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九十一章

    “文义啊!”牟斌一番感慨之后,转头看向石文义,语重心长地喊了一声。

    这一声,石文义却是听得心中一惊,这语气显然有些怪异,他也感觉到了,这牟指挥使必然有所吩咐,连忙躬身应了一声,“诺!”

    “今后你到明宅多多走动,有事随时来报!”牟斌停顿一下,脸泛苦笑,终究说了出来,“无论何人,只要提及本指挥使无论好话坏语一应回报,尤其是陆先生!”

    石文义一听,面现为难之色。

    牟斌一见他的表情,轻声一笑,“行了,我保证,无论好话坏话,我都不追究,这样可好?”

    “诺!”石文义一听,这才脸色为之释然,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之前他一听牟斌让他做卧底,刺探情报,心中就是一惊。毕竟,这好话传回来还则罢了!如果明家人说了牟指挥使的坏话,自己传回来,那不是害了明宅中人吗?这怎么传?依自己现在与明中信的关系,怎么也不能害他啊!

    这,是他的为难之处!

    然而,他可没想到,牟指挥使居然直指自己的为难之处,还言明了不追究,这样就两全齐美了!因为,他明白,牟斌虽然身为锦衣卫指挥使,每日里就在运用各种手段,不择手段地刺探朝野情报,但他却是一言九鼎,只要他说的话,就一定会当真履行,不会打一个折。这样的话都出口了,他岂能不答应!

    况且,今日之后,可就算是奉命前去与明中信来往了,这是最好的掩护,更何况,还能够明目张胆地护卫明中信以及明家,这可是大大的利好消息。

    “另外,这段时间虽然有太子出头的威慑,明面上的绊子虽然会少很多,但暗中却还是会有无数陷阱与算计,如果有处理不来的,京师各卫所的一应人员皆由你调遣,给!”说着牟斌直接扔给他一面令牌。

    石文义触不及防之下,差点没接住扔过来的令牌,手忙脚乱地接过令牌之后,低头一看,抬头望向,满脸的不可置信,相应地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惊喜之色。

    “这,这?”石文义有些语无伦次地望着牟斌。

    “此令牌不可滥用,也不可随意出示,只能在明家有事之时才能用。”牟斌语气森严地吩咐道。

    “属下明白!”石文义自然不是不知轻重之人,点头应诺。

    他知道,牟斌这是向陆先生示好的一种形式,毕竟,他现在无法去见陆先生,只能从侧面向陆先生表达他的心情。

    当然,石文义不知道,如果不是之前见过明中信手中的令牌,牟斌才敢有这份心,否则,他可不敢如此!只因为,牟斌心中明白,陆先生既然将令牌交与明中信,必然是对明中信极是看好,甚至可能明中信就是他的关门弟子,否则,他怎么也不会将自己当年交付给他的令牌重新启用。而令牌启用的意思也就是表示,陆先生必然嘱咐过明中信,在必要之时可以前来找自己,这也算是侧面表达出原谅自己的意思,故此,牟斌才敢以此来进一步表示自己的诚意。

    尤其是在明知陆先生就隐匿于明宅当中,他更得乘势表达,否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如果就此令陆先生彻底原谅自己,那可就太好了!当然,现在的他可不敢奢望陆先生就彻底原谅了他,毕竟,当初他可是差点令陆先生身死,作为弟子,他那番作为可就真的是欺师灭祖的行径了!虽然事出有因,但事实毕竟如是,这也是他心怀愧疚的原因!

    而身旁的石文义可不知道牟斌心中的这些弯弯绕,他只是拿着令牌,心中规划着今后如何合理合法地运用此物。

    不过,他也知道,牟斌给了他这么优厚的条件,也是看在陆先生与明中信的面子上,他也不会僭越滥用此令牌,这点轻重他还是看得清的!但自己身有这个令牌,隐形的好处可是极大的,毕竟,如果这个令牌被那些锦衣卫千户看到可就要极度羡慕,毕竟,这令牌乃是牟斌的贴身令牌,轻易不会出示,自己现在身负此令牌,也代表了牟指挥使向外面发信号,他就是牟指挥使的亲信,这可就有些惊悚了。

    那些趋炎附势的家伙岂能不上赶着巴结自己!当然,牟指挥使之前的嘱咐也是让他不要狐假虎威,做出一些出格之事!他可没那么傻!

    “这段时间,如果真的有弥勒会余孽攻击明宅,你且下死手,不用留情,不”牟斌紧锁眉头,一摇头,再次吩咐道,“只要是这段时间骚扰明宅之人,你就下死手,不用姑息,出了事自有我出头!”

    石文义一听,双目圆睁,惊愕地望着牟斌,他可没见过牟斌如此失态,而且下如此命令,要知道,这里可是京师,他们第一要务不是围剿贼寇余孽,而是要找出这些余孽贼寇的来源,再将其列入名单,再予以计划灭之,至于被贼寇余孽袭击骚扰的普通百姓普通官员,他们的生死与锦衣卫何干。

    这无干牟斌冷酷,而是锦衣卫的职能就是如此,将一切隐患找到源头再予以消灭,将其对京师的威胁降到最低。而牟斌现在的吩咐明显就是让他以明宅的安危,哦,不,应该是将陆先生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这对于一向稳重深谋的牟指挥使可是极其罕见的!

    “怎么?有疑问?”牟斌眉头一皱,目光森然地望向石文义。

    “属下不敢,属下遵命!”石文义躬身应命。

    “行了,好好办差!此事完毕,我自有安排!”牟斌自然也不关心他的想法,摆摆手,若有所思地令他下去。

    石文义自然是应声不迭,退后而出。

    “大人,你将如此权力交与石文义,合适吗?”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话音未落,从旁边的屏风之后,转出一位文士模样之人。

    而牟斌却并不吃惊,头也不回,缓缓开口,“为了陆先生,一个令牌又算得了什么?!”

    “嗯!”文士缓缓点头,不再纠结这个话题,“大人,那明中信值得如此投资吗?咱们只要派人暗中保护陆先生即可啊!”

    牟斌目光闪烁,缓缓道,“上有所为,下必效之!”

    八个字,令文士面色一变,看看牟斌的背影,收敛笑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大人,接下来,惦记那明中信的可就不只是一股势力了!”文士若有所指道。

    牟斌终于回转身形,望向文士,“这些你当陆先生看不出来吗?他会不提醒明中信?但为何陆先生还在明宅,而不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接连几个问题令文士为之语塞,形势他自然是知晓的,作为牟斌的幕僚,如果他没几分本事,岂能还呆在牟斌身边。

    “知晓是知晓,但如何破局,这却是极难的!”终究,他心中有些不自然地回了句。

    “所以我才派石文义去贴身保护!他也明白,我的重点在哪里!”牟斌眨眨眼。

    “但这难道不会引起陛下的不满吗?”文士提出了又一个问题。

    “陛下?”一提当今皇上,牟斌沉默了,久久,轻叹一声,“你当陛下不知道陆先生到了京师吗?正因为陛下一直未行动,所以我才要行动啊!”

    “您是说?”文士眼前一亮,“陛下既然没动手,那表示今后也不会动手了,那陆先生岂不是高枕无忧了?”

    牟斌缓缓点头,认可了他的猜测。但却又摇摇头,“为上者的心思最是难猜,更何况是陛下,想当年,谁人能想到陛下居然会对一手将他扶持上来的陆先生抛弃?!陛下的心思咱们还是不要瞎猜了,但现在可以看出,陛下不想将以前的事现在再行提及,否则,他绝不会这般安静,依陛下的性情,必然会将危险灭于萌芽状态。”

    “对啊!”文士作恍然状,击掌叹道,“咱们知晓明中信与陆先生的关系,陛下定然更加早地知晓,却这般厚待那明中信,尤其是想要培养到太子身边,很显然,这是向陆先生示好。而且,毕竟当年之事过去太久了,陆先生在朝中的影响虽然依旧存在,但毕竟时移事易,即便有心,只怕陆先生也翻不起多少浪花了!”

    “你错了!”牟斌苦笑一声,“陛下是知晓陆先生的性情,既然这么多年没有回京找事,必然是已经放下了当年之事,陆先生此来不过是表态,支持那明中信而已,也是想让陛下还这份人情,否则,陛下岂会一时起意让明中信作这太子伴读!”

    啊!文士一脸惊愕地望向牟斌,这一层他还真心没想到。

    牟斌眉头一皱,看看文士,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文士大惊,身形一抖,躬身急道,“学生没有听到什么话,还请大人示下。”

    牟斌紧紧盯着文士,久久不语。

    文士却是低头躬身,浑身上下颤抖不止,要知道,今日他突然听到牟斌谈论陛下之言,可是犯了极大的忌讳,如果泄漏出去,牟斌虽然不会被陛下责罚,但一顿训斥却是少不了的,更何况,妄图揣测圣意,虽然是每位朝臣的必修课,但牟斌此言却是有些犯忌讳,只要传入弘治耳中,只怕也免不了会生出一根刺来,渐渐将牟斌排挤出那个权力圈子,而自己作为当事人,听到如此秘密,谁知晓牟斌会不会产生杀人灭口的念头!他自是心中极怕,自然得及时将话讲明,作出保证,否则,迟一步,一命归西,可就不值当了。

    “行了,我既然向你说了,也是将你当自己人,更何况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此言,乃是让你认清现实,不要将一些小聪明运用在争权之上,记住,不要给石文义下绊子!”牟斌收敛眼神,缓缓告诫道。

    “学生不敢!”文士连忙躬身应道。

    “派人盯着石文义,如果有出格之处,不用阻止,只需回报即可!”牟斌吩咐道,“同时,派人监视各府,随时将他们的情报回报,务必确保信息及时准确。”

    “嗯!”文士点点头,却不行动,反而直直望着牟斌的背影,静立不动。

    二人站于大殿之中,沉默不语,身形不动,大殿瞬间陷入沉寂当中。

    然而,一张大网却是紧张地行动了起来。

    整个京师,并没有因为太子降临明宅而平静,反而是外松内紧,各府之内频繁行动,京师各方势力也在不断扩张,围绕着明宅,更多的网络形成。

    而这一切,仿佛与明宅无关一般,明中信依旧每日前往名轩阁,一条条命令从名轩阁传出,明家各种生意并没有停滞,反而是越加疯狂地恢复扩张,令人惊疑的是,京师各类势力,尤其是那些被侵害到生意利益的背后势力却是悄悄然,并没有发动报复性袭击,哦不,应该是回应反击。

    这一切,显得如此的诡异,但明家却是肆无忌惮,根本不理会这些,仿佛根本不怕反击一般。

    但是,与明家有关的明家集团内的一些其它势力却是按兵不动,仿佛在观战一般。

    不过,这些势力的主脑却是不时地前往名轩阁,与明中信吃酒喝茶,尽情地享乐。

    不,也有例外的,那就是,语嫣坐镇的环采阁,一个个新鲜无比的花样不断翻新,有珍禽异兽在环采阁表演,有新鲜的杂技,有技艺精湛的器物等等等等,反正是有连京师之人不敢想象的物事不断出现,惊暴了京师百姓权贵们的眼球。

    令得京师各界闻风而动,蜂涌而至,想要一睹这些新奇的物事。

    这些百姓们不知晓其中内情,但权贵们或多或少却是知晓,这些皆与明中信有关,否则,岂会出现如此大量的新奇物事,但他们却是私下皱眉不止,本以为,明中信做生意的才华已经够好了,没想到,他心中居然有如此多的新奇招数,令人欲罢不能!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