回去,你自求多福吧!王守仁在此时居然有一种很是同情黎敬甫的感觉。

    “大人,人已经走远了,咱们还是商议一下,如何攻克下一个目标吧!”明中信一拨马转头冲王守仁道。

    也是,自己现在可不是为别人担心的时候了,自己还是担心一下这次的平乱之事吧!还真是的,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赈灾赈得好好的,为何就卷入了这平乱之事了呢?王守仁摇摇头,轻叹一声。

    不过,既然已经定了方针,王守仁自是不会出尔反尔,一声令下,大军开拨。

    虽然少了后黎王朝的军队,但是,这一路之上收罗了极多的被打散的散兵游勇,再加这些时日的整合,现在的钦差卫队组成的平乱军不真的是有了一定的规模,再不复之前小打小闹的模样了!

    “什么?病疫被控制住了?”在离他们遥远的一个云南行府,一个阴沉的声音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茶杯碎个粉碎。

    “不错,回禀特使,沐昆那儿的病疫已经尽数被控制,百姓们被分门别类地关起来,城池没有发生变乱!”他身前的军士战战兢兢回禀道。

    不错,正发话之人正是那位特使大人,此时的他面色狰狞,咬牙切齿地望着军士,“说,那王守仁所处城池如何了?”

    “倒是没什么动静!奇怪的是,那钦差居然将沐将军派回了沐昆身边,还护送一些太医们前往了沐昆所在的城池!这,也就是病疫控制的缘由所在!”

    “哼,又是明中信!”特使冷哼一声,那声音寒彻人骨,充满了怨毒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