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三家争抢-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二十三章 三家争抢

    消息传回来,一瞬间,他们更加懵了!

    谢阁老这么狠?

    一时间,大家心神乱颤。

    谢阁老如此狠毒,日后会不会如此对待咱们?

    然而,聪明人再细细思索,再结合谢阁老家的一切,谢阁老的反应令他们心下怀疑,这应该不是谢阁老所为,不然,谢阁老不会严令他们不再插手!对,一定不是阁老!

    这下,大家心中一定,静观其变吧!打定主意,大家更加注重事情的发展。

    刘大夏听到消息,也是震惊无比,迅速赶往明宅。

    与此同时,一个个明家至交至友纷纷赶往明宅,想要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他们来到明宅,却发现,陆明远与明中信正坐于明宅大厅,皱眉细思。

    “中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刘大夏急急问道。

    “还能如何,又有敌袭而已!”明中信苦笑一声。

    “敌袭?”刘大夏皱眉不已。

    “不错!”陆明远点点头。

    “那你们怎么会?”刘大夏瞅瞅他们二人,一脸的疑问。

    “您是想问,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们二人为何还在此吧?”明中信反问道。

    “不错,事态严重,你们怎么不去应对,还在此稳坐!这不合常理啊!”刘大夏点头应道。

    “唉,此番敌袭与之前不同,一击中的,随后远遁而去!”陆明远轻声叹道。

    “这是何故?”刘大夏皱眉问道。

    “不外乎是应和着那些之前的明家遭受的狙击!”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是这样啊!”刘大夏恍然大悟,点头细细思索。

    “行了,当前最重要的是将那些东西赶紧赶制出来,否则,可就真的乘了偷袭之人的心了!”陆明远沉声道。

    “这次明家每个生意口皆遇到了偷袭,这些家伙还真是狠!这是赶尽杀绝啊!”刘大夏长叹道。

    “这些家伙?”明中信冷笑一声。

    “怎么?”刘大夏不解地望着明中信。

    “你觉得,这是那些家伙的后续攻击吗?”明中信反问道。

    “啊!”这下,刘大夏更是吃了一惊,眼中闪烁着光芒,一副思索的模样。

    不过,明中信也没有给他思索的空间,直接解释道,“我与陆先生认为,此番敌袭之人与之前对咱们实行狙击的贼人并非一路人!”

    什么?刘大夏眼睛一缩,望着明中信。

    “虽然明面上看,此番偷袭对那些之前狙击咱们生意的贼人最有利,而且时机把握得极好,但是,一些蛛丝马迹还是暴露了他们的行踪!”明中信冷笑道。

    “什么贼人?某去将他碎尸万段!”就在此时,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

    抬头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那建昌伯张延龄,也只有他有此底气,发出如此嚣张跋扈的宣言。

    “张大哥,慎言!”明中信一皱眉望着他沉声道。

    “这都被人家欺负上门了,怎么还如此多的顾虑!”张延龄不悦道。

    “对,别人拿拳打咱,咱就得用刀砍回来!”一个更加嚣张的声音附和道。

    明中信哭笑不得,这位建昌伯本就不是省油的灯,怎么还有人火上浇油啊!

    抬眼望去,不是别人,正是候二代郭小候爷是也!

    紧随着,一众人等人纷纷走了进来。

    却原来,大家皆是听到了明家各项生意被人狙击,才迅速赶来的!

    明中信感激地看看这几位,无论如何,自己此番进京结交了这几位真心值得啊!君不看,一听咱明家出事,立刻就赶了过来!这份人情令人心暖啊!

    “小候爷,此言差矣!”但是,明中信却不能任由这二位混世魔王随意乱来。

    “怎么?咱兄弟被人打上门来,还不允许反击了?”张延龄一瞪眼。

    “不错!历来只有咱们兄弟欺负人的份,哪能让人欺负啊!”郭小候爷也是满面愤慨道。

    “张大哥、小候爷,稍安勿躁!”明中信举手道。

    二人愤愤不平地望着明中信,但却也不再叫嚣,等候他的解释。

    明中信心中叹息不止,这二位算是好的朋友,但是却真心无法指望他们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啊!

    “两位祖宗,你要报复,总得有目标吧!你们觉得,咱们现在的敌人为何人?”明中信一脸正经地反问道。

    “啊!”这下,问得二位纨绔哑口无言,面面相觑,是啊,想要报复,你总得知晓仇人是谁吧!但咱们现在两眼一摸瞎,根本就无法确定,究竟是何人在背后使坏,难道要找空气报仇?

    见二位纨绔没话说了,明中信轻笑一声,也不理会他们,冲他们身后的石文义与张采点点对,“石大哥、张大哥,你们可有什么信息,能够确定这暗中之人是谁?”

    石文义、张采对视一眼,苦笑一声,“倒是有些眉目,但是?”

    说着,却是停顿片刻,无以为继。

    明中信一皱眉,看了一眼陆先生,后者也是眉头一皱,悄悄冲他打个眼色。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冲旁边跟进来的明中远道,“族兄,这次咱们受到哪些损失?”

    石文义与张采眼中闪过一丝尴尬,但是见明中信问明中远,也就不再说话,只是低头不语。

    “石大人,究竟是何人?”张延龄却是不管不顾,悄声凑到石文义面前,低声问道。

    石文义皱下眉,轻声道,“呆会儿再说!”

    张延龄撇撇嘴,低声嘟囔一句,“切,谁稀罕!”

    随后,他坐直了身形,望向明中远。

    “启禀家主,明家截止现在,名轩阁厨房被毁,工坊一应工具尽数被付之一炬,书坊一应工具也尽数被毁,最重要的是明家学堂起了大火,几月之内根本无法入住!”

    “人员有伤亡吗?”明中信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死亡倒是没有!”明中远眼神一缩,轻声道。

    “那就是有伤的了!”明中信面色一沉。

    “倒是有,但是伤得不重!只是”明中远摇头道。

    “那!”明中信不由得眉头一皱,这是话里有话啊!

    “有些人员,尤其是那些技术精湛的工匠失踪了一些!”明中远望着紧锁眉头的明中信,一咬牙,告诉了他实情。

    “失踪了?”明中信眉头稍舒,还算不严重,只是失踪而已。

    “不错!各种生意皆有!”明中远点头应道。

    “哦!”明中信点点头,“其他损失呢?”

    “明家学堂因为有学员们在,而且防卫森严,虽然初遇袭击有些慌乱,但学员们应对及时,将袭击之人击退了。”

    嗯!明中信一听,深以为荣,面上泛起微笑。

    “但是,那些贼人们狗急跳墙,四处放火,令学堂付之一炬,好在咱们的学堂结构异于寻常建筑,但是里面的一应物品却也被烧毁,短期之内根本无法再住!”

    “哦,只要人没有伤亡就好!”明中信却是关注点不同,点点头,“至于那些学员,就召回明宅,进行安顿。”

    “家主,明宅根本不够住啊!”明中远叹息一声,他打理过明宅,自然知晓明宅能够住得几人。

    “不够住?”明中信一怔,不由得望向明中远。

    “不错!”明中远点头苦笑道,“家主,你多时不在京师,其实,现在明家学堂已经收得极多的学员,不同以往了!”

    对啊!明中信一怔,转即明白,是啊,自己去往云南,来往之日也有几月,明家学堂发展也在所难免,自己却还是以往日的印象看,自然不合时宜了!

    “那还剩多少无法安置?”明中信皱眉问道。

    “现在明家学堂已经有了近四百余学员,明宅只能安排两百余人,有近半无法安置!”明中远认真回禀道。

    啊!明中信愣了,他可没想到,明家学堂现在居然已经有了四百余学员!发展得挺快啊!

    “中信,既然明宅无法安顿,那不如就安置于我家府上吧!”郭小候爷一脸的为君解忧的样子,拍着胸脯道。

    “慢,还是安排在我府上吧!”刘大夏也插话道。

    “不用,还是安排在寿宁候府上吧!毕竟,我家的宅院多,肯定能够安置得下!”张延龄毫不示弱,抢话道。

    “不,还是安排在我府上!”

    “错,还是安排在我府上更安全!”

    三人你来我往争抢着这个权利。

    这一幕不由得令明中信有些瞠目结舌,虽然咱们是生意伙伴,但你们这也太热情了吧!不由得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

    明中远一看,不由得一拉明中信的衣袖,轻轻摇头,那意思居然是不让他答应,这是怎么话说的!

    明中信不由得满头雾水地看看他。

    “中信,不如,由你来论断吧!”刘大夏抢先止住了话题,看着明中信,满眼的期盼。

    明家学堂遇袭,一应物品烧个精光。与此同时,明家各处生意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毁灭性打击!一应物事尽数付之一炬。明中信自然是焦头烂额,毕竟,这一系列的打击来得太过突然,而他才刚刚回京,万种事务并不清楚,一时间居然有些束手无策。

    但他明白,此时最紧要的是将这些人员进行安置,毕竟,一应物品毁掉可以重新修整打造,但人要是没了,那可就真的是毁灭性打击了!

    而此时,大家居然尽数伸出援助之手,岂能不令他感怀万分,但明中远居然示意他不要答应,这是怎么回事?

    但他知道,明中远绝不会害他的,一定内中有缘故,不如,静观其变吧!

    此时,刘大夏直接问他,张延龄与郭小候爷更是眼巴巴望着他,等候他的回答。

    明中信沉吟不语,细细思索。

    “中信,不用为难,就属咱们寿宁候府大,一应学员,尽数可以安置,这还用考虑?”张延龄一脸的舍我其谁。

    郭小候爷急了,“谁说的,咱们武定候府可是也不小,而且,咱们现在回去就可以立刻建造房舍,一定也能够安置下!”

    这二位的争执,更令得明中信知晓,这其中定然有猫腻,哪能随意定下来,明中信更是沉吟不语。

    “行了,你两个小鬼哪能做得了两座候府的主,还是我老人家来吧!”刘大夏插话了,一脸不屑道,“大不了,咱们将学员们安置于报社即可!”

    明中信不由得点点头,刘大夏的话倒也有理,毕竟,这可是两百余人,哪是他们这两个小小的晚辈能够做得了主的!到时,虽让给哄出来,到时,可就面色难看了!

    看到明中信的意念有些动摇,张延龄与郭小候爷急了。

    “中信,咱们能够做得了主的!”

    “不错,必须能!”

    二人的异口同声,令得陆明远、明中信更是疑惑不已,究竟是什么能够令得这二位纨绔如此急切呢?

    不由得,二人将目光投向明中远,毕竟,没有人比明中远更加了解内情了。

    明中远无奈一笑,张张嘴,就要将内情道来。

    “不许说!”一见明中远要解释,刘大夏、张延龄、郭小候爷齐声断喝道。

    这话不由得令明中信与陆明远为之莞尔,你们能有咱们的关系近,岂能你们不让说明中远就不说了?

    而三人叫出声之后也不由得一愣,随即就是尴尬一笑,他们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同时也无奈地对视一眼,看来,秘密保不住了!终数沉声不语,眼珠乱转,显然在打着什么主意。

    明中远笑笑,向明中信解释道,“相信家主很是好奇,为何这三位如此紧张地要让学员们去府上留宿!”

    明中信点点头,认可他的推测。

    “其实,事情很简单,这段时间以来,明家学堂发展很快,只是因为,明家的各项生意蓬勃发展,而且,明家各项生意层出不穷的好主意,好技艺,令得所有的人们为之侧目,追要溯源,人们发现,一切技能皆是出自于明家学堂!于是,明家学堂瞬间成为了大家关注的重点!”

    “嗯!”明中信轻声笑了。

    “那么之后,大家既然知晓,这些技艺皆是出自于明家学堂,那些家中有子而且没有了科举希望的人就动了心思,如果能够得到明家学堂中学员的名额,这就是相当于有了今后保命的饭碗,这下,人们就疯了!尽皆涌向了明家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