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 中信猜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六十三章 中信猜测

    要知道,虽然他未曾参与到这次谋划当中,但是明中信的所作所为令得贼寇退兵,这却是不可抹杀的!这般大的功劳,他岂能不有所表示!

    “大人!”明中信近前一抱拳,就待躬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中信客气了!”王守仁连忙一把抓住了他的双臂,扶住了他,不让其躬身,“今番退敌,中信当居首功,我必上奏朝廷,为你请功!”

    此番承诺可是极是重的!现场这么多人,明中信虽则是出了主意,但是,终究乃是众人配合于他,才成就了他,要说功劳,诸位将军也不遑多让。

    但是,诸位将军却是在他们身后微笑着,笑看其成,并无半点嫉妒之情!

    只因为他们无法否认,正是经过明中信一番谋划,破坏了贼寇的计划,令得城池得保,他可是功不可没啊!更何况,此战之中,可是活埋淹死无数的贼人啊!这些,可都是功绩,任谁也无法夺走的!大家自是没有嫉妒之心!更何况,那可是首功啊!论说,如果王守仁将这首功揽于身上,也无不可,毕竟,人家可是这城池之内的最高长官!一点都不过份,但人家当众就将这首功让给了明中信,这是如何的心胸,岂能不令他们心折,他们又有何怨言!又谈何嫉妒!

    明中信洒然一笑,“大人,此言差矣,此战乃是大家尽心协力一起办的,又怎是我一人之功,况且,中信如果没有借用大人的名义,没有大人的信任,岂能做成此事?这首功当属大人!而没有各位将军的配合,各位军士的尽心竭力,此战只怕也无**成,相形之下,明某所做只不过是微末之功罢了!岂敢居这首功!”

    此言一出,令众人大悦,瞧瞧,人家这明师爷多会说话,一番说词令得众人心下那一丝不爽于瞬间烟销云散!

    王守仁听闻此言,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如果再说得多了,只怕会得罪大家,罢了,大家心中知晓就好!

    “对了,中信,你且说说,你是如何找到那些地道出口的,居然如此准确,无一漏,真是神奇啊!”

    王守仁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明中信,是啊!他们也很是好奇,之前自己等人虽然知晓有地道,但一时之间,也无法找寻得到,而人家明中信却在几个时辰之内就找到了,而且还布置了陷阱,要知道,那可是四个城门的地道,就算是他跑遍全城也得耗费时间,他却如此精确如此快速地找到,并且还布置了陷阱。他是如何做到的?那些陷阱又是如何布置的?尤其神奇的是,这明中信居然精确地知晓那贼寇袭击的时辰,这一切的一切,大家甚是好奇!

    明中信轻声一笑,环视一圈,“地道嘛!其实,我是看整个城池的建筑图纸,从中找出能够被贼寇们利用的漏洞,判断出他们必然会挖掘地道的方位,再然后,稍加推理,找到了大致的方位。陷阱嘛!乃是我找到了护城河与地道之间的空位,埋下了利器及引线,找准时机加以引爆,令爆炸的力量摧毁地道与护城河之间的地层,令护城河水倒灌,既消灭了贼寇,又引水将地道冲塌,达到消灭贼寇的目的。至于那贼寇袭击的时辰,我是瞎猜的?”

    明中信促狭的目光令大家恨得牙痒痒,显然,这家伙有渠道知晓这些消息,他就是不说,还编出如此离谱的借口,哪有如此调人胃口的,真真是不当人子啊!

    “瞎猜的?”王守仁却是望着明中信陷入了沉思,是啊!显然,明中信不想明说,但鉴于之前这小子的种种神奇,即便他隐瞒不说,他也不想强迫他,毕竟,这明中信越神奇,越能够创造奇迹,也就令得自己更加的安全更加的放心,自己不知晓,又有何妨呢?但是,免不了他也很是好奇,这明中信为何总能够先一步了解到贼寇的行踪?现在想想,还真是神奇。

    之前在南下的一路之上,他就先知先觉,能够提前觉察到贼寇的到来,以及揭破贼寇的阴谋,予以破坏,那可不只是一桩一件,而是一桩桩,一件件!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对了,明师爷,其实,咱们此番还是没有计划好!”吴起摇头叹息道。

    啊!众人一片惊讶,这平时有些迟钝的家伙居然说明中信没有计划好?他这是找刺呢,还是找刺呢?

    明中信一阵愕然,望向吴起,这小子居然能够找到自己的漏洞?“吴将军,什么没有计划好?请指教?”

    “就是,你没有控制好那爆炸的地方,居然令得咱们的去路也被挡住了,否则,只要咱们沐家铁骑乘胜追击,就会令得贼寇们损失更加惨重,甚至,也许能够乘胜将那贼寇首领特使一举成擒,那可就真的令云南叛乱提早结束了,那样多好!”

    说着,吴起居然摇头不断叹息,满眼惋惜地望着明中信。

    一听到这话,众人不由得冲着吴起就是一阵翻白眼,这家伙,本以为他能够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这番话,唉,他的智商真的是令人着急啊!

    在座的都是一方统领将军,心中异常清楚,即便是那王守仁之前也是兵部主事,心中对于战场之事心知肚明。

    要知道,明中信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知晓地道的出口在何处,而且是四个城门,毫无遗漏,这份心思就不用说了。

    更何况,他还得通过建筑图纸精确地计算出地道与护城河的关系,其中在哪里能够令得利器爆炸之时,正好引护城河水进入地道,倒灌而入。这份心力可不是一丝半点,如果再加上要考虑引线问题,那耗费的心力可不是一星半点,在场中人没有一位自认比明中信能够做得好的!

    而明中信不仅做得好,而且还做成功了,更令得贼寇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份心智谋划,真可谓是深谋远虑。

    如果再加上要将城门处的道路考虑进去,这么短的时间内,只怕是神仙来了,也无法算计得那么好吧!

    而吴起居然说人家没有计划好,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太可恶了!

    一时之间,大家向他投以鄙视的目光!

    而这家伙却是不以为然,反而得意洋洋地望着明中信,好似自己居然能够向明中信的计谋提出异议,这可真的是不可思议了!他自是得意非常。

    明中信满眼笑意地冲他躬身为礼,“明某受教了,如果再有此事,绝对会将其算进去,谢过吴将军提醒!”

    “罢了,罢了,某也不过是提点小意见,平身吧!”

    “切!”一时间,他犯了众怒,纷纷鄙视之。

    尤其是旁边的李兵,更是一个爆栗打在了他的头上,“得瑟什么!人家明师爷是不想让你难堪,你真以为给人家提了好意见了!

    随着李兵的爆起,大家纷纷上前对他施以惩罚,就见不得这家伙得瑟!一时间,手脚齐出,扫向了吴起。

    啊!吴起被打懵了,但随着大家的爆打,瞬间反应过来,抱头鼠窜,躲到了明中信身后。

    “罢了!”明中信笑着拦住了众人,“吴将军确实提得对,明某今后必会算无遗策,今番确实是时间有些仓促,令得计划有所纰漏,怨不得吴将军!”

    “明师爷,是您仁义,这家伙真真是个搅屎棍,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李兵气急败坏地指着吴起道。

    “李兵,你小子嫉妒我,看我提出了这么有意义的意见,你小子眼红了,真真是不要脸啊!”吴起在明中信身后叫嚣道。

    “你!”李兵更加的气急,扑上前来,就要揍他。

    “好了,好了!”王守仁在旁笑着做和事佬,“李将军,吴将军也是心系城池嘛!更何况,提得也有道理,只不过不合时宜罢了!饶过他吧!”

    “哼,看在钦差大人的面子上,今番就饶过你这次!”李兵恶狠狠冲吴起道。

    “切,好像谁能饶过谁似的!”吴起口中嘟囔道。

    “你说什么?”李兵怒目而视。

    “好了,李将军,息怒!息怒!”明中信笑道。

    “中信,你这就不对了,吴起做错事,自然得让咱们捶他一顿,你且不要估这和事佬了!”明义在旁笑道。

    “行了,大家谈正事要紧!”王守仁发言了,将此事一笔揭过。

    一时间,大家纷纷对吴起抱以白眼,转身回到了座位之上。

    当然,吴起此前的意见被大家化丽地无视了!

    吴起见大家不理他,讪讪地坐回座位上,聆听王守仁的话语。

    “好,既然明师爷已经将之前的事情做了总结,那咱们就将后续之事,做番商议吧!”王守仁环视一眼大家,开言道。

    此话一出,大家纷纷沉默不语,是啊,此番虽然大胜,但大家知晓,其实对于贼寇来说,并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接下来如何应对贼寇的疯狂报复,其实,大家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为今之计,也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王守仁环视着大家,眉头紧皱,看来,大家心中无底啊!

    不由得,他将目光投向明中信,他也知晓,这个习惯非常的不好,不要什么事都找明中信啊!人家毕竟才仅只十五岁,这个依赖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只因为,此前明中信的成绩太过耀眼,每当大家陷入一个困境之时,第一时间明中信就会有办法,这已经成为了他根深地固的一个不好的习惯了!

    当然,要说什么事情如果给大家时间,大家必然会想出办法,只不过,花费的时间太过长罢了!

    但人家明中信就是这么牛逼,不管什么事,什么时候,一瞬间就能够为大家提供一个思路一个方法,这可是谁也无法做到的,尤其是在紧急的时候,时间就是生命,哪里由得你思考,故此,第一时间,必找明中信,明中信必有办法,这,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共识。

    明中信苦笑一声,就待开言。

    突然,就在此时,“报!”一个声音传入了大堂。

    一瞬间,寂静被打破,大家的目光不由得望向堂外。

    “讲!”王守仁宏亮的声音划破大堂,冲出堂外。

    “报,贼寇们已经退兵!”堂外大声回报。

    什么?一时间,大家纷纷愣住了。

    难道,那些贼寇们被吓怕了,被打怕了,就此退兵了?

    当然,这个念头大家一闪而过,毕竟,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这么没常识的事,岂能发生?

    但为什么呢?贼寇们为何退兵?

    “走,大家去看看!”王守仁一脸喜色地站起身行,向大堂外行去。

    是啊!去看看不就完了!大家反应过来,起身紧随王守仁而去。

    王守仁在经过明中信身前之时,一把将明中信抓住,“明师爷,走!”

    “大人请!”明中信笑笑,不着痕迹地将手臂挣脱,稍稍落后王守仁一步,向大堂外行去。

    一行人拨马疾驰,来到了城头。

    却只见,城外,贼寇们秩序井然地拨营起寨,缓缓后撤,而且,已经撤了大半,城外现在一片空旷。当然,贼寇们依旧有队伍严阵以待,望着城门,显然,是怕官兵们乘机袭击。

    当然,城头上的官兵们却是毫无追击的意思!一则,城门处现在深坑林立,护城河水倒灌入地道,现在的城门处根本无立足之地,怎么能够袭击人家?二则,他们也深怕贼寇们是疑兵之计,诱敌之计,先得观瞧之后,再做定夺吧!

    望着撤退的贼寇大军,王守仁一皱眉,“明师爷,你说,贼寇们为何退兵?难道,真的是无力为继?就这般虎头蛇尾地撤退了?还是乃诱咱之计?”

    一时间,大家将目光投向明中信,想要听听这位算无遗策的师爷的高见,毕竟,直到现在,他们都是一头雾水。

    明中信笑笑,“诱敌之计倒不至于!可能,咱们有援兵在赶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