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六十一章

    当然,也不能说明有仁所想有错。

    毕竟,明中信的私心中确实有一丝这种想法,但他还真的料错了明中信,如果明中信真下了决心要铲除那弥勒会,只要凭他的手段,再加点猛料,弥勒会根本就不会存于这个世上,不过,他并不想破坏这个时代的平衡,那样的话,也许就对自己的目标有所妨碍了,他岂能这般短视!

    他真正担忧的另有其事。

    当然,他现在也不想让人知晓,只能自己默默承受。

    就在明有仁与兰馨儿还在等着明中信想通的时候,突然,明中信居然消失了!

    在这重要之时,他居然消失了!

    明家上下找了个遍,却找不到他的任何踪影。

    在这般要他下定论之时,他居然失踪了?这下,明家的盟友又齐聚于明宅当中,他们是被明有仁派人请来的,只因为,明家找不到人,这些地头蛇也必然能够找到,更何况,其中还有石文义与张采这两个特务头子,明有仁也是万般无奈,才想起向外人求助的。

    一番畅述,大家知晓了这件事,一时间,沉默了。

    毕竟,此乃明中信自己的家务事,他们作为外人,如何能够做主!虽然他们一定能够找到明中信,但明中信既然想躲,必然是不想让人找到,咱们如果找到,那不是在拆明中信的台吗?

    但是,在他们看到梨花带雨,哭得不成人样的兰馨儿时,他们心软了!

    再加上明有仁从旁添油加醋,大家只好作出承诺。

    霎时间,各府征骑四出,找寻明中信。

    当然,大家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毕竟,此事事关明中信的名声与兰馨儿的清誉,如果此事宣扬开来,那对明中信可真的是极大的打击啊!

    要知道,现在他不仅是准备待考科举,而且还是陛下亲定的太子伴读,那对人品可是要求极其严格的。

    如果被人知晓,只怕不只是这份太子伴读的荣耀会被清除,只后明中信的科举之路也会荆棘遍布,甚至可以说,明中信的科举仕途会被毁掉的!

    故此,明有仁之前就提醒过大家了,当然,即便他不提醒,大家也不会那般张扬。

    还别说,大家出手,消息手到擒来。

    但大家这下可尴尬了!

    只因为,明中信所处之地实在是令人无比的难以置信!

    一时间,大家居然不敢向明有仁禀明,反而是齐聚一堂,商议对策。

    “石大人,你说什么?”刘大夏满眼震惊地望着石文义,一脸的难以置信。

    石文义更是满目的无奈与懊恼,点头应道,“您没听错,中信现在在环采阁,与语嫣饮酒作乐,简直是乐不思蜀啊!”

    不由得,大家齐齐将目光投向了张采。

    毕竟,之前张采与语嫣才是一对好不啦!现在明中信居然与语嫣搞在一块,实在是令大家无比的震惊!

    张采又如何自处?

    此时的张采,满面悲愤地望着石文义,仿佛是在埋怨石文义怎会将此事宣扬出去,又好似在怨恨明中信,居然夺人所爱。反正就是表情悲凄到了极点。大家也同情到了极点。

    但是,大家转念一想,不对啊!如果明中信真的抢了语嫣,这张采为何不与之拼命呢?反而坐在这儿向大家表演悲惨,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据大家所知,这张采也是一个浑不吝啊!如此奇耻大辱,他岂能安坐于此?

    “行了,别表演了!”旁边的石文义看不下去了,只能揭破这其中奥秘。

    张采瞬间收回了表情,一脸的淡定!

    这下,大家知晓了,此中定然还有隐情,刘大夏更是双目圆睁,恶狠狠盯着石文义,如同要将他吃掉一般。

    “刘大人,刘大人!”石文义连忙陪笑道,“这是中信的意思,这是中信的意思!与咱无关!”

    中信的意思?刘大夏有些懵,这怎么会是中信的意思呢?这样耍咱真的好吗?

    “中信的意思是,先让刘大人体验一把那种震惊的心绪,随后才好演得更像啊!”石文义连忙解释道。

    “演?”刘大夏更懵。

    在座的诸位也是满脸懵逼,这是什么套路?明中信为何要这般安排,难道,这其中还有何关窍?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张采接上话茬道,毕竟,他作为当事人之一,说话更令大家信服。

    一时间,大家将目光投向了张采,等候他的解释。

    “这真的是明中信的安排!”首先,张采将事情归咎于明中信身上,以便让大家不将帐算到自己的身上。

    “中信现在想的是,让我先行向大家请求原谅!”说着,张采一躬身,向大家行礼。

    “行了,待事情说清之后再谈原谅!说吧!中信打算做什么?如何做?”刘大夏面沉似水,冲张采道。

    一时间,大家纷纷点头,是啊,事情都不知道,如何原谅?又要原谅什么?

    张采则不管,他只要将明中信的吩咐说完就行,至于大家原不原谅,不在他想的范围之内。

    “其实,中信最大的请求在刘大人身上!让我无论如何要请求您的原谅,还有,请您一定要帮这个忙?”张采陪笑道。

    这下,大家不看他了,纷纷看向石文义,毕竟,相比于张采,大家更相信石文义,也更愿意相信。

    石文义郑重其是地冲大家点点头,承认张采所言为真!

    一时间,大家面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来,张采没骗咱们!

    这下,张采受伤了,这是区别对待啊!面现委屈之色。

    “行了,别秀了!说正事!”石文义一推他,催促道。

    大家皆以为然,到目前为止,大家还不知道明中信这是卖的什么药,自然是好奇无比!

    张采清清喉咙,庄而重之地冲刘大夏深施一礼,“刘大人,中信请您无论如何,要收兰馨儿为义女,再为她找个好婆家,将随后的这段屈辱历史抹掉!”

    屈辱历史?这下,刘大夏不淡定了,为何兰馨儿会有屈辱历史?这是怎么话说的?

    众人也是一头雾水。

    随后,张采就是一通解释说明,这下,大家闹明白了!

    但有一点没有明白,为何明中信要如此做?他这样做对他可是百害而无一利啊!究竟为什么呢?大家纷纷追问石文义与张采。

    二人则是满面苦笑,否决了他们知晓实情的消息,只是一味地解释,明中信此次所为,他们虽然知晓有内情,但这内情究竟是什么,他们还真心不知道。

    其中缘由也唯有明中信才心知肚明,他们也追问过,但明中信却并不言明,只是一再拜托他们帮忙。

    “这个忙不能帮啊!”寿宁候沉思片刻,抬头道。

    石文义与张采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寿宁候居然这般反对,反而是刘大夏只是沉吟,并不说话。

    “候爷此言何意?即便中信没有说明缘由,咱们就不帮他了吗?要知道,直到现在,只要是中信决定之事,最终必然是令咱们大赚啊!虽然我们现在看不到这其中的奥妙,但他定然心中有数啊!否则,他这不是自掘坟墓吗?”石文义沉声道。

    “明中信此行必然令陛下震怒,如果再有小人挑唆,那么,也许中信的科举之路就此断绝,到时,咱们诸位定然会受到影响,也许,明家就此一撅不振,怎么想都得不偿失啊!”寿宁候皱眉分析道。

    这话说得有水平,令石文义与张采被说得心中一动,有些动摇了!

    见他们心动,寿宁候眼中一亮,就想再加把力,将此事压下来。

    就在此时,突然,旁边响起一个声音,“行了,此事老夫应了!”

    寿宁候大惊,望向刘大夏,刘大夏不是正是思考明中信的用意吗?怎么会就此同意了呢?

    “我相信,凭明中信的天纵其才,不会做无用之事,之后必然是还有所绪,咱们先应了他,相信只是这一点应该不会将明中信打垮,更何况,咱们还有应援,事情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刘大夏环视大家,解释道。

    有刘大夏这般帮腔,大家自然再没什么说的!

    寿宁候自然更没说的了,毕竟,他虽然也在联盟当中,但是,说实在的,他在此联盟当中的地位还及不上郭小候爷这半路加入的人员,反而是建昌伯在这联盟当中混得风生水起,毕竟,大家认可,才能有话语权啊!

    不过,今日建昌伯却是不在,寿宁候之前想不通这是为何,现在想通了,必然是明中信怕那家伙追根究底,不想让其先行知晓,待成为既定事实之后,也就不得不接受了,凭那家伙的尿性,也就不会再追究事情始末了!

    既然事情已经定了,那就施行!

    一番计较之后,大家各行其是,准备配合明中信做这一场不知道是不是作死的大事!

    于是,次日,突然间,环采阁当中大打出手,两群人斗作一团。

    环采阁内外之人瞬间变得惊奇不已,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环采阁外面,自从张采宣布由他罩着语嫣之后,这环采阁好久没有这么在的事了!究竟是何人作死,在环采阁找事呢?

    一时间,环采阁外聚集了无数看热闹之人。

    噗嗵,一个身影从环采阁里面跌了出来。

    待此人站起身形,大家差点跌破眼镜。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锦衣卫张采,也是罩着环采阁的狠人。

    何人这般胆大,居然将他扔了出来?这下,大家更是好奇地望向环阁内。

    还别说,真有狠人,却见那群凶人身后,转出一个少年,手摇暖扇缓缓步出,一脸的跋扈,“张采,从今后,不要再出现在这里!”

    此言一出,围观之人一片哗然,居然有人让锦衣卫不出现在环采阁,这人还真是口气大啊!

    这是哪家的公子?一时间,大家纷纷打听。

    还别说,真有人认得此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几月之前,在京师掀起了无数风云的明中信明家公子是也!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还与张采发生冲突?

    旁边自然有人为大家解释。

    要知道,据说之前,环采阁乃是凭借的明中信的扶持,才在京师青楼界脱颖而出,独傲群雌。随后,明中信去了南疆,才有了张采的入主,将环采阁头牌语嫣姑娘收入囊中,此番明中信回京,知道被张采占了这块日进斗金的金字招牌,自然是心有不甘,此番前来就是要重新收回地盘的!

    张采能够放弃这般有油水的地盘吗?自然不可能!这样,一方要收回地盘,一方不肯放弃肥肉,那么,这二人发生冲突也就不为过了!

    不过,令大家惊奇的是,这张采无论如何也是锦衣卫啊!那战力必然有些彪悍,而明中信怎么就能够将其如同死狗一般扔了出来呢?

    旁边又有人献上解释。

    大家知晓前些时日明中信前往南疆之事吧!要知道,当时,明中信可是随着钦差大人王守仁王大人带领一众人等收复了云南多地,手下自然有着一些彪悍的军卒,此然必然是借助他们的力量,更何况,还听说,明家学堂出了一些武举人,那自然隐藏了一些武力,突如其来,偷袭张采,自然是手到擒来!这有何奇怪的!

    一番解释,有眉有眼,再看看明中信身后那些凶神恶煞一般的壮汉,他们也就信了此番解释。

    但张采能够善罢甘休吗?当然不会!要知道,张采可是代表着锦衣卫的脸面的,此番丢了脸面,自然是要找回来的!

    想必,一番龙争虎斗的戏码就要上演了!

    就在大家想继续看热闹之时,却只见,那张采一跃而起,扑向了明中信,然而,明中信身后壮汉是吃素的吗?自然是上前又是一顿揍,将张采揍了个鼻青脸肿,真可谓是惨不忍睹啊!

    然而,张采居然毫不放弃,明明身躯已经颤抖不已,连站立都是那般的不稳,但却还是接二连三站起来冲向明中信。

    就这样,惨烈的一幕出现了,张采被揍得面目全非,但却毫不放弃,一再地冲向了明中信,却又一次次被揍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