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确认方法-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七十一章 确认方法

    却原来,本来瘦骨嶙峋的百姓面色有些阴暗,但现在,只见他的面色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起来!

    这可真是太过诡异了!难道,难道明中信正在为他治疗?还是说,这位百姓的病疫转向恶化了?

    想要叫醒明中信,但却深怕打扰了明中信的治疗,一时间,他纠结无比!

    此时,正在密切注意着识海内七彩烟罗罩变化的明中信突然发现,七彩烟罗罩不再变化,识海中陷入了一片沉静当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环视识海内,哦,病疫之气也不再往识海内传送。

    明中信缓缓退出识海,赫然发现,居然那百姓的体内也不再有病疫之气。

    明中信就是一喜,难道,那七彩烟罗罩居然能够将病疫之气消除?这样的话,岂不是自己本身就是治好病疫的最佳药方?

    定定心神,他凝神在那百姓的腕脉当中,片刻之后,他面上喜色浮现,不错,现在那百姓体内的病疫之气已经点滴不剩,而且虽然依旧身体虚弱,但却恢复了健康。

    “这位大夫,咱的病如何了?能够治好吗?”那百姓见明中信睁开双目,充满希冀地弱弱问道。

    旁边的吴御医心神一惊,他从百姓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不一样,那百姓的声音居然有些宏亮,不复之前的虚弱,不由得望向明中信,也是一脸的期待,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他有些惊异,而且他也有些不敢置信,难道明中信居然就这一会儿工夫就找到了治病之法,而且已经施治了?不对,必然不是,因为,自己分明看到,明中信根本没有动用任何手段,怎么就治好了呢?即便是治好一些也不对!

    明中信收敛喜色,望着百姓,缓缓道,“不错,你的病能治!”

    吴御医与百姓瞬间呆住了,他们万万没想到,明中信居然如此轻易地就说这病能治!

    他们也有些不信自己的耳朵,迷迷登登地望着明中信,一脸的不可置信。

    “只要一剂药剂就可以治好!”明中信笑着继续道。

    啊!这下,两个人听清了,能治好!

    那百姓呆呆坐着,须臾之后,哇,一声,扑倒在床塌之上嚎啕大哭。

    而吴御医却是看着明中信,眨巴眨巴眼睛,居然无言以对。

    自己等人忙碌了几日,都毫无办法的病症,在明中信手中居然就如此轻易地解决了?他实在是不敢相信。但以明中信以往的尿性,绝对不会说假话,又不能不信!

    明中信看看嚎啕大哭的百姓,眼中闪过一丝怜悯,相信这位之前心中已经绝望,也只能听天由命,生死只是迟早之事,故而,自己初来之时,他如死尸一般,躺卧于床塌之上,正是在等死。而如今乍闻自己的绝症居然能够治好,他百感交集,这般嚎啕大哭尽力将其心中的惧怕与绝望宣泄了出来!

    “稍后,我会让人将药剂送来,三剂之后,你就会彻底痊愈!你暂时先不要出去,就在此等候!”明中信待百姓的哭声稍稍小些,吩咐一句,站起身形转身就向外行去。

    百姓瞬间止住大哭,翻身跪倒在床塌之上,梆梆梆,实实在在磕了三个响头。

    明中信笑笑,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门。

    吴御医回过神来,“稍后,我会让人送来一面镜子,你且看看你的气色!”

    说完之后,跟随明中信而出。

    “不错,能够用此方法令其增强活下去的信念!”明中信悄声笑道。

    吴御医腼腆一笑,自己的这点心思被人家明师爷一眼就看穿了。

    明中信却是不再说什么,迈步出得房门,转身向旁边的房间行去。

    “明师爷,既然已经找到了方法,咱们就赶紧回去熬药吧!”吴御医有些不解地向明中信建言道。

    “不行,还得再检验一番!”明中信摇摇头,“毕竟,也许这是个例呢?咱们得确定,万无一失才好!”

    哦!吴御医恍然,自己真是太心急了,却忘记医者必须谨慎,确保任何药剂能够对症病症。

    却不知,明中信其实是担心,那七彩烟罗罩只是一时有效,或者说也许是那位百姓的体质正好匹配,必须得验证一番,如果确实能够吸收病疫之气,那自己才能制定之后的化解之策啊!

    二人不再说什么,进了屋内,又是一番说服、诊脉、精气神提升、给予希望,百姓磕头致谢,一套程序走下来。

    二人终于确定了,这种方法真的有效。

    当然,二人的想法是不同的。

    吴御医是确定了明中信在诊脉过程中确实是运用了自己所不知道的方法进行初步治疗,随后,再佐以药剂为百姓治愈病疫。

    而明中信却是确定了,这七彩烟罗罩真的能够吸收病疫之气,随之再佐以药剂调理一下百姓们亏损的气血,自是痊愈无遗!

    当然,二人喜悦的心情是相同的!

    待二人为第三位百姓治疗后,相携来到了院中,与王守仁等人相会。

    吴起第一时间,奔上前去,“能治吗?能治吗?”

    同时,大家也是将希冀的目光齐刷刷投向了明中信。

    “不只能治,而且已经将那些百姓的病疫治好了七分了!”未等明中信回答,吴御医已经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炫耀道。

    什么?瞬间,大家呆住了,虽然他们对明中信有信心,但这也太快了吧,居然就治愈了七分了!这是开玩笑呢吧!

    “走,回去再说!”明中信轻声道。

    王守仁看看明中信,点点头,一把抓住明中信的手腕,急步而去。

    显然,他急不可待地想要知晓实情。

    众人纷纷跟随出了宅院,经过一番消毒,翻身上马,一阵急奔,回归了衙门。

    未等大家坐定,王守仁就急切地冲明中信问道,“明师爷,你确定,能够治愈这种病疫?”

    “大人,现在的当务之急,乃是尽快将丹药送与沐王爷,令其将病疫控制,随后再说其他。”明中信却是将话题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啊!王守仁一愣,对啊,既然明中信已经有把握治疗这种疫病了,那些丹药自然也就没用了!送与沐王爷控制病疫,也算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想到此,他就待点头!

    “大人,不可!”旁边的沐将军急了,连忙道。

    咦!王守仁一愣,望向沐将军。

    “大人,既然明师爷已经有办法治愈这种疫病,不如,就让明师爷将方子写下,送与沐王爷就可以了!不须再送丹药了吧!”沐将军连忙解释道。

    王守仁眼中一亮,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大人,其实,治愈这种病疫,必须先经由中信亲自动手,驱除一部分病疫,随后再佐以药剂,才能彻底治愈,中信真的是分身乏术,所以,只能将丹药先行送到沐王爷那儿,控制住疫病,再让一些太医们前去主持防疫之事,待中信腾出手来,再去根除病疫!”明中信苦笑一声。

    吴御医一听瞬间明了刚才那诡异的情况,我就说嘛,那些百姓精气神瞬间好转,必然有秘诀,果然如此!

    而王守仁等人此时才明白明中信的苦衷,不过,他们同时想到,今日之后,明中信只怕会忙得不可开交,他的身体真的能扛得住吗?

    而沐将军却是满面的羞愧,自己刚才一时情急,脱口而出,以为明中信藏私,不想将药方透露,却未想到,明师爷是有苦衷的,此时想来,那不是有向明师爷发难的嫌疑吗?

    “明师爷,末将在此向你赔罪!”沐将军上前一步,躬身为礼,请罪道。

    明中信不以为意地笑笑,“沐将军客气了,你不过是太过心急百姓病疫而已!当然,明某也会尽快研制出能够彻底清除病疫的药剂,到时必然第一时间寄送给沐王爷!”

    沐将军感可真心越欠越多了!

    心下虽然感慨,便他的心情却是极好,毕竟,一个令他无比头疼的问题解决了,这是好事啊!

    终于能松口气了!

    而此时,一个消息传遍了城池当中!

    不是别的,正是明师爷醒来了!而且还找到了清除病疫的办法!

    这个消息如同炸雷一般,响彻于城池中。

    首先是在军中传遍,再从军中逐渐传到了百姓那儿,这下,百姓们激动了,要知道,他们可是一直在担心,那病疫发生得太过突然,而且军队立刻进行了宵禁,甚至连白日,也会有军队巡逻,当然,病疫发生后,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再上街了,谁知道街上是否还有染有病疫的人,如果感染,那可就没地方可哭了。

    此时听到明师爷居然有了诊治之法,他们岂能不激动无比,兴奋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