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师爷吹牛-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九十四章 师爷吹牛

    现在这气氛太诡异了!

    明中信咳嗽一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众位,还有何事?”

    明有仁率先反应过来,“中信,既然今日你有事,我就先走了,希望你再郑重些,想想是否还要售卖!”

    直接拉着明中远出门而去。

    见到是唯一的外人已经走了。

    石文义也反应过来,我来这是干吗的?哦,对了,已经告诉明中信密月有线索了,但还是没抓到。

    “明家主,密月太狡猾,既然抓不住他,我希望你在府中查查,有哪些人是经常在这接头地点出没的,给我们提供些线索!”

    终于,石文义将此行的真正目的说了出来。

    实则,这个问题,明中信早就已经在考虑了,别忘了,明中信早就运用养神夺魄搜魂**得知了密星与密月的接头地点,但每次他们都未碰头,只是通过信件传递消息。

    然而,他除了自己观察考虑,还问过了福伯,却无法得到任何线索。

    他确信,对密星的抓捕已经打草惊蛇了,密月必然已经隐藏了,此次决无法再寻找到他,只能日后再暗中留意了!

    他让福伯考虑一下。

    福伯装出一副仔细考虑思索的模样,最终叹了一口气,“石大人,这还真的不好说,我也不能好端端冤枉府中仆役啊!”

    石文义、张采也不失望,毕竟,没有当场抓住这密月,根本就不可能确认,又何必得罪这明中信呢!算了,就当没有这个人吧!

    “那就没办法了,希望明家主以后随时警惕了,早日抓到他吧!”石文义无奈道。

    “无妨,有劳石大人操心了!想必他一人也未必能够掀起多大的浪来!我会随时注意的。”明中信安慰道。

    “也只好这样了!对了,经过审讯,兰家少爷确实与l县弥勒会无关,这是保书,请收回!”石文义从怀中取出保书递给明中信。

    福伯见此情形,一直吊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毕竟,有把柄放在锦衣卫那儿,真的是一个定时炸弹,即使没有事,也怕锦衣卫随时以此为要挟诈取钱财啊!

    明中信笑笑,接过保书,拱手相谢,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了,石某就押着这些弥勒会贼人回府城了。咱们就此别过!”石文义站起身形就要离去。

    “慢着,石大人,这可是您的不对了,刚才还说来我这是讨杯水酒喝,现在怎么能空手而回呢!”明中信假装生气道。

    “石某公务在身,实在是------”石文义为难地推迟道。

    “石大人,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我们说好的要好好宰明家主一顿,岂能就这般放过他,就这么定了,今日在此用膳!”钱师爷在旁打边鼓道。

    “对呀,不是还有兄弟们在那看着呢吗?不会有事的!正好尝尝名轩阁的招牌菜!”张采这几日早就馋坏了,早听说名轩阁的菜在l县如何如何,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可逮着机会了,哪能空手而回!

    “就是,再大的公务,也不能让人不吃饭吧!”明中信直接吩咐道。“福伯,去准备百花宴、药膳席,将秦奋叫来,亲自做!对了,告诉他,石大人近段时间失血过多,哪种补血效果好,来哪种!”

    “你们啊,唉!”石文义一脸无奈,只好应下。

    此时,陆明远望着明中信神色诡异,却又不发一言。

    “陆先生,您不看了吧?”钱师爷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你想看?”陆明远望了一眼钱师爷。

    “您看,您看!”就是这一眼吓得钱师爷连忙后退,远离陆明远。

    陆明远随手将手稿放入袖中。

    明中信一愣,难道陆先生对手稿有兴趣?

    也未在意,说话道,“陆先生,您要是喜欢,等刊印出来,我送您几本!”

    “不,我就要这个手稿。”陆明远摇摇头。

    “行嘞!就给您了,回头我再写一份。”明中信大方道。

    “你以后会感谢我的!”陆明远若有所指道。

    钱师爷本来还看着,希望瞅个机会将手稿拿到手,却不想陆明远根本不给机会,唉,彻底死心吧!

    钱师爷投入了与石文兴、张采打屁的行列。

    说着说着,说到了名轩阁的百花宴、药膳席,钱师爷来劲了,这一顿吹,什么枸杞菊花煲排骨,什么酥煎牡丹,什么金线莲蛇类药膳,滋补肺阴药膳,那是如何的精细,如何的鲜美,蛇肉是如何的香口美味,融合鲜甜浓郁的汤汁后,是如何的细嫩鲜香,简直不似人间所有。

    令石文义、张采、李玉这几个吃货口水直流,馋涎欲滴。

    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众人头颅整齐划一地转了过去。

    “中信,听说要宴请客人,不知有何需要帮忙之处?”明中远踏进房中。

    切!你能帮什么忙?吃吗?咱几个都能帮!众人心中一阵鄙视。

    明中远身后明有仁紧随而进,不过明有仁却一脸讪然。

    显然,他有些不好意思。

    却原来,明有仁本来想走,和明中远商量一下刊印之事,却不想,明中远死赖着不走,说就在明府找个地方商谈即可!

    明有仁觉得不对,强逼之下才得知,原来明中信要摆宴请客。

    一时间,明有仁也觉得应该留下来,一起尝尝。

    毕竟,名轩阁一桌宴席太贵了,明有仁那束脩根本就不够吃几顿的,如今有白吃的机会,岂能放过!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在明中远鼓动下,也就留了下来。美其名日再劝劝明中信,不要售卖科考用书。

    所以这二人根本没走,留下来等着宴席。

    看到福伯去安排宴席,二人一合计,不能等宴席开了再进来,那样太明显,现在直接进去,以帮忙的名义,岂不名正言顺地留下来参加宴席?就这么办!

    明中远就打头进来了。

    “太好了,族叔、族兄来得正巧,刚好可以陪陪石大人、张大人、李大人、钱师爷、陆先生,我们这几个人太少了!”明中信解围道。

    “少爷,宴席准备就绪,是否现在用膳?”福伯美妙的声音传来。

    众人眼神齐齐一亮,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