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六十三章

    “明中信,你这幸进小人,有何资格得到语嫣妹妹!你等着,我会去告御状的,别以为你是钦点的太子伴读就高枕无忧了!吾定让你身败名裂!”张采目瞠欲裂地望着明中信叫嚣道。

    明中信轻蔑地望了他一眼,“小子,别说你没有证据,就算你有证据,那之前环采阁乃是吾明家一力扶持而起,论能证明吾乃是强取豪夺而来,吾不过是顺理成章接手罢了!”

    “你等着!”全身伤痕的张采明知道与明中信无法一争长短,但却依旧放下了狠话,转身踉踉跄跄而去。

    然而,他最后望向语嫣的凄然目光令所有在场之人感同身受,一时间,对这明中信印象极差。

    明中信却是一脸自得地看了一眼狼狈逃窜的张采,回头温柔地冲语嫣道,“语嫣姑娘,这般熊货岂能配你,还是一心经营好环采阁,为咱们日后的基业奋斗即可!”

    语嫣梨花带语,但眼中的仇恨却是深切无比,口中却轻声道,“谨遵阁主之命!”

    明中信一脸自得地转身回转了环采阁。

    但是,与此同时,京师之内都传遍了。

    毕竟,这一幕太过刺激,太过惊艳了。

    亲鲜出炉的太子伴读与锦衣卫百户发生龌蹉,而且是为的一个女人,这无论如何是一个劲爆的消息,大家岂能任由他放任,而不传播?

    当然,这消息也传到了明宅当中。

    明有仁听得,气得七窍生烟。

    而兰馨儿听了,面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双目无神,望着前方,久久不语。

    明有仁爆跳如雷,集齐人马,杀向了环采阁。

    毕竟,现在明中信在环采阁,咱们岂能将他再行丢失,明有仁的意思是,立刻将明中信捉拿归案,问他要个答案。

    而此时,明家诸人也是暗藏心机,明公子、明家主、明教习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居然如此自毁形象,这般胡闹,这其中有何深意?

    这,才是明家上下的真实想法。

    毕竟,明中信如此一反常态地对待兰馨儿,大家自然知晓,他的这番行为绝对与兰馨儿有关,否则,好不愣地居然前去环采阁惹事生非,这并非明中信一向的所为。

    这,其中必有缘由!这,是明家上下一致的理由,也是明家所有同盟势力的一致理解。

    然而,当他们来到环采阁,见到明中信居然躲卧于语嫣的闺房当中,还享受着语嫣姑娘的殷切伺候,大家的信念瞬间崩溃。

    明家主,明公子,明教习怎会如此?大家皆是难以接受。

    当然,最气愤的乃是明家的代表,明有仁,他气得七窍生烟,面红耳赤,上前一步,直接一脚踹向明中信。

    当然,明中信岂能让他踹到,一个翻向躲在了一旁。

    一脸的不明所以,冲明有仁叫道,“族叔,这却是为何?”

    他居然不知道自己为何揍他?明有仁更是气得六佛出世,大喝一声。

    “明中信,你对得起明家的列祖列宗吗?”

    明中信瞬间面色肃然,躬身而起,望着明有仁,“族叔,明某有何对不起明家列祖列宗了?”

    “你?”明有仁瞬间语塞,是啊,明中信有何对不起列祖列宗的,人家只不过是出来找点花酒,人家也没说是不娶兰馨儿,不让兰馨儿过门,只不过是在考虑期间,在外面喝花酒,与人争风吃醋罢了!何错之有?

    “族叔,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咱就撤吧!明某还得享受这难得一见的温柔之乡啊!”明中信一脸的欠揍模样,不屑地一撇嘴,重新躲倒在床塌之间,望向前面的歌姬,轻松地笑道,“咱们继续,别让别人打扰了兴致!”

    本来,明有仁也觉得有些语塞,但一听到明中信所言,瞬间火气上窜。

    然而,未等他发言,身后的兰馨儿上前一步,刚烈地冲着明中信道,“明哥哥,如果你对馨儿有何不满,尽管道来,就不要用这种方式羞辱馨儿了!馨儿也不是死皮赖脸之人,只要明哥哥一句话,兰馨儿拼着这辈子不嫁,也会独自离去,青灯古佛相伴一生!”

    听得此话,在场之人瞬间满面凄然地望着这位刚烈女子,毕竟,这时代,如果真的被明中信当场言明不妥,兰馨儿必然会成为笑柄,更会成为千古笑话,毕竟,一个尚未过门的妻子,却被未婚丈夫直接退婚,即便再胸怀搏大的男子,也再不会容纳于她,她,也就注定会成为一个万古笑柄,再无法嫁人成婚。

    兰馨儿这是将军,甚至是将自己的前途赌上了!

    就等明中信一句话,她就将被叮上耻辱柱,遗臭万古!

    然而,兰馨儿的目光却是并未变动分毫,反而是异常坚定地望着明中信。

    此时,在场众人也是尽数望着明中信,只等他一句话,就能够判定兰馨儿的一生。

    这,是一句千金话语,一言能定一位女子的生死,能定一位女子的今后前程!

    明中信却是轻蔑一笑,并不言语。

    回身望向身边的歌姬,调笑道,“看,小爷的魅力强吧!”

    “那是,公子文采风流,自然会有一些狂风烂媟围绕在身边,公子不必介意!”歌姬轻声媚笑道。

    这歌姬的话如刺刀般插向兰馨儿的心中,但她却是欲哭无泪。

    只能直直望向明中信,此时,明中信的一言一语决定着她的生死,她的命运,谁也无法决定,判定,明中信会如何答复?

    “族叔,此女如此不识大体,你还是将她带回明宅,稍后,明某必然会给她个公道!”明中信看都不看兰馨儿一眼,轻声道。

    然而,旁边的诸人却是看得清楚,这明中信分明眼中就没有兰馨儿,也没有将其放在眼中,又谈何今后?

    至此,明有仁心中清楚了,这明中信这是铁了心不想要兰馨儿了,否则,他为何要做得如此绝,如此的不留情面!

    兰馨儿可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啊!她怎么能够承受这般羞辱呢?

    罢了,咱还是不要在此现眼了,将兰馨儿带回明宅,从长记忆吧!

    毕竟,明中信虽然闹得满城风雨,但是,好在,现在满京师之人并不知晓,兰馨儿乃是明家媳妇,明中信的结发妻子,如果明中信实在不允,也只能回陵县请示明老夫人,看如何给兰馨儿一个台阶,装饰这段婚姻揭过去,也算是给了兰馨儿一个公道!

    但是,终究,他想多了,明中信能让吗?

    就在明有仁心中有了定计之时。

    明中信却早提破了这层窗户纸,不屑地望着兰馨儿,“兰馨儿,你还真是不要脸啊!”

    这句话令兰馨儿如遭雷击,不敢相信地望着明中信,叫道,“明哥哥!”

    “不要叫我明哥哥!似你这般寡廉鲜耻的女子,明某不屑与你称兄道妹!”明中信满脸不屑,轻蔑地叫道。

    啊!兰馨儿难以置信地望向明中信,这还是她的明哥哥吗?这还是她那温柔善解人意的明哥哥吗?

    “还有,你与我的婚约就此取消,不要再缠着明某了,明某前程似锦,似你们兰家这般趋炎附势、见风使舵之人,明某不屑与之结亲!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明某表妹的份上,明某也不会这般做为,给,这是休书,希望你有所自知之名,你分明就配不上如今明某这太子伴读的身分,还是自找出路去吧!”说着,明中信将手中的页纸张扔向了兰馨儿。

    休书?兰馨儿瞬间面色苍白如纸,这时代,如果一个女子被写了休书,她可就真心陷入了社会舆论当中了,再也无法抬起头了!

    明中信这分明是要将自己置于死地啊!自己如何得活,倒不如直接在此身死,还免得为兰家蒙羞!

    想及此,兰馨儿面上浮现了一丝决然,但却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明哥哥!”兰馨儿如杜鹃泣血,尖声叫道。

    明中信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掏掏耳朵不耐烦道,“怎么,兰馨儿你还有何话要说,不要再求明某了,无论如何,明某今生绝对不会再娶你兰馨儿,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兰馨儿听得此言,面如死灰,绝望地望着明中信,“明哥哥,馨儿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也知道,自己配不上明哥哥,只希望,能够长此陪伴于你身边,即便为奴为婢,也在所不惜,还请明哥哥应允!”

    说着,兰馨儿盈盈下拜,坚定道,“如果明哥哥觉得一纸婚书乃是一介累赘,馨儿现在就写契约,从今日起,兰馨儿就是明哥哥的奴婢,永生永世!”

    此言一出,明中信也是一愣,不由得将目光投向兰馨儿,在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怜悯,然而,瞬间就被一丝莫名的坚定所代替。

    而此时,旁边的众人一阵哗然,要知道,这时代,兰馨儿可是兰家的掌上明珠,一介如此高贵的女子,却下了决定,如果明中信许可,她瞬间就能够变身为明中信的一介奴婢,这得下了多大的决心,多大的牺牲!这根本就是将自己的尊严放弃,让明中信任意践踏!这女子居然如此烈性?

    一时间,旁观的众人将同情的目光投向了兰馨儿。

    这女子,值得咱们尊敬,值得咱们为之发生!

    “明家主,就收了此女吧!”

    “明家主,要有良心啊!”

    “明家主,你真的就这么忍心?”

    “这般好的女子,明家主收了吧!”

    一众人等的呼声明中信自然听到了,但他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反而是满脸的厌弃,大声喝道,“好了!”

    这一声雷霆喝声,令在场之人为之一静,纷纷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此乃明中信家事,你们有何资格介入相劝,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明中信满眼的不耐与不屑,令得在场之人义愤填膺。

    然而,人家说得对,这是人家的家事,咱们凭什么介入?

    一时间,大家安静了下来,但兰馨儿的命运究竟如何,大家还是关心的!

    明中信转头望向兰馨儿,语重心长道,“兰馨儿,某作为你的表哥,提醒你一句,如果一个男子不爱你,不接受你,你要从自身的角度找问题,不可再这般痴缠,要知道,一个变了心之人,对你而言,只会是噩梦,放弃吧!明某相信,一定有一个最好的人在等着你!”

    就在明中信这般温言温语之时,兰馨儿猛然眼神一亮,不可思议地望向明中信,眼神中绽放出一道光彩,“明哥哥,你还关心我!”

    明中信一愣,眼神也是微微一变,瞬间变得异常坚定,戚然笑道,“兰馨儿,你还真是好笑,明某每日里,对其怜悯之人不计其数,只不过看在同为亲戚的份上相劝一句,如果你再执迷不悟,不要怪明某六亲不认啊!”

    “不,明哥哥心中还有兰馨儿!”兰馨儿尖声叫道。

    “兰馨儿,你这婊子,咱与你认真谈,你还真以为咱是念在旧情啊!”明中信脸色一变,沉声道,“明某为何要休你,实乃是,想当初,你兰家对明某万般刁难,甚至对明某下了毒手,让明某祖母那般凄惨,明某恨不能将你兰家碎尸万段,也无法解了这心头之恨!尤其是你居然还假惺惺向明某卖好,通风报信,其实,明某已经识破了你兰家的计策,分明是看明某没有身死,让你来结个善缘,好今后如果有事,好予以回转。随后,你不知羞耻,在明某在京师风声水起之时,见风使舵,还随明某南下,不知羞耻地随身侍奉,明某当时只不过是分身乏术,也无法顾忌于你,才让你呆在身边。”

    此话对兰馨儿来说,真可谓是五雷轰顶,要知道,那之前,自己真心付出,对明中信一往情深,绝没有一点异心,却没想到原来明中信居然这般想自己,还将自己想得如此恶毒,这,这真是气煞我也!

    兰馨儿气得无法说出话来,明中信却还是没完没了。

    “还有,你在南疆之时,自己一意孤行,还创建了女子救护队,分明就是想要借明某与钦差王大人的名声为你兰家刷声望,却寡廉鲜耻地说是帮助咱们,你还真有心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