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琼林出世-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九十八章 琼林出世

    钱师爷为之一惊,“难道明中信写了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给,你也看看。”柳知县递过来。

    钱师爷接过,细看,为之讶异。

    “后序:《幼学玉林》四卷,为l县明中信所著书也。

    内容涉及前朝人物、天文地理、典章制度、风俗礼仪、生老病死、婚丧嫁娶、鸟兽花木、朝廷文武、饮食器用、宫室珍宝、文事科第、释道鬼神等内容,为中信广涉书籍,汇总整理共计四卷。

    成文期间,请县尊柳元柳大人进行了品评,校正了其中谬误,后请提学鲁子善大人进行了汰选和品评。一直以来,两位大人深切关心着中信,令中信感动异常。

    能得到二位大人的斧正指教,中信深感荣幸,在此,表达最深沉最诚挚的谢意!

    唉!中信作《幼学琼林》,受教良多,得益良多,以区区之心记述始末,想为好古博雅之士留下一点借鉴!”

    “这,这!”钱师爷摇头无语。

    其实,他想说,这小子,太会拍马屁了!

    让人觉得正是这两位大人的斧正指教,此书才能得以刊印,让人觉得此乃雅事,不知不觉间将两位大人绑上了贼船。

    当然,这个贼船,两位大人上得也是心甘情愿。

    同时,也是告诉两位大人,别担心,明中信不会介意他们抢夺功劳的!这本书是大家共同的功劳!

    不知不觉间就将与两位大人的隔阂去掉了。

    以后,两位大人只会觉得此人太懂事,太会做人了!有机会的话,不提携他提携谁!

    在此县试、府试、院试来临之际,你说,这对明中信来说,可是锦上添花的事啊!

    人才啊!此刻,钱师爷对他的佩服之心犹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啊!

    不要看柳知县板着脸,那在心中可是乐开了花啊!

    那句话应该这样理解,“这,这个明中信啊!真是个人精啊!本县也真是放心了!”

    “东主,明中信虽有借您二位抬高身份的小心思,而且此序有些瑕疵,但念在明中信此文功在教化,就放过他这次吧!否则,会让天下人错失这个受教的机会的!”钱师爷劝道。

    “行了,就如此吧!告诉明中信,下不为例!”柳知县依旧阴沉着脸道。

    “是,学生一定会告诫他的!”钱师爷心领神会,这是通过了!

    “听说了吗?县尊大人还给咱少爷写的书作序了呢!”仆役甲道。

    “什么呀!是提学大人给少爷作序了!”仆役乙不屑道。

    “你们都说错了,是两位大人一起作的序!”仆役丙神气地说。

    “你们说什么?谁给谁作序了?”兰景泽上前问道。

    “兰少爷好!没什么的!没什么的!”三位仆役转头一看是他,请安后,掉头就跑。

    “什么嘛!”兰景泽为之气结。

    自从他入住明府,明家上下每个人都对他有敌意!好似已经知道他在兰亭文会陷害明中信的事了!

    不过依照我们兰大少爷的脾气,你们爱恨就恨,反正我住几天就走了!依然我行我素!

    一日两日还行,但这么多时日了,没人说话,他都快疯了!所以有理没事就喜欢去人多的地方,看看有什么消息!

    然而,所有仆役都不理他,见他就跑!

    悲哀啊!

    本来还以为近水楼台先得月,能探听一下明中信的秘密。也许还能趁势将名轩阁的菜谱配方偷到手!没想到明府戒备森严,连接近都不能!

    这几曰,他快憋疯了!

    今日听说锦衣卫已经从l县离开,欣喜若狂,立刻想找老夫人说要带妹妹回兰家!

    却听到仆役们说有人给明中信作序!心中一惊,待想上前打听,仆役们却跑了!

    究竟是谁呢?

    兰景泽有些犹豫,明显明中信又有大动作,自已是不是再观察观察?

    再等等!这是自己最正确的决定。兰景泽最终决定必须弄清楚明中信这次的大动作,否则,自己一定不会甘心!

    如此这般过了几日。

    这日,兰景泽正在房中温习经书。

    “大哥,大哥!”兰馨儿的声音传来。

    “进来吧!门没关!”兰景泽动也未动。

    只见兰馨儿双手在背后放着,一脸喜悦地进来。

    “大哥,在温书啊!”

    “嗯!”兰景泽目光依旧未转移,仍在经书之上。

    兰馨儿上前调皮地伸出一只手盖住经书。

    “别闹!”兰景泽一脸无奈地抬头望着妹妹。

    “大哥,你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兰馨儿一脸俏皮地说道。

    “什么?难道是好吃的吗?”兰景泽双眼一亮。

    这些时日,兰景泽与兰馨儿可是大饱口福,名轩阁的菜品尝了个遍。

    也将他们的口味养得刁起来,每日最期待的也是品尝佳肴。

    一见兰馨儿如此兴奋,再加上故作神秘,兰景泽一下就认为应该是又有好吃的,妹妹拿来与他分享。

    “呵呵,就知道吃,小心吃后变胖猪!不对!”兰馨儿作生气状。

    “那,那我就猜不出来了!”

    “哼,就知道你猜不出来!”兰馨儿一皱鼻子,“给,这可是我从明哥哥那儿抢来的!”

    兰馨儿递过一本书来。

    兰景泽一听是从明中信那儿抢来的,瞬间来了兴趣,伸手接过。

    低头观瞧,却见四个大字“幼学琼林”映入眼帘。

    这是什么书?兰景泽一头雾水,继续看下去。

    序:不外乎对明中信著述此文的一些评论以及赞美之词,鼓励之词。

    哦,原来明中信著书了,这是谁,居然写得如此肉麻,居然称此书内容广博、包罗万象,实用百科全书,太不要脸了!

    兰景泽心中一阵鄙夷,再看最后落款上书:阳月鲁子善作。

    鲁子善?这个名字怎会如此熟悉。兰景泽一阵疑惑。

    就是想不起来,算了,再看下面吧!

    兰景泽再往下翻,又是一篇序,依旧是肉麻的称赞之语,跳过,这个落款他就太熟悉了,让他如天打雷霹!差点晕厥。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

    兰景泽自言自语,连忙摇摇头,揉揉双眼,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