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学员回归-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二十七章 学员回归

    “风平浪静!”总管皱着眉头道。

    “风平浪静?”谢迁迟疑一下,望着总管。

    “不错!只是明家相关的各大势力正齐聚明家,相信是在商议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本来想派人潜入明家探听消息,但明宅一如既往的把守森严,根本无法进入,只能是在外围打探消息。”

    “哦!”谢迁点点头。

    “还有就是东厂紧紧围住明宅,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谢迁冷笑一声,并不答话,反而顾左右而言它,吩咐道,“继续打探究竟是何人袭击了明家学堂?还有,监视明宅,打探明家有何应对?”

    “诺!”总管应是而去。

    与此同时,李东阳望着心急火燎的李兆先也是长叹一声,“明家从此多事了!”

    “父亲大人,不管如何,咱们都得援助一把!明家现在急需帮助啊!”李兆先却是急切道。

    “勿需着急!”李东阳却是轻轻笑道。

    李兆先却是停不下来,一脸的焦急之色,只不过,父亲如此说,应该有其道理,但情势不喜人,心急难免啊!

    “行了,稍安勿躁!”李东阳也不忍心长子这般着急下去,只好解释道,“不用急,中信应该有办法!况且,老刘头也在,应该能够想个万全之策应对当前形势!”

    “那您还说明家从此多事了?”李兆先心中腹诽道。

    “其实,那暗中针对明家生意之人现在应该已经尽数撤退,毕竟,此番这袭击明家学堂的势力已经超越了底线,除非想要将明家彻底清除之人,否则余者皆不敢再行动明家。毕竟,下一步,陛下必然会让人介入彻查,他们皆怕受到牵连,自然是不敢再行轻举妄动招来杀身之祸!相对来说,明家现在比起之前还是安全的,也不知道这暗中的势力是怎么想的,居然犯了如此大的错误,时机把握能力太差了啊!”

    “这却为何?”李兆先一怔,难道这还是好事?

    “你觉得呢?”李东阳反问道。

    “这?”李兆先就是一愣,随即陷入沉思。

    李东阳也不着急,静静品茗,静候他想通。

    “对了!”李兆先突然惊叫一声。

    李东阳面色一凝,望着他,期待着。

    “其实,现在那些势力打击明家生意才刚刚开始,有些手段还未用上,却突然有人如此激烈地攻击明家,想要将明家的根底毁掉,如此狠辣的手段,自然是将别人吓了一跳,相应的,如此激烈的袭击令他们心惊,深怕被明家误会是自己,故此,他们反而不敢再行行动,只能收回爪子,静观其变。”

    李东阳点点头,有些谱了!

    “而那股势力想必现在也很后悔,其实,如果他们再稍稍缓和一段时日,等那些势力将明家的生意打击得差不多,仇恨加深之时,再行袭击,那这些势力将会脱身无能,而且对明家也会造成无可挽回的打击,也许,明家就会一蹶不振,甚至退出京师。故此,父亲大人才说这暗中的势力犯了错误,把握时机能力太差,不知我想得对否?”李兆先却是越讲越兴奋,说完,望着李东阳,一脸的期待。

    “嗯!”李东阳满意地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行到父亲的肯定,李兆先思维更加敏捷,边思索边道,“如此形势之下,陛下必然大怒,毕竟,这股势力如此猖狂,居然敢在京师重地袭击一介学堂,这简直就是在挑战陛下的尊严,绝不会坐视不管,而这股势力也就失去了再行袭击明家的机会,或者说是这种机会更加难寻了!相信现在东厂已经介入,明家现在可说是固若金汤!”

    “不错,现在唯一不明朗的就是那袭击明家学堂之人究竟是什么人?更令人担忧的是,接下来这股势力又会如何针对明家?”李东阳微笑着点头予以肯定,但却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不会吧,现在这股势力应该是自顾不暇吧?岂会再行针对明家?”李兆先有些迟疑道。

    “唉,还是太年轻啊!”李东阳叹息一声,“你想,这股势力就如此迫不及待地袭击明家学堂,这是一般的仇恨能够解释的吗?这必然是深仇大恨啊!如此深仇大恨,岂能轻易放弃!只会更加得肆无忌惮,更加的阴险毒辣!再加上那些之前打击明家生意的势力,别看他们现在销声匿迹,如果给有机会,他们必然也会乘乱洪水摸鱼,乘火打劫。故此,我才说的明家从此多事了!”

    “那我们赶紧通知中信啊!让他做好应对!”李兆先面色一变,急道。

    “这倒无妨,相信现在全京师的人都在找出这股势力,毕竟,他们如此行事,已经碰触到了大家的底线,大家现在必然在想,这究竟是何人所为?这,应该是各方势力尽皆细思的问题!而且,相信老刘头会提醒中信的,他们必然有所应对,无需担忧!”李东阳摇头道。

    李兆先还是相信父亲的推断的,但看着李东阳,欲言又止。

    “说吧,有什么顾虑?”李东阳自然看到了他这番做作,沉声道。

    “父亲,之前是没机会,但这次咱们必须得帮一把中信啊!”李兆先咬牙道。

    李东阳苦笑一声,“你啊!之前并非没有机会,只不过,中信不让咱们帮而已!”

    “咱们可以当作报答啊!毕竟,之前中信南下之前可是送了咱们一门好生意,这个理由应该能够说得过去!”李兆先固执道。

    对啊!李东阳眼前一亮,这个理由好!

    “好!”李东阳点点头,“但是,为防止中信拒绝,咱们前期必须在暗中进行!”

    “好!”李兆先高兴地应道。

    窗影摇动,父子二人悄悄耳语,密谋着。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得都让人无比压抑!

    京师的空气无比凝重,但却又风平浪静!

    唯一悸动的是人心,无数人心人眼正在观察着明宅,明宅就是暴风的中心。

    但是,明家却是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各项生意,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袭击一般,至于那些针对明家生意的酒楼青楼,依旧开着,但却没有了那么的明目张胆,只是静静地与明家争抢着各类生意,但过激的行动却是再也没有了!

    明家,获得了极好的休养生息,这,只怕是明家此番变故中获得的唯一好处了!

    明家在一点一点恢复生气,优势也在逐渐显现,毕竟,即便众人通过各种手段盗取了明家的技术,但是终究没办法与正宗比较,而如今唯一的喘息之机也给了明家,唯一的雷霆优势也被消耗一光,明家翻身之日指日可待!这,是所有知情人的一致共识,故此,大家更是对那袭击明家学堂之人恨之入骨!搜索的范围频率更加频繁!然而,依旧是一无所获!

    日子,一天天过去。

    明家各项生意,包括明家学堂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重建着,这,令得那些敌对势力看着心痛无比。但他们却毫无办法,只能以阳谋以对,阴谋,现在谁敢?毕竟,身后有一双双东厂、锦衣卫的眼睛盯着,大家小心无比!既想打压明家生意,又不敢过界,真心是不容易啊!

    而明中信这些时日却是不再露面,反而是呆在明宅,深居简出,相当于在京师销声匿迹一般。

    这让众多想看好戏的家伙暗暗失落,毕竟,此番两次袭击明中信及明家,这般深仇大恨,明中信就忍了?就连派出人去查探之人都没有!这令大家极是诧异!

    然而,人家就这样办了,你奈何得了他吗?

    但是,大家知晓,明中信在暗中主持大局,否则,那么多的奇技淫巧从何而来?明家生意逐渐恢复原样,甚至再一次迈向一个更高峰又怎么说?

    所有敌对势力暗暗咬牙切齿,恨得明中信牙痒痒,所有联盟势力尽皆喜笑颜开,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想见明中信一面,真心不要太难,一些上门求教之人都被拦在了明宅外,理由就是养伤,这个理由强大啊!无论谁都知晓,南下一路之上,即便是回程当中,明中信也是养伤而回,但在回京的第一天,大家就知晓,这家伙根本就是装蒜,伤势早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否则,他怎会从暗杀之人手中逃脱?甚至还救了一名学员!

    然而,人家就是以养伤这个理由闭门谢客,你能奈他何?

    故此,在众人纷思乱想当中,这一日。

    “教习,教习!”一个声音划破长空,在寂静的明宅上空叫嚣着。

    “行了,明兴,稳重点!”福伯一皱眉,望着飞奔过来的赵明兴不悦道。

    “见过福伯!”赵明兴收敛笑容,恭恭敬敬冲福伯行礼道。

    “有何喜事这般大呼小叫,难道不知道公子在养伤吗?”福伯皱眉问道。

    “明兴知晓,是明兴错了,下次不敢了!”赵明兴连忙低头认错,毕竟,就算明教习在福伯面前也不敢托大,他岂敢!

    “说吧,什么事?如果事情不在,就不要惊动公子了!”福伯问道。

    “福伯,学员们回来了!”一听福伯询问,赵明兴又恢复了眉飞色舞之色,激动道。

    “学员们回来了?”福伯一愣,转念一想,难道是?

    “在刘府的那些学员回来了?”福伯平淡地问道。然而,话一问出口,他心中一动,不对啊!那些学员岂能回来,就是刘大夏、郭小候爷、张伯爷也不会放他们回来呀!而且,如果仅只是他们回来,明兴也不会如此高兴啊!

    “不是!”正如他所料,赵明兴连连摇头,“是那些武举中举的学员们回来了!”

    什么?福伯愣住了。

    “真的,他们回来了!”赵明兴深怕福伯不信,继续解释道。

    “好事啊!”福伯心头一喜,连连点头,“快,快,速速禀告公子!”

    赵明兴看一眼他,心中腹诽道,刚才是谁说的,不用打扰公子,现在却这般模样,真是前后不一啊!

    但是,听得福伯如此说,他就如同领了圣旨一般,飞一般冲向了后堂,激动地叫道,“教习,学员们回来了!”

    福伯望着这家伙的背影摇头不已,你小子,还是这么的毛毛躁躁,这般说,谁能理解得了!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

    虽然摇着头,但福伯却是满面笑容,快步向明中信的就寝之地行去,这般大事,必须请示,看公子爷要如何庆祝啊!

    毕竟,留守京师的他知晓,之前,武举之后,学员们被派遣前往北疆,在宣武卫的带领下,迎接副都御史顾佐回京。

    想当初,辽东总兵官李杲与巡抚张玉、镇守太监任良合谋,以为朵颜三卫积弱可欺,欲杀其冒功掩罪,乃令都指挥崔鉴、王玺、鲁勋设酒席,诱其来市者三百余人赴宴,尽杀无余,竟上奏报捷称:三卫分道入寇,官军败之。朝廷众臣以为朵颜三卫近年来与明廷修好,疑其中有诈。既而朵颜诸部来贡,详诉其事,乃命副都御史顾佐前往核实。而顾佐查得此事实情却传来消息,被困北疆无法回京,弘治帝令人前往迎接,正好武举科试完结,就派人领着武举中举之人上阵磨炼。明家学员中举之人也尽数被征召,唯有赵明兴放弃前程随明中信南下,但其余学员尽数随队前往,好在有惊无险地迎回了顾佐。

    弘治十三年正月,顾佐自辽东还,奏李杲等诱杀冒功之事属实,弘治帝诏命任良还京,李杲、张玉免职致仕,崔鉴、玉玺、鲁勋各降一级。此事就此完结,一应武举也得到了封赏官职,尽数进入军队磨炼。

    然而,就在四月,未等明中信从南疆回转,突然,火筛七千余人自大青山数道入威远卫(今山西左云西),游击将军王杲及都指挥邓洪率军迎击,中伏而败,九百余人战死。弘治帝急命平江伯陈锐为靖虏将军,充总兵官,太监金辅监军,户部侍郎许进提督军务,前往御之。当然,此番学员们也没有逃脱,被征召入伍,前往御敌。

    学员们就此一去不回,未曾想今日居然回朝了,这是打了胜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