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多方密语-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一十四章 多方密语

    “无妨,有您在,我心中就有底了!”明中信笑道。

    “赖皮!”陆明远笑骂道。

    “是啊,别人我还赖不着呢!”明中信嬉皮笑脸道。

    “看来,我这趁京师是来错了!”陆明远轻叹道。

    刘大夏好笑地看着这老少二人,谁能想到当年叱咤风云的陆先生,居然与一位少年如此相得!这明中信究竟是如何得到陆先生的垂青的?他深深感到不解!

    石文义却是有些瞠目结舌,要知道,这位可是牟指挥使的授业之师啊!中信居然能够与他如此的谈笑风生,真真是妖孽就是妖孽啊!

    “哪能呢!陆先生来此可真是对明家来说是雪中送炭啊!反正中信必会以师礼相待的!”明中信一副嘻皮笑脸的模样。

    “你小子啊!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陆明远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刘大夏在旁边则是抚须微笑,欣慰异常,之前自己还担心明中信于官场之事有些生疏,在官场之中行走会中圈套,如今有陆先生在此,自然不会让他吃亏的!而且,还多了一个缰绳,套着明中信,不让他做更出阁之事!此时,他也就放下心来。

    “来,咱们定下今后的发展策略,否则,明家一盘散沙,很容易会被分而食之!”陆明远面色一肃,轻声道。

    这下,刘大夏、石文义、明中信再不敢开玩笑,围坐一起,细细商议起来。

    就在他们商议之时,皇宫御书房之中。

    啪,一声,一个手掌重重地落在了案几之上。

    座上之人冷哼一声,“一个个打着小算盘,真真是好啊!”

    “陛下,万不可气坏了身子!”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

    “哦,是皇后啊!”弘治压住火气,转头看向来人。

    “陛下,这是又和谁在置气?”张皇后巧笑盈盈地望着弘治,问道。

    “哼,还不是那些大臣!一个个只是惦记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朝廷养着他们就是让他们为自己谋私利的吗?”说着说着,弘治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愤然道。

    “陛下息怒,说说什么事儿,臣妾虽然不懂朝政之事,但可以为陛下舒缓一下心绪!”张皇后笑道。

    “也好!”弘治稍稍平息一下心绪,沉声道,“你也知晓,此番云南发生叛乱,王守仁他们正好身处叛乱中心,故此,也被卷入了其中,本以为,他们无法身免,却未想到,在平乱之中立下了功勋,其本职赈灾除疫之责也尽数完成。尤其是那明中信,更是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此番回京更是进献了一件利器,足以让大明的军事实力提高一个档次。本来,朕想要给明中信以更大的赏赐,以安抚有功之臣,却未曾想居然有大臣予以阻止,更有人无耻地陷害于他,这,令朕心中极是不适!”

    “那几位阁老就没有阻止?”张皇后也是一惊,连忙追问道。

    “阁老?”弘治冷哼一声,“各有各的盘算啊!”

    张皇后吃了一惊,难以置信地望着弘治,“难道阁老们也陷害明中信?”

    “倒也说不上是陷害,只不过,居心有些险恶,让朕的一些赏赐无法成行而已!”弘治摇摇头,“显然,他算准了朕会大加封赏,却提前提出一些有争议之封赏,一下将朕的路给堵死了!”

    想想,他就有些憋气,那谢迁岂会不知自己的提议存在极大的漏洞,只不过,他诚心提出,让人反对,将他的封赏之言堵了回去,那倪岳也是,自己又不是昏君,岂能如谢迁所言,将明中信直接赐官,让一代仕林俊才未及成长,就毁了!可惜,还未等自己开言,顺便将封赏之语讲出,那倪岳就直接借与谢迁辩解之语,将封赏定了性!

    这两个家伙,无论是诚心的,还是无意的,都有意无意地在阻止自己加恩于明中信,他们的心思如何,自己还真心无法揣摩。

    但真是气人啊!

    尤其是自己已经退了一步,依他们所言,只是赏赐了一些金玉物事,心下有些愧对明中信,故此,才想要将明中信收入东宫,以作太子伴读,也算是为太子今后的成长储蓄了人才。

    可就连这,他们也反对,真真是不当人臣啊!

    弘治将这些言语向张皇后一阵抱怨。

    张皇后听后先是震惊,随后又有些掩嘴失笑。

    “陛下!”张皇后轻笑道,“这样岂不也好!”

    “这有何好?”弘治一怔,看向张皇后。

    “陛下啊!您此番提议明中信入宫伴读,有些鲁莽了!”

    “嗯!”弘治眉头一皱,轻应一声。

    “明中信此时只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如果冒然将他收入东宫,只怕于他有害无益啊!”张皇后轻叹一声。

    这下,弘治有些明了了,轻轻点点头。

    “要知道,现在东宫伴读可是有无数人在觊觎啊!如果明中信得入东宫,只怕这明里暗里的明枪暗箭就会令他躲避不能啊!”

    至此,弘治眼中闪过一丝恍然,惭愧道,“是啊,朕有些想当然了!太久安逸,当年的一番宫斗朕还真是忘记了!皇后,幸亏有你提醒啊!”

    张皇后轻声一笑,“陛下这些时日太过劳累了,思虑一时有些盲点,也是在所难免啊!”

    弘治笑笑,轻轻拉过张皇后的手,一脸温柔地道,“幸亏有你啊!”

    “陛下,您过誉了!”张皇后眼中闪烁着温情,含情默默地望着弘治。

    “对了,照儿呢?”弘治突然话题一转。

    “哦,就是照儿没有回来,臣妾才前来询问一下陛下,照儿这几日为何神出鬼没,一不小心,就不见了踪影!”张皇后也是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是吗?”弘治眉头一皱,沉声喝道,“陈准!”

    “陛下!”陈准神出鬼没地出现于当地,躬身道。

    “太子呢?”

    “启禀陛下,太子现在依旧在宫外,应该快回来了!”陈准躬身回道。

    “他身边有何人?”弘治眉头紧锁。

    “刘瑾、谷大用等人随伺!东厂中人暗中护佑!”

    “那为何天色已晚,怎么还不回来?”弘治面色一沉,问道。

    陈准苦笑一声,“传回讯息,太子正在外与友人相聚,暂时还无法回来!”

    “友人?”弘治面色一沉,看向陈准。

    “其实,这个友人您也认识!”陈准苦笑连连。

    “我认识?”弘治一愣。

    “就是那明中信!之前就已经入了明宅,遇袭之后,太子也曾出现于现场,如果不是明中信相劝,只怕太子还真要随其进宫了。但是,明中信进宫之后,太子也执意回明宅等候!直至现在!”陈准详细地将事情经过一一讲述。

    不错,相信各位看官已经知晓,那位朱寿正是当今太子,朱厚照。

    朱厚照(1491年10月27日-1521年4月20日),是明孝宗朱祐樘和张皇后的长子,两岁时即被立为皇太子。由于明孝宗一生只宠爱张皇后,而张皇后只为其生了两个儿子,次子朱厚炜早夭,因此朱厚照自小就被视为掌上明珠,予求予取,养成了为所欲为的性格,就连二位爹娘,也无法管束于他。时常独自出宫,也无人敢拦,至于弘治与张皇后,对其宠爱有加,自然只能是暗中派人护卫,却不敢强制压制他不得出宫。

    故此,才有了与明中信的相见、相识。

    “太不成体统了,快去,催促一下,令刘瑾他们带太子回来!”弘治眉头紧锁。

    “陛下,刘瑾他们也未在太子身边,太子现在只身在明宅当中,今日明宅之中戒备森严,其中情形难以探查!”陈准觉得真是冤枉啊!但又不得不回禀。

    “什么?”弘治一下从龙椅上跳了起来,“混帐,你们就允许太子一人进入明宅,就不怕他出事?”

    “臣有罪!臣有罪!”陈准吓得单膝跪地,连连请罪。

    “陛下,息怒!”张皇后也是面带严霜,但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深深叹息一声,“您还不知道咱们这位祖宗吗?一直以来,为所欲为,自作主张,此事怨不得陈总管,想必,刘瑾等人也是被照儿驱赶走的!他们自是不敢跟着进入明宅。至于暗中的东厂保护之人,更是不敢露面!”

    “哼!刘瑾等人擅离职守,此番回来,必然有一番惩戒!”弘治怒气未息,沉声道。

    “是,陛下,臣遵旨!”陈准连忙应命。

    “你东厂也脱不了干系!”弘治余怒未消,冲陈准喝道。

    “是,待那些小崽子回来了,臣必会惩戒于他们!”

    “哼!”弘治冷哼一声。

    “陛下,这也是好事啊!”张皇后沉吟片刻,插话道。

    “咦!”弘治一怔,望向张皇后。

    “之前陛下说,想让明中信入宫伴读,但现在已经胎死腹中,况且,那明中信的品性与才学也得再行评定,再行观察,倒不如就此让照儿与他深交,也好观察一下此人,看他是否真的是栋梁之才!是否值得培养!而且,还避开了大臣们的阻拦,令他们反对无声。到时,如果照儿有所长进,那明中信也显露出能够独当一面之能,那咱们就再行提出让其入东宫。到时,岂不是一举两得?”张皇后双目放光,开解道。

    对啊!弘治面上一喜,这权宜之计真心高明啊!竖起大姆指,赞道,“皇后,真乃慧质兰心啊!”

    张皇后一听,面如桃花,横了弘治一眼,那般风情,令得弘治心痒难耐。

    “陈准,你且去督促太子回宫,不可在外逗留太久!”弘治强压下心绪,沉声吩咐道。

    “诺!”陈准自然应命,快步而去。

    御书房中沉静下来,面如桃花的张皇后,深情款款地望着弘治,二人对视,弘治一阵心动,拉起张皇后的小手,向后室走去。

    京师李府。

    “父亲,这不公平!”李兆先满面愤然地望着李东阳。

    “不公平?你要如何公平?”李东阳面沉似水地反问道。

    “这?”李兆先一阵哑然。

    良久,“就算不予好好封赏,那也不能让功臣之心寒了啊!”李兆先急叫道。

    “功臣?谁是功臣?”李东阳问道。

    “功臣?还有谁?不就是中信吗?”

    “他有何功?”李东阳反问道。

    “难道那云南赈灾除疫之事、云南平定叛乱之事,不应该是明中信的功劳吗?”

    “云南赈灾除疫、云南平定叛乱?这些,真的是明中信的功劳?”李东阳再次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如果没有中信代王守仁引开追兵,如果没有明中信除疫之策,如果没有明中信拿出利器,只怕那王守仁也要灰飞烟灭了!”

    “你确定,这些能够摆在台面上讲?”

    “难道不能?”李兆先有些瞠目结舌。

    “你啊!幼稚!”李东阳满面的恨铁不成钢,“云南赈灾除疫之事,乃是钦差大人带领之下,有朝廷的除疫之策,钦差卫队、当地官府的齐心协力之下,才能够成功!”

    李东阳稍稍停顿,沉声道,“至于云南叛乱之事,此乃云南布政使司、沐王爷以及云南都司齐心合力之下,才予以平息的,与钦差何干?与明中信何干?”

    李兆先懵了,望着父亲,哑口无言。

    “你以为,陛下赏赐一些金玉物事就是薄待功臣了吗?”李东阳问道。

    “那也不能任由那谢迁老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吧?”李兆先强辩道。

    “你也知晓谢迁老儿在从中作梗啊!”李东阳翻个白眼。

    “你以为,陛下不知道这些吗?你以为,陛下就想这样吗?你以为,陛下真的看不到谢迁的私心吗?”

    接连几个疑问,问得李兆先都傻了。

    李东阳叹息一声,“政治,并不是纸上谈兵,也并不是黑白分明的!”

    “你啊!仔细想想,李代桃僵,千里逃亡,插手地方政事,平定叛乱,明中信的这些所作所为能够拿到台面上讲吗?”看看李兆先,李东阳轻声解释道。

    李兆先心中一动,面上激动之色稍稍化解,侧耳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