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京师在望-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京师在望

    小÷说◎网 】,♂小÷说◎网 】,

    李兵、吴起看看向后正在大战的战场。

    “大人,如今萧特使在侧,咱们还是稍后再说吧!”李兵迟疑一下,沉声道。

    王守仁尴尬一笑,自己还是太心急了,此时强敌环伺,就先不要深究此事了!更何况,那萧特使实在是太过可恶,三番两次算计咱们,是可忍,孰不可忍!

    得到王守仁同意,二人拍马而去,加入了这场追剿当中。

    王守仁与陆明远相携,在亲卫队的护送之下,环视着周围的战况。

    他们却发现,此时的贼寇的数量不对啊!远远地少于当初围困咱们的人数啊!显然,贼寇们已经撤退了一批!

    二人对视一眼,轻叹一声,此次,还是被那萧特使逃了!

    毕竟,虽然这是大明的地盘,但是,如果没有萧特使的同意,弥勒会的这些教众们绝不会如此轻易地就撤退的!

    只因为,虽然战场之上仍有贼寇,但是其战力明显不如之前攻打山谷之时,显然,这些只是萧特使故意抛弃的,精锐绝对已经撤走了!

    而既然那萧特使已经退走,那也就不需要再担心出什么幺蛾子了!二人轻了口气,毕竟萧特使屡次三番伏击钦差卫队,带给他们的压力可是无比巨大的!

    里外夹攻,贼寇们的数量逐渐减少,很快就被剿灭一空。

    留下一队军士打扫战场,一众将军涌向了王守仁。包括明中信,也在明家诸人的陪同下,来到了王守仁跟前。

    明中远代表明家诸人,上前向王守仁见礼之后退于一旁。

    随后,李兵与吴起带着一些人,向王守仁见礼。

    一番见礼,这些人自报家门,王守仁心中恍然,这些人乃是青州府各县的巡检、县丞,统领着巡检衙门军士、县中捕快,前来援助钦差大人,至于那些县为何杉杉来迟,这却是事出有因!当然,他们未等王守仁询问,就一一道来。

    却原来,虽然青州府以及周边所辖各县虽然接到了王守仁的求援信件,而且也极其重视,立刻派出了县丞与巡检率队前来援助,但是,他们这一路之上却是遇到了贼寇们的袭扰,难免瞻前顾后,行动迟缓。

    当然,他们在解释的过程中,向王守仁表达了歉意,未能及时赶到,救援钦差大人。

    王守仁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毕竟,此番是自己向各县求援,人家本来也没有义务前来救援,毕竟各有职司,帮自己乃是人情,不来那也是本份!相反,自己不只是不能埋怨,还得感激人家派兵来救援!

    一番客气之后,各县官员皆回去整顿兵马,准备起行,毕竟,此处份属尧山,依旧留有隐患,谁知道那萧特使在这尧山之中还有何布置!还是小心为上啊!

    而明家援兵自然是与钦差卫队合兵一处,自然,依旧是由陆明远亲自率领,而明中远却是退居二线,不再统率这支人马。毕竟,他也不过是一介书生,虽然习了一些兵法战策,但终究不是将领,之前率队不过是名义上而已,实则这些势力各自为政,各有各的直属首领,管也管不了啊!之前不过是因为要前来接应明中信,才临时接受自己的统率,如今见到正主,明中远自然将职权交个干净,乐得清闲。

    尤其是此番见到明中信生龙活虎地立于当地,自然心中欣慰,呆在明中信身边也不想离去。

    归罗整顿一番之后,王守仁一声令下,大家一同前往青州府。

    毕竟,此番经动了地方,王守仁无论如何也得向青州府有个交待啊!

    一路之上,李兵与吴起就自己的经历绘声绘色地向王守仁禀报。

    却原来,当日,小镇之中,李兵与吴起一同进去,李兵警惕性极高,未等到达目的地,心中疑惑不已,谨慎之下,派兵前去试探,未曾想,还真的找到了蛛丝马迹,大惊之下,发动攻势,同时烧房示警,故而王守仁他们才看到了小镇之中火光冲天。

    随后,他们发现,整个小镇居然都被贼寇们占领,一队队贼寇从房屋之中冲出,他们意识到,自己陷入了重重包围当中。

    突围吧!

    二人率领有限的军士左冲右突,狼狈逃窜,也无法辨明方向,只是一头猛窜,至于王守仁,他们自身难保,无法顾及了,也只能祈盼钦差大人能够及时看到示警,发现贼寇,及时突围。

    贼寇们一路衔尾追杀,他们在慌不择路之下,居然直奔北方而去。

    而这一路之上,他们居然见到了无数股贼寇,一见到他们的军服,自然是追杀不已。

    二人苦笑连连,逃吧!

    一路逃窜,不分昼夜,待他们发现不对之时,却是为时已晚,居然逃到了临淄。

    此时,他们身边也仅留下了三四位军士,可真心是欲哭无泪!

    前往官府一番打听之后,才发现,此时的青州府北部居然尽数陷入了贼寇叛乱当中,可说是遍地尽皆贼寇,虽然一队队贼寇人数不多,但却令各地风声鹤唳,不敢妄动。

    虽然如此,但他们却没办法,只能回转路途,要南下寻找钦差大人。

    当然,最主要的,就是就近前往官府,寻找援兵。

    却未曾想,各府居然在前些时日已经派出了官员士兵衙役寻找钦差大人,而此时各地贼寇横行,官府根本就没有余力派出援兵,毕竟,各自皆有职司,最重要的是稳定局势,令自己的辖区不至于动乱。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独自南下,在路上寻找援兵。好在,他们的人数稀少,目标不大,过关不难。

    一路之上,虽然他们再三请求救援,但官府确实没有余力再行派兵,最后,见到接到求援信件的县衙属官之时,才发现钦差大人居然已经前往了尧山方向,心中庆幸不已,钦差大人安然无恙,而这些官府皆已派出军士前往营救。

    虽然心下稍安,但他们却知晓,钦差大人此时面临的情势绝对异常紧急。

    大惊之下,他们昼夜赶路,赶奔尧山。

    却未曾想,在淄河店遇到了前来接应的京师明家诸人,这下,可是惊喜无限,两相见面,赶路吧!

    这下,有生力军在此,真可谓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齐心协力催马赶往尧山。

    至于明中远他们因何知晓明中信在青州府,这却要归功于那刘将军了!因为他这一路之上,也不知道如何获知取的消息,反正是一路急奔,来到了青州府。

    一路之上,明中远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是毕竟有刘大夏刘大人在身后保证,他也就相信了这位刘将军的消息,尤其是在得知钦差卫队居然在山东行省南部失去了踪影之后,无奈之下,更得相信刘将军了,只因为,他也如同无头苍蝇一般,根本找不到方向。

    这下,得到李兵与吴起的确认,心中大定,一心只是赶往尧山进行救援。

    一路之上,他们发现原来各衙门的援兵被贼寇缠住,故而无法前往救援,在明家利器的帮助之下,各路援兵居然被明家整合,形成了一股大流,直奔尧山。

    最终,有了山谷外的一幕大戏!

    王守仁此时才恍然大悟,内中居然有如此曲折,不过,李兵与吴起没有折损这令他无比欣慰,之前他还一直神伤,二位将军因为自己的一时决定身陷绝地,心中自责不已,现在见大家周身无恙,自然是欣喜无比。

    而旁边的明中信却是也从明中远口中得知了这番曲折,心中唏嘘不已,也是幸亏了堂兄决定前来接应,否则,咱们此番还真心无法逃出生天!

    明中远继而将京师中事一一道来,将此次接应之事桩桩件件皆向明中信细致无比地交待了一遍。

    明中信心中感叹,刘大人对自己的这番爱护真心没话说!至于李东阳,他却没有什么好说的,当然,他心中知晓,李东阳必然没有坏心,只不过理念不同,算不得什么!对于明中远的愤慨,他只能一笑置之。

    但此番叙说,他对京中形势也有了一丝了解,不过,现在不是考虑京师之事的时候,而应该考虑,怎样才能够安然无恙地回归京师?

    而对于明中远询问,他是如何清醒的?明中信只是笑笑,此中缘由只有放于心中,哪能告诉明中远呢?

    如果真的告诉他,只怕他也得怀疑自己是否中了邪了!

    一路之上,平静无比,大家来到了青州府,军士们自然是留在府城外,王守仁率领着一应众人进了青州府,与青州府知府自然是一番寒喧,这且不提。

    次日,在王守仁一再坚持之下,青州府知府只好同意,派人护送王守仁,这下,可谓是重兵护送,直接派出了青州卫,毕竟,此番王守仁这位钦差大人在青州府境内被贼寇围攻,这是他的失职,如果王守仁再出什么事,只怕他百死也无法平息陛下的震怒啊!到时,他可就只能吃不了兜着走了!

    自然是精心布置,务必确保钦差大人在青州府境内不再出现什么危险,至于出了青州府,那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此番沿路之上的官兵迎来送往,皆是重兵保护,至于那些贼寇?仿佛于一夜之间消失殆尽,踪迹不见!

    王守仁从衙门的邸报中得知之后,心下明了,之前那些袭扰各地官府的贼寇必然是萧特使所为,为的就是拖住各地官府,让他们无法派出援兵救护自己,打个时间差,伏击自己,抓捕明师爷,让他的阴谋得逞。却未曾想,被这从天而降的明家援兵所破坏,看来,明师爷还真是他的克星啊!每当想到这一点,他就不由得想笑!

    之前南下一路之上,还有在云南行省境内就是,只要是明中信出手,必然令那萧特使无功而返,这,好像是一种宿命!不得不令人心惊啊!

    接下来的一路之上,各地官府再不敢懈怠,毕竟,云南行省、山东行省钦差大人几次三番被袭击,他们再傻再笨,也知晓,弥勒会这次真的是要与钦差大人死嗑了,这一路之上只怕是有无数的陷阱与阴谋针对钦差大人,自然不敢不尽心保护。

    更何况还有陛下的严令,务必确保钦差大人安全,那严令其中的森冷含义令他们不寒而栗。

    毕竟,此番钦差大人可是在云南行省,乃至整个南直隶立下了大功,回京之后,必然会有重赏,就算为的接识钦差王守仁,大家也会尽力的!

    而钦差卫队这下可就享福了,一路之上,兵员众多,护卫周全,根本就让他们没有机会出手,一些小小的贼寇,外围警戒就消除干净。

    王守仁等人也就安心地在马车当中呆着,不再操心外面之事。

    这下,一路之上他们也就不再操心了,自然有人将其行踪安排妥当。

    当然,明家诸人临出山东行省之时,赵师傅率领明家庄丁回转陵川,回去向明老夫人报信,当然,明中信与陆明远私下交涉,想要陆明远随他入京,毕竟,京师之事错踪复杂,需要帮忙,所以他此番乘陆先生出山接应自己,向陆明远提出邀请。

    陆明远迟疑不已,但几经思考之后,终于决定,与明中信一同前往京师。明中信喜笑颜开,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

    陆明远看着他这般模样,不由得为之莞尔,心结尽去。

    而明中信也乘此机会安生休养,不再操心任何事,当然,有陆明远在,也轮不到他管,也只能由人家陆先生管他!这是他自作自受,谁让他耍赖卖萌也要将陆明远邀请入京呢?

    一路无话,王守仁等人才发觉,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般享受生活居然是如此的惬意,都感觉到自己重了几斤,与之前相比,这简直是上了天堂啊!

    然而,路途终究会走完的!

    这不,他们抬眼望去,居然来到了张家湾!

    故地重游,明中信望着这周围停泊的船只,心中感慨无比!

    这番,只怕没有哪个不开眼的要来招惹咱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