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六十二章

    渐渐地大家震惊了,原来,锦衣卫中也有汉子啊!这张采居然用如此惨烈的方式表达他对语嫣的锲而不舍,这份情怀令在场心软之人热泪盈眶。

    当然,这其中少不了那语嫣姑娘,只见语嫣怯生生躲在一旁,眼含不忍,泪水盈眶地望着一再倒地的张采,那表情表示她现在真的是肝肠欲断,却被壮汉们劫持着无力阻止。

    这样一副被权贵逼迫无奈的情景,令在场之人义愤填膺!恨不能上前一步,将那明中信揍倒,把语嫣抢过来好生呵护!

    然而,他们敢吗?

    如此诡异的一幕,却是令大家更加好奇,毕竟,从古至今,才子佳人,郎才女貌,相亲相爱,这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其有人进行阻止,这就令得大家更加的同情,更加的怜悯,进而产生出一种怜惜成全的意味,这就令得这其中产生了一种人文情怀。

    任谁也无法阻拦!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大家心中确实对此感到了异常的诡异。但是,平心而论,现在有人欺负锦衣卫,大家心中还是异常爽的!

    但这人究竟是谁?怎么会令得这锦衣卫都如此惧怕不敢利用其权势进行报复呢?

    大家心中一阵疑惑,同时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就在这京师之中,能够与锦衣卫抗衡的,也唯有那东厂或者是朝中诸公啊!

    这位少年人究竟是何人?能够这般与其相争,难道,他就不怕死吗?

    虽然,围观群众之中其中也有人认出了明中信,但他们却也不敢再行多事,毕竟,此事其中究竟牵扯有多少,谁也不知晓!故此,在大家的默许之下,一应事情随着明中信的预期进行。

    就这样,在有心人的宣扬之下,明中信这个现时代的陈世美现身于人前。

    有鼻子有眼,大家纷传,明中信此番入京,乃是兰馨儿资助,当然,也不能说是资助,而是相伴而行,来到京师,拜访明师,寻求今后的发展。

    而明中信在获得明师指点,更兼有钦差大人王守仁带其到南疆进行平乱,取得滔天之功之后,就再也看不起了家中的糟糠之妻,一心想要将家中之妻换掉,这一点,京师各位官员心知肚明,这却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当然,这一点,任何一个想要建功立业的读书人皆不会放过!

    这,就是大多数读书人的想法。

    而众人心中想的,也正是这个想法。

    故此,明中信的罪孽也就在这种情况之下,成为了铁定事实。

    更何况,他是在欺负本来就十分强势的锦衣卫身上,这就更加重了他的权力之欲。

    要知道,能够惹锦衣卫的人,那必然是权势滔天之人,而适逢其会,明中信正是这一类人。

    毕竟,现在,他身为太子伴读,一应事务皆是悬挂着太子的名声,任谁也无法忽视。

    同样的,这个标签令得他无论如何无法摆脱**的嫌疑。

    这一应事务与太子牵扯上,那就必然不是小事。

    就算朝野外的诸人同意私了,但朝堂之上的那些紧紧盯着明中信这个太子伴读之人也无法置身事外,反而是否认了这一切努力,想要让明中信无法脱身,成为他们目标中的牺牲品。

    当然,现在这一切皆未出现,只是明中信与张采的这番争斗,不,应该说是争风吃醋,令得朝野震动。

    但是,现阶段,还算是平静吧!只因为,事发突然,大家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在其中能够争取到的利益,大家也未曾测算清楚,皆不敢冒然行动,如果这是陛下的引蛇出动之计呢?大家迫不及待地冲出去,岂不是中了陛下之计了!这,无论如何大家是无法同意认可的!

    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皆忘记了一个重要的环节,那就是,现在正是弥勒会猖厥之时,弘治究竟是何意,要追究这些事情?

    这,就是大家心中无法过意得去之事!

    也是他们怎么都无法想通之事!

    无论他们如何想,事情依旧在缓缓行进之中。

    而明中信却是依旧面带狰狞地望着眼前的张采,一副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的模样。

    当然,周围众人是从心底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而明中信眼中精光电闪,就在一瞬间,他眼中闪过了一丝回忆。

    人影出现在道路上——来者,果然是一个女子,一个年纪轻轻,身段儿异常健美窈窕的少女。

    更近了,嗯,那少女穿的是一袭淡黄色的紧身衣裙,由于那袭紧身衣裙,便更加显露出她身材的玲珑透剔婀娜多姿。

    而且,她那张脸蛋儿亦竟美得如此慑人心魄!瓜子型的面庞水汪汪的丹风眼儿,双眼皮,灵巧的小鼻子,红艳艳的樱唇儿,尤其那白嫩细致的皮肤,宛似吹弹得破,好美,好秀丽!

    “呀,是兰家二小姐!”小兰一阵惊叫,声音中却也带着一番喜悦。

    “不错,是二小姐!”福伯也进一步肯定。

    “兰家二小姐”,可不正是自己的未婚妻吗?!明中信一阵犹疑。记忆中,兰家二小姐对退婚一事并不知情,一直对以前的“自己”脉脉含情,对“自己”多有照顾。

    明中信起身挑帘下了车,立于车旁,小兰随之下车,立于一旁。

    眨眼间,少女来到近前,飞身下马,望着立身山道的明中信,一脸惊喜。

    “明哥,你好了?”

    “嗯!”明中信不知关系如何,用鼻音回答道。

    “是的,二小姐,少爷不只好了,还替老夫人医治了-----”小兰越俎代庖地回答。

    “什么,老夫人怎么了?为何需要医治?---”二小姐上前一把抓住小兰,惊叫道。

    “这------”小兰望向明中信。

    “大母只是劳累过渡,并无大碍,正在车中歇息,待回到家中,再找医者诊疗安养就好!”明中信回应。

    “哦---”二小姐明显松了一口气。“那我看看老姑母!”

    “不用了,大母现在需要静养!”明中信想及大母在娘家的冷遇以及自己的受辱,冷冷道。

    “二小姐,因何事追至此处?”福伯显然不想让二小姐难堪,在旁打打岔。

    “这------”二小姐看了看福伯与小兰,继而望向明中信。

    “都是自己人,有何事明说吧!”明中信冷冷道。

    “哦-----”二小姐一阵难为情,枉作小人了!

    福伯与小兰背转身形,向远处走了几步。

    “说吧!我们还得赶路,大母的病耽误不得!”

    “那-----”

    “哼,不想说,算了!”明中信转身要上车。

    “别啊!”二小姐急切道,“我说!”

    “信哥-------你,你,你能放弃这次童生试吗?”二小姐小心翼翼地望着明中信的脸色。

    “童生试!”识海深处传来一阵震荡,“呀!----”一阵头痛袭来,好强大的怨念!明中信一阵心悸。

    同时,一幕幕往事浮现于脑际。

    “小书呆,咱们来打个赌,今年你指定还考不上童生,不然你把二妹的婚约退掉,敢吗?”一张趾高气扬、极其讨厌的脸庞出现在脑际。

    “你,你--------”明中信一脸的气愤,手指哆哆嗦嗦指向眼前一脸骄傲的小书生。

    “咋样,不敢吗?呵呵,就知道你是个窝囊废!算了------”小书生摇着头转身就待走。

    “站住,士可杀,不可辱!我---我---我答应你了!”

    “好!”小书生立马转身,“有骨气,来-----击掌为誓!”

    啪-----啪-----啪!三声!

    另一副场景出现在脑际。

    “小书呆------受死!”

    待回身时,“佟”一记闷棍打在头上,继而,一群人围殴而上,明中信一阵天眩地转,回归了黑暗。

    再一副场景呈现。

    恍惚间。

    一座客房中,床前一位医者正在为明中信把脉,老夫人立于床前,两位老者站立一旁。

    只听得医者道,“老夫人,令孙无碍,但还得休养,至于何时醒转,却还得服用药物,看造化吧!”

    “大哥,你们就是如此对待我家信儿吗?好歹,他是你们女婿啊!”老夫人气急败坏地声音。

    “我兰家的孙女婿必须是顶天立地的男儿,功名至少也得是举人才行。你看他,肩不能抬,手不能提,学不成名,一味死读书,十四岁了,童生试考了多少次,都考不上,一无是处。我看还是退-------------”一个暗哑的声音小觑之情溢于言表。

    “二弟--------待童生试完了再说!”另一位清郎的声音喝道。

    “好啊,你们------,我错看你们了!好,我走!”老夫人喝道,“福伯,备车,抬上少爷,我们走-----”

    “童生试?有那么难考吗?!”明中信一阵疑惑,怎么都围绕着童生试?

    “信哥,信哥-----”二小姐的声音传来。

    “哦!---”明中信反应过来,抬头望向二小姐。

    “放弃,好吗?”二小姐一脸希寄地望着明中信。

    “为什么?”明中信念及记忆中的图像,冷笑道。

    “我是为你好啊!!你放弃,好吗?”二小姐急切道。

    “你也希望我与你解除婚约?”明中信声音更冷。

    “我----”望着明中信眼中的冷意,二小姐一时语塞。

    “你走吧!”明中信回转身形,“小兰,我们走。”

    “信哥-----”

    “少爷!----”小兰一阵难为。

    “走!”明中信一脸冷意。

    “我哥与你的赌约是个骗局,你恐怕-----”

    “什么?----”明中信停下脚步。“骗----局!”

    “二叔不想让你考上童生,为保万无一失,我二叔同提学官已经打了招呼,说你不学无术,多次童生试不能通过。这次你会孤注一掷,用歪门邪道以保证通过童生试,提学官答应童生试时要专门盯死你!”这时,二小姐显然已经豁出去了。“另外,还让我哥专门刺激你打赌童生试不过的话主动退婚!”

    “那袭击我的事情呢?”明中信问道。

    “那只是我的堂兄弟们的恶作剧吧了!你要搞清楚,童生试才是要紧!”

    看来自己先得把童生试搞定才行。

    “妹妹!”明中信一个长躬到地,“中信在此谢过!”

    “别这样,你要及早打算啊!”

    “别担心,我一定会通过童生试的!”明中信胸有成竹地道。“妹妹,还有何事”

    “信哥,你有方法了?”

    “呵呵,车到山前必有路!”明中信成竹在胸地道。“妹妹,没事请回吧!别让舅爷、舅父担心!”

    二小姐惊诧地看着有些陌生的明中信,人还是那个人,但精气神却截然不同,气质与眼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被打醒了。”像解释又像自言自语。“以后我再不会让老大母操心,我会让她安心地颐养天年!”

    “好!那我去了啊?-------”二小姐探究地望向明中信。

    “妹妹慢走!”

    “对了,还有,你要小心你的童生试资格,好像已经有人要釜底抽薪,做套取消你的资格!”

    “你要小心,驾!----”二小姐恋恋不舍地催马向来路奔去。

    继而,画面一转。

    “明哥哥!”二小姐缓缓将手中之物递到明中信面前,“先食用此物,再行定夺下一步!”

    “不!”明中信轻声喝道。

    “明哥哥,一切事务皆有钦差大人定夺,你就不要再这般费心劳神了!”二小姐兰馨儿心痛之极地劝慰道。

    “兰妹妹!”明中信满眼正色道,“事关重大,我一定得去!”

    兰馨儿泪眼婆娑地望着明中信,不再相劝,反而是级缓点头,默然地为明中信收拾一切事务,为其下一步安排妥当。

    明中信也只能眼望兰馨儿,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但却是并不迟疑,目光再次坚定,缓缓走向了马匹,翻身上马,直奔前方。

    “明哥哥!”兰馨儿满面泪痕,凄然望着明中信,“就让馨儿随你入京,照顾你如何?即便馨儿没有一丝名份,馨儿也想呆在明哥哥面前啊!”

    画面一转,明中信眼神中闪过一丝凄然,但却随之坚定。

    “张采,语嫣姑娘乃是我一手捧起,你这泼皮居然想要乘人之危,坐享其成,那是妄想!今日之后,再敢进入环采阁一步,明某定让你粉身碎骨!”明中信满面阴狠地冲张采立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