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四十四章

    却原来,那地上居然有滴滴血渍!而且,这些血渍居然延伸向了草堆!

    “大人,这些只怕是马匹不慎被伤了吧?!”陈锐转而笑道,“咱们这草场附近正是马场,咱们这支军队所有的马匹尽皆在那草场中央饲养,可能是一时不慎让马匹受了伤吧!”

    “是吗?那咱们去看看也无妨,如果马匹受伤,更得看看,要知道,这马匹可是咱们军士们相依为命的伙伴,这些伙伴如果伤了,军士们岂不心痛死。更何况,这还要耽误陈大人此去平乱?”锦衣卫首领意味深长道。

    陈锐心中暗骂,这些家伙做事手脚如此不干净,真心不当人子啊!

    但事已至此,也无妨了,不过是一些小事罢了!即便被他们发现,大不了说是咱们军中之事就好!相信他们要查探奸细之事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事!

    想到此,陈锐也就不再坚持,缓缓点头,“好,既然大人要看,那咱们就去看看!”

    说着,一马当先,抢先向那处草场走去。

    锦衣卫首领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的背影,笑笑,驱马赶向那处草场,当然,在马匹起步的一瞬间,他的面色变得肃然无比,同时不经意间缓缓点点头。

    一众人等来到了草场边,却原来,草场之后正是一座马厩,而马厩之中正有十余匹马。

    却只见此时那陈锐正满面悲痛地望着一座马厩,当然他并不是看马厩,而是在看着一匹马。

    大家顺着他的目光投向了那匹马,却只见那马匹腿上正在滴血,狂甩着头颅,当然,此时它的嘴巴正被面条捆绑着,无法发出声音。

    陈锐回身望着锦衣卫首领,面泛苦笑,“让将军见笑了,还真是马匹受伤。”

    不过随之他的话语一转,恶狠狠道,“那马夫居然如此大意,必须严惩!”

    锦衣卫首领但笑不语,只是望着那些满地的血迹,眼中寒光连闪。

    陈锐见到他并不理会,不由得极是尴尬,人家根本不听自己的解释,自己好似在自导自演一般,虽然其实他还真的是在自导自演,不过他是不会承认的!

    同时,他望着锦衣卫首领,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担忧。

    锦衣卫首领突然翻身下了马,缓缓跨步向马匹行去。

    “大人,一匹马而已,咱们还是查其他地方吧,如果被那些奸细逃了,真心不值得啊!”陈锐眉头一皱,眼珠一转,上前一步,侧身道。

    “不,还是看看这匹马吧!”锦衣卫首领却是满面堆笑,不停步地向马匹行去。

    这下,陈锐也没办法了,唯有停步观看,心中暗自祈祷,希望一切顺利吧!

    咦!锦衣卫首领站住身形,轻声哼了一声。

    陈锐心中一纠,连忙上前观看。

    却见锦衣卫首领缓缓蹲下,探手将地上滴着的血迹抹了一下,回手凑到鼻子,以鼻深吸一口气,面上的怪异之色更加浑厚。

    陈锐面上一松,还真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呢?

    锦衣卫首领缓缓立起身形,来到马匹近前,马匹见有人来到近前,眼中闪过一丝痛恨,扬起马蹄蹄向了锦衣卫首领。

    锦衣卫首领当然不会让他如愿,轻轻一闪,闪到了一旁。

    “大人,小心!”陈锐惊喝一声,闪到了锦衣卫首领面前护住了他。

    而那些锦衣卫却是纷纷如临大敌,拨刀在手,刀尖指向了马匹。

    当然,马匹并没有蹄到任何人。

    锦衣卫首领眉头微微一皱,看了陈锐一眼。

    “大人,这匹马有些疯了,还请退出这自己马厩!”陈锐扬声道。

    那副护卫的表情可真心丰富,如同忠心护主一般,令人感动!

    锦衣卫首领却不领情,伸出手臂,一把将陈锐推到了一旁。

    然而,他却也不是看那马匹,反而是一脸兴趣地观看旁边的草堆。

    陈锐瞬间面色苍白无比,嘴巴轻颤一下。

    那些旁边跟随的陈锐一方的军官们瞬间齐齐上前,也握住了腰间的钢刀,目光投向了陈锐,显然,在听他的吩咐。

    然而,陈锐却是没有冲动,轻轻摇摇头。

    军官们一见,停下了脚步,但却并未松手,只是目光瞅向陈锐,但同时也在留心锦衣卫首领。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

    锦衣卫首领回身看向陈锐,满面笑意,“陈大人,这是?”

    说着,他一指那些剑拔弩张的军官们。

    陈锐笑道,“大人不须担心,这些军官们也是担忧大人受伤而已!”

    锦衣卫首领深深看了他一眼,“也好,我就远离这马厩吧!”

    说着,他转身走向草场外面。

    陈锐不自觉地轻轻松了口气,笑意盈面,躬身闪过一旁,躬请锦衣卫首领出草场马厩。

    而那些军官们也是笑笑,缓缓闪过一旁。

    然而,就在气氛为之一松的时候,突然,那锦衣卫首领暴起闪向一旁的草堆,当然,并非是之前他走到的草堆前,而是钢刀一挥,将反方向的草堆拨往一旁。

    “不要!”陈锐大惊失色,但却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于他。

    赫然,一座囚笼出现于众人面前,里面躲卧着十余位遍体鳞伤的人员。

    而那些陈锐军中的军官们纷纷上前一步,钢刀出鞘,杀气腾腾地望着锦衣卫首领。

    当然,锦衣卫也不是吃素的,纷纷掉转钢刀,指向了这些军官。

    锦衣卫首领抬头看看周围的军官们,笑笑,缓缓将钢刀收回鞘中,抬眼望向陈锐,眼中闪烁着一丝危险的光芒,指指周围的军官们,再指指那囚笼中的人员,缓缓道,“陈大人,这是?”

    陈锐之前是一脸的紧张愕然,但见到锦衣卫首领收刀回鞘,轻出一口气,如同放下心一般,笑意重新回到了脸上,拱手道,“还望大人恕罪,别误会,此事容禀!”

    “哼!”锦衣卫首领,收回目光,紧锁眉头望着陈锐,显然他在等候陈锐的解释。

    陈锐这下笑意更浓,“大人容禀,这些人其实乃是犯了军规的军官,被末将收拾,至于为何收罗至此,其实是末将想让他们牢记这个教训,才安置于此!”

    “是吗?”锦衣卫首领看看那囚笼,再看看陈锐,显然还有些疑虑。

    “千真万确!”陈锐一脸正色,“末将以人格担保,并无半点虚言!”

    锦衣卫首领一脸的沉吟之色,显然在权衡。

    陈锐也不着急,一脸坦荡地望着锦衣卫首领。

    “好!”锦衣卫首领权衡一番之后,抬头望着陈锐,点点头。

    好字出口,陈锐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之色,整个人仿佛放松了下来。

    不过,锦衣卫首领却并没有让他如愿,沉声道,“既然这些囚犯乃是军中军官,那咱们就将他们也收罗到教场,一起审查,是否是奸细!”

    什么?陈锐一愣。

    “怎么?陈大人有意见?”锦衣卫首领眼中寒光一闪,阴翳地望着他。

    陈锐眼珠一转,笑容浮面,“行,怎么会有意见呢!好,你们,去找些军士,将这囚笼抬到教场!”

    说着他一指旁边的军官们,吩咐道。

    “慢着!”锦衣卫首领抬手制止了他。

    陈锐一阵愕然,难道这位大人还有事?自己都已经按他说的做了啊!不由得疑惑地望着他。

    “不用那么费事,就将他们弄醒放出来,相信这么多人押着,应该跑不掉的!”锦衣卫首领冲陈锐摇头道。

    “这?”陈锐一阵为难,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了囚笼。

    “怎么?陈大人是觉得咱们这些人是废物,连这几个人都看不住?”锦衣卫首领一瞪眼,满眼的不悦之色。

    陈锐一阵迟疑,是啊,他心中有个结,无法解开啊!

    “来人,将这囚笼给我砸了!”但未等他想清楚,那锦衣卫首领可不是善茬,直接吩咐道。

    锦衣卫自然是听命于他,就有几人就要上前。

    “别!”陈锐这下可不敢再行拖延了,他瞬间也想通了,毕竟,如此时刻,将这锦衣卫得罪了,对自己及自己的事情可只有坏处并无好处啊!也罢,就依他了,相信这些家伙遍体鳞伤根本无法逃窜,何必为这点小事得罪锦衣卫呢!

    “来人,打开囚笼!”陈锐不等锦衣卫首领发话,直接吩咐道。

    自然有军官上前将囚笼打开。

    锦衣卫首领早在陈锐喝出声之时就已经探手制止了锦衣卫上前。

    但却面色依旧难看,直愣愣满眼怒气地看着陈锐。

    陈锐吩咐完,立刻上前,陪笑解释道,“大人息怒,只是这些家伙怨的军规有些严重,末将有些顾虑而已!”

    哼!锦衣卫首领冷哼一声,轻声嘟囔一句,“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下,陈锐尴尬了,讪讪笑笑,只能当做听不到,否则,他能怎么样,与锦衣卫首领拼个你死我活,别闹了,现在的陈锐可是巴不得这锦衣卫立刻将奸细抓住,早早离去!

    就算让他占些嘴上的便宜也就罢了!

    等军官们将囚笼打开,将囚犯们弄醒。

    未等他们上前押解,锦衣卫一拥而上,两人一组将这些囚犯押了起来,根本就没有军官们什么事!

    随之,喝骂之声不绝于耳。

    “陈锐,小人!”

    “陈锐,你不得好死!”

    “陈锐,我家教习来了,会将你碎尸万段!”

    这下,陈锐气得浑身发抖,但却毫无办法,只因为,人家现在已经在锦衣卫的押解,哦,不,应该说是护送之下。

    只因为,当这些囚犯们喝骂之声乍起之时,那些军官就想就近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但却被锦衣卫所阻止,根本无法靠近他们,这不是保护是什么?

    故而,也只能由着囚犯们喝骂。

    “闭嘴!”锦衣卫首领上前一步,大声喝道。

    这声大喝,如雷贯耳,令囚犯们一时有些懵,随之喝骂之声停了下来。

    “陈大人,走吧!”锦衣卫首领见他们停止了喝骂,冲陈锐一摆手。

    陈锐看着囚犯们气得脸色发青,但却毫无办法。

    心中暗暗发誓,此番等锦衣卫走了,自己必然会让这些家伙尝尝更加阴狠毒辣的刑罚!

    恶狠狠看了一眼囚犯们,陈锐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心思,冲锦衣卫首领一拱手,一马当先向教场方向行去。

    当然,军官们也是随之而去。

    锦衣卫首领轻声一笑,迈步向前,同时,打个手势。

    缓缓地,有十余位锦衣卫缓缓落后,留在了原地。

    一行人走了十丈之地,陈锐回过神来,回头望向锦衣卫首领。

    然而,就在他回身望向锦衣卫首领之时,他突然发现,锦衣卫首领率领着锦衣卫居然落后了有五丈有余,他一举手,令军官们停止前进,就待等候他们赶上来。

    突然,马厩方面一阵马蹄之声响起。

    陈锐愕然地望向马厩,却只见马厩方向烟尘滚滚,浓烟向这边奔来。

    就在此时,锦衣卫当中咻一声响起,一支响箭冲天而起,响彻整个天空。

    这下,陈锐更加懵了,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那位锦衣卫首领。

    “陈锐,你的事犯了,速速下马,束手就擒!”锦衣卫首领沉声喝道。

    什么?陈锐极度发懵,说好的是军营之中有奸细呢?难道是自己?别开玩笑了!

    “大人,咱们上当了!”军官当中有那机灵的,直接喝破道。

    陈锐不是笨人,瞬间反应过来,这是诈营啊!

    “围住他们,不可让他们跑了!”陈锐厉声喝道。

    军官们一阵呼哨响起,显然是在调兵遣将。

    然而,此时是不是有些迟了!

    却只见那锦衣卫首领大笑着叫道,“陈大人,燕山刘三谢过了!”

    随着他的话语,他身后的那些浓烟滚滚而来,近前一看,哟,陈锐差点气得吐血。

    却原来,那些浓烟不是别个弄的,正是那些马厩当中的马匹,不知为何,他们居然如此恭顺地被锦衣卫们骑着,急驰而来。

    就在他们临近之时,突然,马匹骤然停止了下来,而且是整齐划一的停下,就在锦衣卫的身后,近在咫尺!

    这一幕,看得陈锐是目瞪口呆,要知道,就算他们这些马匹的主人,在他们的指挥之下,这些马匹也没有这么温顺过,这些家伙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会令这些马匹如此温顺呢?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此时哪是他们想这些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