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危机乍现-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二十一章 危机乍现

    早在王守仁来到明宅之时,他就看出来,他有心事,但却郁结于心,如果长此以往,虽然不会造成什么疾病,但却会令他心神蒙尘,前路难测!

    故此,借相谈之机,予以点醒于他!

    值得庆幸的是,王守仁不愧是一甲进士,立刻顿悟,不枉他一番提点!

    王守仁满面轻松地坐于位置之上,精气神居然前所未有的好!

    明中信心中也极是高兴,看来,他心结尽去,心中有了定计!

    王守仁满脸笑意地冲明中信一拱手,明中信笑着冲他点点头,眼神对视,二人心照不宣!

    气氛融洽,接下来二人就是一番叙旧。

    “对了,中信,我听说陛下想要让你作太子伴读,此番你可得注意了!”王守仁望着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隐忧。

    明中信轻笑一声,“应该注意什么?”

    “你小子,故意的吧?”王守仁翻翻白眼。

    明中信笑笑,“我是想看看,王大人有什么要提点的!也好有个参照啊!”

    王守仁摇头失笑,“你小子啊!”

    “好了,不说笑了。”明中信面色一正,“王大哥,你有什么要提点的?”

    王守仁摇摇头,轻叹一声,“你可真是心大啊!”

    明中信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但面不改色,直直看着他。

    “行了,这皇帝不急太监急啊!”王守仁看着明中信,正色道,“中信,不是我吓唬你,如果你没有应对,只怕接下来,迎接你的明枪暗箭可就一个接一个了!”

    “明枪暗箭!”明中信口中重复着,若有所思。

    “你是聪明人,想必知晓,这朝堂之事,只要涉及储君之事,就会有一番动荡!陛下这是已经将你放在了风口浪尖上了!你必须时刻警惕啊!”王守仁也不藏着挟着了,直言道。

    “朝堂之事?储君之事?”明中信歪着头看向王守仁。

    “你别一副阴阳怪气的!这两项事宜可真的不能不当回事啊!”王守仁气急道。

    “这些事都是大事,我一个小秀才,与我何干?”明中信笑笑。

    “废话,只要陛下说出此事来,自然与你有关,而且,别人就会将你搅进这个旋涡,根本就由不得你!”王守仁闷哼一声。

    明中信笑笑,“那也无所谓,兵来剑挡,水来土掩呗!”

    “你?”王守仁气得无话可说。

    “行了,王大人,咱们叙旧,咱们叙旧!来,说说,此番晋升有何体会?”

    明中信这么明显的转移话题,王守仁直愣愣看着明中信,不再言语。

    “怎么,王大人不想共享一下心得?”明中信调笑道。

    王守仁轻叹一声,也就不再相劝,南疆一行,令他无比了解,别看明中信年纪还小,但他就是一个心有定计,主意极正之人,只要主意定了,就没有人能够劝说他改弦更张。只要自己提点一下,他必然会心中有数,自己就不用再行多言了!

    也罢,就不用再行提点了!言多惹人厌啊!

    王守仁笑笑,摇头叹息道,“还别说,此番晋升,居然没有什么心得,反而是满肚子的饭菜酒肉!”

    “怎么个意思?”明中信一皱眉道。

    “唉,这些时日,迎来送往,令我心中厌烦,但却没有一些解决之道,只因为,官场中事,本就如此!一切的晋升都得是与旧友相聚庆祝,与新友建立关系,这就得投身到酒池肉林当中,建立人脉关系,将自己的人际网络扩大。这就必须投入精力。烦啊!烦不胜烦啊!”王守仁叹息不止。

    明中信点点头,静静聆听。

    “不过,今日之后,王某将再不会投入一分精力,毕竟,有你今日的点醒,咱们不能将精力浪费在这些无聊之事上。”王守仁意气风发地望着明中信,“故此,我在此再次感谢中信!”

    “一切都是你想通的,我只不过是讲述一下自己的亲身体会,与我无关啊!”明中信摆手推拒道。

    “好,与你无关!”王守仁点头道,他知晓,明中信是不想让他欠这份情,但是,咱自己心知肚明即可,相交莫逆,更何况一起经历了那般严竣之事后,也可以算是患难之交了,无须这么客气!

    “公子!”正在此时,福伯快步进入大厅,望着明中信拱手道。

    “哦,福伯,这位是王守仁王大人,乃是与我一同前往南疆的钦差大人!”明中信向福伯引荐道。

    “见过王大人!”福伯压下心中之事,拱手行礼道。

    “这位乃是我家老管家,福伯!”

    “福伯好!”王守仁拱手道。

    明中信在旁轻笑,王守仁没有因福伯是管家而慢怠,也算难得!

    “福伯,不知有何事?”

    “公子,石大人派人来说,现在有人正在针对环采阁!”福伯并未因王守仁在就隐瞒话语,平静地回道。

    “环采阁?”明中信一皱眉。

    “中信,既然你有事,那我就告辞了!”王守仁适时道。

    “王大人,无须客气,留下来听听,也许,这就是那东宫伴读的后遗症啊!”明中信笑道,他自然知晓,王守仁乃是听到这些隐秘之事,不想打扰他处理事务,想要告辞为他行个方便。

    “不了,我也得回去了!今日起,我就会闭门谢客,潜心公事,你自己小心些!”王守仁摇头道,“对了,有事了可以派人通知我!”

    “也好!”明中信见王守仁一脸的坚定,知晓人家不想知晓自己家的隐秘之事,也就不苦留,点头应了一声,“你慢走,我就不送了!”

    “留步,留步!”王守仁自然知晓,此事极是重要,他也不会如此不识趣,让明中信相送,一拱手,转身冲福伯点点头,打个招呼出厅而去。

    “公子,这位王大人还真是识趣啊!”福伯若有所思道。

    “嗯,此人可交!”明中信只有一句,“对了,环采阁究竟出了何事?”

    福伯苦笑一声,“不只是环采阁,咱们名下的各个买卖尽皆出了事!”

    明中信一皱眉,“难道真的有人诚心针对咱们?”

    “不只是有人,而是好几种势力齐齐发力!”福伯断言道。

    明中信并不惊奇,就在宫中的一些消息传来,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过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正如王守仁所料,他已经有所计划,有所准备。

    “中远族兄呢?”明中信询问道。

    “他正在指挥着大家应对呢!就依咱们之前制定的计策!”福伯回道。

    “好!随时观注,找出幕后之人!”未等明中信言语,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二人并不意外,转头看向声音来处,齐声道,“陆先生!”

    却只见陆明远从后厅转了过来,来到主位上,缓缓坐下。

    “那是自然!”明中信点头道。

    “陆先生,这幕后之人可能是朝中众臣吗?”福伯一皱眉,轻声问道。

    “可能是!也可能是弥勒会贼人!”陆明远点头道。

    “弥勒会贼人?会吗?”福伯表示不信,“他们不是刚被东厂和锦衣卫联合围剿吗?有这份胆子?”

    “不好说啊!”陆明远皱眉道,“依中信所言,那弥勒会中的那位萧特使智计过人,不是平常人啊!也就不能依常理推断啊!”

    “陆先生说的对,依那萧特使的尿性,还真有可能,每每都是预料之外,出人意料,得预防啊!尤其是得防着他们狗急跳墙,毕竟,从石大哥带来的消息,那弥勒会有高手到来,而且之前暗中埋伏的贼人显示其中高手如云,如果不是那不知名的死士前来送死,那些高手插手灭杀我,只怕我就真的危险了!”明中信点头思索道。

    “虽然我不知道,那次埋伏乃是何人策划?但是那般阴毒之计,绝对有萧特使的风范,试想,当时,咱们谁能想到,弥勒会居然在京师重地这般猖狂?这位策划之人可是够狠的,这样的话,还真有可能会策划更加疯狂的计划!得重点防范啊!”

    “嗯!”陆先生轻轻点头,认可了他的推断。

    “那我得吩咐下去!”福伯一皱眉。

    “吩咐外围的庄丁、学员们注意,至于内部人员,就不用告诉他们了,防止人心慌乱!”明中信若有所思道。

    “对,不用让他们知道得更多,徒惹人心烦乱!”陆明远随声附和道。

    “是!”福伯应是道。

    “中信啊!咱们不能如现在这般分散,必须建立一套完善的机制,以应对一切危机!”陆明远沉声道。

    “嗯!”明中信轻声应道,“此番回京就是想要建立一套机制,将咱们的集团不至于受到外界的干扰!这,咱们还得细细研究一番!”

    “不错,集思广益,还得广泛征求集团中每位负责人的意见,务必完善每一个细节,否则,不适用还不如没有!”陆明远边思索边道。

    “嗯,必须得先将各项生意的环节调查清楚,务必将各类事宜整理明白,否则,制定的机制也不过是空中楼阁,必须慎而又慎!”明中信郑重其事道。

    “嗯,说得不错,这项事情就由我去做吧!”陆明远点头道,“这几日,我已经将京师集团之事调查了个清楚,接下来,就得一一走访,了解具体运作情况!”

    “我陪您去!”福伯插话道。

    “好!”陆明远点头应了一声。

    “此事告一段落,不过,现在必须先将这些受到的扰乱搞定,福伯你先将环采阁的事说说,究竟出了什么事?”明中信皱眉疑惑道,“论说,环采阁有着独一无二的技术,应该没有任何青楼能够给他们造成困扰啊!还有,即便有人捣乱,有张采张大哥在背后撑腰,应该也不会造成大的问题啊?”

    “不错!”福伯点头应声道,“然而,现在却是那工匠坊出问题了!”

    “工匠坊?”明中信一皱眉。

    “不错,工匠出现了叛徒!”福伯点头道。

    “将咱们的技术出卖了?”明中信大惊失色,要知道,这些工匠他可是已经运用养神夺魄**做了保障,怎么会有人叛变呢?

    “其实,是工匠的家人被收买了!”福伯苦笑道,“那工匠也没有防备,他的儿子被人收买,被套出了技术,再加上多次进入工坊暗中留意,将这些技术一点点还原,这就成了人家阻击咱们的武器!触不及防之下,环采阁应对不及时,一些客户被撬走了!再加上几家青楼联合发动攻势,令得环采阁业务量下降,一蹶不振!”

    “那工匠坊呢?还有问题吗?”明中信一皱眉询问道。

    要知道,那工匠坊可是重中之重,大家预防了工匠被收买,他有了防备措施,但是,却架不住人家暗中设下更深层次的圈套计谋!真是防不胜防啊!但是,只有这一项技术泄露倒也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工匠坊中的一些技术泄露,那可就真的要命了!

    “倒也无妨,幸亏咱们发现得及时,而且那暗中之人太过性急,未等有更大的收获就放了出来,这才令咱们少了一些损失!”福伯回道,“而且,环采阁泄露的那技术我已经前去查看过了,虽然大致相同,但是依旧有些不一样,毕竟,这些技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融会贯通的!”

    “那就好!”明中信长出一口气,虽然自己有着如许多的技术,但是,这些技术有些并不适合此时搬出来!至于现在已经拿出来的技术,可是此时能够运用的技术,如果尽数泄露,只怕明家会遇到极大的危机!现在既然只有一两项技术泄露,那咱们就必须及早防备,完善安全措施,到时才能够令明家稳如泰山!

    此时的明中信下定了决心,必须尽早时间将一切事宜做好,将后勤做好,明家才能够安全上路!

    “还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明中信看向福伯。

    “名轩阁的一些菜式也已经在一些酒楼出现了,一些书坊报社也出现了,虽然规模不大,但这些倒也无坊,但架不住越来越多的生意被人狙击!这些都是目前必须解决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