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中信迎战-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零三章 中信迎战

    “东主,东主!大事不好了!”钱师爷一阵大呼小叫着,进了县衙后宅。

    “何事如此心慌?”柳知县将端茶的手停停。

    “东主,市井之间传闻明中信在兰亭文会用枪手作弊!”

    “哦,就这事啊!”柳知县一脸淡然道。

    “是啊!”钱师爷一脸惊愕,这画风不对啊,就柳知县现在与明中信的关系,即便不马上做出震惊地反应,也不应如此平淡啊!这是怎么了?

    “不瞒你说,当时我也是一时被明中信的文采所惊住了,后来想想,明中信应该不大可能有如此惊才绝艳的才华,还真有可能是有人代笔的。借此机会,验验明中信的成色也是不错的!”柳知县慢条施礼地解释道。

    “那您就不担心,如果明中信真的是有人代笔,那对您的声誉可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啊!”钱师爷急道,正所谓主辱臣忧,主忧臣死,由不得他不着急,毕竟他和柳知县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谁也落不着好。

    “无妨,我在文会上又未做出任何决断性的话语,别人找不到我的把柄的!”

    钱师爷仔细想想,也是,当时柳知县虽表情有些赞赏,但他却从未直接对明中信表示赞赏,更没有直说明中信在文会上夺魁。别人还真抓不着任何把柄。

    “高,您实在是太高了!”钱师爷一阵佩服,姜还是老的辣,如此,柳知县在此事上最多是一个失察之罪,但这是民间组织的文会,又不涉及任何官场,最后恐怕也谈不上失察之罪。

    而且,现在明中信还未作出反应,如果明中信能够证明自己确实有才,那么柳知县自然洗脱了这些罪名,甚至还可获得慧眼识珠的美名。

    如此,进可攻,退可守,真高啊!

    钱师爷钦佩之情溢于言表,柳知县志得意满。

    “报!”书吏又上前禀报。

    “什么事?”钱师爷此时镇定如常,来到门前问道。

    “启禀县尊大人,明府明中信贴出告示,说让全城父老尽可出题,明日他要在明府门前现场诗词会友!”

    “什么?”稳坐钓鱼台的柳知县一听此话,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小子这是疯了啊!你以为你是诗仙,还是诗圣,居然如此嚣张,你就不怕马失前蹄,伦为笑柄嘛!

    钱师爷也是一脸惊愕,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萧飒等人闻听此事,开怀大笑,“明家亡矣,明中信死矣!”

    萧森却皱着眉头劝道,“公子,如果这明中信无十足把握绝不会如此托大,我想咱们还是得准备万全,力争一次将其打落深渊!”

    萧飒闻听,收住笑意,点头称是,不错,打蛇要打死,要不然会反咬一口的。

    二人一番密谋,以策万全。

    疯了,这是真的疯了!在明府众人见到如此奇葩的告示的时候,也是如此想法。

    他们甚至都想直接抬着明中信到医馆去看看,明中信是不是真的得了疯病?

    “诸位,你们信不信那些诗词真是我做的?”明中信问出了这个问题。

    明有仁、明中远齐齐点头,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一清二楚,因为这次事件他们也是主人公,他们绝没有为明中信代笔。

    众人迟疑着点点头。

    虽然以前没有怀疑过,但现在外面谣言传得如此丧心病狂,他们也有些拿不准了。

    明中信未将他们的表情当回事,直接说道,“既然大家相信我,那么我就是真的有才,那你们还有什么担心的!我是不会将自己推下火坑的!”

    大家依旧无法释怀。

    “而且,大家不知道,我怀疑这是那知府公子为我设的套,如果我这次软弱,他将有机可乘,打击手段将接踵而至,为一劳永逸,此次我必须挺身而出,迎难而上!”

    众人第一次听到此消息,纷纷互相探问,最终在明中远处得以证实,一时间,众人更加焦虑担心。

    明中信望着交头接耳的明府骨干,心中一阵欣慰。

    在此困难之时,这些人依旧围绕在他面前,为他担心,为他焦虑,这种感觉太好了!自己哪有理由退缩呢!

    更何况自己还有归元书库、轮盘抽奖这些底牌作为后盾,一个小小的知府公子岂在自己眼中!一时间,明中信豪情满怀。

    “最后请大家,相信我!”最后这三个字,他用起了养神**中的蛊惑法门。

    众人一时间尽数点头,一致通过了明中信这疯狂的决定!

    待告示贴出后,不到一柱香的工夫,他们反应过来后,后悔不迭,却已为时已晚。

    这个告示令l县全城为之疯狂。

    市井小民将此当作一个逸闻趣事。

    读书人将此当作明中信对他们的战书。

    心怀叵测者将此当作明中信自掘坟墓。

    县尊大人将此当作明中信最后的疯狂。

    钱师爷将此当作今后自己最大的噩梦。

    反正是无人看好,众人皆以为明中信真的疯了。

    在众人忐忑不安、幸灾乐祸、心如死灰、围观看戏中,明中信单挑全城的戏码终于来临了!

    钱师爷陪同一位陌生人来到明府前,身后跟着一队衙役。

    “钱师爷,您怎么来了?”正在准备的明中信见状,马上上前行礼。

    “您这场面,弄得太大了,县尊大人不放心,派人来此维持秩序!”钱师爷苦笑道。

    “那还真得谢谢县尊大人和钱师爷了!”明中信躬身感谢,他明白,这是柳知县怕有人闹事,来给他保驾护航的,心中一阵感动。

    “先来见过儒学署礼房教官唐逸之唐教官!”钱师爷让过一旁为他介绍道。

    明中信一听,赶紧上前见礼,这位可是儒学署礼房教官,是县试的临试,得罪他可是要被穿小鞋的!

    “罢了!”唐逸之面无表情道。

    明中信起身吩咐府中仆役们为唐教官、钱师爷在明府门前安置桌椅、糕点、热水,让他们在旁观看。

    又吩咐吴阁主为各位衙役大哥提供糕点、热水,照顾好这些保驾护航的保镖。

    不一会儿,黄沮、孙宇带着黄举、王琪、李玉相携而来。

    明中信将黄沮、孙宇让到桌前落座,此二人皆为他所请,希望其来评诗论词,以防别人说自己的诗词皆不入流。

    明府在大门前摆入一张桌案,上面摆放着文房四宝。

    面对明府门前熙熙攘攘的人群,明中信辞别钱师爷站于台阶上。

    “各位乡亲父老,中信今日在此诗词会友,皆因近日有人怀疑中信文名不实。对此,中信不屑争辩,但如果此事传出l县将会令l县各位同窗蒙羞。中信一人之名被污无妨,但却不能让人耻笑我l县读书人,所以中信决定今日诗词会友,略显才华,让大家认清事实。今日之后,中信绝不再辨一词。”

    明中远上前,宣布,“各位,由于人太多,请各位出题人遵守秩序,依照次序一一上前出题。旁观者保持安静,不要影响作诗填词,在此先谢谢大家。而且,由于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今日诗词会友仅限十题。”

    众人一片哗然,本以为此次诗词会友最多有五题就不错了,居然有十题,看来这明中信还真的有底气啊!

    一时间,众人对此次诗词会友无比期待。

    明中信望望大家,继续宣布道,“诗词会友,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