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准备出行-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二十八章 准备出行

    无论如何,学员们及时回来,这可是一股生力军,而且是武力值爆表的力量,对明家现在的处境可真心是强有力的补充啊!

    现在的情况下,真乃是雪中送炭啊!

    福伯欣喜非常,步履轻快地冲向了明中信的寝室,要将这个好消息报告给公子。

    同样的,当明中信一听学员们从战场归来,眼中绽放出一缕精芒,一丝喜意充盈于眼眶之中。

    “走!去大厅!”明中信一声吩咐,赵明兴与福伯紧随其后来到了大厅。

    却只见大厅中央,正站立着十余位满面风霜的少年,但他们满脸的风霜显示,他们必然经历过一番磨炼,一个个英武逼人。

    一见明中信,眼眶一红,齐齐躬身行礼,“见过教习!”

    “行了,自家人,何必这么客气!站好,让教习好好看看你们!”明中信也是眼眶一红,微微一闭眼,将那股激动收敛了起来。

    学员们听话地站直了身形,望着明中信。

    一瞬间,一股彪悍的气势扑面而来。

    明中信点点头,看着这些学员,心中暗叹,还是战场磨炼人啊!一番磨炼都已经成了一条条男子汉了啊!

    “你们这次是暂时回来?还是准备不走了?”久久的打量之后,明中信轻声问道。

    福伯与赵明兴也极是好奇,这些位究竟是要长住还是短住,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这些位。

    “教习!”学员们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齐齐叫了一声。

    “嗯,明白了,也就是说,你们现在只是暂时回来,还得开拨,是吗?”明中信是个明眼人,瞬间明了,点头道。

    而赵明兴却是满脸的不舍,望向学员们。

    学员们面面相觑,最后,李严东上前一步,躬身回禀道,“不错,教习,这次咱们只是随靖虏将军陈总兵回朝领领赏,稍后依旧得前往山西继续抵御鞑靼支部。只因咱们虽然已经将鞑靼火筛支部击退,但却是未曾尽数剿灭,只怕这些家伙还会死灰复燃,故而,必须得继续前往袭剿。”

    “嗯!”明中信点点头,“好,难为你们还记得教习,那咱们今日就大摆宴席,为你们接风洗尘!”

    “这?”李严东一脸的为难,望向明中信。

    “怎么?有事?”明中信一怔,望向李严东。

    李严东看看大家,大家纷纷以目示意,让他解释,一咬牙,拱手回禀道,“教习,咱们现在是行伍中人,此次回明宅看您也是向陈将军请了假,稍后就得回转军营,否则只怕会军法伺候!”

    “哦!”明中信恍然,随即笑了,“好嘛,有点兵的样子了,听令而行,军令如山,不错,不错!”

    “谢教习夸奖!”学员们齐齐应道。

    “对了,大家都没有受伤吧?”明中信目光一凝,望向学员们,上下打量着,一脸的探寻之色。

    “这?”学员们一阵沉默。

    “怎么?有事?”明中信面色一凝,沉声道,“是谁?重伤还是身亡?”

    赵明兴在旁边急切地望向大家,面上闪过一片忧虑。

    “那倒没有!”李严东一见大家急切忧虑,连忙摇头解释道。

    “那为何二十余人去,仅有这么多人回来呢?骗我?”明中信面色一沉,森然的目光望着李严东。

    李严东一瞬间如同被猛兽盯着一般,浑身颤栗,冷汗刷一下流淌而下,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位学员上前一步,拱手道,“回禀教习,咱们人多,无法尽数请假,只能咱们作为代表前来看望教习,兄弟们让咱们捎来话,还请教习原谅他们无法前来探望之罪!”

    “嗯!”明中信自然能够听出学员话语中的真诚,缓缓点头,收起了神识。

    而此时的李严东却是满脸苍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斗大的汗珠滚落而下,眼神中充满了惊惧之色,不时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歉然地看了一眼李严东,刚才,他以为学员们出了事,情急之下无意间将养神**散发了一丝出来,却令得李严东受到这般惊吓!

    也幸亏这李严东之前训练之时被明中信以养神**锻炼他们,有了一丝抵抗力,否则只怕就这一下,李严东短时间内也会噩梦连连,日日惊醒。

    “行了,这粒丹药拿去,定定神!”明中信一扬手,将一个瓷**扔给了李严东。

    李严东一听,眼神一闪,望向空中的瓷**,急急忙忙接过,眼神中充满了欣喜之色。

    要知道,之前他们可是见识过明教习的丹药之术,那可真心是神奇啊!任何伤病药到病除,而且效果斐然,如今只是受了一声惊吓却得了这个大便宜,太值了!

    同样的,学员们纷纷对他投以羡慕的眼神!

    明中信好笑地望着大家,开口问道,“怎么?难道之前的丹药已经用完了?”

    “用完了!用完了!”一时间,学员们七嘴八舌地向教习回话。

    毕竟,前番去迎顾佐,明教习怕咱们在战场上吃亏受伤,每个人都给了保命的丹药,虽然当时肯定是够的。

    但是,回来之后,又遇到了火筛叛乱,再次被派往了威远卫,这就令得丹药不够用了,毕竟,战场之上难免会受伤,那些丹药虽然大家谨慎小心地用,但架不住战场残酷,受伤的机会极其大,更何况这些学员初上战场,自然是经验短缺,一些不必要的伤势受了极多,那些丹药也就被频繁的使用,这就令得大家捉襟见肘,用罄了!

    如今明教习询问,他们自然是想要再要一些!

    明中信笑看着大家,摇头不已,心中暗叹,这些家伙!

    笑着,他从怀中取出一个个瓷**扔给大家。

    本来是前来拜见教习的,却成了讨药大会!

    当然,李严东也在抢着丹药,毕竟,能抢多少是多少,战场之上救命的丹药永远不会嫌多!

    看着大家争先恐后的抢着丹药,明中信心中一酸,眼眶一热,差点掉下眼泪。

    毕竟,这些家伙的年纪与自己相仿,记得当初他们要北上去接顾佐之时,自己给他们丹药,他们还一推二六五,是自己强行塞给他们的!但现在却一个个如狼似虎地争抢,想必他们已经意识到了,有此丹药疗伤,在战场上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岂能不上心!

    这一轮转变,也表示,他们已经在血与火的考验中意识到了一些东西,也表示,他们已经从血与火当中记得了教训,吃了苦,受了累才能有些觉悟啊!可见他们已经成熟了,但代价必然是大的,从他们黝黑的面庞,满是血茧,可以看出,这是成熟的代价啊!

    旁边的福伯也是满脸的痛惜,望着这些小家伙,欣慰地点点头。是啊,都成熟了!但苦,也受了不少啊!

    “好了,人人都有份!连没有回来的都有!”明中信收敛眼中的酸楚,笑道。

    他如同散财童子一般,将怀中的瓷**丹药一一发放!

    学员们一阵欢呼,纷纷上前领取丹药。

    “行了,呆会儿你们去工匠坊领取一些小玩意,护身之用!”明中信沉声道。

    “谢教习!”学员们更激动了,齐声致谢。

    明中信想要将他们武装到牙齿,确保他们在战场之上不会过早地陨落,令自己遗憾!

    当然,经过自己的一番调教,如果他们不是被困于绝地,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谁又能真的保证不会有危险呢,还是防患于未然,多多准备一些保命手段要紧啊!

    “教习!”李严东看看大厅之外的日头,面色一肃,躬身叫道。

    学员们一听,齐齐止住了呼叫,看看李严东,再看看大厅外的天色,再度望向明中信,眼中充满了不舍!

    “时间到了?”明中信轻声问道。

    “是!”李严东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孺慕,坚定道。

    “好,你们去吧!”明中信深深看了他一眼,环视一圈,看看这些之前还是稚子,现在却成了男子汉的学员们,眼中闪过一丝不舍,点点头,沉声道,“注意安全!”

    “诺!教习保重!”学员们齐齐躬身。

    “你们也保重!”明中信点点头。

    学员们齐齐冲福伯、赵明兴点点头,齐齐冲明中信弯腰,缓缓退出了大厅。

    明中信望着学员们,眼中闪烁不已,久座不起。

    赵明兴紧随他们送行而去。

    “公子!”福伯轻声在明中信耳边喊道。

    然而,明中信却是置若罔闻,久久凝视。

    福伯眼中闪过一丝理解,毕竟,这些学员如同明中信的弟子一般,如今上战场而去,他自然心中难舍,有所触动,理解!

    “中信!”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明中信终于回过神来,望向来人。

    哟,这不是陆明远陆先生吗?

    “中信,人,总是要长大的!”陆明远长叹一声。

    明中信笑笑,但那笑容却是如此的诡异,显然,他还没有从离别当中回过神来!

    “中信!”陆明远沉声喝道。

    “啊!”明中信眼神一明,看向陆明远。

    “记住,你当前最主要的是应对明家的劫数,而非在此儿女情长!”陆明远肃然道。

    “谢陆先生指教!”明中信深吸一口气,眼神中恢复清明,郑重地拱手道。

    “好了!”陆明远点点头,“这些时候,咱们已经立住足!就看下一步的引蛇出动了!”

    明中信眼神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缓缓点头,“明白!还请陆先生布置!”

    陆明远点点头,站起身形向后厅而去。

    坐于大厅的明中信眼神闪烁不已,时而阴狠,时而喜悦,时而却又是无比的惆怅,总之,五味杂陈,情绪莫名。

    旁边的福伯却是满眼的痛惜,怜爱,却也不开口劝慰,只是坚定地站于明中信身侧,如同一尊护道者。

    “报!”在京师的小宅院当中,一个鬼鬼崇崇的身影,悄然来到房门外,轻声道。

    随即,他静静停在门外,静候着,久久不语。

    “说!”同样的房中一个声音轻声应道。

    “据传,明中信明日就会前往名轩阁查帐!”鬼鬼崇崇的身影躬身回道。

    “去吧!”屋内声音响起。

    鬼鬼崇崇身影转身轻轻而去,就如同他来一般,无声无息。

    “公子,您看!”房中之前那个声音轻声道。

    “无论是否真假,安排人员,布置围杀!”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诺!”

    随后,小宅院恢复了平静。

    “阁老,阁老!”一个激动莫名,声音居然有了颤音,喘息着叫道。

    随即眼前一宽,声音的主人来到了一个大厅之中,望向上座之人,笑着叫道,“阁老,明中信出动了!”

    上座之人,眉头一皱,看向来人。

    “稳重些!如此模样,成何体统!”

    却原来,那刚刚进入大厅之人,头上的帽子居然有些歪斜,却不自知。

    此人讪笑一下,整整衣冠,躬身立于一旁,静静看着上座之人,却不再说话。

    “明中信准备干什么?”上座之谢迁沉声问道。

    “那明中信要前往名轩阁查帐!”刚进入大厅之人躬身回禀道。

    “引蛇出动?”谢迁眉头一皱。

    “不错!”旁边坐着的一位中年官员点头道,“应该是耐不住性子了!”

    “你觉得,会上当吗?”谢迁望着中年官员,问道。

    老年官员笑笑,“阁老怎么明知故问,想考考下官?”

    谢迁失笑道,“怎么?倪尚书觉得我会如此浅薄?”

    却原来这老年官员不是别人,正是倪岳倪尚书!

    “你呀!”倪岳摇头失笑,并不接茬,反而轻声道,“不过是阳谋而已!定然会有人出动!”

    谢迁点点头,“不错,再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如果任由明中信查帐,只怕随后明家的生意真的会起死回生!”

    “无论如何,咱们看热闹即可!就别凑热闹了!”倪岳望着谢迁,别有深意地回道。

    “糊涂!真是糊涂!”一个声音气急败坏地叫道。

    “父亲,得想办法阻止他啊!”李兆先急道。

    “我怎么阻止?亲自上门?”李东阳收敛急切的心绪,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