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心思各异-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七十八章 心思各异

    张悦,字时敏,松江华亭人。天顺四年(公元一四六0年)进士,授刑部主事。成化中,出为江西佥事。改督浙江学政,力拒请托。孝宗时,为吏部左侍郎,两摄选事,众称公允。官至南京兵部尚书。著有《定庵集》五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面对张悦的问询,徐国公总得给他几分薄面,皱着眉头,缓缓回头道。

    “张尚书,其实,之前徐某已经向兵部建言,但是,兵部却对徐某的话置若罔闻,如今,却又来询问徐某,这是何道理?”

    “这?”张悦为之语塞,是啊,自己怎么如此健忘,月余前,徐老公爷向自己建言,如今这南疆的叛乱太过频繁,贼寇也是多过牛毛,要求自己彻查此事,而且,应该准备应急预案,但之前自己却是将这些东西看得很淡,以为南疆局势平稳,虽然稍有贼寇袭扰,但总体局势却是安然,所以未曾重视,只不过是看后闲置,并未重视。

    如今,却突然发生如此众多的叛乱,而且已经危及到了南京朝廷的治下,这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躲过的!但自己在下令各地应对之后,对之束手无策,毕竟,军队不是随意能够调动的,不外乎钱粮二字,这二字就将自己将死,毕竟,临时征用钱粮,比登天还难,一则南京朝廷没有这么多的钱物用来支撑军队所用所需;二则自己还得操心南京之事,不能管了南疆各行省的事,却将南京的防务置之无用,到时,如果贼寇对咱们南京发动叛乱,却无任何对策应对,那岂不成了笑话!

    故此,他们瞻前顾后,不敢下令,于是,有人出主意,之前徐老公爷不是已经表示觉察到南疆的叛乱即将发生,几次建言,要整肃南疆贼寇,但自己却将其搁置,如果将徐老公爷拖下水,一则,他作为南京守备,责无旁贷,二则,毕竟人不亲土亲,即便他心中有气,但如今南京有难,他绝对无法听而不闻,必会有所行动,到时,将其拖下水,起码朝廷不会深究,到时,自己赢得了时间,徐老公爷得偿所愿,岂不是皆大欢喜!

    然而,自己却算漏了徐老公爷的怨念,而且还不小。

    不过无所谓,大不了舍了这份脸面罢了!

    “徐老公爷,此言差矣!”在张悦使个脸面之后,旁边兵部官员从中跳出来一位,冲徐老爷摇头晃脑道,“之前,咱们兵部尚书张大人其实已经将你的意见列入了重大机密,只不过,由于事情太过诡异,所以才慎而又慎,重而又重,导致了至今没有结论。你切不可埋怨咱们尚书啊!”

    “废话!”徐老公爷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骂,马屁精!

    “有结果吗?”

    面对徐老爷的问话,张悦等人一阵无语,虽然张悦可以摆老资格,但如今南疆情势如此复杂,自己可真心没底啊!毕竟,自己并非战阵勇将,无法判定,这些贼寇能否平定,这一切都得靠徐国公在其中运筹帷幄,故此,此时自己低头并不丢脸。

    相反,如果自己真的将这视为奇耻大辱,那么,明日自己就会背负这南疆失陷之责,到时,朝廷下令斥责,自己真可谓是吃不了兜着走!里外不讨好!

    何苦呢?

    “徐老公爷,其实,张大人已经派人前往各行省传达了指令,当然,这是秘密的,无法宣之于口的!”旁边一位侍郎上前一步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说,徐某在此乃是无理取闹?”徐老公爷一瞪眼,沉声道。

    “这?不敢,不敢!”那侍郎吓得连连后退,在南京之人岂不闻,正因为前段时间小公爷出事之后,徐老公爷情绪相当之不稳定,动辄就会将人杀死,与小公爷陪葬,试想,这般情形之下,他们岂敢违抗徐老公爷的意思,自然是连连跟从,听从!

    “不敢是什么话?究竟徐某说的有理没理,你们总得给个说法吧?”徐老公爷平静无比地看着张悦。

    “好,本官就在此给徐老公爷一个道理!”张悦面色肃然,“其实,张某已经后悔,当初真的应该听从徐老公爷的提醒,立刻令南疆各行省警惕贼寇叛乱,并且,下严令予以剿匪,那样的话,贼寇们风声鹤唳,不敢出来作怪,局势定然还在咱们的掌握当中。”

    “但现在,只因为张某的反应迟缓,令得局势一发不可收拾,南京朝廷也危在旦夕,如果此番南疆叛乱无法平定,被贼寇们利用,取得主动权。张某实乃难辞其咎!”

    “行了,不用再给咱送**药了!”徐老公爷打个寒颤,制止了张悦的再一步自责,翻个白眼道。

    “那你说,咱们现在应该如何做?”张悦知晓徐老公爷将此一节已经揭过,喜上眉梢道。

    “其实,很简单,派兵援助各行省,当然,也得分个远近亲疏,必须采以就近原则!一一解放平定,否则,贪心不足,只会令得局势崩坏!让咱们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境地!”徐老公爷沉声道。

    “那是,那是!”张悦点头应诺。

    徐老公爷不屑地看了一眼张悦,这家伙,只知道推委,他却不知,其实,这一切本可以避免,之前,王钦差已经通知了咱们,但咱们却不以为意,而且心存疑虑,如今看来,当时咱们真是蠢到家了!

    “行了,现在再来后悔,已经无济于事了,倒不如,咱们现在开始,同舟共济,抛开一切障碍一切掣肘,一心只为南疆平定为第一要务,一切都为这一点服务,必然会令得南疆局势为之逆转!更何况,咱们不是还有云南行省这最后一枚棋子吗?”

    张悦一皱眉,眼中闪过一丝难以言谕的情绪,但很快被他所掩饰过去。

    就连近在咫尺的徐老公爷也无法察觉到。

    “如今,咱们得关注云南局势的变幻,必须第一时间将其内幕了解,才能很好地对南疆情势进行判断。”徐老公爷沉声道,连思索边推断道。

    “这是为何?”张悦一皱眉。

    “其实,某已经了解到了云南的局势,现在对于官军来说是一片大好,唯一有所不解的是,那贼寇,弥勒会为何至今没有采取手段应对!”徐老公爷缓缓道,显然,他在斟酌,哪些话能说,哪此话不能宣之于口。

    “此话怎讲?”张悦也不是笨蛋,连忙追问。

    “难道张尚书就没有观看云南的战报吗?”徐老公爷一阵疑惑。

    要知道,之前南疆最主要的变乱就是云南行省的贼寇叛乱,闹得天翻地覆,岂能不知晓,但显然,从现在他的反应来看,他根本就没有当真!而且,没有关注,要不然,就是他以为,有沐王爷这位云南王在,再有云南沐家军在,云南行省乱不了,即便乱了,沐王爷也会很快就能够拨乱反正。

    然而,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不说沐王爷,就连整个朝廷也对云南的局势判断不足,令得云南行省境内战火四起,贼寇四处劫杀,但却没有办法,只能一座座收复,而且,那疫病之事,令得云南行省焦头烂额,但却毫无办法,此番如果不是王守仁与明中信这一般人出面,只怕云南的局势早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而今,还是人家力挽狂攔,令得这云南行省的局势为之肃然,而且,根据自己近日获得的消息,如果不是钦差大人王守仁运用了非常规手段,只怕,云南行省已经遍地疮痍,哪还有自己等人在些讨论的余地。

    想必此时南京朝廷的守备军已经尽数出发,去往云南平定叛乱了。

    毕竟,云南虽然份属边陲,但位置却极其重要,接壤几个国家,,这一切,都令得云南的地位极其重要,如果稍有不慎,引起国家之间的争端还算是小事,如果令得边境的国家联合起一共同反抗大明,那可就事大了!

    到时,失了云南的控制权,被弥勒会贼寇利用,令得南疆局势大乱,各土司少数民族心怀异志,那可就是大事了!

    到时,这南疆能否保住,尚属水中之月呢!又何谈平定叛乱!

    这一切,南京朝廷的哪位官员都知晓,但却不敢宣之于口,毕竟,哪一位先提出,必定会承担这一责任。

    这,绝对是官场中人不会犯的错误!更是官场中人的悲哀!

    也是那京师朝廷派来的钦差王守仁与明中信的悲哀!

    但这又怨得谁呢?

    好在,明中信与王守仁还算聪明,自己也还算机智,提前做出了部署,才令得这南疆的局势不至于恶化到无法收拾。

    有自己那几封信,再有王守仁钦差大人的名号所带来的威慑及影响,令得南疆各行省的都督军队不至于没有一点准备。

    虽然自己凭借声誉的影响以及钦差大人的职权调用了各行省的一些军队,但却还算是在情况许可范围之内,再加上,此番南疆发生叛乱,与之前自己及钦差大人的猜想相符合,那些都司的都督指挥使必然明了自己等人的正确,再加上他们的有准备,那么,南疆的情势就不会太过难看,只要有了应对,那么,南疆就不会太乱,也不会令贼寇们得手得太过容易。

    这一切,就都有挽回的余地!

    当然,现在这些都无法与这张悦分说,不只是怕他恼羞成怒,而且还怕破坏了自己与钦差大人的计划,此时让他知晓,变数太大,只能顺着他的思路,派出援兵,再佐以自己与王守仁之前的安排,令得这南疆的情势在可控范围内得以转好,到时,分最大的一份功劳给这南京兵部尚书张悦,那么,必然会令得张悦大悦,一切也就迎刃而解!

    不错,就应该如此!

    想到此,徐老公爷也就不再矫情,更不敢矫情,毕竟,此事不只是事关咱们几人的前途,更关系到南疆的稳定,以及南疆成千上万的百姓的生家性命,所以,这切以大局为重!还是将咱们的应对说出吧!

    “张大人!”徐老公爷面色一肃,“其实,之前,本国公已经将信息传到了各行省都司处,当然,是以兵部的名义,这一点不容置疑!在此,请恕本国公越俎代庖!在此,本国公向尚书大人请罪!”

    说着,徐老公爷低头请罪道。

    张悦一听,有些瞠目结舌,心思电转,分析利弊!眼前一亮,毕竟,能够身居南京兵部尚书如此要职,就没有一个是笨蛋的,他自然明了,徐老公爷这是将自己的责任摆脱掉,反而以先见之名先行预防,而且是以的南京兵部的名义,那么,最大的功劳岂不是自己也无法摆脱。

    “好,好,好!”张悦连连叫好,眼中更是充满了喜悦之情。

    这样一来,不只是自己督察不力之责能够尽脱,而且,还能够以先见之名见于京师朝廷,如果简在帝心,说不定,自己还能够调回京师,任一任京师兵部尚书,到时,那可就发达了!

    作为一个老官场油子,张悦强行按压下自己那份私心,冲徐老公爷看去,口中却是依然一片肃然,“这一切皆是以南疆百姓的生家性命为第一要务,也不算过份,本尚书就原谅你的自作主张!”

    徐老公爷轻声一笑,知晓第一关过了,“谢张大人,但是,现在这南疆一片混乱,咱们的第一要务必然是控制住这各交通要道,不能任由贼寇四处逃窜,绝不能为一时一地的得失所失了言寸!”

    “那是自然!”张悦点头道。

    他心下明了,徐老公爷这其实是一种变象的想要封锁消息,将这南疆的消息限制于南疆,不会令其北传,当然,消息必然无法阻挡住传向北疆京师,但是,只要官方传言未至,操作空间还是挺大的。

    到时,京师朝廷质疑咱们,大不了就说是这情势变幻,那些乃是谣言罢了!毕竟,一切应以咱南京兵部尚书的消息为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