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进退两难-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八十一章 进退两难

    当然,他看到了,那第一道最先赶到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赵明兴是也!

    随后赶到的皆是明中信的学员。

    此时的他们无视任何人,任何事,一心只关注着明中信以及赵明兴。

    随时为赵明兴递上工具,让他为其诊治。

    王守仁一举手,令周围的军士们退往一丈之外,留出空间,任由赵明兴等为明中信诊治。

    “大人,他们行吗?”邵绩上前语气之中带着质疑问道。

    “明师爷所属,必然有过人之处,他们也不会拿明师爷的生命开玩笑的!”王守仁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信心,就如同看着明中信做事一般。

    邵绩为之愕然,眼中闪过一丝不解。

    “那吴御医呢?”

    “罢了,吴御医赶来也不一定就比他们强!”王守仁紧紧盯着赵明兴等人,眼睛一眨也不眨,轻声回道。

    突然,一阵马蹄之声传来。

    “来了!”邵绩眼前一亮,终究他对这些学员的信心不比王守仁,他还是衷心盼望吴御医前来救治明中信的。

    然而,今日他注定要失望了!

    却只见来人未至,已经声音赶到,“明师爷在何处,明师爷在何处?”

    一阵大呼小叫,令得王守仁皱眉不已。

    他当然知晓这是谁,不是那个棒槌二杆子吴起还有谁!

    “去,让那家伙闭嘴!”王守仁吩咐一声。

    邵绩也听出来了,无奈一笑,这家伙,也不管什么时候,还这般无理!

    回身向吴起迎去。

    “吴将军!”邵绩拦住了吴起的去路,拱手道。

    “闪开,不见我带着吴御医来的嘛!”吴起却是一挥手,策马闪过了邵绩。

    邵绩一愣,吴御医?可不是嘛,吴起的马上居然还有一个人,不过是被他横放在马背这上!

    细看去,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吴御医!

    看来,这家伙也不是不靠谱嘛!这不,就将吴御医带来了!

    但是这姿势怎么这么别扭!

    吴起赶到近前,翻身下马,大叫道,“吴御医来了!”

    王守仁皱着眉头,回身看向他,“叫什么叫!不见这儿正在救治吗!”

    吴起瞬间哑然,望向那个包围圈!

    可不嘛,赵明兴等学员正在圈中救治明中信。

    吴起讪讪一笑,止住了他的大嗓门。

    转身扶向还在马背上的吴御医。

    然而,吴御医在被他扶下马之时,他手一松,吴御医却是一下子瘫软在地。

    呀!吴起惊叫一声,连忙将吴御医一把扶起。

    再看向吴御医时,却见他口吐白沫,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吴起睁着他的大眼,一阵愕然。

    “吴将军,这就是你带来的吴御医?”邵绩有些瞠目结舌地望着这一幕。

    他可没想到,吴起居然这么不靠谱,就这吴御医现在的状态,能够救治明中信吗?

    幸亏有明中信的学员们哪,否则这可就误了大事了!

    心中腹诽不已,不由得将惊悚的目光投向吴起。

    任何事,只要经过这位的手,这位就会将事情搞砸,还真是棒槌啊!

    此时的吴起面色难看,望着瘫软在地的吴御医,无语至极,眼中充满了恐惧与害怕,抬头望向了王守仁。

    “大人,明师爷没事吧?”

    王守仁回身一看,望向吴起,却突然,发现了瘫软在地的吴御医,瞬间色变,急步来到近前,扶住吴御医的脑袋,轻声叫道,“吴御医?”

    吴御医却是哼哼唧唧,一脸的痛楚之色。

    王守仁瞬间明了这是吴起干的好事,这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抬头恶狠狠瞪了吴起一眼。

    吴起有些理亏,讪讪一笑,躲过王守仁的目光,但随即却是将自己担忧关切的目光投向了被学员们包围的明中信。

    “吴御医!”王守仁轻声唤着。

    吴御医终于双目张开,看到眼前的王守仁,瞬间泪奔。

    “大人!”

    “吴御医,还请原谅那吴起的鲁莽!他也是为的明师爷啊!”王守仁轻拍吴御医的手臂,长叹一声。

    明师爷!吴御医瞬间打个激灵,瞬间翻身坐起,四处打量。

    他心中很是明白,也理解吴起的心情,吴起那般暴虐地将自己虏掠上马,快速奔来,只不过是为的明中信受伤。但当时那军士语焉不详,只说明师爷受了重伤,究竟明师爷受了什么样的重伤,是否会危及生命,谁也不清楚,但吴起一听之下却是不由分说就将自己虏掠上马,狂奔而来。

    但他却是清楚,明师爷的医术可是比自己高明得多,更何况他一直身上备着那般神奇的丹药,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相信钦差大人绝不会让自己赶来为他诊治的,如今自己身在此处,必须第一时间为明师爷诊治,至于吴起虏掠自己那点小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吴御医稍安勿躁,明兴他们已经在为明师爷诊治!”王守仁见他寻找,解释道。

    吴御医一听,轻叹口气,心中一定,还好还好,毕竟那些学员的医术自己这一路之上也是见过的,像这类战场上的诊治包扎,他们可比自己还要在行,而且师承明师爷,其他医术相信也差不到哪里去!

    但是,自己既然已经来了,就得前去诊治,即便无法诊治,观摩一下也是好的,毕竟,明中信的医术在学员们身上体现出来,自己更加能够理解,再行揣摩也许还能学到一些医术。更何况,也许自己的经验还能帮得上他们。于是,他翻身站起,摇摇仍旧在发晕的头颅,回身来到马匹之前,到下药箱背上,迈步走向了赵明兴等学员。

    就在他们在这儿谈论之时,一阵急促的蹄声接连响起,一位位将军相继赶到。

    但他们看到那一堆堆尸体、一支支深插于地的箭矢,血流成河的这个阵势,他们心惊不已,再看到围作一团忙碌不已的学员们,他们自是不敢有所打扰,纷纷来到近前向王守仁行礼打探。

    望着皆是脸上有焦急忧虑之色的众将,王守仁轻叹一声,将情势一一向他们说明。

    一时间,大家心中一阵感慨,同时也心惊不已,如果不是明中信机敏,在发现死士的第一时间将钦差大人驱离伏击场地,就凭现在这战场之上惨烈模样,再看明中信此时昏迷晕厥,情状莫名的惨状,只怕现在的王守仁已经成了一堆碎肉,不由得他们再次出了一身冷汗,如果钦差大人在此遇袭受伤,只怕他们万死难辞其疚。

    再想想之前自己等志得意满的那副心情,不由得惭愧不已,如果不是自己等人大意,还一心想要争功,只需要有一两位将军在此,只怕明师爷也不会受此重伤了!

    更何况,此前一切战场上的胜利皆与人家明师爷息息相关,可以说是一切战功皆是人家明师爷给他们的,他们却无法保证人家的生命安全。

    就在这胜利在望,即将看到曙光之际,明师爷居然遇袭,更甚者,居然被袭重伤,晕晕欲死,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啊!

    于是,众将怀着更加纠结、更加难受、更加后悔的心绪,纠心不以地望着那个圈子。心中期盼学员们立刻将明师爷救回来,以弥补他们那愧疚之心。

    然而,这一等,就是几个时辰。

    而赵明兴等人却是满头大汗,紧张无比,精神高度集中,不敢稍有松懈,默契地配合着,为明中信清理他身上的箭伤刀伤。

    第一眼见到明中信遍体鳞伤,他们心惊不已,明教习可从来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啊!他们眼中闪过深切的痛恨,痛恨那些令教习受了如此重伤的恶人们,不由得将目光扫向了那些已经身死的死士们,如果不是这些死士已经被军士们剿灭,他们必定将他们挫骨扬灰,以消心头之恨。

    视线回到明中信身上,再想到他身上所受的伤痛,他们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只不过,他们知晓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必须尽一切力量,将自己所学的医术疗伤之术发挥出来,必须将明教习救回来,必须!

    这个信念在他们心中一遍遍重复。

    他们手中不敢迟疑,深怕晚点的话,令咱们教习受更多的痛楚,至于说担忧明教习抛下咱们魂归天府,那种可能不存在,不知为何,他们就是如此的赌定!

    为今之计,就是尽力减少明教习忍受痛楚的时间,缩短伤势恢复的时间。想及此,他们不敢怠慢,迅速将一应工具准备好,望着赵明兴,等候他的吩咐。

    赵明兴作为主治,自然不敢稍有松懈,精神高度集中,将明中信从上至下检查了个遍,将一切伤情印入脑海,稍作思考,在脑海当中制定了治疗方案,再行捋一遍,确定万无一失。

    双目睁开,精光电闪,拿起工具,开始了疗伤。

    止血、拨刀、拨箭,一样样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旁边的学员们配合默契地将工具递给他,递纱布、清洗。

    虽然他们心定不已,但是见到清洗创口中,明中信不自觉的肌肉收缩,面上浮现一丝痛楚,他们就不由得心中一紧,将手中的力道瞬间减小,更加的小心翼翼,深怕再令教习痛楚。

    而旁边的吴御医却是眼光放亮,目不转睛地望着赵明兴,甚至是每位学员,不只是看他们的手法,更看他们手中的工具,那锋利的手术刀、钳子、镊子等等,一切的一切令他眼中放光,只因为,这些学员们手中的工具虽然自己都知道叫什么,但它们的材质都令吴御医垂涎三尺,这可都是好东西啊!这必然是明师爷为这些弟子准备的,否则怎会那般的耀眼,那般的乘手,要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这些工具,就会令得这些治疗方法更上一层楼,效率更胜一筹,待明师爷醒了,必须弄一套!吴御医心中下定决心。

    然而,最令他心惊的是,赵明兴的手法,是那般的娴熟,是,这些方法手法明中信已经教授给了他们,之前只是为的给那些染疫的百姓清除创口,防治疫病,看了赵明兴的所用清创方法手法,他心下明了,明中信没有藏私。

    这些手法他都知晓,但是却无法做到赵明兴那般娴熟,但一些小的地方,却是自己包括太医们无法比拟的,只因为赵明兴等人跟随在明中信跟前,一应东西手法都会在第一时间内得到明中信的指点,那些小小的毛病,哦,不,应该说是一些更加有效的手法都会被明中信所纠正甚至改正,这,就是赵明兴等人比自己这些老太医们更加优势的地方。

    就说嘛,今日是自己偷师提升技艺的一个好时间,幸亏没有与那棒槌吴起纠缠,否则,这般好的偷师机会就错过了!到此,吴御医是无比的庆幸,无比的兴奋!只因为,今日之后自己治伤清创的医术将有一个质的提高!

    就在他们各情心思之时,时间转瞬即逝,两个时辰之后。终于,明中信身上的箭矢、钢刀已经被取去,伤口已经被清创完毕,但他胸口的那把钢刀却是谁也不敢动分毫。

    赵明兴望着那把钢刀发愣不已,显然,他也很是纠结,是否要取去这柄钢刀,毕竟,钢刀将明中信插了个贯穿,贸然取去,只怕明中信也无法承受啊!谁知道是否会伤及内脏,这可是谁也无法保证的,进一步是天堂,退一步,可就是地狱了,由不得他不慎重。

    “怎么?心中没底?”一位学员皱眉望着赵明兴。

    “是啊!之前只是在那基地里试验了几下,但没有真实操作过啊!更何况是”赵明兴苦笑一声,点点头,继而望向躺卧于毯子上面昏迷的明中信。

    学员们见状,不言而谕,瞬间明了,正是因为这个伤者是明教习,故而赵明兴不敢动手了,只因为,他根本没有把握能够确保不会发生失误,更因为伤者是明中信令得他投鼠忌器,更加不敢妄自动手了!

    这就令得他进退两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