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四十三章

    就在他们逼近军营之时,突然一队人马直接驱马逼向军营。

    一瞬间,军营中仿佛炸锅一般,一阵骚动。

    而那些在军营巡逻的军士们如临大敌,警惕地望向来人。

    却只见来人毫不在意,大刺刺向军营行去,根本就没有要掩盖行踪的念头。

    “军营重地,来者止步!”一声厉喝响起。

    却原来是那军营之中有军官冲来人喝问。

    然而,来人们却是并不以为意,策马缓缓向军营逼近,而那表情却是不屑一顾的模样。

    “来人止步,如果再前行,有所损伤可就怨不得咱们了!”军营中厉喝道。

    就这一句,来人们前方的首领一举手,整支队伍停了下来。

    “兀那军汉,快去回禀你家将军,锦衣卫办事,要入营!”当先的首领沉声喝道。

    啊!一时间,军营当中一阵沉静。毕竟,锦衣卫的名头可是大得很啊!前来办事?这是怎么话说的?

    “是哪位锦衣卫大人莅临,还请明示!”一阵沉静之后,军营当中有人喝道。

    啰嗦!那首领冷冷道了一声,扬手将一物扔给旁边一位壮汉。

    那壮汉扬手接住,双手捧着,缓缓向军营门前行去。

    来到军营门前,壮汉一扬手,“看清楚了,这是咱们的令牌,公务,打开营门!”

    军营中人自然有人出来查看。

    然而,那查看之人近前一观,一见之下,差点一下跌坐于地上。

    既然敢出来查探,自然是识得锦衣卫令牌的,不过,这个令牌可不同于以往,只因为,上面写着“令”,背面则写着,“锦衣卫指挥使牟”。

    正是这个牟字吓得这家伙差点跌倒。

    这下,他可不敢再行怠慢,面色瞬间缓和了下来,回头冲军营喊道,“此乃锦衣卫牟指挥使当面,快,去通知将军!”

    军营当中一片寂静,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其实,这是被那“锦衣卫牟指挥使”几个字吓着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锦衣卫指挥使那么大的官怎么会来到咱们军营当中呢?也没听说要来视察啊!

    那位鉴定令牌之人可是不管军营中如何,他紧赶几步,来到首领面前,满脸讪笑,回禀道,“锦衣卫牟大人在上,咱们将军正在赶来,还请稍候!”

    “哼!”那军营外的首领,冷哼一声,面色不愉,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立等候。

    那家伙战战兢兢地立于一旁,双股颤颤,深怕牟指挥使一个不悦取了自己项上人头,那可就没地方说理去了。

    同时,心中不断大喝,“将军,快来啊!咱可顶不住了啊!”

    仿佛听到了他心中的大喝,军营大门一时间洞开,一个全身披挂、顶盔贯甲的将军大踏步走了出来,身后则是一个个军官紧随而出,当然,也是个个顶盔贯甲,整齐划一。

    如果不是他们面上堆满笑容,只怕人们还以为要去打仗呢?

    一出门,为首的将军将目光投向了那坐于马上泰然自若的来人,似乎一怔,眉头微皱,眼中似乎有丝怒气上涌,不悦地看了一眼旁边谄媚的军士。

    随即,定定心神,急步上前,满脸堆笑地问道,“这是锦衣卫哪位大人当面啊?”

    显然,他识得锦衣卫指挥使牟斌,自然知晓面前之人并非位高权重的牟指挥使,心中怪责那位军士谎报军情。

    但礼数上可不能短缺,抱拳拱手向来人打听。

    那来人身着便衣,眼神不屑地看着他,阴阳怪气地问道,“怎么,牟指挥使不来你就不接待了?”

    “不敢,不敢!”将军连连摆手,“末将只是想要知晓哪位大人当面,也好有个称呼!”

    “你是何人?能够做得了主吗?”来人也不为已甚,但却皱着眉头问道。

    “末将陈锐!未请教?”将军拱手道。

    来人上下打量一番陈锐,语气轻佻地道,“你就是陈锐?”

    “正是末将!”陈锐强忍着气,拱手道。

    “附耳过来!”来人冲陈锐一招手,一脸的神秘。

    陈锐一阵疑惑,但看看来人,不敢上前,反而问道,“不知道信物?”

    话中之意,还是想要验看一下令牌。

    “哼!”来人不悦地冷哼一声,冲壮汉一招手,“给他看!”

    那壮汉上前一步,举起手中的令牌,冲陈锐神气地一摆,“看清楚,这是何物!”

    陈锐自然是细细观看,他也怕有人假冒,闹出笑话。

    然而,看到了令牌上的字迹,再验看一下令牌质地,心中暗暗点头,不错,正是这块令牌!

    这下,陈锐不敢再行推托,上前一步,来到马前,侧耳倾听。

    “行了,某乃是奉命前来搜查军中奸细,且让我等进去查探!”那来人首领俯身凑到他的耳旁,轻声肃然道。

    “什么?”陈锐第一时间就大吃一惊,军中有奸细?他不自觉将手握在了腰间的佩刀刀柄之上,惊疑地看着来人首领。

    “此乃绝秘,不得外泄!速速召集营中诸将军士,某要一一排查!切不可走了一人,否则,你吃不了兜着走!”来人首领满面肃然告诫道。

    陈锐并没有被他吓住,反而是紧锁眉头,不解地问道,“这位大人是从何处得知咱们军营中有奸细的?”

    “怎么?锦衣卫办案还得向你报备?”来人首领满面肃然,一股杀气随着他的话语直扑陈锐而去。

    陈锐打个冷颤,眼中闪过一丝惧意,眼珠微微一转,缓缓摇头,“末将不敢,不过,那奸细有什么特征,请您示下,也许,我能够猜到是何人,到时咱们就不用惊动大队人马了!末将自去将其擒下,这样也不容易令其逃脱!”

    “你就能够确保除你之外的军士们谁不是奸细?别废话!快去集结!”来人首领沉吟一下,眼中寒光一闪,沉声喝道。

    陈锐一阵气急,这家伙,还真不给面子,你就不能和气一点?要知道,这可是咱的地盘,你不过是一个外来人罢了!

    然而,他心中明了,锦衣卫就是这副德性,如果他没有这般作派也许还真就是假的了!这样才算符合自己心中锦衣卫的形象啊!

    这样反而将其疑虑打消了一些!陈锐看看来人首领身后的锦衣卫们,这些家伙皆是一副便装,而且,眼中平和无比,没有多少杀气。

    不由得,他心中一动,难道,这些家伙不都是锦衣卫?要知道,锦衣卫办案历来就是专横跋扈,岂会如此模样?

    “快些去,咱们还得办完差事回京师,另有公干呢?”来人首领厉喝催促道。

    随着他的厉喝,身后的诸人杀气盈面,手握钢刀刀柄,目露凶光地望向陈锐,那模样,仿佛一言不合,就会立刻上前将陈锐斩于马前。

    还别说,他们这凶光暴露,陈锐反而心中松了口气!这才对嘛,锦衣卫如果没有凶气,那还是锦衣卫吗?!

    陈锐心中的疑虑反而更加打消了一些,他也知晓,锦衣卫办案岂能阻挡,如果被这些家伙不由分说将自己斩于马前,自己可就冤死了!

    想及此,他回身喝道,“大开营门,迎锦衣卫的大人们进营!”

    随着他的厉喝,营门大开,两旁的军士林立,静候锦衣卫入营!

    锦衣卫首领反而不急了,看着陈锐,默然不语。

    陈锐一见之下,心下恍然,转头冲那位鉴定的军士吩咐道,“传令下去,集结所有军官军士到教场,锦衣卫的大人们奉命要亲自检阅!记住,是所有人!”

    最后几个字,陈锐着重加重了语气,同时冲军士使个眼神。

    “诺!”那军士拱手应诺而去。

    当然,他与陈锐那眼神的接触一丝不拉地落入了锦衣卫首领的眼中。

    然而,锦衣卫首领并不理会,只当不知晓,欣慰地缓缓点头,策马而行,向营中行去。

    陈锐身后的军官们一瞬间分为两列,分列于两旁。

    哗啦啦,所有的锦衣卫尽数向营中行去。

    陈锐在旁目光闪烁地望着这些锦衣卫,眉头微皱,但只要那锦衣卫首领将目光转过来,却是立刻就是满脸的堆笑。

    一行人缓缓前行,来到了中军大帐前的教场。

    锦衣卫首领一举手,锦衣卫们立刻齐刷刷地停了下来,肃然无声。

    陈锐见到这个情形,眼中闪过一丝仿若惊惧之色,但却也是一闪即逝,就如同根本没有一般。

    而此时的军营之中,一片人声鼎沸,军士们分为小队,一队队整整齐齐地来到了教场。

    看到这副情形,那锦衣卫首领满面的欣赏,频频点头,当然,如果不是他目光之中电闪而逝的寒光,只怕陈锐还以为这家伙真的就是来检阅的!

    须臾工夫,军士们集结完毕,齐齐望向陈锐,当然,也有军士好奇地望向锦衣卫一行人,毕竟,这些人穿着便服,究竟是何来路真心没人清楚,即便有些人知晓这些人是锦衣卫,但这些锦衣卫来此何干?也令他们感觉到奇怪。

    然而,却是没人发出一点声响,显然,这支军队训练有素,就算是锦衣卫首领久经战阵也是心中赞叹,但同时心中也有一丝丝担忧。

    不过,此行另有任务,即便千难万难也得上啊!

    锦衣卫首领整整心绪,环视一圈军士们的队伍,转头冲陈锐问道,“陈大人,这些就是所有的军士了吗?”

    “当然!”陈锐一脸的自然,点头应是。

    “那些营帐之中呢?”锦衣卫首领一指中军大帐周围的营帐。

    “绝对没有了!”陈锐摇头道。

    “走,咱们去看看!”锦衣卫首领未等陈锐否决,一马当先向那些营帐行去。

    身后的一众锦衣卫默不作声紧随而行。

    陈锐阻挡不及,摇头叹息一声跟了上去,毕竟,既然人家奉命前来搜查奸细,自己也不好阻拦,只能看情况再说了。

    一座座营帐检查完毕,还真别说,真的就没有军士了。

    锦衣卫首领也不气馁,一座座地检查,就连陈锐都有些佩服,这位真心细致,营帐中的每一寸土地角落都得查个细致,绝不放过一点点死角。

    令人奇怪的是,那些锦衣卫并不行动,只是任由锦衣卫首领自己查探,而他们却是只是立于一旁,并不上前帮忙。

    刚开始陈锐还有些疑惑,难道锦衣卫就是这样办案的,首领查探,底下人在旁看着?

    然而,细细观察一下才发现,原来,这些锦衣卫并不是胡乱站立的,这是有讲究的,只见他们几人一组,组成一个阵形,与旁边的小组互成犄角,形成了战斗队形。

    哦,这是防止奸细们暴起伤人啊!陈锐通过观察才发现了这些,心中暗暗点头,确实,如此作派才是锦衣卫的做法啊!

    要知道,这些锦衣卫可是每日与人打交道,每每都是查抄,自然会随时防止有人暴起伤人或者是逃窜,长此以往,必然形成了一种本能,防止他们捉拿的对象逃窜,进而形成了这种在短小低矮的场所中随时准备战斗的阵形!

    虽然心中钦佩,但陈锐却不能让他们如此地搜下去,毕竟,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让他们知晓的!否则节外生枝就不好了!

    “大人,您看,这些营帐之中没有人啊!倒不如咱们去教场查出奸细为妙!”陈锐上前一步,向锦衣卫首领建议道。

    “教场?”锦衣卫首领冷笑一声,“你觉得,那些奸细会不知晓咱们锦衣卫前来?如果他们知晓咱们来了,会不会有所防备,会任由你骗他们到那教场?”

    连续几个反问令陈锐无法回应,只好闭口不言。

    “哦,那处是什么地方?”突然,锦衣卫首领指着远处一座草堆问道。

    陈锐面色微微一变,笑道,“那是草料之所,喂饲马匹的!”

    “是吗?”锦衣卫首领目光一凝,“去看看!”

    “不用了吧?”陈锐目光一缩,笑道,“那处草场在这儿一览无余,那奸细根本不可能藏身啊!”

    “是啊!在此是一览无余!”锦衣卫首领轻叹一声,面上似笑非笑,“但是你看!”

    说着,他一指地上。

    陈锐低头一看,瞬间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