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情势激变-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六十八章 情势激变

    “唉!”王守仁长叹一声,“就知道瞒不过明师爷!”

    明中信直愣愣望着王守仁,静静听他的解释说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旁边的吴御医却是进退两难,想上前又不敢,想退下,但钦差大人要求他的事还没办好,只好尴尬地站在旁边。

    众位将军却是满脸的肃然,令得房间内的气氛异常沉重。

    明中信心中更是一惊,看来,这几日自己昏迷,错过了一些大事啊!一时间,他的心中更加急切,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对了,他们为何现在在房间之中,看样子,这应该是在城中啊!

    按照他们之前的约定,这一路之上,必须是急行军,否则被贼寇抢先一步,发动阴谋,会令云南行省的叛乱形势更加严竣。

    即便要留自己在城中休养生息,但王守仁也应该自己率军前去平乱,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居然守在自己身边,哦,不,应该说是守在城中!而且,众位将军居然一个不少地都在此地,这可就太不合常理了!

    “你猜得没错,确实发生了大事了!”好在,王守仁没让他猜测多久,轻声叹道。

    明中信看着他,不发一言。

    在明中信的目光中,王守仁将现在云南行省的情势一一道来。

    却原来,当日,明中信遇袭,那些贼寇们皆是死士,当然,其中定然有一定数量的百姓,只不过,其中混杂了一些死士,本来,他们是想要找王守仁的晦气,但明中信却是第一号目标,正好明中信前去分辨他们,这些死士顺水推舟,发动攻击,却未想到,明中信居然未站先昏,却势复杂。”

    吴起一听,一拍大腿,正是这个理啊!

    “大人还有一层忧虑,只怕此番这病疫的来历并不简单,更可能是那特使,也就是弥勒会所为,他们在这么多城池中散发病疫,究竟是报复还是恼羞成怒?这些的应对之策必须有针对性,否则,南辕北辙,只怕会令得局势突变,这平乱只怕会成泡影啊!”明义深层次地为吴起分析道。

    吴起一听,哟,居然这么多弯弯绕,这可不是咱的强项,瞬间面色一肃,正襟危坐,不再说一句话。

    见吴起不再捣乱,大家纷纷望向王守仁,为今之计,谁也无法下决心,正像明义所分析的,大家皆知晓这些,但这个决定必须人家钦差下啊!

    但同时,他们心中不由得叹息一声,以往这个时候,可是明中信立刻就会站出来,为大家提供一些建议,甚至直接提出解决办法,但现在呢?他在何处?不由得,大家望向了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明中信躯卧的房间。

    王守仁一见这种情形,苦笑一声,今日他的苦笑还真是多啊!这,就是明师爷不在跟前的自己的状态吗?难道,自己就没有一点用吗?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吗?亏人家明中信还将那防疫之策交给自己!

    对了,防疫之策!王守仁眼珠一转,细细思索着防疫议案中的方案,眼睛越来越亮,是啊,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将这防疫议案延伸一下不就能解决了吗?

    “吴御医!”王守仁一脸的胸有成竹,抬头笑着,叫了一声。

    大家回过神来,望向王守仁。

    他们见王守仁这般胸有成竹的样子,瞬间知晓,钦差大人心中已经有了腹案,精神为之一振,洗耳恭听钦差大人的腹案。

    王守仁自信一笑,就待要将腹案提出。

    “大人,大人!”一个身影正在此时,冲进了大堂之内。

    王守仁立刻住口,抬眼望去。

    哟,居然是赵明兴,他怎么来了?难道?

    想到此,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欣喜地望着他,追问道,“难道是明师爷醒了?”

    “对,对!”赵明兴都来不及缓口气,点头不已,肯定了王守仁的猜测。

    什么?明师爷醒了?

    霎那间,大堂之内炸开了锅,这可是重镑消息啊!

    “真的?中信醒了?”吴起却是一跃而起,冲到赵明兴面前,一把抓住了赵明兴的双肩,瞪大双目,肯定了吴起的询问。

    啊!吴起如同一阵风一般,就冲向了大堂门口。

    “疯子!”早有准备的李兵一把抓住他,“听钦差大人的!”

    吴起一惊,望向王守仁,此时他才反应过来,刚才可是在商议正事,也就相当于中军大帐中议事,岂能随意来去?必须得经由最高长官也就是钦差大人同意才能离开,否则,就会被视为擅离职守,那可是挨军棍的!心中不由一阵后怕!虽然被打军棍无所谓,但自己可真心丢不起那个人啊!

    吴起瞬间安静,但眼中依旧欣喜非常,毕竟,明中信于他来说,不只是一个师爷,更是一位战友,一位兄弟!

    大家也听到了李兵的训话,瞬间将目光齐齐投向了王守仁,等候他的命令。

    王守仁的欣喜虽然是真的,但他此时的心情却是复杂异常,本来,听到明中信苏醒过来这个好消息,他应该欢呼雀跃,但不知为何,他在心中却是叹息不已。

    这明中信醒得可真是时候!就在自己刚刚想出对策,还未宣之于口,却来了这一幕!

    自己的腹案居然胎死腹中,也没关系,关键是,这明中信居然醒得如此是时候,唉,也不知道是自己方着人家,还是明中信注定是劳碌之命,在如此复杂的情势之下醒来!

    不过也好,自己那腹案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相信明中信出马,立刻就会将这病疫消散,那对于百姓来说是真得好!相比之下,自己的这点小心思就算了吧!

    王守仁收拾心情,站起身形,“走,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