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宿敌现踪-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零一章 宿敌现踪

    “出来了!出来了!”有人喊道。

    明中远笑意盈盈地从书坊走出来,身后伙计们抱着《学堂文规》。

    众位读书人眼冒绿光,紧紧盯着《学堂文规》,仿佛怕它们长腿跑掉。

    “诸位,诸位。”明中远一阵高喊,将众人的注意力重新收回。

    “本书坊为感谢各位对我们的支持,今日特推出《学堂文规》之三,与之一、之二一同售卖。”

    随着明中远的宣布,众位读书人兴奋高呼,气氛愈加热烈。

    随着明中远一声宣布,“售卖!”

    众位读书人仿佛疯了般,上前疯抢,不到一盏茶工夫,所有书籍扫荡一空。

    明中远也是从未见过这种场面,一众读书人如同市井之人,毫无斯文之色!

    不过,他却也理解,科举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如今有个机会让他们增加中第的可能,谁都想抓住啊!

    如果自己不是明家人,想必也会如同他们一般吧!

    想到此,心中愈加感谢明中信,正是他给了自己又一次科举新生!本来自己早已心如死灰,没想到又有一个机会摆在面前!

    而且,自己得到的还是全本!研习之下,以往有些习惯认知与之相悖,自己还得改过来!想想,真是痛苦的幸福啊!

    “明先生,可还有《学堂文规》?”

    明中远一个激灵,从沉思中醒过来。

    定晴一看,原来是钱师爷。

    “钱师爷!您说笑了!前几日不是买了一批吗?怎会还要?”

    不错,前几日将加印《学堂文规》一扫而空的正是钱师爷。

    “唉,家中几个读书人今年也要参加科举,前几天本来是买够的,只是被县尊大人全要去了!今日只好再来求购!”钱师爷叹气道,“而且,你这不是又售卖第三册了吗?不还得买吗?”

    “请!”明中远躬身请钱师爷进了书坊大堂,二人落座。

    明中远招手叫过伙计来,冲伙计耳边一阵吩咐。

    伙计听后,转身进去书坊后堂,不大工夫,手捧十余册书出来。

    明中远接过来,直接递给钱师爷。

    钱师爷一愣,脸色一沉,“明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是要买一套,而且也不只十人,看这情形只是三个人的份,钱师爷心中当然不舒服了。

    “钱师爷别生气,先验验货再说!”明中远不慌不忙地道。

    钱师爷疑惑地接过书册,咦,这厚度不对啊,再翻开细看,却发现这书册根本就是前三册的合订本。

    钱师爷不好意思地望向明中远。

    “此乃少东家的意思,今后钱师爷不用再跑了,书坊刊印出书后会及时送往县衙,钱师爷只需提供所需数量即可。”

    漂亮!钱师爷心中一阵赞叹,他明白,明中信是看重他的身份,但这也说明明中信情商够高,会做人,一切想在别人之前,让人不得不领情,别看只是一个来回的事,这却是人情啊!

    钱师爷伸手从袖中取出银两待要给予明中远。

    明中远伸手拦住,道,“少东家说了,您要是当他是朋友,就别提钱的事!而且近段时间麻烦您这么多,心中过意不去!这些书就当是他的谢礼了!”

    “这!”钱师爷一阵为难。

    “您无论如何收下,否则我无法向少东家交待。”明中远连忙道。

    “好吧,就当我欠明家主一个人情吧!”钱师爷也是爽快人,直接承诺道。

    “不知明家主备考如何了?”钱师爷探问道。

    “他正在家中备考,族叔明有仁正在教授他一些童生试的技巧。”

    “最近没人找明家麻烦吧?”

    “麻烦?没有啊!难道有人要找麻烦?”明中远瞬间反应过来,这是有人要针对明家或者说针对明中信了。“不知钱师爷有什么信息,中远先在此替中信感谢您了!”

    “我听说,知府公子好像近日来了l县并且拜访了柳知县,明里暗里表示对明家尤其是对明家主意见很大!”钱师爷斟酌着话语,缓缓道。

    “知府公子?”明中远心中一紧,这可是新情况,为何中信又与知府公子牵扯在一起了?

    这却不是最要紧的,现在必须告诉中信,好有个应对。

    “钱师爷,我得赶紧回去通知家主,以作应对,就不留您了!”明中远站起身形,急切地道。

    “理解,理解!”钱师爷也起身准备离开。

    “二元,随钱师爷将书送到府上!”明中远吩咐伙计道。

    “就此告辞!”钱师爷转身离去。

    望着钱师爷的背影,明中远心中无比佩服中信,以书册为礼结交,钱师爷马上投桃报李,将如此重大的信息告知。

    对了,得赶紧去找中信。明中远将书坊诸事交代好,直奔明府。

    “知府公子?”明中信一阵沉吟,难道那件事是真的?

    “中信,你得早些想好对策,这次知府公子来者不善啊!”明中远焦虑不安。

    “族兄,稍安勿燥!”明中信镇定无比,“要找咱们麻烦的是知府公子,不是知府!”

    “有区别吗?”明中远一阵疑惑。

    明中信白了他一眼。

    哦,明中远有些明白过来,知府公子能动用的也只是他自己带的力量,最多就是狐假虎威,借用知府的名义,让外人投鼠忌器,不敢违逆!

    就如他找柳知县诽谤明中信,就是希望县尊大人出乎,最好找个理由取消中信参加本次县试的资格。那样的话,省时又省力!

    当然,这是痴心妄想!

    他并不知道柳知县与明中信现在皆为一条线上的蚂蚱,在柳知县面前贬低明中信,那可真是打草惊蛇了!最终结果就是现在柳知县通过钱师爷向明中信通风报信!

    知府却不同,他可以动用的力量就多了,同窗、同僚、下属,甚至可以在科举中动点手脚,简直防不胜防!

    与之相比,知府公子能用的手段办法就弱爆了!更何况l县可是自己的大本营!

    因此,明中信也没有太在意。

    毕竟,虽知晓知府公子来者不善,但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别无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