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明家大乱-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八十八章 明家大乱

    李兆先心中明白,今日自己陪父亲前来刘府,可是想与刘世伯商议,如何向明家交待的,而且,还想凭借刘世伯与明中信的良好关系,让他说项一二,令事情有所转寰。

    可谁知道,明家还未上门讨债,这刘世伯先暴了,一番数落,令得父亲哑口无言,根本没有时间提出这个要求。

    反而二人陷入了这个尴尬境地,这可如何是好?李兆先急得团团转,但依旧十瞪眼,束手无策。

    “启禀老爷,明中远求见!”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传入大厅当中。

    刘大夏瞬间停下了自己的质问。

    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厅外。

    三人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他们自然知晓,这明中远乃是前来探听明中信的消息的,这可如何是好?这要如何向他说明呢?

    一时间,大厅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当中。

    而外面的管家显然也知晓大厅内老爷的纠结,立在大厅门口,静候吩咐。

    “哼,既然做了,就要认,还是想想如何补救实在一些!当然,如果你没胆子,就躲到后堂去吧!我来给你擦屁股!”刘大夏冷哼一声。

    李东阳叹了一口气,吩咐道,“请他进来吧!”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这事情早了早好,否则,积怨之下,只怕李家与明家的恩怨就会结得越深了,这,是自己万分不愿意的!

    管家看看刘大夏,毕竟,这是在刘府,必须刘大夏发话,才能应啊!

    刘大夏冲管家摆摆手,示意同意。

    管家点点头,反身而去。

    “想好了,如何向人家明家交待吧!”刘大夏冷笑道。

    李东阳苦笑一声,并不应声。是啊,要想好,如何向明家交待!毕竟,当初是自己没有经过明中信同意,先斩后奏,设计陛下下旨,令明中信前往云南宜良的,本来,自己是一番好意,看到明中信在京师的动静越来越大,而朝堂之中一股暗流正准备针对于他,让他南下,也能够躲过这一股暗箭。

    现在可好,人家明中信在云南遇险,而且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势,这就令得一切盘算成空,而且这个结果令得自己的如意算盘散碎一地,而且,会令得明家更加怨恨自己,唉,时也,运也,命也!

    李兆先轻轻松了口气,这明家终究要面对,也好,现在正好将刘世伯与父亲之间火爆的气氛缓和一下,相信凭借刘世伯与父亲的关系,别看现在刘世伯如此生气,向父亲兴师问罪,但呆会如果明家发难,他一定会为父亲说情的!

    而刘大夏在旁边却是心情复杂,平心而论,他也知晓,李东阳当初是好心,而且从结果来看,这明中信经此一番南下,确实立下了大功,这也算是简在帝心了,此番回京,再无其他势力敢随意对付明家了,也算是达到了南下的目的,甚至完成得更好!

    然而,那是建立在明中信未曾受重伤的基础上,即便明中信不计较,但明家其余众人却是不会原谅李东阳的,毕竟,就是他的算计,才令得明中信南下,继而令明中信身陷险境,受了如许重伤,还至今昏迷不醒,这可不得了啊!即便明家明面上不会对李家如何,凭借明家现在在京师的势力也无法奈何李家。

    但是,如果被明家众人记恨上李家,而现在还无法将这口气宣泄出来,只怕会越积越深,待得明中信回京,醒转之后,明家的势力必然大涨,即便无法与李家较量,但如果暗中狙击李家的商业,只怕李家不死也得脱层皮,对李家的发展壮大必然会形成巨大的阻碍!

    如果现在不化解,就会如此!他心中万分赌定。

    只因为,这段明中信不在的时间中,明家众人齐齐发力,显现了他们不同于普通人的能力,也令得明家在各个领域的能量尽数发散了出来,更何况,家主被迫南下,他们更是憋了一口气,必须为家主做主,将这明家发展好,好令家主回来之后,看到一个大好形势。

    而他们也做到了,如今明家在京师的各个行业遍地开花,尤其是在明里暗里咱们的扶助下,更是发展壮大得快,尤甚于明中信在时的规模。

    当然,这是明中信打的基础好,但不可否认,明家暴发出的能量真的是巨大的!

    现在,明家已经在京师立住了脚,尤其还与各大势力有交情,这就令得明家在京师有底气,与任何势力掰一掰手腕,而不惧任何人!

    明中远,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而且,他还是明家的嫡系,对于维护明家的利益更加的热衷。而今,他来了,来探听明中信的消息,如果自己告诉他实情,后果不可预料啊!

    刘大夏甚是头痛,虽然明家对自己也不错,而且为刘家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但终究李东阳乃是自己至交好友,如果置他于不顾,任由他与明家交恶,这不是朋友该做的啊!别看他,他是恨铁不成钢,但同时也是担忧李东阳此番与明家势成水火,那可就坏了!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够在不令明家反感的情况下,为老李头求情呢?

    就在大家心思各异之时,明中远缓步进了大厅。

    “见过刘大人!”明中信规规矩矩向刘大夏行礼道。

    “中远,别客气,坐!”刘大夏强行压下烦躁的心绪,笑着冲明中远一摆手。

    明中远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然而,他却是并没有看在座的李东阳与李兆先一眼,显然,对于李东阳算计明中信南下心中依然有气。

    刘大夏见此情形,心中一沉,看来,明家上下真的对李东阳有怨啊!

    明中远自然认识李东阳父子,但却对其视而不见,如果说是没有怨恨,岂会如此?

    然而,刘大夏却也没办法,毕竟,李东阳暗中的心思只怕除了明中信以外,其他明家人根本就不明白,如今明中信却是昏迷不醒,这就解释不清了,要如何着手,才能令明家人释然呢?这是个难题。

    刘大夏无比挠头。

    “刘大人,学生此来,乃是询问一下,中信南下的具体情形,眼看着,这科举又要开考了,如果再不回来,只怕都赶不上此次科举了!”明中信冲刘大夏一拱手。

    “中远稍安勿躁!”刘大夏和颜悦色道。

    明中远却是并不理会,而是目光炯炯地望着刘大夏,显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此来,就是探听消息的。而且,明中信的科举事关明家百年大计,岂能儿戏!他也是真心着急啊!

    刘大夏稍作沉吟,心中知晓,这明中远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根本无法虚言诳骗,也罢!告诉他吧,如果明家发飙,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他心一横,就待开口。

    “时雍兄,我来吧!”旁边的李东阳开口了。

    啊!刘大夏一阵讶异,转头望向李东阳。

    他没想到,李东阳要亲自上阵,将这个消息告诉明中远,他就不怕明中远当场对他发难吗?

    然而,他看到李东阳坚毅的目光,他知晓,自己阻止不了了!轻叹一声,不再说话。

    李兆先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将目光投向父亲,眼神中透露出了担忧之色,但他却也无法阻止父亲此举,只能心中暗暗祈祷,这明中远明理,不会当场发难。但他知晓,这很难,很难!

    反而是明中远,一听李东阳如此说,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中信出事了?

    目光瞬间变得凌厉异常,直射向李东阳。

    李东阳整理整理思绪,斟酌一番,终于开口了。

    “其实,明中信已经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他倒是开门见山,毫不避讳。

    这下可将刘大夏吓坏了,瞪大双目望向李东阳,他做梦也没想到,李东阳居然如此直接,他就不怕明中远发飙吗?

    同样的,李兆先也是吓了一跳,双目一闭,完了,完了!

    “什么?”明中远更是大惊失色,一急之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瞪大双眼望着李东阳,一脸的不可置信。

    之前他知晓,李东阳插口要向自己说明明中信的情况,必然有不好的情形发生,可他万万没想到,李东阳说的居然是噩耗,这一下超过了他的心理预期,霎时间令他六神无主。

    傻愣了片刻之后,他将凌厉的目光投向李东阳,肃然道,“李大人,不知我家家主是如何受的伤?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

    这下,可是轮到李东阳心中惊讶非常了,他刚才故意第一时间就将明中信受伤昏迷的噩耗讲出,本来打的就是出其不意,想令明中远在毫无准备的情形下,心神失守,自己再行好生相劝解释,也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可没想到,这明中远居然心性如此坚定,片刻就醒过神来,不简单啊!

    “明先生稍安勿躁,中信没有生命危险,而且,他昏迷之前就说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会醒转,也许,在回京师的路上就会醒转!”李东阳解释道。

    “我问你,我家家主是如何受伤的?”明中远却是目光凌厉地追问道。

    “中信乃是被弥勒会余孽死士偷袭,为保护钦差大人,身陷重围当中,一番苦斗之后,身受重伤,但死士们也被全歼了。”

    “钦差大人与中信身在军中,如何能够身陷重围?难道他们身边没有护卫?”明中远却是疑惑不已。

    李东阳苦笑不已,“明先生,当时的情形异常复杂,信件当中并未提及究竟为何发生如此情形,具体情形只能等钦差大人他们回转之后才能知晓!”

    明中远阴沉着脸,直愣愣望着李东阳。

    “中信现在身在何处?”

    “应该已经进入山东境内!”李东阳沉吟一下,回答道。

    “好!好!”明中远惨笑一声,并不说什么,站起身形,摇晃了一下。

    “你!”刘大夏与李东阳一急,纷纷站起身形。

    李兆先更是赶前一步,就要扶明中远。

    然而,明中远却止住了摇晃的身躯,一把推开李兆先,冲刘大夏一抱拳,“刘大人,告辞!”

    说完,也不等刘大夏有反应,他转身而去。

    然而,在他迈步走出大厅之时,却是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众人就是心中一紧,看来,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极大!

    明中远稍稍稳住身形,迈步出了大厅,急步而行,越来越快,简直如同跑一般,冲向刘府外。

    大厅中的三位却是面面相觑,不解这明中远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就不再打听细节了吗?

    他们却不知,明中远现在心急如焚,疾步出了刘府,上了马车,急奔回明宅,迅速派人召集明家诸人回宅议事。要求是,无论手边有何事,尽数放下,回宅!必须!

    一声令下,京师各地的明家主事人纷纷将手头事情放下,赶回了明宅。

    明中远一脸阴沉地坐于大厅当中,一言不发。

    大家来到之时,他头也不抬,只是皱眉思索着。

    众人一见之下,心中咯噔一下,知晓发生了大事,否则,明中远绝对不会如此急地召集大家回明宅,但看他如此模样,只好静坐一旁,等候诸人到齐。

    半个时辰之后,明家诸人齐聚明宅大厅,纷纷望着明中远,只等他开口。

    明中远终于抬起头来。

    呀!大家心中大惊失色。

    只见明中远眼睛红红的,血丝遍布眼眶,甚是吓人。

    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惨事?居然令明中远变得如此渗人?

    明中远环视一圈,缓缓开口道,“家主出事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震得大家眼冒金光,难以置信地望向明中远。

    明家主出事了?!这句话在他们心中响彻,震得他们炫晕无比,久久回不过神来。

    而明中远也知晓这个消息太过重镑,静静坐着等候他们醒过来。

    大家反应过来,瞬间站起身形来到明中远近前,望着他,眼神中充满了疯狂的意味。

    “明先生,你是开玩笑的,对吧?”这是不信的,满脸的疑惑。

    “明先生,究竟是何人伤了家主?”这是摩拳擦掌,要报仇的。

    “明先生,家主现在在何处?”这是清醒的,直指最主要的问题。

    一时间,大厅内乱哄哄,纷纷向明中远求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