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三十五章

    哼!大家纷纷冲着这二位特务冷哼一声,极是不悦,自然是不会给他们好脸色。毕竟,他们作为明中信的朋友,还是特务,居然什么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平时在忙什么!

    石文义与张采尴尬地一笑,垂头不语。

    对于大家对这二位的鄙视与孤立,明中信也爱莫能助。

    “对了,明兴呢?伤势如何?”明中远见明中信无事,不由得询问道。

    “唉!”明中信一听,面色一变,轻叹一声。

    一时间,大家的心提了起来,毕竟,虽然赵明兴平时不与大家来往,一心只是守护明中信,但大家都对他极富好感,此番为保护明中信受伤,大家自然极是关心。而看明中信的面色,恐怕情形不妙啊!

    “依你的医术,难道你也没有办法?”刘大夏不由得一皱眉头,看着明中信问道。

    “唉!”明中信再次叹息道。

    这下,一众人等心情沉重,垂头不语。

    “教习!”一众学员满面凄然地望着明中信颤抖着声音叫道。

    “你们这是怎么了?”明中信突然满面愕然地望着学员们。

    啊!一时间,大家诧异地望着明中信,有些难以理解,赵明兴可是明中信最贴身之人,对于赵明兴的生死怎么会这般的轻描淡定呢?亏赵明兴还那般的护卫于他!

    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从学员们心中泛起。

    “教习!”就在此时,突然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大家为之一愣,随之就是一阵狂喜,齐齐望向那声音来处。

    却只见一个身影正在依门而立,赫然就是那赵明兴。

    面色苍白地环视一番大家,一脸的疑惑地看向明中信。

    “明兴!”大家齐齐叫了一声,声音中情绪各异。

    而旁边的明中信轻叹一声,一脸的怅然。

    张采最先反应过来,一脸纠结地看向明中信,“中信,你就是如此戏弄咱们的?”

    对啊!一时间,大家齐齐恍然大悟,之前是明中信戏弄咱们的!

    一道道怨愤的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不错,本来,明中信见大家的太过严肃,想要活跃一下气氛,没想到,却被赵明兴的出现破坏了。

    石文义也是摇头失笑,这家伙,居然这般戏弄大家,太过份了!

    “行了,大家就不要怨愤中信了,他也不过是希望气氛融洽一些罢了!”刘大夏更是哭笑不得地望着明中信,但作为在场之人中最年长者,只能如此解释道。

    大家一瞬间反应过来,对啊,依明中信平时的本性,绝没有如此没人性啊!这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罢了!

    一时间,大家尽皆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这样一来,名轩阁中的凝重气氛瞬间被一扫而空。

    “咳,咳!”突然明中信一阵咳嗽,弯下了腰,不停地颤抖着。

    血?赵明兴惊叫一声。

    大家大惊,齐齐望去,却只见,一缕鲜红顺着明中信的指缝流了下去。

    学员们齐齐飞身上前,一把扶住了明中信。

    关切地叫道,“教习!”

    明中信稍稍缓缓,抬起头颅,笑着解释道,“诸位不用大惊小怪,只不过是刚才有些用力过猛,现在伤势有些发作而已!”

    “真的?”刘大夏一脸的不信。

    余者也是尽皆不信,目光炯炯地望着明中信。

    “教习,是明兴的错,令得教习受到如此重伤!”赵明兴踉踉跄跄抢到近前,满眼难受地望着明中信。

    “行了,与你何干?!”明中信面色一变,沉声道。

    赵明兴垂下头颅,无比内疚,以手捶头道,“教习为明兴疗伤,令伤势严重,是明兴无能!”

    “行了,没那么严重,我的身体我知晓!”明中信却是不再看他,也不安慰于他,只是冲大家笑道。

    “你?”刘大夏等人望着明中信就待追问。

    “诸位,现在不是深究此事之时,最重要的是大家立刻分析一下情势,做好防卫,防止再有人前来捣乱刺杀!”明中信面色肃然道。

    明中信成功地将话题转移。

    一提到这一点,大家瞬间面色凝重地望着明中信,是啊,现在外敌未除,还是关心一下这一点吧!

    这才是当务之急啊!

    刘大夏皱眉望着石文义、张采,“二位,要想做出应对,必须知晓咱们的敌人是谁!你们即便不知晓袭击的贼人是谁,也定然有一个猜想的方向吧?”

    石文义、张采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是啊,他们有所猜想,但是,这些事情能说吗?

    “二位,别磨磨唧唧的!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咱们必须做出应对,否则,如果中信遇险,刚刚建立起来的集团可就分崩离析了!”郭小候爷皱眉催促道。

    石文义冲张采轻叹一声,转头望向刘大夏,“刘老,其实,之前咱们就已经怀疑了,只不过未经证实,此番袭击中信的匪徒其实应该是弥勒会!”

    “弥勒会?”一瞬间,明家诸人尽数面现一阵痛恨之色。是啊,想那弥勒会不仅在陵川为祸明家,即便明中信前往南疆云南,这些家伙也如影随形,一路针对明中信,差点令明中信身死云南,明家诸人自然是对弥勒会恨之入骨!此番一听居然是弥勒会,自然是同仇敌忾!目光之中那深切痛恨之色简直是溢于言表!

    “真的是弥勒会?”刘大夏却是望着石文义,沉声确认道。

    “只是猜想,不过应该**不离十!”石文义点头应道。

    “不错,也只有弥勒会才能找来攻城弩,也才能调动东厂与弥勒会的暗子!”刘大夏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模样。

    “是那个弥勒会吗?”郭小候爷望着张采,一脸不解地问道。

    张采点点头,不错!

    得到确认的郭小候爷眼中闪过一丝忌惮,是啊,作为开国功臣的后代,长辈们自然提醒过他们这个大明帝国的切肤之痛、疥癣之疾!而且提醒过他们必须知晓弥勒会所在之地后,必须立刻躲避,找机会再报朝廷知晓!

    当然,弥勒会的恐怖也被他们一次次提及,故此,郭小候爷的记忆当中被打下了极深的印象!

    之前明中信说过,在云南与弥勒会交过手,那却是极远,如今这可是近在咫尺啊!郭小候爷自然心中无比忌惮,毕竟,稍有不慎,他这位明中信的合伙人必然会被殃及池鱼!到时,哭都来不及了啊!

    郭小候爷望着明中信,满脸忌惮道,“中信,弥勒会追到京师了吗?”

    明中信缓缓点点头,“不错,我也这么想,此次必然是弥勒会,只因为,没有另一股势力会如此大费周章地想要将我置于死地!”

    得到明中信的确认,余人心中沉了下去,毕竟,明中信乃是当事之人,遭遇了那么强烈的围杀,而且他之前与弥勒会打了那么多交道,对其形势方法自然是熟悉无比,他的话语自然是无比权威!

    而如果是弥勒会针对于他,就凭他一个人,与大明帝国都没有彻底消灭的势力相斗,可真心没一点希望啊!

    “行了,那弥勒会也没那么可怕,你们不见我几次三番从他们手中逃脱吗?”明中信一见之下,心中了然大家的顾忌,轻声笑道,“而且,我与弥勒会争斗以来,可是从没有吃亏啊!更何况,咱们现在可身处大明帝国的心脏京师,岂能容这些宵小如此横行,也许,现在东厂与锦衣卫已经将京师的弥勒会余孽连根拨起!”

    “嗯,中信所言有理!”刘大夏点头附和,不过大家刚露出一丝欣然,刘大夏话峰一转,“但是,咱们必须得有所准备,尽力防范,以防止一些弥勒会余孽全力反扑,造成闪失,咱们可就真的亏大发了!”

    “好,就依刘老!”石文义附和道,话峰一转,“不过,外面有东厂与锦衣卫留下的护卫力量,咱们可以用少一些的力量布置于外面,将力量集中于名轩阁内部,这得好好商量一下!”

    “唉,有什么可商量的,也许,那些贼人们已经被剿灭光了!”张采摇头道。

    “消灭光?”刘大夏一怔,这话是怎么说的?依自己掌握的消息,东厂与锦衣卫可是没有将贼人们围困,反而被人家跑了个一干二净。这种情形之下,怎么会将贼人们消灭光呢?难道?他们还有后手?

    他不由得望着张采一脸沉思。

    当然,不只是他,一应众人皆是如此!

    张采一脸的失言之色,不由得望向石文义。

    “行了,不用这么藏着掖着,其实,是中信提供了信息,东厂与锦衣卫已经赶往了贼人们藏身之所,相信现在已经围剿完毕!”石文义白了他一眼,毕竟,在座之人皆是明家集团的核心,再行隐瞒也有所不便,他只能明言。

    “中信提供信息?”刘大夏有些不解,不由得抬头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同样白了张采一眼,这家伙,嘴怎么这么不严?不过,事到如今,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也没必要再行保密了。

    “其实,就是咱们明家学堂中有一队学员习得了潜藏隐匿追踪之术,早在我们决定外出引蛇出动之时,我们就已经布置了这些学员在各个路口,随时关注那些形迹可疑之人,随后留下记号,将他们的消息传回来。正是有了这般布置,才令得咱们掌握了贼人们的行踪,提供给了东厂与锦衣卫,毕竟,相对于弥勒会的力量,现在咱们的力量太过薄弱,无法全歼贼人!供给朝廷,才能永绝后患!”明中信解释道。

    听了明中信的解释,虽然大家心中依旧有些疑惑,但却也不再询问,毕竟,中信已经有了交待。

    “那咱们就可以放心了!”郭小候爷一脸的释然,满脸笑意道。

    “不可大意啊!”刘大夏轻叹摇头道,“依以往的经验,这些弥勒会贼人一般皆是狡兔三窟,我认为,捣毁贼窝可能,但全歼不可能!”

    “不错!”明中信点头认可,“弥勒会贼人确实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摧毁的,咱们必须小心为上!”

    既然有这两位大拿如此推断,大家自然不敢大意,表情重新凝重起来。

    “好了,也不用太过紧张,毕竟,这些也只是猜测,毕竟,朝廷不会让弥勒会贼人在京师如此嚣张的!”明中信笑道,“咱们只需要小心些,绝对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话虽如此,但刘大夏依旧主持了这次会议,名轩阁外松内紧,做好了应对措施。

    然而,一夜无话,随着黎明的到来,新的一页翻开了篇章。

    明家诸人尽皆舒了一口气,毕竟,没有出什么问题,大家自然是高兴异常。

    当然,名轩阁外面护卫的东厂与锦衣卫也是松了口气,如今这形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是如此凶悍的弥勒会贼人,没有与他们对阵,真心令大家开心啊!

    当然,一众探子也从名轩阁外纷纷赶往各自势力大佬处,将消息传了回去。

    虽然,一夜无话,但是,各大势力却是暗暗关注着名轩阁,同时下令,名轩阁有任何消息必须及时传回,以作下步分析。

    如今一夜过去,虽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弥勒会也没有来袭,但这消息也得传回去啊!

    虽然没有精彩节目上演,却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经过东厂与锦衣卫的联合打击,弥勒会相信必然元气大伤,短期内必然无力反扑。

    但各大势力却是心知肚明,经此一役,明中信与弥勒会的梁子再次扩大,如果之前只不过是势不两立,但现在却是仇深似海,几辈子也无法消除了。

    毕竟,虽然是东厂与锦衣卫联合剿灭弥勒会贼人的,但各大势力明眼之人却是心知肚明,这一切只因为明中信的布局,才令得弥勒会元气大伤、伤筋动骨!

    弥勒会贼人们里面如果有那些脾气急躁之人,昨日也许会狗急跳墙,担着被杀的风险,前来名轩阁实施刺杀之事,这,也是很多势力万分期盼的。

    毕竟,如果明中信与弥勒会两败俱伤,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