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中信昏迷-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中信昏迷

    “大人有所不知,其实,中信体内已经虚弱异常,现在只不过是一口气在支撑,接下来,中信只怕会陷入长时间的沉睡,所以现在有些事必须交待一下!”明中信苦笑一声,但随即面上浮现出一阵痛楚。

    王守仁瞬间色变,难道明中信此时居然是回光反照?

    “大人莫慌!”明中信一见王守仁的表情,知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中信沉睡只不过是精神身体受损严重,必须通过沉睡来慢慢恢复,并非不可救治,还望大人不要担忧!”

    王守仁听得明中信的解释,长出了口气,面色稍稍有所缓和,但眼中依旧有些担忧。

    “明师爷,你这沉睡要多久才能痊愈?”

    明中信苦笑一声,“中信也不知晓,毕竟,此番身体受损太过严重,想来,此次云南叛乱的平定只怕中信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

    “没关系,本来,这云南平乱之事也与你无关,况且,之前你做的已经够好了,正好借此休养生息,好生将养!”王守仁欣慰地一笑,开解他道。

    “大人,我时间不多了,还有几件事要交待!”明中信点点头,急切道。

    “你说!”

    “一,那些武器还望大人千万不要在人前泄露,尤其是在沐家军的面前!”

    “嗯!王某明白!”王守仁点点头。

    “而且,此番之后,立刻将那些武器收好,绝对不要在人前显露,就算沐王爷或任何人问起,也得咬死了没有,否则,只怕大人与我的麻烦就会极多的!”

    王守仁也知晓此事事关重大,

    郑重其是的点头应承。

    “二,此番平乱,还望大人不要再深切介入了,毕竟,截止到现在,咱们已经做得够多的了,如果再深度介入,只怕凭白做了这恶人,还会令云南各方反感,做事不成反而被人嫌弃。而现在时机正好,待与沐王爷会师之后,还望大人立刻率领咱们的人投入到驱除疫病当中,再去宜良将赈灾的后续手尾进行完善。至于这平乱之事,还是交给当地官府去做吧!”

    王守仁一听,眉头一皱,深深看了明中信一眼,心中暗暗赞叹,这小子,还真是人精啊!此番话语表现了他深通这官场的人情事故,平乱的事情插手过多,徒令当地官府反感,还会令其产生厌恶情绪,我地方的事务什么时候由得你来插手了,之前只不过是咱们一时手脚被束缚无法兼顾,此番局面已经打开,你还来抢功,这是什么意思!是讥笑咱们地方官府无能吗?

    所以,有的时候事情做得多了,反而会招人嫌惹人烦,现在这火候刚刚好,既能令当地官府领情,于已有利,还能让自己将本职工作做好,不会让朝堂诸公说自己不务正业,毕竟,自己此番前来乃是赈灾防疫的,这,才是咱们的重中之重。

    只要将这赈灾防疫做好了,就是咱们的大功一件!何必做那吃里不讨好的事情!

    “就听中信的!”王守仁点头应允。

    “三,还请大人千万注意安全,毕竟,此番咱们将弥勒会在云南的阴谋破坏得极是彻底,得罪那弥勒会极深,随后他们的报复也必然会极其疯狂,故而,随后大人的身家安危将会被严重威胁,还望大人小心为上!”

    “中信,你放心,有咱老吴在,绝不会让弥勒会的阴谋得逞的!”旁边的吴起拍着胸脯应承道。

    李兵却是在旁频频翻白眼,这家伙,又说大话!但却也没能反驳,毕竟,他们最主要的职责就是护佑钦差大人,这是责无旁贷的!

    明义、邵绩在旁却是深以为然,点头不已。

    “吴御医!”明中信转头看向吴御医。

    “明师爷有何吩咐但讲无妨!”吴御医连忙上前拱手。

    “这第四点,就是吴御医的事了,还请您将那防疫的手段尽量教给当地人,这一点还请大人与沐王爷沟通一下,务必令当地了解那些赈灾防疫的方案,务必建立一套赈灾防疫应急机制,而且还得向百姓宣传一些防疫方面必须注重的要点,这样的话,也能令百姓在发生天灾之时有所应对!”

    众人纷纷点头,但他们的眼圈瞬间有些泛红,明中信就算到了此番地步,还是操心着这些大事,还真心令他们感动不已。

    王守仁更是眼圈一红,心中感叹,这家伙,还真是操心的命啊,看看,前面几点都是钦差卫队的大事,他也一一了解,一一叮嘱,可以说,事无巨细,毫无遗漏,就算是自己这个钦差卫队实际的老大,也没有他想得那么周到,他到好,一一说明,也不怕功高震主,令自己心生芥蒂!

    不过,深究一下,人家还真心不怕!老实说,这一路南下走来,其实要说自己这个实际上的老大其实真可谓是名不符实,一切的一切虽然外面的人看得清楚,皆是自己在处理,但钦差卫队内部所有人等都明白,实际上的施行人一直都是明中信这个不起眼的幕僚,相信远在京师的朝堂诸公只怕心下也明白,自己南下的这些功劳其实背后出力最大的就是明中信。

    如果自己将他得罪了,其实是自己的损失,要知道,从南下开始,明中信就一件件一桩桩为自己妥善处理事情,还井井有条,丝毫不乱。是自己欠人家的,而不是人家欠自己的,如果自己再担心他抢功,心存芥蒂,即便自己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啊!

    “中信啊,你还有何事?说完就好生休息吧!一切事情我都明白!”王守仁想着想着,眼圈更红,轻声询问道。

    明中信皱眉思索,苍白的脸庞显得那么的令人心痛。

    大家静静看着他,等候他的嘱咐。

    “最后一点,就是,明家学堂的这些学员还望大人照抚一二!”明中信抬头道。

    “那是自然!”王守仁精神一震,点头不已。这是明中信唯一一点要求自己照抚的,自然没什么说的,答应!

    旁边的学员们一听,眼泪夺眶而出,泣不成声,明教习就算到了这番田地,还是挂念咱们,这番知遇知恩要如何报答啊?!

    “还有吗?”

    明中信笑笑,环视一圈,“好了,事情谈完,随后的一切事情,就拜托大家了!”

    众将纷纷冲他点头,示意放心。

    “明兴,过来!”明中信转头看向赵明兴。

    “教习!”赵明兴无比哽咽,叫了一声。

    “好了,我休息的这段时间,你要照顾好兄弟们,我醒来,可是要检查的!”明中信笑笑。

    “教习放心,兄弟们就交给我了!”赵明兴连连点头应承。

    “对了,此番手法不错,有进步,再接再厉!”明中信低头看看胸口的包扎,抬头笑道。

    赵明兴讪讪笑了下,尴尬地摸摸头。

    “不过,今后要注意,做事情时千万不可三心二意,要坚定信念,任何事情也能做好!”

    赵明兴自然知晓,这是教习在教导于他,点头不已。

    “大人,中信就放心地歇息了!”最后,明中信冲王守仁一笑。

    王守仁轻叹一声,点点头。

    随即,明中信缓缓闭上眼。

    “信哥哥!”突然,一个清冷而又温柔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充满了惊慌之情。

    明中信一听,瞬间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丝激动。

    王守仁轻叹一声,明师爷终究心中还有所牵挂啊!

    却见一个身影如雏鸟还巢般急行而来。

    然而,她在急行到近前,望着一身包裹的明中信瞬间停下了步伐,泪眼婆娑地紧紧盯着明中信,眼泪如同玉珠般淅淅沥沥落下,满脸的凄然。

    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明中信的红颜知己兰馨儿。

    明中信也是眼含激动地望着兰馨儿,二人双目纠缠,旁若无人地对视着。

    王守仁轻轻一挥手,众人悄悄地远远退下,就连赵明兴等学员也是缓缓将明中信扶好,随后退下,让这对壁人单独相处。

    “信哥哥!”待众人退下,兰馨儿立刻上前,一把扶住了明中信,紧紧盯着明中信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下流。

    “好了,傻丫头,信哥哥没事!”明中信强忍着痛楚,抬起手臂摸着兰馨儿那头绑起的秀发,眼中充满了痛惜之情,安慰她道。

    兰馨儿再未争辩,只是摩挲着明中信身上伤口包扎的部位,眼中闪烁着怜惜痛楚之色。

    明中信故作轻松地道,“放心,经过明兴的手术,信哥哥这些伤势已无大碍,只不过需要静养而已。”

    “嗯!”兰馨儿温柔地点点头,并不争论。

    到最后,明中信也没办法加以安慰,毕竟,事已至此,一切的语言解释都是无力的。

    最后,二人之间居然陷入了一阵沉静当中,只是默默相依,感受着那份心灵的平静与依靠。

    明中信居然在兰馨儿这平静的气氛当中缓缓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沉睡。

    兰馨儿看着沉睡的明中信,伸手摩挲着他的脸庞,痴痴地望着明中信,一脸的幸福。

    远远地,众人望着这一幕,一脸的痛惜,这一对壁人虽然身处同一军中,但是一直以来,他们相见的时间却是聊聊可数,而兰馨儿也并无怨言,反而听从明中信的安排,努力参与到了赈灾防疫当中,而且组织一些妇女组成了救护队,时刻为军士们包扎伤口,处理患处。

    唯一相见的机会,不过就是战时或者平时路遇之时,深情地对视一眼,也并无语言交流,反而急冲冲离去,各自忙碌自己的。

    他们看在眼中,也时常劝导明中信多与兰馨儿相处相处,毕竟人家千里迢迢追随于他,一路颠沛流离,到了此地,就算你顾不上照顾人家,但也得时时表达一些情感吧!可人家明中信倒好,一句话,默契在心,情感自在!就将自己等人打发了!

    更令他们感动的是,就算明中信这般对待兰馨儿,她却也并无不满,只是默默地观注着明中信,做着她应该做的事,没有为大家增添一丝麻烦。

    这一切的一切,令得大家不由得关注关心着兰馨儿,时不时地帮助一下兰馨儿,相比之下,明中信与她的相处反而是最少的,而且,兰馨儿面对他们的帮助,居然巧笑盈盈,打千为礼婉拒了,令人更加痛惜这个温柔而又知礼的女孩。

    此时他们望着这一幕,他们二人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情绪表达,但却是更加的令人心痛。

    一时间,大家都不想打破这个安静而又祥和的氛围。

    然而,终究这是在野外,明中信的身体也经不住这寒风露重,就在众人想要忍痛上前去打破这和谐安静温馨的一幕之时。

    那边的兰馨儿却是温柔地将明中信轻轻放倒,缓缓站起身形,冲远处立着的赵明兴一招手。

    随时关注着明中信的赵明兴立刻急步上前,躬身听候吩咐。

    兰馨儿温柔地冲赵明兴一笑,梨花带雨的脸庞令得赵明兴不由得心中一痛。

    “明兴,拜托你且领着学员们将信哥哥抬到大帐中吧!”兰馨儿说着冲赵明兴就是盈盈一拜。

    “明兴不敢!”赵明兴一听,吓了一跳,他岂敢受兰馨儿如此大礼,连忙弯腰回礼。

    “那就有劳了!”兰馨儿温柔一笑,点头道。

    赵明兴一挥手,学员们一拥而上,小心翼翼地将明中信抬起。

    “明兴,将明师爷直接抬进城中衙门吧!”赶到近前的王守仁吩咐道。

    “嗯!”赵明兴等齐声应是。

    于是,一众人在王守仁率领下,进了城池当中,一番安顿之后。

    明中信被妥善安置于衙门当中,由兰馨儿亲自照顾,这一点,任谁也没意见,人家都已经身受如此重伤了,还不能享受点特殊待遇吗?

    “报!”斥候来报。

    王守仁立刻吩咐斥候速速回报。

    “沐王爷已经攻陷镇南州,正在赶来此地的路上!”斥候回报。

    “好,好!”王守仁大笑,看来,会师在即了啊!

    随后就是照明师爷嘱咐的,与沐王爷商议兵分两处,一则负责清除云南叛乱,一则赈灾防疫,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