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七十四章 搅动局势-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七百七十四章 搅动局势

    “他,他正在城中为百姓驱除病疫!”探子的声音中居然出现了一丝丝的钦佩与崇敬,不错,你没看错,就是崇敬。

    作为一个普通的百姓,当然,那是之前的,有这么一位明师爷来到一座座城池驱除病疫、拯救百姓,而且他还知晓,那位明师爷不分白天黑夜地为百姓驱除病疫,一日休息的时辰都屈指可数!试问,这样一位万家生佛,即便他身处敌对当中,但他岂能不钦佩,岂能不崇敬?

    但是,现在面对暴怒的特使,这份小心思,他岂敢暴露?唯有小心翼翼回禀特使!

    “驱除病疫?”特使一呆,他还真心忘记了这明中信对医术有些研究,之前宜良的疫病就是因为他从中作梗,才腰折的。如今,居然又来这一套,想及此,他心中大恨,这家伙,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克星?

    突然,他想到了那身死的大供奉,不由得心中一痛。

    退兵后收集到的各种消息都显示,大供奉乃是死在明中信之设计当中的。眼见着自己身边一个个被那明中信所设计,这份无力蚕食着他的心脉,令他心痛不已。也令他更加痛恨那明中信,故此,他才派出死士要拼死将那明中信刺杀,可惜,功败垂成。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迟了!

    不过,此番自己请动了暗中的援兵,志在必得,即便自己功败,但也得咬下明中信一口肉来,更何况,自己现在已经将他周围的援兵尽数除去,唯一有的不过是一些散兵游勇罢了,还不信了,有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就不信治不了他!当前,还得知已知彼,了解那明中信层出不穷的手段,务必做到万无一失,才能将那明中信留在这云南之地,任何一个环节再也不能出一丝纰漏啊!

    “那平乱军军力折损如何?”

    “折损?”探子一阵迟疑。

    “说!”特使心中闪过一丝不妙,喝问道。

    “每攻破一座城池,人家官军仅有几十人的折损!”探子咽口唾沫,硬着头皮报道。

    什么?这下,特使瞪大双目,不可思议地望着探子。要知道,正常的攻城之战,至少得有几百,甚至上千上万的折损,几乎是守城兵卒的几倍,甚至几十倍,如今自己可是在各府布置了重兵,起码有几千,而且还有自己请来的援兵,更是悍勇无比,全军覆没,就换来了平乱军这点兵马折损?是探子说错了?还是自己听错了?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其实,”探子战战兢兢,偷眼看了一眼特使,壮着胆子禀报,“其实,官军这几十人最多也仅仅是重伤,无一人死亡!”

    啊!这下,特使呆住了,有些懵。自己那几千人就是摆设吗?就任由这官兵冲进城中?罢了,自己知晓,明中信有那件利器,确实攻城简单多了,但自己也给了应对之策啊!实在不行就死守城池,将各城门尽皆封死就行了啊!

    毕竟,现在官兵可没有什么利器能够直接将城墙轰塌的!就这样也无法阻止那官兵的攻势吗?退一步,自己也不要求能够挡住官兵的攻城之势,但是,本来自己的目的就是想要将官兵消耗一空的啊!你们连我这般简单的要求都达不到吗?

    不对,绝对不对,必然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特使回过神来,目光炯炯地望着探子,“说,官军是否运用了什么手段?直接将城池攻破?”

    探子眼中闪过一丝钦佩之色,就差点冲特使竖起大姆指了,真不亏是特使大人啊!居然一下就猜中了重点。

    “禀特使,不知为何,有那天雷帮助官兵,每次攻城,必然是一声或几声炸响,咱们的城门就被炸掉了,随后就有官军蜂涌而入,一阵屠杀之后,就占领了城池!”

    利器!特使心中赌定,必然是明中信所用的利器,但自己可是让将城门堵死的,绝不是一声或者几声就能够炸开的啊!

    探子仿佛知道特使会追问,继续道,“其实是,据逃脱生天的兄弟们言道,每次攻城之前,不知从何处从天而降一批人马,身形小巧精悍,凶悍异常,手持凶器,左右开弓,如同雷鸣,中者立倒,从内门处将城门占领,一阵挖掘之后,迅速退去,随后就是一阵炸响,炸开城门,引官军进城!随后就是一阵屠杀,占领城池!”

    “每次都是如此吗?”特使听得眼睛一缩,追问道。

    “正是!”探子回应。

    特使心中暗想,这就说得通了,想必,这支队伍就是明中信所训练而成,否则听都没听说过有这样一支军队,必然是这家伙搞的鬼,但这支队伍从哪里来的呢?援军?还是明中信一直就藏在钦差卫队中呢?

    对了,还有那左右开弓的凶器,那是何物?难道是手铳?但手统没那么大威力啊?

    说到底,自己对于大明火器还是有所研究的,毕竟,自己从事的这份行当可是危险至极的,研究透彻大明的手段,于已于人乃是最好的,而且对自己的安全可是有所保障的!

    据自己了解,火铳最早出现在前朝大元,在大明军中运用得极是广泛。如果想使用轻便,就造得小一点,如果想增大威力,就造得大一点。而通常大一点的叫火铳,小的就叫手铳。但不管大的火铳还是小的手铳,其基本构造都是一样的,由前膛、药室和尾銎三部分构成。其中药室部分隆起,上有火门。发射时,先把火药从铳口装进药室,再塞入用木头做成的马子,用来闭气,然后将子弹装入前膛,用火绳通过火门点火,点燃药室里的火药,火药燃烧生成大量的高温气体,就可以将前膛的子弹推射出膛。

    火铳-单发步枪,大明军中早期的轻型火器,铸造精良,设计精巧,和元朝的火铳比较,所需火药大大减少。作为标准武器,曾生产达九万余,1449年在北京保卫战中广泛使用,被世人所知晓。

    但这样的手铳、火铳还是有缺点的,就是射速极慢,火药燃发的烟、灰,火器发射时的密封性差,后坐力大等诸多问题,也决定了很难准确的瞄准。而且操作风险太大,稍有不慎就会炸膛,即便是中原大地的军队中都用得极少,更何况这云南边陲。

    至于明中信那件利器,自己也有所耳闻,那不就是轰天雷吗?只不过是比轰天雷更加准确,更加危险罢了!说穿了,也没什么厉害的!

    但刚才在探子的描述中,这支军队运用的凶器还能够左右开弓,难道,是大明研制的新式武器?

    “即便是这样,那城头的守军就是死人吗?就任由这支队伍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而且,他们就任由官兵这样攻入城中?”特使眉头紧锁,现在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还是听听攻城后续吧!

    “据逃出生天的兄弟们说,本来,他们是想要围剿这支队伍,顺便将那些凶器抢过来,但是,这支队伍却反其道而行,大胆包天,居然在炸开城门之后,立刻向城头投掷一些利器,将城头炸个不亦乐乎,为城外的官兵掩护,城头守军顾此失彼,故此,就这样,城池就被破了!”

    “那他们就没发现,这支队伍究竟从何而来?难道,真是从天而降的?他们就没有一点蛛丝马迹?”特使紧锁眉头,冷笑道。这些家伙,真是废物啊!

    探子苦笑一声,“回禀特使,这些兄弟们还真心不知晓!”

    罢了,现在说这些都没什么用!

    “对了,还有其他发现没有,就是别的援军以及别的武器或者凶器?”特使知晓问也白问,根本问不出这些逃窜而出的所谓“兄弟们”,只好转移话题问道。

    探子稍加思索,眼中闪烁道,“其他倒是没有,不过,就是那些第一批攻入城中的官兵居然手中紧握一件长杆物事,从中喷射出令人绝望的烟气,瞬间就收了兄弟们的性命,而这物事也正是咱们兄弟们死伤惨重的罪魁祸首!”

    啊!这是火铳!特使瞬间了然,看来,这大明还真的研制出了更加厉害的武器了!心惊不已!要知道,如果这大明研制出如此精良的武器,对咱们的大业可是有极大妨碍的!影响深远,甚至可能令朝中那些遗老们退缩,这可不是好现象,必须立刻上报给尊主知晓!

    心中拿定主意,特使抬眼吩咐道,“好了,下去再探,务必将平乱军的一举一动迅速传回来!”

    诺!探子应是而去。

    特使取过笔墨纸砚,埋头疾书,星夜之间,几封加急的密信从云南行省传向四面八方。

    就在特使在询问探子的同时,云南行省内的各方势力也收到了消息。

    对,就是钦差卫队组成的平乱军攻城拨寨势如破竹的消息!当然,还有明师爷那万家生佛的名声,也是被云南行省境内的所有人员知晓!

    而此时身在车里司的沐王爷沐昆也是望着身前的邸报抚须大笑。

    “王爷,因何而笑?”沐将军在旁一头雾水地望着大笑不已的他。

    “你且看看!”沐昆将手中的邸报递与沐将军。

    沐将军一脸疑惑地接过邸报,稍加细看,哟,瞬间,眼中泛光,喜上眉梢。

    “王爷,看来,明师爷定然是找到了更加有效的治疗手段,否则绝不会如此快速地打到元江府啊!”

    “唉,绍勋啊,你的目光怎会如此短浅?亏我还让你跟随在钦差大人面前历炼,你就是如此历炼的?真是令我失望啊!”沐昆却是看着他,一脸的失望。

    沐将军却是讶异地望着沐昆,有些不解,难道,是自己打开这封邸报的方式不对?其中还另有深意?

    然而,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不由得再次抬头望向沐昆。

    “唉,你还是不明白我为何如此高兴吧?”沐昆叹口气,摇头道。

    沐将军讪讪一笑,“还请王爷指教!”

    “你看到的是,是病疫被治疗,城池被破!但是,其中隐藏的消息你怎么还是不清楚呢?”沐昆摇头不已,眼中充满了失望。

    隐藏的消息?沐将军皱眉细思。

    “罢了,我告诉你吧!从中,我看出来,钦差大人所率领的平乱军现在已经战力大增!”

    啊!沐将军一阵恍然,但随即又是一阵疑惑,“当然会战力大增,否则怎会如此的势如破竹攻陷城池呢?”

    “那你觉得,他是因为什么增加的战力?”沐昆一脸的考校道。

    “这?”沐将军眉头一皱,看看沐昆,话虽到了嘴边,但看沐昆的面色,显然,自己的猜测必然不对,否则,沐王爷绝不会如此郑重其是地问他。

    后黎王朝的援军已经退回了后黎,自然不是他们援救!

    各地官兵?也不对,那些散兵游勇,即便战力留存,但这么短的时日里,即便钦差大人他们有再逆天的手段,也绝对无法统合他们,令其如臂使指,战力飙升,这一节也可以除去!

    那剩下的嘛!突然,他眼前一亮,望向沐王爷。

    “哦,你且说说,看看说得对不对!”沐王爷沐昆一脸的希冀。

    沐将军踌躇一会儿,他知道,这是沐王爷考验他的,事关他的前程,岂能不慎重!

    沐昆却也不催促他,只是静静地心如止水地望着他。

    终究无法逃避,沐将军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缓缓道,“我认为,外部援兵的可能极小,现在的情势,平乱军战力提升,必然是从内部找到了什么办法!”

    说到此,沐将军眼中精芒毕现,以坚定的口气道,“对,钦差大人定然是在军中找出了什么办法,才能使得战力大增!”

    “好,好,终于开窍了!”沐昆一脸的欣慰,“不错,本来,我在后黎王朝退兵之后还极是担心,钦差大人势单力孤,无法将那一路支撑得住,未曾想,他不仅支撑住了,而且,还派你与太医们前来支援本王,令本王极是惭愧啊!”沐昆无限唏嘘道,“反而是本王却被这些贼寇利用病疫困在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