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五十八章

    “此话怎讲?”石文义一愣,不由得问道。

    “中信此言有理!”刘大夏却是点头认可。

    “依徐老公爷的谨慎,他应该知晓徐鹏举此来京师定然会寻仇于我,但他为何要写这封书信给我?你想过没有?”明中信缓缓问道。

    这?石文义愕然,眉头一皱,陷入思索。

    当然,明中信不用他思考,直接给出了答案,“其实,徐老公爷应该是做了准备的!一则写书信让徐鹏举亲自送交给我,乃是向我示警,他知晓依徐鹏举的性子,只要见了我,必然忍不住会向我发难,这下,我就有了准备,再有他的书信中提及要我照顾徐鹏举,他定然是算准了我会念在与他的情谊的份上,必然不至于太过为难徐鹏举。而我有了准备,相信那徐鹏举就不会得逞。”

    “二则也算让徐鹏举来京后不至于立刻就向我寻仇,他必然会先来送信,也算是安抚一下他。”

    “三则他定然已经通知了他在京师的亲朋好友,向他们解释了其中原委,这样的话,大家明了事情始末,那徐鹏举也就借不上力!依他自己一人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捍动我!”

    刘大夏、石文义点头认可了明中信的猜测。毕竟,人家徐老公爷绝不会在信中如是说,这些乃是明中信从中品味出来的,这脑袋瓜子转得太快了!

    旁边的陆明远也是欣慰地笑着,望向明中信。

    明中远却是满眼的震憾,虽然他知晓明中信妖孽,也一直看着明中信一步步走来。但他依旧有些看待小弟的心绪,今日明中信居然能够从一封信当中体味出这些来,他深信,放在自己身上,这些弯弯绕可想不出来,小弟还真的智计无双啊!怪不得南疆一行遇到了那么多的危险还能够平安归来!现在自己算是亲身体验了一把!

    其实,说实话,直到之前,明中远依旧不相信,明中信居然能够凭自己的本事,从南疆叛乱中杀出一条血路,回转京师。

    但此番有徐小公爷徐鹏举这般证实,他也不由得不信了。

    只因为,如果没有徐小公爷这般证实,他也不敢相信,明中信居然令得南疆如此纷乱,而且,还在南疆这般纷乱的环境中取得那般辉煌的战果,这真心不可思议啊!

    “中信,你决定怎么办?如果那徐鹏举依然执意报仇,难道,你就真的想令他报仇无门?”刘大夏皱眉问道。

    明中信笑笑,“刘老,你觉得,明某就是那般冷血之人吗?”

    “虽然,你不是如此冷血龌蹉之人,但是,如果形势逼迫,只怕也会身不由已吧!”刘大夏沉吟片刻,缓缓道。

    “是吗?”明中信微微一笑,并不气愤,只是平静地反问道。

    这话说的,刘大夏也无法接茬,毕竟,自己真心没有那般想法,但如果别人这般想,自己也真心没办法。

    “行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大家现在应该想的是,如何能够令明家渡过这个关节?”陆明远沉声道。

    “不错,咱们现在应该讨论的是如何应对当前的局势,而不是这些有的没的!”石文义附和道。

    现在的明家虽然与石文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他却也不知晓,现在这些事情与明家究竟能够有什么关系,毕竟,明家现在可谓是陛下眼前的的亲贵,在他想像当中,明家正如日中天,任何势力都得对明家绕着走。

    但现在明中信他们这般谨慎却是令他们无比讶异,他们究竟在担心什么?

    在他想来,只要明家将目前的困境解决掉,今后就高枕无忧了!

    而明中信也无法向他解释,只能是做着自己的事,让他们心领神会,如果他们无法领会,那也没办法,只能任由他们瞎猜了!

    “文义此言差矣,明家同在应该将目前的困境解决,才能谈得上以后的发展,还是回到咱们的目标上来吧!”陆明远适时的为明中信解围道。

    既然陆明远开口了,一时间,大家也不敢再行插言,只能依其所言。

    “不错,相对于徐小公爷的威胁,那些暗中的势力对咱们的威胁更大!”明中信沉声道。

    “当然,任何对明家的威胁皆不能小看,但是,咱们也得分清主次,才能应对得宜!”明中信继续言道。

    “来,咱们探讨一下!”刘大夏开言了,他也知晓,如果事无可为,只能搁置,否则,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这下,大家不在说话了,只能将这个话题揭过,探讨下个话题,否则,今日还真心没办法干成任何事情了!

    不提明家诸人在此商议,京师各处,针对朝堂御书房之事,萧飒即将成为太子伴读之事说起,一时间,朝堂之中风起云涌,任何事情皆是这般难言,不由得人们不多想,只因为,不知不觉间,朝堂之间的争斗似乎更加激烈了,也更加血肉相见了!

    这就令得一众人等无比郁闷,毕竟,如果没有这些郁闷之事,他们可是甚是惬意!但现在一些诸事被提及,大家也不得休息,还得站队,岂是平常人等能够驾驭的!

    朝堂虽然风志云涌,但明家却是一片祥和,没有一丝紧迫之感。

    想想也是,明家根本就没有入朝为官的,岂能一时间尽知朝堂之事,这,就是消息不对称引起的弊端,这是底蕴,一时间没办法找补回来,只能依据一日一日积累,才能站稳脚根!

    至于其他的,明家根本无力兼顾,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

    于是,明家愈发低调,平时,明中信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根本就不给人以口实,这教大家如何得活!

    毕竟,最重量级的人物根本不上场,大家唱独角戏真是太过无聊了!真得找乐子啊!

    还别说,经过一番博弈,明中信还真被人家抓住了痛脚,当然,这个痛脚异常令人无奈。

    只因为,那明中信的第一女主角,居然认为,明中信不忠,反而是找寻着自己的真心对象。

    只因为,大家没办法,只能编写着,到了这步田地,主人公自然有了新的主见,之前的一切措施,尽数重来,还没有一丝犹豫,只能是之前的女主角来定这之后的情节,你说什么也好,人家现在正被人捧,这些自然只能人们心底羡慕嫉妒恨,但明面上,也只能奉上最诚挚的笑容,令投资者无比畅快。这是,第一要务!

    一时间,虽然明宅最重要的几个人在商议今后明家的应对,但终究今日是大喜之日,大家自然不敢太晚,只能一样样整理,随后回家,休息!

    这,无可厚非!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反而是咱们的第一男主角,全身披挂,只因为,第一女主角根本就是找茬,不以结婚为目的,反而是追究起了男主角的往事,要求男方将事情的始末说清楚,否则,就不洞房花烛!

    这下,这场婚礼可是开创地大明最奔放的先河。

    新娘根本就不是为的结婚,反而是借此机会追究男方的历史,这真的是结婚现场吗?

    所有人为之懵逼,但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看男方的立场反应,一切皆为真实,无从反驳。

    反而是新娘有些咄咄逼人,令男方难堪不已!

    然而,事情的始末大家皆不知晓,也无从判断,最后,也只有女方予以披露!

    男方,在即将临近结婚前夕,居然出去鬼混,还让女主抓个正着,这还怎么结婚,只能大家协商了。

    而男方却是不认,言及,女方根本就没有真凭实据证明男方有错!

    这下,进入了扯皮阶段!

    其实,这件事小之又小,根本就不成其为一件事情,但是,女方借此消息,必须要求男方给以解释,这下,大家就谈不扰了!只能是对簿公堂。

    一方面,是陛下跟前的新贵,一方面,则是明中信的表亲,甚至是舅亲,这可如何是好?

    虽然,人们异常疑惑,本来,大家对明中信的印象是非常的好,但经此一事,大家对明中信的人品表示怀疑。

    毕竟,一个人对自己的妻子都无法忠诚,还如何对一国尽忠!

    这,是原则问题,也是众大臣向弘治提出来的异议的源头。

    弘治也是无奈,本来,他很是看好明中信,想将其树立成一位标杆,然而,明中信不争气啊!值此最重要的时刻反而出现了如此大的纰漏,要自己如何为他圆回去呢?

    大家心中虽然对明中信突然暴发出的丑闻感到异常的不解,然而,千百年来,考上状元,再失之信义的例子还真心不少,明中信此举也不算过份!

    然而,儒林当中,对名声看得极重,明中信如此作法,真心令京师儒家蒙羞,这,是京师儒林无法忍受的。

    即便是对儒林做出一突出贡献的明中信,也不例外,大家为之唾弃!

    当然,任谁也不知晓,为保明中信在此重要时刻反而暴出如此丑闻!

    但是,京师各种势力却是乐见其成,于是,居然临时结成了同盟,对明中信群起而攻之。

    一致认为,明中信如此私德有亏,根本无法担任太子伴读的重任,毕竟,太子事涉今后大明的千秋大业,马虎不得,如此私德有亏,难道还真的令他陪王伴驾?这,是任何儒林之人无法容忍的!

    大家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有那明中信的未婚妻子做出的行动作证,明中信私德有亏之事,被大家坐实!

    一时间,群潮汹涌,一致要求陛下收回成命,令那明中信无法得遗入宫,陪太子读书。否则,太子被他引导成什么样,真心无法预测啊!

    当然,这些事,弘治第一时间就知晓了,但是,他真心没想到,明中信居然如此不简点,犯了大多数男人犯的错误。

    这一点毋庸置疑!弘治也没办法!

    他现在唯一想的是,如何平息儒林士子们的怒气,如何处理这明中信!这是当务之急!

    然而,就在他让东厂、锦衣卫收集证据之时,却发现,明中信居然根本就没有那些私德有亏的事情,反而孝顺父母,安抚姐弟,一派孝子贤孙的模样,这可如何是好!难道,大家都弄错了?

    弘治为之愕然。

    而众朝臣却也是异常讶异,平心而论,大家对明中信的这点风流韵事根本就不以为意。

    只不过,大家既然对明中信群起而攻,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这才有了这个乌龙的产生。

    而弘治自然是对其产生了怀疑,毕竟,如此众多的人说明中信的不好,他应该不会没有缺点,甚至说,他的缺点甚是明显,人家这才以之攻击于他。

    于是,他已经先入为主,此时见大家皆为他平反,就有些不信,反而派人再行彻查此事。

    这下,他心中更加清楚了!却原来,这些谣言不过是一些对明中信有意见,对他这般年轻就取得圣眷感到异常嫉妒,才产生了诋毁明中信的念头,而且,一人说是造谣,众人说,就是事实啊!

    他也想着,如果大家都如此说,那明中信必然私德有亏,而且,必然已经犯了这个时代,儒家士子所犯的错误,那他就是十恶不赦,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先是以为明中信真的是这般样人,不想再行让其伴读太子!但随即突然发生反转,大家居然皆是以有色眼睛看明中信,但事实证明,明中信真心没有一点错漏,而且,私德无一丝亏损,这下,弘治心中异常歉疚,为了弥补这份歉疚,他自然是有求必应。

    再加上,他身前身后之前不敢向其明言,对明中信求情之人,现在一见情势反转,自然是不遗余力地追捧明中信,这下,虽然弘治心中虽然对其所作所为有了一定的了解,对其品性也是深信不疑,但是,终究自己是一国之主,即便之前有些冤枉了明中信,但此时居然满朝遍野对其歌功颂德,他也是心中不舒服至极!

    心中不由自主对明中信有了一些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