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圣旨突至-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三十八章 圣旨突至

    望着明中信一脸的谄笑,刘大夏有些无奈,这家伙,还真是厚脸皮啊!

    “好!”刘大夏面色一正,不再与明中信调笑,肃然道,“相信现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势力敢于为难明家,毕竟,中信你受到了弥勒会如此袭击,任何想与你为难的势力必然会投鼠忌器,害怕朝廷下死力彻查,故此,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明家各项生意恢复元气之时,这就要由你小子使力了!”

    说着,刘大夏看了一眼明中信。

    明中信眼中闪烁着光芒,竖起大姆指,“姜还真是老的辣,刘老,硬是要得!”

    “废话,既然理解了,就赶紧吩咐下去,照做!”刘大夏翻个白眼。

    “刘老!”明中信看看刘大夏,郑重其事地叫了声。

    “嗯!”刘大夏一见之下,一怔,面色肃然,盯着明中信,看他还有何话要说?

    “刘老,这次事件之中,我感觉”明中信眼神微微一缩,“咱们必须有自己的情报网啊!”

    刘大夏愕然地望着他,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你小子终于意识到了!”

    明中信心中轻叹一声,不是自己才想到啊!而是之前没有时间与机会啊!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唯有进一步巩固明家在京师的实力,才能令那些觊觎明家的势力投鼠忌器,不敢这般明目张胆地上来抢这块肥肉啊!

    而这第一要务就是要成立一个情报部门,收集市井之间、朝野内外的消息,否则,信息不畅,明家发展得越好,那也只会令明家成为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好在,明家其实已经有了个很好的基础,那就是赵明兴领衔的武堂,其中的学员们的培养已经初有成效,再经过此番南下赈灾除疫,经历了生死考验,心智已经尽数完备,明中信也已经将一些查探消息的技艺教授给了他们,并在南下之时进行了巩固熟练,余者只是一些小的技巧需要再行精研一下,即可投入使用。

    以其为根基,再招收一些外围人员,那就可以完成一个情报网络的雏形。

    更兼有环采阁、名轩阁等生意势力,到时,相互穿套,那就是一个完善的情报网络了!

    这,是明中信心中的构想!也是他早前一心想要培养的网络!

    此时,多方因素结合,这个构想也就可以提到日程上来了,而且时机已经成熟,就等实施了!

    而此番查探弥勒会贼人的藏身之所就是小试牛刀,成果还是挺显著的!

    “你小子不会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吧?此番只是套我的话?”刘大夏看着明中信眼神,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猜得不错,其实,明中信已经布置好了,此番询问只不过是想听听刘大夏的意见而已,现在得到他的意见,心中有了数,自然流露出了一丝表情,却被刘大夏这个老狐狸看了出来。

    “嗯!”既然刘大夏已经猜到,明中信自然不会藏着掖着,点头承认。

    “你小子啊!”刘大夏一脸的好气又好笑,指着明中信一阵摇头。

    “刘老,你觉得,咱们明家学堂下步的重点是什么?”明中信自然不会在这个话题上再往下谈,直接进入下一环节。

    “明家学堂?”刘大夏一听,眉头一皱,陷入沉思。

    明中信并不催促,毕竟,这事关明家今后的未来,多么郑重都不为过!

    明中信静静坐着,品着茗,静候刘大夏思索停当。

    久久,刘大夏抬起头,眼中闪烁着一缕精芒,“中信,你的打算呢?”

    想了半天,他居然将这个话题推了回来,明中信看看刘大夏,心中好笑,这是探探自己的底子啊!

    毕竟,之前自己耍了一把刘大夏,人家还回来也算理所应当。

    “刘老,我也不与你藏着掖着,武堂我准备就利用现在明兴率领的学员们组建情报机构,当然一些适当的配合必不可少,这且不说。还有就是武堂的一些进入军中的学员,我准备就让他们在军中发展,现在就不打扰他们了。至于其他各堂的学员,我准备将陵县明家学堂的老学员们尽数彻底地投入到各项生意当中,检验一下成果。”

    说到此处,胆中信看了一眼刘大夏。

    刘大夏点点头,并不答话。

    “至于现在明家学堂当中的正在学习的学员们,我准备重点侧重于技堂,投入大量的精力,将其培养成对咱们大明有用之人,令咱们大明的技艺之术上个新台阶。”

    “你不是已经将一些人献给了陛下吗?还有?”刘大夏听到此处,一阵皱眉。

    明中信知晓,刘大夏提的是那些自己献给大明朝廷的武器制造工匠,笑笑,“那些不过是您送给我的工匠,其中我选出了一些技艺精湛之人献出,至于学员们,我还没有将其培养成材,岂能随便将他们献出?!”

    刘大夏恍然,之前一些工匠回府向自己致谢,毕竟,此番明中信将他们献出,还向陛下提出条件,让他们的子弟恢复平民身份,能够重新参加,归根到底都是刘大夏这位前主人给他们找了一个好的下家,自然得回去向他禀明再致谢,故而刘大夏知晓自己给明中信的工匠居然还有此际遇,心中自然是高兴异常。他却以为,明中信也将技堂的学员献了出来,却原来,这小子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将一些技艺教授给工匠们,转手就将他们卖了,自己却将精英保存下来,亏自己之前还那般的感谢明中信,真是狡猾啊!

    “明兴,在这儿,我向你提个建议。”心中虽然对明中信有些鄙夷,但却有些话不得不说,刘大夏正色道。

    “刘老但请明言!”明中信面色一肃,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拱手道。

    “随后的技堂学员培养,你应该准备增加考核环节,选拨出能够信任可靠之人,再行传授技艺,否则,被那些敌对势力派来的眼线内奸学去,可就得不偿失了!毕竟,经过之前的一系列变故,明家技堂的一些知识令各大势力觊觎垂涎啊!他们定然会不折手段地派人前来盗取,这却是不得不防的!”刘大夏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向明中信明言道。

    明中信微微一笑,点头应道,“这是自然,中信早在明家学堂建成之际就已经着手完善这个制度了!”

    “那就好!”刘大夏点点头,但继而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但是这真的能够杜绝技艺外流吗?你不见之前的一些技艺已经流出去了吗?否则,岂会有那些商家的狙击行动?”

    “其实,刘老不必担忧,那些技艺其实是中信故意流露出去的!”明中信笑道。

    “什么?”刘大夏一惊,不由得望向明中信,从来只听说人们将技艺保护得严密异常,甚至传下去训示,传子不传女,传媳不传女,明中信此番举动究竟是何用意?他对这就有些不解了。

    其实,这就是刘大夏身处这个时代的局限性了。

    明中信缓缓笑着反问道,“刘老,您不觉得,如果明家一家独大的话,在今后的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失传吗?那样的话,不是会令这些技艺蒙尘吗?”

    “此话怎讲?”刘大夏一怔,眉头一紧问道。

    “中信此举,其实是想要将这些技艺在不知不觉间传遍整个大明,毕竟,单纯靠明家推广,根本无法试行天下,如果有势力介入其中将这些技艺推广天下,那不是一件好事吗?”明中信调皮地一笑。

    他心中明白,随着明家学堂在京师的规模越来越大,技艺逐渐暴露人前,必然会引来各方势力的觊觎与垂涎,这是无法避免的,毕竟,自己所传授的技艺有些属于独门手艺,竞争力的攀升必然招致人们的垂涎!只是依靠自己养神搜魂夺魄**去鉴定学员的忠诚,种下种子太过不适合了!只能通过一些手段来杜绝此事,但是真的能杜绝吗?这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他已经建立了核查制度,但是,终究没办法尽数杜绝。但同时他也心中有个想法,想通过这个渠道将一些不太重要的技艺流传出去,将大明的整体技艺提升,毕竟,只是依靠自己的推广真心没办法令这大明强盛!

    “你是想?”刘大夏震惊地抬头望着明中信,眼中熠熠生辉。

    “不错,我是想要利用他们,毕竟,人们如果是很容易得到的话,就会不珍惜,但如果是他们千辛万苦得到的话,必然是珍而重之,也会极力在自己的势力之内极力推广,再有我在后面推动他们,鞭策他们,这些技艺将会暴发出更加庞大的力量,令这大明极速前行,这,就是我的一点理想!”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绝然,同时也出现了一丝怜悯。

    之前他只不过是想要利用归元塔归元书库中得到的这些技艺增加自己的势力,再找到自己三元合一心愿达成的方法,但此番南下,见到了那些穷困异常的百姓,看到他们挣扎于生死线上,心中不时闪烁着一丝念头,想要令他们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但如果只凭朝廷及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达成。要想改变这种现状,那么,唯有将一些势力绑上船一同努力,才有希望达成这个目标啊!

    随后回京之后,一系列的刺杀行动,更令他深恶弥勒会的行动,他们在南方不顾百姓生死研究出一些疫病遍传云南就算了,还如此不依不饶地这般追杀自己,置一般百姓生死于不顾,真心可恶!

    而且,他们的行动中显示了他们根本不将百姓放在眼中,唯一想要的不过是这天下的权势而已。

    如果任由他们这般作孽,这天下只会渐渐变得民不聊生,百姓生活不下去,自然就会揭竿而起,令这天下生灵涂炭。

    而唯一能够制止他们的,并非朝廷,而是这天下的百姓尽皆安居乐业,生活无忧,自然就会无人应和,弥勒会的奸计自然就会消亡,这才是釜底抽薪的良策。

    而自己要做的不过是依据这归元塔中给予自己的一切,让这天下变得更好,让这大明更加富裕,百姓更加安居!

    当然这些理想刘大夏并不知晓,可以说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不知晓,明中信唯有一点点利用自己的归元塔实现,当然,是在他获得那三元归一的契机之前,如果他得到那一丝契机,他必然会先完成自己的终极目标,这些只不过是自己的一时感触罢了!现在他这般认为!

    “中信啊!”刘大夏望着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欣赏,感叹地笑道,“你这般悲天悯人真的好吗?咱们这些老家伙都早已没有了这份心意啊!”

    明中信笑笑,“中信也不过是一时感触而已,也许明日醒来,就忘记了这个理想了!”

    “中信,再客气就是虚伪了啊!”刘大夏叹道。

    刘大夏并不知晓,明中信还真是如此想的,至少现在他是如此想法!毕竟,对于他那前世悠长的岁月而言,今世只不过是转眼即逝的时光,他有所怜悯就不错了!

    于刘大夏的言语,他只是笑笑,并不反驳,毕竟,刘大夏并不会了解他的经历,更何况他的心绪呢!解释也是枉然!

    “中信,那农堂及其他呢?”刘大夏理解了他对技堂的安排,对于其他各堂的安排不由得更加感兴趣了!确切的说,他是对明中信对于各堂安排有了更大的期望!

    明中信就待回答,突然,就在此时,一个急切的声音响起,“家主,家主!”

    明中信与刘大夏对视一眼,不由得心中一惊,这是怎么了?又出事了?

    福伯却是一步上前,打开了房门,望向外面,喝道,“大惊小怪什么!有事说!”

    却只见吴阁主大步而入,满面喜色道,“福伯,有圣旨到了,还请家主前去接旨!”

    什么?圣旨?

    这下,连福伯也惊呆了。

    明中信与刘大夏更是面面相觑,这是怎么话说的,不是说陈准与牟斌向圣上请旨要搜查萧府吗?怎么会圣旨来到了名轩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