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踏上归途-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八十六章 踏上归途

    “内中深意,还望特使教我!”李姓神秘人也是玲珑剔透之人,瞬间反应过来,一脸的请教表情,冲他一拱手。

    “我知晓,李大人不信!”特使却也不以为意,笑道,“其实,我不通知王爷方面,其实,一则是验证一下王爷收服的南疆那些人的实力,二则也存心想要探一探那魏国公在南疆布置的暗桩暗势,这,也是为今后王爷起事之时检查一下南疆的暗中势力分布。实话说,此番情形我甚是欣慰,不只是探听到了魏国公的布置,而且也了解到了南京朝廷当中的一些猫腻,虽然明面上咱们吃亏了,但是,长远来看,对王爷是极其有利啊!”

    李姓神秘人眼珠滴溜溜乱转,他是明白人,虽然这特使不无消弱王爷方的势力的心思,但却说得也有理。而且,他此举地还有另一层含义,也就是,通过消弱王爷的势力,再增加他们弥勒会在与王爷合作中的筹码,到时,王爷就会愈加倚重于弥勒会,完成大业中他们就占得了主动。这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无可厚非啊!

    只要咱们大方向一致,待王爷大业成就,自然会与他们算总帐的,现在倒也不必太过较真!

    “好,好,特使大人深谋远虑,真不愧为尊主座下最得力的弟子,李某受教了!”李姓神秘人一脸的钦佩之色,拱手不已。

    特使微微一笑,自然不会将他的话语当真。他此番解释,不过是看在合作的基础上,不想出现太多的龌蹉,但敲打一下这李姓神秘人,很是必要而已!

    “李大人客气了,您作为王爷身边的第一谋士,这些道理自然知晓,不过是考校一下萧某罢了!”

    李姓神秘人笑着拱拱手,一脸的智珠在握之色,显然,被特使说透,他也就不再装腔作势了,毕竟,谁也不是傻子,他既然能够当这王爷的第一谋士,自然不会是草包,大家都是聪明了,点透了,也就不再装了!

    “特使,你觉得咱们的谋划真的能成吗?”李姓神秘人面色转暗,向特使询问道。

    “嗯,只要操作得当,再有这南疆的乱势,相信朝廷必然会考虑的,到时,王爷的谋划成功,咱们就该谋划下一步的布置了!”特使缓缓点点头。

    “嗯,希望如此吧!”李姓神秘人点点头,眼神中充满了期盼之情。

    “对了,特使你这般不管不顾地丢下那些会众,是否有些不负责任?您怎么没有留下进一步的提示,最起码也应该以特使的名义立一个云南首脑,好统领弥勒会会众,在这云南之地有一番作为啊!”李姓神秘人望着悠闲的特使终于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哼!”特使轻笑,但其中的冷意却是令人寒彻骨髓,“在逆境当中,才能成长,此番既然他们要争,那就必须令他们争个彻底,如果有谁能够在这场平乱中活下来,那么,他必然是云南弥勒会会众的首脑,反之,死也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姓神秘人看着特使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发冷,此人的性子还真是森冷啊,那些毕竟是一起战斗过的兄弟啊,他居然就如此轻易地放弃了,虽然说慈不掌兵,但他这般无来由的丢弃之前为他效劳过的兄弟们,不嫌有些寡情薄义吗?

    然而,这终究是人家弥勒会的事,他也不好再行置喙。但看这家伙的作派,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将自己等人卖了,不行,得警惕,得万分警惕,这家伙太危险了!

    一时间,二人各有心思,不再说话,这支队伍缓缓向前行进。

    正如特使所料,魏国公已经在南疆布置了暗桩暗势,乘此南疆动乱这个时机,纷纷显现人前,令贼寇们触不及防,阵脚大乱。

    再加上有南京朝廷派出的平乱军,各地官兵齐心协力,震压贼寇,一时间,令南疆局势为之一清。

    而云南境内的叛乱,因特使悄无声息的离去,云南的贼寇们,阵脚大乱。而沐王爷乘机率队攻伐,贼寇们仓促应战,连连战败,但是,终究这些家伙乃是特使从弥勒会云南行省的各分坛精选出来的精锐,勇悍无比,慢慢稳住了阵脚,合力围攻沐家军,令其首尾掣肘,无法兼顾,获得了喘息之机。

    然而,云南行省的贼寇们,没有特使的约束及制约,虽然齐心协力稳住了阵脚,但终究各自不服,无法形成有效的指挥,旧态复萌,谁也不服谁,都想要做那个首脑的位置,于是各自为政,不久,就被沐王爷沐昆率领的沐家军逐一消灭!当然,一些首领凭借各自的勇悍,成为了漏网之鱼。

    沐昆终究兵力有限,又有土司们在旁掣肘,也无法尽数将其歼灭,只能发下海捕文书,令人捉拿这些漏网之鱼,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就在此时,王守仁等人也赶到了南京城。

    此番,魏国公却是城门大开,甚至连兵部尚书张悦也率领兵部官员们出城迎接,真可谓是风光无限啊!

    之前首次来到南京城,虽然王守仁乃是钦差大人,但由于一则他年纪小,资历浅,二则他这个钦差只不过是前来督促赈灾而已,并不重要,故此,谁也没将他当回事。

    但此番可就不同了,不说他单单凭借钦差卫队将宜良的疫病控制,而且在云南叛乱之时,四处联络,引进援兵,挽救云南行省于既倒,更甚者,将云南行省境内各府各城肆虐的病疫驱除,还从南到北打了个遍,收复了被贼寇们占领的城池,这份功劳可就太大了,虽然他最后退出了云南平乱的行列,但谁敢说他的功劳有水分。

    故此,此番张悦他们才将自己的老资历放下,出城相迎。

    两下相见,自是免不了一番寒喧,王守仁令得钦差卫队驻扎城外,领着李兵进入了南京城。

    此番的待遇还真是截然不同,王守仁被迎进了兵部,兵部尚书张悦与魏国公坐陪,这可是天大的面子了!毕竟,二者的官位资历皆远远超过王守仁,就算是王守仁的父亲王华到来,只怕也不够瞧。

    但谁让人家现在王守仁在云南搞出了那么大动静,甚至这整个南疆的局势也是因为人家提前通知了魏国公,才得以如此快速地控制住,这份功劳不说了,就说这份人情,令南京朝廷上下少了多少的被京师朝廷训斥的机会,甚至还令得南京朝廷获得了一些处置及时部署得当的功劳,这份恩情可是无法抹杀的!尤其是事情的最大受益者兵部尚书张悦!

    “王大人,不知明中信现在可是已经醒转?”魏国公徐俌耐不住性子,急切地询问道。

    王守仁稍稍发愣,随即恍然,要说别人不知晓明师爷的功绩还则罢了,但这魏国公徐俌可是必然知晓的,不只是因为人家之前就在南京城与明师爷打过交道,明白明中信李代桃僵之事,更兼他还有明义这个明探在自己军中,相信明义必然会事事汇报,不知道才不正常呢!

    而那张悦也流露出一丝丝关切的模样,相信他也很是好奇明中信现在的身体状况。

    当然,他是从魏国公徐俌口中得知的明中信,而徐俌也将明义向他汇报的信件一一向张悦进行了展示,在明义的信中,那明中信简直是有通天彻地之能,每当钦差卫队陷入困境当中,一众人等束手无策之时,他就会提出建议,令大家脱离困境,而且明义再三言明,云南叛乱的平定过程中,明中信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试想,这样一个重要人物,他们岂能不关心,岂能不询问一番?

    “有劳公爷相询,明师爷仍旧未曾醒转,不过身体况状是一日好过一日,不用太过担心!”王守仁面含笑意地回答道。

    二人一听明中信尚未醒转,不由得一阵失望,他们本来还想要见见这位在云南境内翻云覆雨的幕后推手,顺便也结交一下,但现在这个希望破灭了,岂能不有所遗憾?

    不过,人家是为的云南行省落得个重伤,他们也不好强制性地要求去探望,只好在此遗憾了!

    但二人皆是官场老油子,自然不会让王守仁感觉到他们的怠慢,一番询问,将气氛圆了回来,相谈甚欢,当然,尽皆是围绕着云南行省内的赈灾防疫,乃至叛乱。

    言语之间,二位官场老油子将谈话的艺术发挥到了极至,令得王守仁如沐春风,同时也将南疆之事从王守仁口中得到一一证实。

    二人对视一眼,心领神会,这小子嘴还真是严啊!居然没有透露明中信所用的武器!虽然明义在来信的字里行间隐藏了这个信息,但试想,这二人岂能仅凭明义一人的所言就将事实定论,那不是开玩笑嘛!

    作为一个官场老油子,任何事情都得备上两条,三条后路,甚至无数条,对于钦差卫队在云南行省境内的诸般作为,每日必会从两条以上途径将信息传回来,相互印证之下,他们自然知晓那件武器真实存在。

    火器嘛!二人自是见过的,但如探子回报的连续发射,还威力巨大,更有那抛掷的火弹,这些令他们心惊肉跳,岂能不探个究竟?

    然而,王守仁口严之极,居然并不露底,这就难了!毕竟,人家是钦差,无法逼迫于他,更何况,如果咱们逼得急了,人家来一句,朝廷机密,咱们岂不是要抓瞎?

    看来,这小子是有准备啊!罢了,小心查探就是了!就不信咱们无孔不入的探子会探查不出来!

    二人心中有底,也就不再纠缠于这个话题。

    王守仁见二人转移话题,不再套他的话,心中也松了口气,毕竟,在两个官场老油子的多番试探之下,他的心理压力可是巨大的,此番转移话题,他可是松了口大气的!

    接下来,就是正儿八经的云南行省赈灾防疫的整体汇报了,王守仁口述,旁边的兵部侍郎自然是让人记述,虽然此事与兵部无关,但是,这毕竟事关云南的安危之事,兵部也得有所备案,更何况,此次王守仁云南赈灾防疫之时的军队配合有许多可以借鉴之处。

    当然,已经有探子回报他们,但毕竟不如经历此事的当事人清楚明了其中的细节,故此,众人听得倒也是津津有味。

    公事完毕,王守仁将明中信那番嘱托也告知了二位南京朝廷的大佬,当然,他此番相告也是有他的小心思的,如果这二位权重之人关注一下,对云南宜良学堂及其人员也是有极其巨大的帮助的!

    王守仁这么聪明的人,岂能不知道借势?这也算是为明中信手尾做的一点补充吧!也算是报答一下明中信此前的维护之情!

    但是当二位大人问及遇袭之事,王守仁面色瞬间骤变,苍白无比,毕竟,那段经历对他来说,可说是震憾极大,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在危险来临之际,居然首先想到的是将他这位最高统帅救出生天,而将自身安危置于危险境地,事实证明,那个境地乃是生与死的边缘,至今他回想起来都震憾莫名,是什么令得这个十五岁的未曾遭遇过大难的少年有那般勇气,舍已为人!相信这一辈子,王守仁都不会忘记那遍体鳞伤的明中信身中数箭,肩披钢刀倒在地上的情形!

    那一幕,是如此的震憾!午夜梦回,每日都浮现在他眼前,是那般的难以忘记!

    在他充满感情的描述当中,二位大人也被震憾了,他们虽然经历沙场,见惯了生死,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就有如此反应,如此牺牲精神,他们是怎么都想不到的,听着王守仁充满感情的描述,他们仿佛被带到了那个血与火的战场,令他们见到了那震憾无比的一幕。

    这也令得他们二人对明中信的感观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一个有血有肉的明中信霍然呈现于他们面前!

    待得王守仁讲述完毕,大堂之中陷入了极度安静当中,仿佛在向那个场影致敬,在向明中信表达钦佩之情。

    一应人等久久无语,震憾莫名!

    这,是明中信留在魏国公与张悦,以及兵部众官员心目中的最后形象!

    之后,王守仁告辞而去,在南京城外休整两日,重新上路。

    当然,此时南疆的叛乱依旧如火如荼,而南京朝廷也在不断调兵遣将,震压叛乱。

    但这一切,与王守仁、明中信、李兵、吴起以及学员们,再无关联。

    他们一路北上,向京师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