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仓促开拨-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六十五章 仓促开拨

    “沐某在此向钦差大人请罪,沐家军未曾护卫周全,实乃沐某调教不力,还望钦差大人恕罪!”沐昆面向王守仁,深深一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沐王爷这是哪里话来,沐将军护卫很是周全,未曾有一时一刻失职啊!况且,王某现在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操作,实乃是沐将军护卫周全之故啊!”王守仁瞬间明白,沐昆这是因沐将军护卫不周,令自己身陷重围当中,所以才在此时向自己致歉,连忙解释道。

    “大人万万不可如此,沐家军军中,军纪自有定律,稍后沐某自然对钦差大人有所交待!”沐昆却是面色坚毅,并未因王守仁的解释所动摇!

    看来,沐将军这顿责罚是免不了的了!王守仁长叹一声,瞅瞅沐将军,施以一个无能为力的眼神,自己真的是爱莫能助了!

    本来因王守仁的解释,心有所感的沐将军抬头向王守仁投以感,与已无干,只好轻叹一声,伸手延请沐昆沐王爷入城。

    一行人缓缓入城,来到衙门大堂,分宾主落座。

    “钦差大人,沐某来迟了,令大人受惊,在此向大人请罪!”沐昆一本正经,站起身形,冲王守仁请罪道。

    “沐王爷何罪之有?”王守仁连忙制止道,“此事实乃是任何人都没法预料之事,更何况,现在已经化险为夷,就不要再提了!”

    “云南行省的叛乱本就是沐某的份内之事,却累得钦差大人还得亲力亲为,收复城池,实乃沐某失职之罪,稍后,沐某自会向朝廷请罪!”沐昆却是一丝不苟地向王守仁承诺。

    王守仁叹了一声,也不再劝,“好,此事稍后再议,不过,现在最紧要的是,尽快平定这弥勒会叛乱,否则,如果再任由他们肆虐,终究是云南行省的百姓受害啊!”

    “此乃份内之事,沐某自是当仁不让!”沐昆点头应道。

    “好,稍后后黎王朝的援军也将到来,沐王爷看如何安置,如何布置?尽快让云南行省的叛乱平息,那将是百姓之福,朝廷之福啊!”王守仁提醒道。

    当然,这些沐昆自是知晓,毕竟,他的耳目遍及云南行省,更何况是这战时,不敢有丝毫疏忽,一应消息都在第一时间获知,他自是知晓这后黎王朝所起的作用,起码是将正在动乱的云南行省各地民心收罗回来,不至于令得百姓心丧若死,保留了一股心气。

    正是这份心气,令得民心不至于尽失,为今后收复山河做好了基础。

    他自是感,这份心他必须得领。

    “报,黎世子回来了!”

    “好,快请!”王守会面泛喜色,毕竟,有援军到来,咱们后绪的事宜尽皆好办得多。

    黎敬甫大踏步步入大堂,“大人,一应援军事宜安排停当,特来回命!”

    “世子客气了!”王守仁笑道,“快坐!”

    黎敬甫也不客气,坐于一旁。

    打量着沐王爷,毕竟,他也是第一次见这位“云南王”,自是好奇不已,要知道,这沐王爷可是压制了他们将近百年,令得他们无法进犯这大明边境,耳闻久矣!有此机会,自是不会放过。

    却见沐王爷沐昆面如冠玉,居然就是一位白面书生模样,当然他可不会小瞧于沐昆,毕竟人家在云南经略将近百年,世袭黔国公,受命云南总兵官,这可是世代承袭的荣耀!自有其威严!

    “沐某谢过黎世子前来相助!”沐昆自是感。

    “大人,只怕咱们必须快速出兵,贼寇们只怕会有大行动,万不可令其实现目的啊!”明中信早在听取了信息之后,眉头紧皱,虽然他不知道特使打的什么主意,但他却是明白,依特使那般智计来说,在此受措,必然会在其它地方找补回来,那必然是无比阴毒之计!为今之计,必须尽快出兵,在他施出计策之际,予以破坏,否则,云南百姓必然遭殃!此时听王守仁问计,立刻建言道。

    “不必如此吧!”沐昆却是有些疑惑道,毕竟,他根本不了解这位少年究竟是何许人也,但既然钦差大人向其问计,必然有其过人之处,只好小心地予以置疑。

    毕竟,在他看来,既然贼寇们退兵,必然是被自己的援兵所威慑,暂时撤兵回各自的地盘,休养生息,以图后计,还能有何打算?毕竟,他们此番也受到了损失!必须退兵休整,此乃是应有之意!

    至于明中信所猜测的贼寇会有大的动作,他有些不大相信!

    然而,令他惊异的是,在座的所有人员居然对明中信的建言是那般的慎重,一个个在那儿细细思索,显然,他们尽皆将明中信的话放了心中,也认为必有其意!这就令他震惊了!

    这明中信乃是何人,居然如此的受重视?

    而且,沐将军居然也是对其所言郑而重之,他可是知晓,这沐将军可是心高气傲之辈,万不会对一个庸才如此重视?这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那后黎王朝的黎世子居然也是郑重其是地思索!

    难道自己知晓的情报有误?还是说斥候们未曾将如此重要的信息探听出来予以回报呢?

    沐昆不再说什么,反而是细细观察着明中信,以及在座的各位的表情,想要了解,这钦差队伍中究竟发生了何事?而且,为何明中信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重视?

    “明师爷,你确定?”王守仁满面凝重地望着明中信,询问道。

    “明某可以保证,必是如此!”明中信肯定地点点头。

    “也就是说,咱们不能再在此休整,而应该立刻出兵,万不能让那特使的阴谋得逞?”王守仁再次确定道。

    “不错!”明中信眼神坚定地望着王守仁,予以肯定。

    “好,就依明师爷所言!”王守仁一锤定音道。

    啊!沐昆震惊了,这钦差大人居然如此信任这明中信?还依他所言直接下了定论!而且,一众在座之人尽皆不以为意,仿佛依照明中信所言乃是稀松平常之事,这可太不可思议了!

    不由得,他将目光投向了沐将军,毕竟,在座之人中,他最熟悉也是最信任的就是这沐将军。

    他赫然发现,沐将军居然并无异议,也是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

    这下,他心中为之零乱了!

    难道,这么多人都认为明中信所言乃是事实?都没有一点怀疑?

    一时间,他心中升起了一丝探究的意愿,为何这明中信居然有如此威信?

    然而,任何人都没有因为他的疑惑而有所迟疑,尽皆望向王守仁,静候钦差大人安排下一步行动。

    “沐王爷!”王守仁却没有发号施令,反而转头望向沐昆。

    “钦差大人但有所命,沐某必然遵命!”沐昆连忙表态。

    “沐王爷言重了!”王守仁笑道,“其实,本官是想,与沐王爷兵分两路,立刻出发,收复失地,能够尽早将百姓从贼寇们的手中解救出来!此事,刻不容缓,想要争求一下沐王爷的意见!”

    沐昆深深看了一眼明中信,冲王守仁拱手道,“就依钦差大人所言!咱们就兵分两路!由此出发,各自收复失地!”

    “好!”王守仁更是笑容满面,“兵贵神速,那就请沐王爷立刻回转营帐,拨营起寨!”

    沐昆未曾想到,王守仁居然如此着急,不用如此吧?

    但是,看王守仁那副模样,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他也就不再思索,冲王守仁一抱拳,“大人,那沐某就去了!”

    王守仁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请辞。

    “沐将军,之前的惩罚就此记下,如果再有失误,二罪必罚!”沐昆满面肃然地冲沐将军下令道。

    “诺!”沐将军低头躬身领命。

    沐昆冲大家环抱拳深施一礼,大踏步而去。

    “好了,各自回营,召集士兵,准备出发!”王守仁一声令下,大家纷纷离去,准备启程。

    待得众人离去,王守仁将目光投向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忧虑,“明师爷,你说,那特使究竟会使什么阴谋诡计?”

    明中信苦笑道,“大人,明某也不知晓,只是有种感觉,依那特使的性子,吃了如此大的亏,绝不会忍气吞声,就此离去,必然憋着大招,给咱们来个出其不意!故此,绝不能让他有时间安排诸事,否则,只怕这云南行省的叛乱会有变数!究竟如何,我现在也无法确定!”

    王守仁点点头,他也知晓,明中信毕竟不是神仙,怎会知晓人家特使如何想的,询问只不过是想要让明中信给自己一个安慰而已。见明中信也无法确定,他也没有失望。

    “那咱们就这样一座城池一座城池收复吗?”

    “那还能如何?唯有如此,才能知晓这特使究竟玩什么把戏,也是破除他阴谋的最快的方法!”

    “好!”王守仁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片刻之后,王守仁一皱眉,望着纹丝不动的明中信,“明师爷,你就不去准备一下吗?”

    他可是知晓,现在城中可是有明中信的红颜知已,这些时日,明中信忙碌无比,根本没有与那兰馨儿照过面,此时要再战云南,至少得去与兰馨儿详述一下离愁别绪吧!

    明中信笑笑,“无妨,学员们自会将事情办妥!”

    王守仁紧紧盯着明中信,心中叹息,这家伙,难道就不担心兰馨儿对他有所怨恨吗?虽然人家随你前来,必然心系于你,但你这也太过淡定了吧!至少得关心一下吧!更何况,兰馨儿此时可是随着吴御医等人学习医术,为军士们疗伤,组成了一个叫什么“医疗队”的,反正是明中信所为,他也很是惊讶,反正,现在城中伤兵没有死伤过多,这“医疗队”居功至伟啊!

    当然,兰馨儿身边有学员保护,这是明中信所安排的!但你也不能如此放心吧!这兵凶战危的,稍有不慎,可是会留下永久遗憾的!

    然而,人家明中信都不急,自己这太监又何必如此着急呢?

    真是铁石心肠!王守仁没好气地翻个白眼,不再理会淡定的明中信。

    一时间,城池内纷乱吵杂,军民齐动,准备粮食,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再威风的将军没有粮食什么也别干。故此,大家第一时间,就准备粮草物资,粮草不单单指的是粮食和草料,还有其他许多的东西,弓箭和药品等,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之后的战争做准备。

    当然,这一切都井然有序,毕竟,虽然这支钦差卫队现在杂乱无章,而且几番势力尽皆聚合,但是毕竟每支部队都是精锐,自然各有一套方法令队伍能够有条不紊地安排各项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