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准备突围-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九十三章 准备突围

    马偏将身死,与此同时,一阵箭雨袭来,十数名军士们中箭翻身栽倒。

    军士们一片哗然,纷纷躲避箭雨,有些纷乱,然而,王守仁的大喝却是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令军士们士气大振,毕竟,一路行来,王守仁这位钦差大人在军中的声威日盛,这可不是官位带来的,,而是王守仁在云南行省平乱之时赚到的。

    于是,军士们在听得他的大喝之声后,心中瞬间转为安稳,列好阵势,阻挡箭雨,护住钦差大人,直面贼寇。

    当然,钦差亲卫队自然是护于王守仁身前,紧紧围住他,护卫周全。而那亲卫队长却也是满脸的羞愧,三番两次需要人替他护卫钦差大人,他恨不能自杀谢罪,但现在情势逼迫,他也只能收起那份惭愧,直面贼寇,希望能够将功折罪吧!

    一瞬间,贼寇们已经近在眼前,军士们依阵而立,一阵箭雨从阵中直射天空,从天而降,射向贼寇。

    然而,贼寇们却是根本就无视这些箭雨,悍勇异常,迎着箭雨直冲向前。

    在倒下了几十人,抛下了几十具尸体之后,势不可挡的贼寇冲到了阵前,与军士们短兵相接。

    久经战阵的钦差卫队此番却是不再顾虑其他,悍勇无比地迎了上去,依托阵势,坚定地守住了这道防线,令贼寇们无法寸进。

    当然,这些军阵之事王守仁并不需要担心,毕竟,之前明中信就已经对这支军队进行了特训,自有下面的底层军官指挥,自然形成战力,而且,一支支小队相互衔接,相互支援,各小队相互之间形成合力,拒贼寇于阵势之外。

    之前王守仁已经向明中信请教过,自然心下明了,这些小队自成体系,根本不需要自己担心,也就不再掺合了,毕竟,短兵相接,不是他能够解决的,为今之计,只能相信军士们的战力了!

    于是,王守仁见军士们稳住了阵脚,心中稍定,毕竟,云南行省多次遇伏,他的心脏早已经被锻炼得坚如磐石了。

    王守仁立于圈中环视四周,赫然发现,四周居然尽皆是贼寇,也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一个个张牙舞爪,满面凶悍,恶狠狠地冲杀向他们。

    王守仁不禁有些疑惑,这些贼寇是如何知晓咱们的行踪的,而且怎会恰巧埋伏于此,难道,有内奸?

    这不由得他不疑惑,毕竟,咱们的行踪可是极其隐秘的,难道,是那些护卫咱们的军士?

    不应该啊!如果是他们,早在沂蒙山区当中,他们就可以发送信息,在山区之中伏击咱们岂不是更加的人不知鬼不觉?

    罢了,不想了!无论如何,得先将渡过目前的困境再说!

    对了,明师爷!

    王守仁心中一惊,望向身后。

    却只见明中信所在之处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那些护卫在明中信外面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赵师傅所领的庄丁,再行细看,却见那些学员如临大敌护卫在明中信身前。

    还别说,这些庄丁居然有模有样,并没有怯阵,反而是一脸的同仇敌忾!

    王守仁一阵欣慰,看来,至少目前明中信并无生命危险!

    再行转目,看向那些护卫的军士。

    而那些护卫的军士们虽然平时有些懒散,但此时却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般,手执兵刃,与贼寇们拼死相搏!

    嗯,这位领军的将军还真是有才啊!居然比之钦差卫队更加快速地反应,之前还真是小看他了!王守仁心中暗道。

    无论如何,钦差卫队这一方暂时是稳住了阵脚。

    王守仁转眼望向了那小镇当中,毕竟,李兵与吴起人单势薄,在镇中遇敌,不由人不担心啊!

    然而,小镇之中依旧是杀声震天。

    唉,还是先行灭贼吧!

    王守仁只好放下担忧,专注于眼前的敌势。

    贼寇们是从四面八方而来,而且尽皆是满面灰尘,就连头上皆是,这就令得王守仁有些恍然,这一幕还真是熟悉啊!

    明师爷当日在城池之外可不就是如此被埋伏于土中的死士偷袭至伤的吗?自己怎么就是不记这个教训,依然如此大意!

    王守仁有些后悔,然而,此时后悔什么的都晚了!

    为今之计,就是先行脱困再说吧!

    “大人!”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王守仁循声望去。

    哟,这不是赵师傅吗?如此境地,他居然有闲情前来与自己攀谈?不,看他那满面焦急之色,绝对是有急事!

    “赵师傅有何事?但讲无妨!”

    “这位是陆先生!”赵师傅却并不回应,只是让过一旁,露出了身后之人,向王守仁介绍道。

    陆先生?王守仁心中一惊,望向那人。

    却只见那陆先生,一脸的书卷之气,目光炯炯,望向自己。

    “可是那为咱们提供贼寇信息的陆先生?”王守仁不由得问道。

    “正是陆某,大人,现在不是客气之时,如此境地,只怕贼寇已经布置多时了,情势危急,陆某前来向大人建议,此时必须向那个方向突围!”陆明远也不客气,直截了当向王守仁建议道。

    啊!王守仁也未想到,这位陆先生倒是毫不见外,直接向自己建言。

    但是,那个方向就安全吗?

    不由得,王守仁心中有些踳躇。

    陆明远大急,“王大人,请相信我,我绝不会拿大家的性命开玩笑的!”

    王守仁看看陆明远,再看看赵师傅,心中有了主意,缓缓点头道,“好!”

    “您同意了?”陆明远也不敢相信,这王守仁居然如此轻易地就同意了自己的意见,本来,他还想着要多费些唇舌才能将王守仁说服。

    “既然您能够令明师爷那般信任,本官自然没有不信你的道理!”王守仁点头解释一句,随即面色一沉,一挥手,“传令各队,向那个方向突围!”

    “慢!”陆明远一听,眼前一亮,但却出声阻止道。

    “陆先生还有何建议?”王守仁一听,眉头一皱,望向陆明远。

    “大人,还请让咱们在前面开路,军士们随后!”陆明远正色道。

    “啊!”王守仁一愣,不由得看向陆明远身后的正在战斗的明家庄丁!

    哟,却只见明家庄丁们手中箭矢齐发,而且,这些庄丁们居然分成几队,轮番上阵御敌,令得贼寇们无法寸进,比之训练有素的大明军士都要更加淡定,更加有序!

    王守仁转头用钦佩的眼神看向陆明远,这位居然将庄丁们训练得如此精锐,太厉害了!

    “别看我,这是中信留下的训练手册训练出来的,与我无关!”陆明远自然知晓他目光的含义,连忙解释。

    王守仁洒然一笑,就待言语!

    “大人,不用多说了,明兴已经与我说过了,你已经见识过了明家的利器,我现在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此番被困,必须用那件利器开路,引领咱们突围,否则,如果人死了,就算有利器,又有何用?!”陆明远举手制止了他的话语。

    王守仁深以为然,目光中闪过一丝亮光,点头应承。

    “好,就由明家开路,咱们冲出去!”

    “那陆某就去准备了!”说完,陆明远转身而去,赵师傅紧随而去。

    王守仁不敢怠慢,毕竟,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如果自己再行拖延,只怕被那贼寇们冲破了防线,到时,局面可就不好收拾了!

    “速去通知各队,掩护明家庄丁,随后撤退!”

    “大人,还请允准末将断后!”亲卫队长却是并未应命,反而一拱手,满面肃然,向王守仁请令道。

    “啊!”王守仁一惊,望向他。

    “大人,几次三番,末将未能护卫周全大人,此番,就由末将亲自断后,为大人阻挡这些贼寇!”亲卫队长坚定地望着王守仁,执意道。

    王守仁深深看着亲卫队长,“这个任务可是九死一生,你想清楚了?”

    “末将想清楚了!”亲卫队长狠狠点点头,以示决心。

    见亲卫队长执意如此,王守仁也不好说什么,他也知晓,这位亲卫队长一直以来都心中存了心病,毕竟,本来他的本职就是护卫周全钦差大人,但几次即便是在身边,却也未曾尽力,回京之后,不用别人说,只怕他自己才敢得向陛下请罪了,此番,也算是为钦差大人尽一把力吧!

    王守仁自然不会阻拦,“好,你千万小心!”

    “诺!”亲卫队长面上一喜,点头应声。

    当然,临去之时,他向亲卫队中的一名军士吩咐一番,回头冲王守仁一拱手拨马而去,向各队传令。

    各队一听准备撤退,自然是激情涌动,攻势更猛。

    贼寇们见状,瞬间攻势更加猛烈。

    战场之上,搏斗更加惨烈。

    贼寇们的兵刃在军士们身边呼啸而过,一滴也不知是同伴的血,还是自己的血,飞溅而起,在眼中闪过一片惨红。

    军士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挥动手中的兵刃,以牙还牙。

    然而,贼寇们凶悍无比,无视他的兵刃砍在身上,反而冲上前去,将他抱住,将手中的兵刃捅进了军士的身体之中。

    军士自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将能够运用的武器尽数用上,用牙齿恶狠狠咬在了贼寇的咽喉之上,再不松口。

    于是,两个身影合而为一,滚倒在地,无声地翻滚着,最终,缓缓停止,再无声息。

    战场上,如此这般同归于尽的价码一幕幕上演,到了此时,这战场上的生命再不珍贵,仿佛可以随手抛弃一般,敌我双方,皆是如此!

    王守仁自然看到了这一幕幕,心中沉痛无比,但他却无能为力,眼中的晶莹闪烁不已。

    是自己带着他们前来此地,却让他们陷入了如此险地,还搭上性命,自己这钦差可真是无能啊!

    “大人!大人!”一声声呼喊之声,仿佛从天外传来,王守仁一时恍惚不已,看向那个方向。

    “大人!”陆明远的脸庞映入他的眼中。

    啊!王守仁回过神来,闭目凝神,再次睁开双目,回归现实。

    “大人,已经准备妥当,只等大人一声令下!”陆明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却没有询问,只是冲王守仁拱手道。

    王守仁看向周围,却只见赵师傅、赵明兴以及一众学员、庄丁正立于身前,满身的狼狈,毕竟,经过了一场血战,他们岂能全还!

    “中信呢?”王守仁不由得问道。

    “嗯,那不是?”陆明远指向一个方向。

    王守仁望向那个方向,哟,却只见学员们的阵中,明中信居然被背在一个学员的身后,当然,明中信与那位学员被以布条捆绑着,如同连体婴儿一般!

    这?王守仁一阵皱眉,“不如,就让中信与我在此吧?”

    陆明远苦笑一声,“明兴不让啊!他说,明教习的生死应由他负责,毕竟,他当时出京已经答应了明家诸人了!”

    王守仁瞬间恍然,不由得心中一叹,赵明兴这是不放心自己啊!继而心中一痛,是啊,人家明中信在学员们当中一直好好的,一离开学员们,还是在自己身边,立刻就被偷袭至伤,直至如今还昏迷不醒,这,任谁也不会再放心自己了啊!

    “兰小姐呢?”王守仁不再深究此事,看向周围。

    “那不是!”陆明远一指明中信身边的另一位学员。

    哟!却只见兰小姐原来已经女扮男装,一身短打,紧紧贴着明中信,寸步不离。

    王守仁见状,轻叹一声,“好!那咱们就突围吧!”

    陆明远一声令下,庄丁、学员们保持着严整的队形,冲向一个方向。而陆明远与赵师傅却是双手各执一柄小弩,随队冲杀向前。

    自然,那个方向的军士们听令而行,如潮水般向两侧散开。

    庄丁们、学员们直冲向那分开的道路。

    砰,砰,砰!

    嗖,嗖,嗖!

    一阵沉闷的声响交替而响之后,血花四溅。

    贼寇们身形一滞,纷纷倒地。

    庄丁、学员们默不作声,奋勇向前,冲向贼寇。

    而贼寇们满面惊慌,躲向一旁,深怕被这利器所杀。

    居然就如此轻易地向前,一路之上畅通无阻。

    看到这一幕的王守仁心中感叹,终究还得靠明师爷啊!这般利器,真是所向披靡啊!

    但是,此时不是感叹之时,王守仁将手一挥。

    杀!亲卫队军士们齐声厉喝,裹挟着王守仁冲向了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