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中信遇险-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中信遇险

    →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队伍众多,但却效率非常,半日工夫,尽皆安排停当,静候王守仁下达开拨之令。

    王守仁一刻都不敢耽误,询问各军,确定各军整备齐全之后,立刻下令开拨。

    而此时,城外驻扎的沐昆率领的沐家军却是已经留下了一地狼藉,早已拨营起寨,直奔附近的一座城池。

    王守仁稍加盘查,带领各军往另一条路上奔去。

    钦差大人下令急行军,各军不敢怠慢,好在,各军皆是精锐,更兼都了解此行的重要性,尽全力急奔向下一座城池。

    “报!”就在全军尽全力狂奔之际,突然,斥候来报。

    “讲!”王守仁第一时间下令。

    “前方出现大量的难民,正在蜂涌而来!”斥候回报。

    什么?王守仁皱眉不已,不错,现在贼寇是在云南行省实施叛乱,但是,他们可是还想要以云南行省为根据地,怎会任由百姓成为难民呢?这可有些奇了怪哉!不会是贼寇假扮的百姓吧?

    “对每位百姓进行搜索,查证他们的身份!最好是有路引,否则就详细登记,细细查证!”王守仁稍稍思索,随即下令道。

    “大人,明某去看看!”明中信在旁轻声道。

    “也好,明师爷千万小心!”王守仁稍作沉吟就同意了明中信的请求,毕竟,这位可是将之前城池内的内应一网打尽的,如果由他前去核实这些百姓的真假,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沐将军,你且随明师爷前去!”王守仁冲沐将军点头道。

    “诺!”沐将军拱手应是。

    明中信笑笑,他心下明白,王守仁这是怕自己遇险,毕竟,现在无法确认这些百姓是否是贼寇假扮,如果是百姓倒还好说,但如果是贼寇,那自己可就危险了,在自己确认之后,只怕必会暴起伤人,自己受损可就得不偿失了!

    虽然,自己有赵明兴这个护卫,再加上自己的本事,岂会在意小小的贼寇,但是,这份情他得领啊!也就不再阻止沐将军跟随!

    明中信拨马向前,沐将军紧随其后,赵明兴等学员护卫左右,向前行去。

    王守仁担忧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心中闪过一丝悔意,本来,自己早已下定决心要保护明中信,不让他显露敌前,但一遇到事,就第一时间想起人家,还用人家,最令他心中难安的是,明中信居然从不推辞,这就令得他心下惭愧不已了!

    不说王守仁在此心中暗悔,且说明中信,缓缓来到了一群百姓跟前。

    并不下马,而是打眼,细细打量这些百姓。

    这些百姓们尽皆被钦差卫队所围,军士们尽皆面无表情。

    这些百姓虽然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但军士们如临大敌的模样却是令他们将那丝兴奋深藏心底。

    百姓们一见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惧意!瑟缩不已。

    要知道,如今可是战乱之时,乱世人如狗却是早已深深印在他们心中,毕竟,此处临近边境,在过去的百年中,不时会有外部强敌来袭,杀戮之事早已被他们司空见惯。

    尤其是官兵们,只要稍有不确定,就会将他们当作外敌,予以杀戮,这是不可避免之事!但也是极其不讲理的!只因为,官兵们深怕他们其中有贼寇外敌,在战时却又没有时间进行辩认,自然是宁愿杀错,也不会放过!故此,他们心中极其恐惧,只因为,如今云南境内如此规模大的变乱比之外敌入侵更加庞大,他们深怕官兵们会依照旧例办,那他们可就冤枉了!

    明中信看了片刻之后,微微点点头,心中有数,翻身下马,来到近前!

    百姓们一阵骚动,纷纷躲向一旁,深怕一言不合,触怒了这位官人,令他们无辜送命!

    明中信和颜悦色地向前行去,缓缓来到了一位百姓面前。

    “老丈!”

    就在此时,突然百姓当中几人暴起,断喝道,“拿命来!”

    兵刃齐飞。

    一瞬间,周围警戒的军士面色大变,纷纷就要上前援救,他们可是知晓,这位明师爷在钦差大人心中可是份量极重,如果在他们的包围保护中或伤或死,他们可吃罪不起。

    霎时间,全场大乱。

    明中信却是不以为意,本来,他就已经发现了这些贼寇,自是做好了充分准备,而旁边的沐将军与赵明兴瞬间移至明中信前面,眼中寒光电闪,望向那些扑上来的贼寇。

    明中信笑着就待喝问。

    突然,他眼中的笑意收敛,面色一变,望向一个方向。

    轰一声,神识如潮般涌向那个方向。

    轰隆隆!明中信面色大变,但神识瞬间被吸入了一个地方。

    星辰倒转,山峰震动!

    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压缓慢地汇聚着,一片黑色劫云漂浮在天空之上,逐渐下移,说不出的诡异,云朵越来越大,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所有的生物都被这无上威压所震撼。

    “有人要渡劫了!”周边众多生灵都有这一共识,尽皆逃往百里之外。皆因天劫范围内的所有生灵,会被视为共同渡劫之人,一同渡劫,而共同渡劫将会经历更厉害、更强悍、更变态的天劫!

    劫云时隐时现,不停地旋转着,变幻着,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威压!

    多少人害怕,却又期待天劫的到来!

    只因渡天劫意味着自己将迈向新的一页,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

    修行千百万年,只为今朝超渡,渡过凡人劫,立身仙界间!

    一语道尽渡劫众生的期待!

    逃出天劫范围外的众多生灵返身观注着这次渡劫!

    视觉转回光峰顶!

    轰隆隆!

    为一道乳白色霹雳直直劈了下来!

    乳白色霹雳的目标,正是一面金色阵法光罩!

    轰,一声巨响,光罩未有一丝颤动!

    轰隆,两道乳白色霹雳下界,光罩仍旧未有颤动!

    轰隆隆,四道乳白色霹雳下界,光罩依旧挡了下来!

    八道,十六道,三十二道,六十四道霹雳一道道成倍上涨着往下劈,一如既往,光罩未有丝毫颤动!

    天空中劫云散去!

    “哈哈哈哈哈,任你暴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真当我这天下防护第一的法宝---七彩烟罗罩是吃素的!”劫云下的身影发出了嘲笑声。

    这一幕幕出现在明中信脑海之中,令他无法自拨。

    众生齐齐望向山上的天空。

    可能吗!

    天空中,劫云再次显现,越来越明显,同时颜色逐渐变深,成为了金色!

    轰,轰隆,轰隆隆!

    金色的霹雳更显粗壮,威力更加强悍,一道道接二连三直劈而下,光罩仍旧挺立!

    终于,霹雳停止,劫云也逐渐隐去。

    “又是二十几天了,应该渡劫成功了吧!?”望着劫云散去的天空,众生疑惑道。

    天空中的劫云再一次地汇聚、集中。

    “娘啊,这是什么人啊!天劫居然一波接一波!”众多生灵齐声感叹。

    天空中劫云变为紫金色!

    天空中劫云变为暗金色!

    天空中劫云逐渐向墨金色转变,继续凝聚。

    ……………………

    “靠,不会吧!十年了,那件法宝经历如此多的雷劫竟然没有被毁!”随着劫云再一次消散,越聚越多的众多生灵从对渡劫之人的佩服转变为对法宝的叹服。

    十年来,子母雷劫、小重天劫、四重天劫、五行雷劫、六重天劫、九重天劫、天火雷劫、玄水雷劫、罡风雷劫、乙木雷劫、寂灭紫雷劫、乾天大雷劫、无量天劫先后降临,至今仍未停息!

    除却万重雷劫与灭世雷劫尚未降临以外,其他天劫都已降临过了!

    众多生灵早已震惊地麻木了,居身在此也就是希望看看渡过如此多雷劫的到底是何许生灵,能够抵抗住如此大规模雷劫的是何法宝?!

    “哗啦啦…”

    天山黑色劫云肆意翻腾,毁灭一切的气息荡漾,数不尽的赤色血雷降临。

    “那是什么!”这是资历浅的。

    “怎么可能?!”这是有一定阅历的。

    “天哪!这是-----这是------”这是有疑惑的。

    “靠,这是万重雷劫!”这是资历、阅历都到达顶峰的。

    “哇,万重雷劫!传说中成就金仙才需要渡的天劫啊!”众生齐声惊叫!

    然而万重雷劫却不会因众人的震惊而停止。

    瞬间,赤色血雷将天劫下的身影给彻底淹没了。

    霹雳啪啦,七彩烟罗罩仍旧抗住了这第一重雷劫!

    “娘啊,我这是到底犯着哪位天神了,要承受万重雷劫啊!”

    伴随着厉叫之声声,天雷似乎愈加兴奋,漫天雷光狂劈而下!

    一片七彩幕影在赤色雷区中,硬生生抗住了这一轮劫雷。

    “轰隆隆”

    一百重

    七彩幕影在摇晃

    “轰隆隆…”

    一千重

    七彩幕影颜色在急速变化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劫雷再次轰了下来,一次比一次更加疯狂,无数道赤色劫雷接踵而至,幕影在雷电网中如风中残烛般摇曳。

    “轰隆隆…”

    一万重劫雷从天而降,硬生生砸在了幕影之上。

    终于

    “七彩烟罗罩”在劫雷中化作一缕轻烟,消散于无形。

    毕竟这是万重雷劫啊!

    “噗”一口鲜血喷洒在空中,渡劫身影终于裸露于我们面前。

    天空中无数道劫雷依旧向他轰来,却见他无声地笑笑,眼神渐渐由平和转为凌厉,一片片刀光幕影再现于身前,作着最后的挣扎。

    劫雷轰在刀光幕影上,一道涟漪扩散开来,紧随其后,一道道劫雷似乎对此很愤怒,一道紧似一道齐轰而下,刀光幕影逐渐颤动,渐渐露出一丝丝缝隙。

    天空中劫雷更加兴奋,九道紫金色劫雷一齐轰向光幕!

    轰,九道紫金色劫雷轰在刀光幕影之上,一声巨响,光幕终于消失了!

    “噗”!一道孤形血迹喷向空中,失去光幕防护的身影狠狠地撞向了地面,又被反震回来抛向空中,重重跌回地面,瘫软在岩石上,愤恨地望向天空。

    “娘的,贼老天,你是要玩死我吗?”

    “还没完了没了了,别人升仙渡一层雷劫就行了,为什么我渡劫就这么难啊?你怎么不发动灭世雷劫直接把我霹死算啦!”

    “命苦啊!”

    “难道今天真的会命丧命于此吗?”

    “最后搏一搏吧!”

    “贼老天------老子劈死你!!!”

    望着从天而降的天雷,重重刀影带着一道身影直冲劫雷而去。

    “哇,找死啊!”围观的众生望着那道人影惊呼。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劫雷在遭遇刀光时一分为二消散于空中。

    “不会吧!这也行!”众生目瞪口呆。

    身影却也是一阵惊鄂。

    劫雷却不会停止,仿佛更加愤怒一般,紫金色劫雷再现,轰向身影,身影手中刀光再现,护住身形,然而,“噗”一声一道血线冲向天空,身影再一次跌回地面。

    劫雷再临。

    “老天,你玩我啊!”

    身影奋身而起,再次和身劈向劫雷,劫雷却仿佛真的害怕刀光一般,又是一分为二,化为无形。

    “难道攻击真的比防守厉害吗?!”

    “再试试!”

    防守----身影跌回地面

    攻击----劫雷无声消失

    防守----身影跌回地面

    攻击----劫雷无声消失

    ………

    “贼老天,难道你是在教我防守永远不如攻击吗?!”

    “贼老天,我这天下第一的防守法宝,竟还不如裂天刃的攻击手段,你这是在玩我吗?!”

    ………

    “啊!”一声断喝,身影再次舞动裂天刃冲向劫雷!

    漫天劫雷阵中,身影刀光忽隐忽现,劫雷也在刀光中消散。

    劫雷消散,天地一瞬间纳入了一种极静中。

    所有人都呆滞地望着天空。

    却见天空中一个光点在极静中逐渐增大—增大----增大。

    终于光点如一轮红日般,呈柱状直降而下,目标----渡劫身影。

    “雷劫之光------”见多识广者望着光柱一片敬畏之色。

    “被动防守永远不如主动攻击!”师尊的出师劝诫再次在耳边响起的同时,渡劫者肉身化为了飞灰。

    然而,就在肉身化为飞灰的一瞬间,渡劫者怀中的一座小塔却发出一道红光,将渡劫者元婴吸入其中,立于当地。

    雷劫之光照于塔身,却见小塔从下而上一层层逐一点亮,直至塔尖,而后轰然炸开。

    一切归于平静,只有一地的狼藉显示金光峰顶经历了一段长久的浩劫,为这一界留下了永恒的雷劫传说,无数年后仍为众人所津津乐道!

    啊!明中信面色苍白,恢复了神智,然而,他的目光却是惊惧不已,这表情却是第一次出现在重生的明中信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