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宿敌来袭-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零二章 宿敌来袭

    名轩阁三楼地厅。

    上席端坐一位少年公子,衣服是冰蓝色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头上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烘托出一位富家公子的贵气,脸庞棱角分明,一双剑眉下显出一双桃花眼,下马微微抬起,眼神显露出一丝丝狂傲。

    旁边站立着一位青衣小帽的小书童,不时倒酒伺候。

    对面坐着一位尖嘴猴腮、眯眯眼的管家打扮的中年人。

    “公子,咱们下步该如何走?”中年人问道。

    “人生地不熟,又无人帮忙,不太好办啊!”少年公子叹道,“可惜我暗示半天,那柳知县一点都不接茬,仿佛根本听不懂我的意思般。如果这柳知县知趣,将那明中信的县试资格取消,那我们可就省事了!”

    “能干上一任知县的就没一个傻子,他不是不懂只不过是装不懂而已。公子倒不必介怀。”中年人劝道。

    “你说,柳知县为何不接这话茬?”

    “这几到茶肆酒馆打听到,市井间传闻,兰亭文会中本来柳知县准备将明中信打入悬崖,让他永不超生,不知为何,那明中信大发神威,作了几篇诗词,令人称道,柳知县爱才所以放过了他。”

    “而后,钱师爷就与这明中信来往频繁,经常出入明府,想必这是柳知县吩咐,否则钱师爷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与那明中信来往。”

    “近日,柳知县更是在那明中信所作‘《幼学琼林》上作序,如果不是县衙提前发布县试公告,想必人们还在议论此事。由此来看,柳知县仿佛在为明中信解围,转移大家的视线。否则为何早不发,晚不发,偏偏在此节骨眼上发公告呢?从此来看,这两人关系应该不那么简单!”中年人一番分析,居然与事实相差不多。

    “那就坏了,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少年公子神情一变。

    “不错,我们未曾摸清底细就贸然找上柳知县,将咱们的目的尽露,实在是一个败笔,不过也没那么严重!”中年人劝慰道。

    “既然官面上指不上了,咱们只能另寻捷径了。”少年公子眼神一缩,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丝狠意。

    各位想必已经猜出来,这位少年公子正是知府萧长林的公子萧飒,中年人为二管家萧森,书童小安。

    今日不仅是为品尝声名远扬的名轩阁菜品,也为查探名轩阁的运营模式,顺便再看看这名轩阁的流水究竟如何!

    在一番品尝、查探、观察后,萧飒心中火热,这名轩阁还真的是日进斗金啊!

    尤其是这三楼,客人居然没有断过,人员来往,川流不息,要知道这上面一桌席面可也得几两银子,甚至好的十几二十两啊,作为一个县城来说,如此大的客流量,一日的流水那得是多少,更何况还有一楼、二楼。

    不管如何,萧飒心中更加坚定了对付明中信的心思,原本只为兰馨儿而来,如今见到名轩阁如此红火,这可是名副其实的聚宝盆啊!

    想想,如果将名轩阁开到府城,依府城那如许多的富商乡绅,营利每日会翻几倍,萧飒越想越心热。

    本来,前些时日,听说兰馨儿不顾家中反对,独自带着丫环来到l县还住进了明府。

    萧飒听闻此信,连夜兼程,来到l县却得知兰馨儿与兰景泽已经回转了府城,为之懊恼,来迟一步。

    本来,去见柳知县,不过是想临走给明中信上点眼药,顺便将他的县试搞黄,没想到柳知县不识趣,不接这茬。

    萧飒觉得也没多大意思,准备回转府城,以后再对付明中信,毕竟他以后即使县试过了,还得参加府试、院试,自己在府城以逸待劳,利用主场优势在府城将其羞辱一番,让兰馨儿看清他的懦弱无能,进而死心,转投自己怀抱。

    路上却听说这名轩阁声名远扬,菜品尚佳,抱着尝尝的心态来此,顺便探探这明中信的底,没想到这番探查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喜。

    就算为了这名轩阁,他也得将明中信打倒,将名轩阁霸占。

    由此,萧飒觊觎名轩阁,再加上兰馨儿这红颜祸水,心生歹意,将用尽一切手段为难明中信。

    也拉开了两个人终其一生相争的序幕。

    “听说了吗,明中信兰亭文会一的诗词皆为代笔之作!”

    “是吗?不是只有八股文是代笔之作吗?”

    “什么啊!兰亭文会上所有的一切皆为代笔之作!”

    “也对,想那明中信以前就是一个小书呆,怎会突然如此有才?”

    “是啊,是啊,明中信所作其实是明有仁与明中远二人携手所作,为了捧一下明中信,还怕明中信临场怯场,所以亲临现场保驾护航。要不然为何他二人作为秀才皆出现在兰亭文会。这是我那隔壁二婶家三舅的小儿子的媳妇的公公的兄弟的侄子说的,他就是明家的下人,你们一定得相信我。”

    一时间,市井传言频出,一个个说得有鼻子有眼,仿佛自己亲眼所见,谣言越来越离谱,就连最初传播谣言的人听了都为之目瞪口呆。

    “这传播谣言的人太狠毒了,他这是要将少东家的文名毁于一旦啊!现在咱们再出而制止都没人会相信了!”

    一时间,明府上下各位教习、助教、掌柜、管事等纷纷来到明府寻找明中信,合计应对办法。

    众人焦虑之色溢于言表。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明中信却悠然自得地坐在主位上喝茶,仿佛他只是一个旁观者。

    “我的族弟哎,这都火烧眉毛了,你又何必故作镇定呢?”明中远一把夺过茶碗道。

    “有什么可着急的?”明中信抬头一脸疑惑地道。

    “还不着急呢?再这样下去,你的文名就臭了。以后哪个考官敢录用你!”明有仁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好了,你们且将此告示贴于明府大门外!”明中信缓缓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给明中远。

    明中远打眼观瞧,却是一阵头晕,差点跌倒。

    旁边的明有仁接过来一看,也是一阵摇晃。

    众人纷纷观看,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