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景泽离去-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九十九章 景泽离去

    没错,正是“孟冬柳元题”五个大字。

    “不错吧!明哥哥好厉害!居然能让提学大人与县尊大人一起作序,太厉害了!”兰馨儿在旁高兴地补刀道。

    什么?提学大人!兰景泽连忙翻回第一页,望着鲁子善三个字,备受打击,不错,可不是吗,鲁子善正是提学大人的名讳!

    现在的兰景泽悲愤地想去死!

    如果之前兰景泽不管不顾,直接离开l县回去兰家,他也不会知道明中信居然得到了提学大人h县尊大人的高看、提携!

    他也不会变得如此纠结,如此气愤,如此嫉妒!

    然而,如果并不是如果,所以,兰景泽可不仅如此,他充满了气愤、懊悔、失落、心如死灰!

    皆因为,明中信居然得到了提学大人与县尊大人一致好评,一致赞赏,一致吹捧!

    这让他如此的难受,如此的气愤,如此的不甘,如此的不屑,如此的气急败坏!

    两位大人为何如此对待明中信,这是他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当《幼学琼林》发布的时候,他依旧不明白,只是对提学大人与县尊大人有着无尽的气愤!然而,他又不可改变,只剩下,他无尽的懊恼,无尽的羡慕,无尽的嫉妒!

    “少爷,少爷!”一个声音传来。

    “不在!”兰景泽大吼一声。

    兰馨儿一阵惊讶,不解地看着兰景泽,明明在的呀,而且没人怎么会有声音!

    估计来人也是想到这点,推门而入。

    “滚!”兰景泽不等来人踏进来,就气急败坏地喊道。

    “少爷,是我!”来人轻声道。

    二人望去,原来是兰云轩!

    “这是怎么了?”兰云轩望着气急败坏的兰景泽一阵惊讶。

    兰馨儿也是疑惑地摇摇头。

    待他将目光投向兰景泽手中的书,看到“幼学琼林”四个字时,兰云轩明白了。

    他正是见到这本书,尤其是见到提学大人与县尊大人的序后,意识到坏了,依少爷那脾气,见到此书,肯定得气炸不可,所以紧赶慢赶来此劝说少爷离开l县回兰家。

    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让少爷见到了此书。

    “少爷,咱们是不是该动身回府城了?”兰云轩低声请示道。

    兰景泽抬头望向兰云轩。

    呀!二人吓了一跳,兰景泽双目赤红,眼露凶光,恶狠狠地盯着兰云轩。

    兰云轩硬着头皮道,“少爷,我们该回去了!”

    “你让我回去,让我如此狼狈地回去!”兰景泽紧盯着兰云轩,眼睛一眨不眨,仿佛吃人般。

    “是啊,如今大势在他那边,我们留此,已经毫无用处!到不如,回去和老爷、老太爷商量如何应对!”

    “不行,我不会就这么回去的,我要打倒他!”兰景泽大吼道。

    兰馨儿都吓傻了,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大哥,她现在也明白了,大哥这是针对明哥哥。

    然而她却不明白,大哥为何如此痛恨明哥哥,大家是亲戚啊,虽然她知道兰家老人们都希望与明家退婚,为她另寻良配,但大哥从未在她面前提及对明中信的意见,这是怎么了?

    兰云轩望着明显崩溃的兰景泽,心中叹息,同时,也下定决心,一定得将少爷送回去!

    兰云轩向兰馨儿使个眼色,二人出了房门。

    “小姐,少爷现在心情烦燥,情绪失控,如果任由他如此,恐会伤及兰明两家的交情。”

    “那你说怎么办?”兰馨儿六神无主,一点主意都没有。

    “现在只能带他回兰家了!”兰云轩叹口气道。

    兰馨儿虽舍不得明中信,此时,却也只能如此了。

    “我看着少爷,您去向老夫人告辞,就说家中来信,大人们思念你们,让少爷和您赶紧回去。少爷微恙,不便去辞行,请你代劳!”兰云轩将说辞编好。

    兰馨儿辞行,祖孙免不了一番离别伤感之情,明中信也是一番不舍。

    第二日,兰云轩带着伙计,将二人请上了马车,一同离去。

    兰景泽一番挣扎,却也拗不过众人,但却一直叫嚣着要打倒明中信。

    兰云轩却明白,现在自己家少爷与明中信那天差地别的区别!

    所以,兰云轩不管不顾,自己家少爷如何反对,都不再关心,冒着得罪未来家主的风险,指派伙计,强行绑架少爷,邀请小姐,一同走上了回家的路途。

    依兰云轩的经验与阅历判断,明中信真的掌握了大势,即使兰景泽掌握了比明家强胜十倍的实力,如果与之硬拼,兰家都会处于弱势,都会在与明家争斗中处于弱势。所以,他义无反顾地将兰家少爷送走!

    他准备好了接受兰家家主的责罚,然而,这却是他此生做的最英明的决定。也令他登上了此前无法预想的地位。也是他此生对明中信唯一一次胜利。这是他此生最大的骄傲,值得他铭记一生!

    此时,无人知道,他做了一个怎样正确的决定,包括兰家家主。

    兰景泽一行离去如何,暂且不提。

    在消无声息中,《幼学琼林》入驻了l县官学、社学,人们并未意识到这本书将对大明的启蒙带来如何深远的影响,只是在探讨提学大人与县尊大人为何要为明中信作序,八卦提学大人、县尊大人与明中信的二三事。

    当然,少数明眼人一看内容,再看提学大人与县尊大人作的序,以及明中信作的后序,自然心中清楚,明中信吃了多大的亏,两位大人又将要占多大的便宜,但这些明眼人也是三缄其口,静观势态的发展。

    渐渐地,一股席卷整个l县的八卦风暴在l县肆虐,越传越邪乎,居然有人传出,明中信本次县试已经内定为县案首。

    顿时,l县读书人一片哗然。

    这一日。

    县衙门前突然张贴出一张告示。

    “告示:为更好地让l县学子备考,知县大人决定提前公告考期,定于二月初二开始举行县试。知县主持,儒学署教官监试,报名地点为县衙署礼房,自即日起,各位童生可到县衙报名,报考人携带亲供、互结、具结。”

    这赫然是县试公告,全县读书人为之雀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