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鲜血狂喷-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六十一章 鲜血狂喷

    与此同时,城中火光四起,百姓恐慌的叫喊之声传来,一时间,城中四处骚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此时,城外的特使一见四面城门皆有响箭报警,再有城内火光四起,兴奋地击节称赞,“究竟是大供奉,事情妥了!”他心中按捺不住,此战即将功成,自己再不用遮面了,反而要凭借此战功成走入大家的视线,毕竟,如果此战将那钦差王守仁手刃于此地,只怕云南动乱,朝廷震动,天下震动,到时自己可就真的是一战功成天下知!名留千古都说不定!凭他高傲的性子,又岂能放弃这名扬天下的机会!

    想必此时,四面城门的兄弟们全面发动,大供奉已经率领亲卫凭借地道潜入了城中,再加上城中四处纵火捣乱的内应,里应外合之下,有源源不断从地道潜入城中的兄弟们占领城门,这样多方打击之下,相信即便是那明中信,也会束手无策吧!

    不提在城外意淫的特使大人,且说就在城中城外四处起乱之时,衙门的大堂之中。

    王守仁全身披挂地站立于大堂门口,皱着眉头望向身前的学员,“你说,明师爷让你通知我,不需惊慌?”

    “是!”学员一本正经地回话道。

    王守仁一听,紧锁眉头,望向旁边的邵绩,“现在城中骚乱大起?四处火光?”

    “不错!大人,您不如亲临城头,以做全局统揽!”邵绩肯定地点头应道,此时的他,顶盔贯甲,一脸的跃跃欲试,显然,他指望着大显身手的。

    然而,他却是要注定失望的!

    “稍安勿躁!”王守仁伸手制止了他。

    只因为,明中信带来的口信令王守仁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敢立刻行动,深怕破坏了明中信的大事。

    但王守仁心中却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明中信在搞什么鬼,不是说已经知晓内应是哪些人了吗?而他又与黎世子说了什么?黎世子现在又在干什么?他不是指挥人在城中抓捕内应吗?为何城中还有此骚乱?难道,黎世子的抓捕行动失败了?在这节骨眼,明中信又为何让自己安心?这一切都毫无头绪,但明中信却给了这无头无脑的信息,让自己怎么办?静观其变?

    罢了,相信他吧!

    但是,也不能让情势脱了自己的掌控,想到此,他抬头望向邵绩,“邵将军,你且派人传令,各城门如果有什么变故立刻来报!”

    “诺!”邵绩应道。

    “还有,派人去黎世子那儿问问,城内究竟发生何事?居然如此骚乱!内应之事办得如何了?”

    “诺!”

    望着出去安排的邵绩,王守仁目光游离,思绪飞奔了明中信身边。

    学员见口信传到,钦差大人没什么吩咐,立刻悄悄退出了大堂,拨腿飞奔而去。

    现在可是争抢功劳的关键时刻,如果自己去得晚了,只怕连点功劳的渣渍都不剩了!

    不提王守仁在衙门之内纠结,再看城南城门之处。

    一地血水,一具具尸首横陈于四周。

    那处沙包之处,站着全副武装的军士们,手中兵刃箭矢尽皆指向沙包之处,他们身后,是一队手举火把之军士,明中信赫然立于他们身后一丈之地。

    “肃清了吗?”明中信缓缓问道。

    赵明兴满面肃然地回道,“禀教习,一应贼寇尽数伏诛!但是”

    “嗯,怎么,有什么问题?”明中信一皱眉。

    “但是,地道之中还有贼寇!咱们无法下手!”

    明中信一听,轻声笑了一下,“既然他们不出来,就让他们永远不要出来了!依计而行!”

    赵明兴一听,欣然微笑,但那丝微笑中却是包含着那般的一种森然与冷酷,“诺!”

    应诺之后,赵明兴返身来到沙包之处,冲身周的军士们一挥手,“堵!”

    军士们架过一个个木墩填进了沙包下的地道当中。

    “灌!”赵明兴再次吩咐。

    军士们轰然应诺,架过一个个铁锅,将其中的物事倾倒入沙包之处。

    咕噜噜,物事灌入了地道之中。

    “填!”

    军士们又从旁边取过沙石填进了地道当中。

    赵明兴上前检查一遍,点头表示满意。

    回身来到军士们面前,举手出示了令牌,肃然下令道,“开城门!”

    “诺!”一位军士虽有一丝犹疑,但却看看他手中的令牌,依言而行,快步跑到城门处,一位军士冲城头之上一挥手中的火把!

    咯吱吱,咯吱吱,城门渐渐升起!一时间,军士们如临大敌。

    与此同时,突然,赵明兴反手取下背上的弓箭,嗖,一支响箭冲天而起,射向空中。

    如临大敌的军士们顾不上看赵明兴究竟在干什么,但是,他们身后的军士们却是不解地望向那支箭的方向,却黑漆漆一片,根本看不到究竟射向了何方。

    瞬间,大家为之哑然,赵明兴这是想干什么?空中可是什么都没有啊!就算是响箭都有一丝响动啊!他这算什么?

    然而,就在大家心中腹诽之时,却只听得半空中一声炸响,瞬间五光十色的一朵花呈现于空中。

    啊!瞬间,大家懵了,这是什么?烟花?什么时候烟花变得如此漂亮了啊?

    然而,此时哪是懵的时候,随着城门升起,却只听得城外喊杀之声震天,一队火光由远及近,冲向城门。

    显然,贼寇们见到城门大开,精神振奋,冲到近前,准备架桥冲过护城河。

    嚯!军士们吓了一跳,纷纷将注意力收回,紧握手中兵刃,望向城外的贼寇。

    但这些贼寇们怎会如此的快呢?有那聪明的军士们心中有些犹疑,然而,此时哪是犹疑的时候。

    随着贼寇们越来越近,军士们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身后的明中信,大人,关城门吧,如果再不关,只怕贼寇就要冲进城里了!

    然而,明中信却是淡定地望着这一幕,环视着远近的贼寇们,根本没有下令关城门的意思。

    唉,谁让人家是统率呢?就算身死,也得听令而行啊!

    看着明中信没有关城门的意思,军士们紧握手中兵刃,心中叹息,事到如今,唯有以死相搏了!

    别说,一股悲壮的气势居然凝聚而成。

    明中信神识逆天,自然感受到了这股气势,不由得一阵哑然,这可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不过,这都是细枝末节,稍稍分神,他就将神识投向了城外的贼寇当中,这可不是分神的时候,必须把握时机啊!

    赵明兴却是一脸兴奋地望着眼前由远及近的贼寇。

    终于,贼寇们架设木桥成功,一队队贼寇冲过了护城河,来到了城门处!

    前队缓缓组成护卫队,架设着盾牌,显然是在防止城中有军士攻击。

    而他们身后,一队队贼寇过了护城河,越聚越多,按建制,组成了一队队人马,井然有序、浩浩荡荡向城中冲来。

    “明兴,点火!”明中信轻声吩咐道。

    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嗜血,手中没有收回的弓箭迅速弯弓搭箭,旁边过来一位学员,将箭头点燃,嗖,这支火箭射向了城门口。

    军士们齐声叫好!

    然而,当他们看到火箭的去处,一时为之哑然,叫好的声音嘎然而止!一个个尴尬无比。

    却原来,赵明兴的火箭居然是射在了地上,难道他手中没劲?

    有军士偷眼观瞧,却只见明中信与赵明兴却是并无一丝尴尬之色。

    反而明中信冲赵明兴笑着点点头,“射得好!”

    偷眼观瞧的军士差点一头跌坐于地上,这还叫射得好?

    然而,未等他们反应过来,突然,只听轰隆一声炸响,地动山摇,这下,炸得他们三魂走了七魄,懵逼地望向城门处。

    此时的城门外,护城河边上水花四溅,呼呼灌水之声在轰隆之后响彻于大家的耳边。

    这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却只听得远处,不,也不能说是远处,而是在四方城门处,相继发生了轰然炸响。

    这下,军士们更懵了,他们根本不知晓发生了什么?

    “杀!”赵明兴一声喊杀之声响起。

    瞬间,耳边依旧是隆隆作响的军士们,看到赵明兴一马当先冲向城外,瞬间,反应过来,此时此地,无论什么都是次要的,就得乘着这些贼寇们懵逼的时候,发动攻势,这绝对没错!更何况还有赵明兴一马当先领头,杀吧!

    一时间,城南城门处,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官兵军士们如恶虎扑食一般,冲向了城外残余的贼寇!

    霎时间,官兵军士变身成了狼群,向瑟瑟发抖的羊群发起了冲锋。

    而此时,六神无主的贼寇们被冲了个七零八落,如待宰羔羊,任由官兵军士们屠杀!

    即便有那奋起反抗的,也被赵明兴砍杀个精光。

    好一通厮杀,不,是屠杀!

    军士们眼前一空,嚯,快到护城河边上了。

    他们近前一看,嚯,一地的残肢断臂,还有咕噜咕噜冒泡的护城河水,显然,正在往不知道何处灌入。

    而护城河内,却是还有那喊叫着救命的贼寇正在挣扎求存。

    军士们自然不会理会,四处查看,嚯然发现,此时的护城河边上,居然有一个深坑,而深坑底部,咕噜咕噜正在向下灌水。

    一时间,军士们恍然,这可不正是那贼寇们挖的地道嘛!

    在他们正对面,护城河对岸,贼寇们瑟缩着,直愣愣望向这面,却是不敢再行架桥过河!

    环视左右,即便是左右的攻城的贼寇们也停止了攻城,反而退到了几丈开外,连攻城器械也顾不上了,望着这边发愣,显然,这般情形也是出乎于他们的意料之外。

    “回城!”赵明兴在护城河边上耀武扬威一番之后,气派地一挥手,率领军士们回转城中。

    久久,城外的贼寇们动都不动,直愣愣望着赵明兴等人的背影,久久无语。

    咯吱吱,城门下放,关了个严严实实,阻断了贼寇们的目光!

    “干得好!”明中信拍拍赵明兴的肩膀,称赞一句。

    “都是教习教得好!”赵明兴瞬间变了脸色,变得那般谄媚,弯腰低头,一脸的狗腿子模样!

    众军士望着这一幕,目瞪口呆,这还是刚才威风凛凛的赵明兴吗?

    这前后的差距太大,令他们瞠目结舌。

    然而,赵明兴才不管他们如何想呢?教习才是第一需要考虑的!

    “行了,你且领着大家歇息一下,上城头协助沐将军守城!”明中信好气又好笑地瞅了他一眼,吩咐道。

    赵明兴瞬间面色肃然,恢复了刚才的果敢,“诺!”

    后面的军士们深深为赵明兴的变脸绝技所折服,在心中写了一个大大的服字!

    明中信却是不管他们如何想,翻身上马,飞奔向东城门。

    而此时,城外贼寇大军中,特使双目欲裂地望着城门处燃烧的火光,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特使!”身边的护卫们大惊,连忙催马上前扶住了马上摇摇欲坠的特使。

    特使稍稍缓缓神,推开护卫们扶着他的双臂,眼中冒着怒火,缓缓叫道,“明中信,我与你誓不两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