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二十五章

    什么?此话一出口,在座之人,除了少数几位以外,尽皆面色大变,要知道,明中信此时与弥勒会可是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果真的是弥勒会余孽,只怕此次还真心要玉石俱焚了!不由得,大家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大家这是怎么了?弥勒会有那么可怕吗?”明中信却是笑笑,“大家别忘记了,在云南行省,南下一路,我可是将他们杀了个落花流水的!”

    大家依旧是一脸的担忧,毕竟,那可是弥勒会,虽然之前不知晓,但自从明中信在陵县与弥勒会照面之后,可就一直与之纠缠,直至现在,大家可是尽数领教过弥勒会的猖狂与毒辣,这股势力,可是非同一般啊!就连朝廷也无法将其剿灭,可想而知这股势力的强大!

    如今这股势力居然已经惦记上明家,这可如何是好?

    就连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张延龄与郭小候爷也是皱眉不已!

    “行了,即便那弥勒会真的可怕,但也在中信手中履履吃鳖,大家有何可怕的!”刘大夏却是笑道。

    明中信感激地看了一眼刘大夏。

    石文义却是眼中闪过一丝后悔,自己真心不该将这个猜测说出,毕竟,如此打击士气,他之前也未想到!

    “大家放心,这次不是那弥勒会众没有得逞吗?只要人没事,一切就都会重建!”明中信轻声笑道,“尤其是还有朝廷在尽力围剿于他们,相信他们这次也就是钻了个空子,朝廷岂能容他们在京师如此猖狂?”

    大家一听,此言有理,心下稍宽,毕竟,此处乃是大明京师,陛下也绝不会容许弥勒会在京师如此猖狂的!

    “石大哥,你说说,那第四股势力有怀疑对象吗?”明中信见大家心中稍安,连忙转移话题道。

    石文义也巴不得赶紧转移话题,如果明家诸人对弥勒会产生恐惧情绪,必然不利于今后的应对,一听明中信此言,连忙道,“其实,这第四股势力我认为,他们与弥勒会有仇,想要将刺杀中信之事嫁祸给弥勒会,令朝廷对其痛下杀手,清除京师中的弥勒会余孽!也许,是敌非友?”

    “不错,这股势力即便与弥勒会不是敌人,也绝非朋友,否则,就不会嫁祸给他们!”刘大夏点头应道。

    “刘老说得不错,也许,咱们还能利用一下这股势力,更有可能与之结盟,一同对敌弥勒会!”明中信笑道。

    众人一听,眼前一亮。

    “不对啊!”张延龄质疑道,“如果这股势力对咱们没有恶意,就绝不会刺杀中信,那他们岂会与咱们结盟?”

    一听张延龄的话,有限的几人心中恨不能将这家伙的嘴堵住,毕竟,大家一直在致力于转移注意力,这家伙却是在关键时刻添乱,抖机灵也不是这般抖的!

    明中信隐讳地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当然,也用上了养神**。

    这下,张延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紧紧闭口,不敢再行开言。

    “咱们面临这四股势力,岂不是四面楚歌?”郭小候爷迟疑地问道。

    “小候爷此言差矣,咱们并非四面楚歌!”石文义摇头回道。

    郭小候爷望向石文义。

    “从目前看来,这四股势力尽皆是针对咱们明家集团,好像想要不遗余力地将明家整垮。”石文义缓缓解释道。

    “对啊!”郭小候爷一脸的不解,探寻的目光投向石文义。

    “虽然表面是这样,但是,细细分析的话,其实,这几股势力是有区别的!而且,他们的态度也是不同!”石文义望着大家,沉声道。

    “有什么不同啊?”张延龄插言道。

    “其实,这几天,大家看到的情形,就足以表明他们的态度了!”石文义看看明中信,笑道。

    张延龄与郭小候爷以及一些明家人面上浮现出一抹疑惑,静候石文义为他们解惑。

    “大家应该能够看到,自从明家学堂遇袭之后,一应针对咱们集团的各种狙击瞬间就停止了!”

    嗯!大家纷纷点头,这是显而易见的。

    “其实,这就是这些势力的态度,咱们不说这袭击明家学堂的势力,他们只是怕暴露行踪,故而立刻销声匿迹。但其它三股势力也瞬间退却,这就表示,他们也怕被咱们当做袭击之人,予以报复!故此,才立刻停止行动。”

    石文义的猜测令大家纷纷点头,确实,他分析得极是有理。

    “而这,也正是表明,他们其实深怕得罪得咱们太狠,所以才如此!而且,他们现在估计正在观望,也想要找出这袭击咱们学堂之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这番分析,令大家轻轻松了口气,无论如何,现在明家没有遭受太大损失,只是物件的损失,明家还能赔得起!

    “如此模棱两可的态度,就说明,他们其实只是想要给明家一个教训,但却不想得罪明家太狠。如今见有人如此强势,如此狠辣,他们也被吓着了,深怕自己被明家认为是暗中黑手,故此,现在才停止一切动作,在暗中查探那袭击明家学堂之势力!”

    听得此言,众人的面色明显有所缓和,毕竟,听得如此分析,大家尽数松了口气,暗中势力停止攻击,这对于明家来说,是好消息啊!

    这代表,明家暂时来说,除了那股袭击势力,余者先不用担忧!大家的压力就轻松一些。

    “当然,这是我的推测,大家还不能掉以轻心。毕竟,那当街暗杀中信之势力的想法谁也不知晓,大家还得再行议议,该如何应对?”石文义拱手郑重道。

    这下,大家刚刚放下的心思瞬间提了起来,齐齐望向明中信,毕竟,这是咱们的主心骨,且看他如何说?

    明中信一见大家的目光投向自己,轻笑一声,“大家不用担心,有人攻击咱们,说明,咱们已经有了令别人心惊忌惮之心,这是好事!”

    也许是明中信云淡风轻的话语感染了大家,也许是大家对明中信一直以来成绩的盲目信任,大家的表情瞬间得以缓解。

    明中信心中轻叹,与陆明远对视一眼,肯中闪过一丝无奈。

    这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大家如此的信任自己,这样能够少很多事情,但如果这般依赖自己,今后要如何呢?

    陆明远回敬以勉励之色,明中信缓缓点头。

    “其实,这前石大哥的分析最重要的是表明那些与咱们明家生意为难的,定然不想将明家得罪得太狠,这就说明,至少在他们明确明家暗中的敌人究竟是何人,他们才会进行下一步行动,这,就是明家生意回复生机的最佳良机!”明中信沉声道。

    明家各位掌柜的瞬间面色大缓,露出了笑意,毕竟,他们这一块至少目前没事了,大家的心也放下了一半。

    “所以,现在明家所有的生意,由明中远亲自负责,大家齐心协力,争取早日让明家生意回归正常。”

    明家众人轰然应诺。

    “至于袭击明家学堂之人,我认为,这一定是弥勒会余孽所为,虽然,现在这些家伙已经如同丧家之犬,但咱们必须时刻警惕,切不可大意!故此,明家各种生意的安全保护措施必须跟上,随后,我会与陆先生、石大哥、张大哥制定。”明中信稍作沉吟,解释道。

    这下,大家更加放心了,一则放心明中信与陆明远这两位智计妖孽的家伙,二则对锦衣卫石大人也极是放心,毕竟,人家是专业的!

    “这样,就剩下那当街袭击我之人,除了我会注意安全之外,其实对明家根本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故此,这股势力大家可以放心,不用管它!”

    话虽然如此说,但大家却尽皆担忧地望向明中信,毕竟,作为一个主心骨,如果他出事了,大家可就抓瞎了!

    明中信笑笑,“大家放心,有学员们在,有石大哥在,我不会有事的!而且,自今日起,我尽量少外出,大家就放心吧!”

    大家一听,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身后立着的赵明兴,以及石文义与张采,毕竟,现在明中信的安全只能他们负责,这是要保证呢!

    石文义一阵苦笑,唉,虽然锦衣卫名声在外,但是,这弥勒会可是连他们锦衣卫也无能为力的势力,君不见自从大明开国之初就开始打压围剿,但剿灭了这么久,弥勒会依旧屹立于大明的国土上,从这一点看,这弥勒会就令人无比头痛,但是,明中信都这般使眼色了,他也只好心中轻叹,但面上却是笑意盈盈,冲大家微微点头,作出承诺。

    这下,大家的心放下了大半。

    “好了,接下来,大家研究一下,明宅以及明家各处生意的安全布置!”陆明远轻咳嗽一声,沉声道。

    一瞬间,大家面色肃然,围坐一团,细细研究,毕竟,此番遇袭也代表了明家的安全措施还有漏洞,岂能不谨慎小心!

    “呯!”一阵碎裂之声响起,陈准一阵心惊,大气都不敢出地低头静立。

    “说,为何会发生此事?”弘治面沉似水,平息一下暴怒的心绪,恶狠狠望着陈准。

    “回禀陛下,此乃东厂失职!微臣愿意承担全责!”陈准苦笑一声。

    “承担全责?”弘治冷笑一声,“如果此番明中信再行出事,你负什么责,能够令他起死回生?”

    陈准心中苦笑,看来,咱们这位陛下对明中信还真是上心啊!否则,明明只是明家学堂出事,怎么会牵扯到明中信头上?

    当然,他知晓,现在弘治语言之中的漏洞他不能用来堵陛下的嘴,唯有迂回救国。

    “陛下,那弥勒会贼子太过猖狂,微臣必然会严令东厂继续严查,绝不让他们再行入京师!”陈准唯一的路就是向陛下做出保证,否则这一关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啊!

    “你确定是弥勒会余孽?”弘治表示怀疑,“你们不是与锦衣卫联合予以剿杀吗?他们怎么会如此有暇,还能腾出手来袭击明家学堂?”

    “陛下,从种种痕迹来看,这些人的行径与那弥勒会决无二致,而且,这些家伙向来是胆大包天,尤其是这次咱们本来的计划已经万无一失,而且已经将他们包围,只需全力围剿,必然会令其全军覆没,但是却在中途有人接应,显然,其中绝对有智计无双之人运筹帷幄,否则不会出现纰漏!既然如些,那么他们再有计划也就不足为奇了!”

    “既然如此,那就给朕找出这些家伙!”弘治稍稍平缓一下情绪,望着陈准一字一句道。

    “诺!”陈准低头应是。

    “对了,那当街暗杀明中信的势力找到了吗?”弘治话峰一转,询问道。

    陈准苦笑一声,“陛下,咱们虽然用尽了手段,但是,这些家伙好像是平空出现的,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与弥勒会无关,只是想要嫁祸给弥勒会!”

    “哼,废物!”弘治沉声喝道。

    “微臣无能,还请陛下降罪!”陈准连忙跪于地,请罪道。

    “查,严查!我就不信,他们真的是平空出现的!”弘治低沉的声音响起。

    “诺!”陈准只能应诺,毕竟,这股势力如此猖狂,不只是袭击了明中信,还袭击了他,他也想知晓,究竟是何人有如此胆子大模大样在京师当街行刺明中信!

    “锦衣卫那边也没信?”弘治看看他,皱眉问道。

    “没有!”陈准坚定地摇摇头。

    作为死对头,陈准岂会给锦衣卫立功的机会,尤其是在自己无法得到进展之时,那不是打自己脸,宣示自己无能吗?自然是坚定地回答没有。

    更何况,如果锦衣卫有线索,那卓小子必然已经向陛下邀功了,岂会等陛下询问?

    弘治话问出口,心中好笑,是啊,自己真是多此一问,这两个家伙根本就势同水火,岂会说另一个家伙的好话。

    故而,陈准坚定的态度并没有影响他什么。

    “哦,既然没有线索,那就继续查!查不出来,责罚侍候!”弘治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