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九十五章

    当然,陈准心中也很清楚,虽然弘治有些不待见明中信,但却不是针对的他本人,而是这种感情比较复杂。

    之前弘治知晓明中信在京师那般折腾之时,还有些高兴,只因为,在他想来,京师居然来了这般有趣的人,还如此有才,自然是表明大明人杰地灵,才出了这般人才,还是在他的治下出现的,这是对自己政绩的肯定啊,他岂能不高兴!

    这些,陈准是从之前弘治的反应看出来的,只因为,之前弘治暗中吩咐过他,让东厂派人护卫明中信,深怕他被京师那些庞然大物吞下去,陈准作为弘治的贴身之人,自然心领神会,陛下这是动心了,想要在适当的时候将明中信收入囊中。

    而东厂也在暗中为明家消除了一些有恶意的势力的隐患。这也是那些势力不敢出手的一个原因。

    然而,一切都在弘治知晓明中信有可能是陆先生的弟子之后变了,弘治立刻将之前的命令收回,只是让东厂密切关注即可,至于暗中清除行动,却是要求停止了,只是让他们静观其变。

    陈准立刻领会,这是要看情况再定啊!

    弘治却是下令,务必要将明中信与陆先生的关系摸清楚,但自己让属下多方查探,却也得到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根本就不准,回报之后,陛下没说什么,只是让他们关注明中信即可。

    但在得知,太子居然与明中信走得很近之下,弘治沉默良久,居然令他们再渡护卫明家,当然,程度不同,只是要确保太子不受明家牵连的程度。

    那一日,他获知陛下居然要让明中信作太子伴读之时,差点心都要跳出来了,他左思右想,隐约理解了陛下的用意,陛下可能是想,那明中信虽然是一根刺,但却也极其有用,更何况他还如此有才,如果将明中信放到眼下,他也可以更加细致地观察于他,如果有机会,将明中信争取过来,就像当年牟斌一般,那定然是极爽的!

    只因为,不只陛下知晓,陈准也知晓,陆先生的才学那可是冠绝朝野的,他培养出来的明中信居然在一来京师就大放异彩,还立下了如许多的功劳,如果能够将其收为已用,相信太子今后能够省很多事,另外还能再打击一轮陆先生,何乐而不为呢?!

    这,也是刘健等辅臣们考虑的事,毕竟,那一个老奸臣滑的大臣,岂能不了解陛下的心思,所以,他们才没有反对陛下直接下令明中信为太子伴读的!

    再加上太子的力保,陛下更得考虑,所以才顶住了大臣们的进誎,静观一段时日。

    而这些时日,更是获知,陆先生居然来到了京师,而且是住在了明宅,却并不露面。

    这下,陛下更是坐卧不安了,但却再也没有下达任何命令,只是令他们原地待命即可。

    他理解,现在的陛下心绪不宁,毕竟,陆先生对他的影响太大了,一听到陆先生近在咫尺,他的情感变得极其复杂,既想去见见,看陆先生如今究竟变成了什么模样,又想着,见了陆先生又要如何面对他呢?相信这种近退两难的情绪令他失矩不已。

    相应地,对明中信的感觉也是变了又变。

    此番让明中信负责找出袭击他的暗中势力,相信也是想考验一下明中信,顺便探查一下,陆先生究竟与这明中信是何关系,会不会为了明中信出手,毕竟,在他想来,如果陆先生出手,这股势力必然会无可遁形,当年的印象太深刻了!已经深入了骨髓之中!

    当然,这些猜测他只能留在心中,而无法宣之于口,唯有低声应诺。

    “下去吧!”弘治摆摆手。

    陈准知晓此时的陛下心绪激荡,不想让自己看出来,唯有应是而退,办差去也!

    “陛下,您终究无法完全放下啊!”一个声音叹息道。

    弘治面泛苦笑,“你难道就能放下了?!”

    那个声音沉默无语,予以了默认。

    继而,大殿之中陷入了沉寂。

    “飒儿,咱们是否该行动了呢?”

    京师西市不远处一座府邸,萧知府望着面前稳坐的萧飒沉声问道。

    萧飒抬头看了一眼父亲,缓缓摇头,“现在各方势力皆在注视着明家,如果此时动手,不只是有暴露的危险,甚至有可能遭至群起而攻之,不是好时机啊!”

    “难道就任由那明中信这般嚣张,长此以往,只怕明家就在京师稳稳立足了,到时,岂不是更难对付?”萧知府皱眉不已。

    “放心,有人比我们急!”萧飒轻轻一笑。

    “有人?”萧知府一头雾水地望着儿子。

    “那位!”萧飒不以为意,一指皇宫方向,笑言道。

    哦!萧知府一阵恍然大悟,不由得也笑了,缓缓点点头,“是啊!那位如果再不乘此机会出动,只怕还真的又要被压好多年了!”

    “不过,咱们也不妨给他添点火!否则,依那位谨慎的性子,只怕还不能出这个头啊!”萧飒面泛沉思,缓缓道。

    “添点火?”萧知府一愣,不明所以地望向儿子。

    萧飒微微一笑,并不回答。

    萧知府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是啊,儿子虽然越来越聪明,但心思却也越来越重,有时根本就不与自己商议,自己作主了,罢了,年轻人的天下,就让他们自己闯吧!

    萧知府心中一叹,不再追问。

    “对了,父亲,朝堂之中有何动静?”萧飒抬头看向萧知府。

    “朝堂?”萧知府一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恍然,“朝中依旧没有动静,只是拖着,弘治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在静观其变,倒是东厂与锦衣卫正在密切关注着明宅,也不知究竟是何用意?”

    “各位辅臣呢?”萧飒一皱眉。

    萧知府苦笑一声,“那些家伙都是老狐狸,岂能随意表态?”

    萧飒点点头,若有所思道,“如果只是维持现状,咱们倒也不怕!就是”

    说到此,他眉头一皱,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有问题?”萧知府望着萧飒,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问题倒是没有,谢迁应该没什么问题,他只是一心与李东阳争,打太李东阳之事必然不遗余力,打压明中信应该能借上力!但刘健”

    萧飒说着说着,停顿住,沉思不语。

    “那老头现在已经功成名就,一心只想着名垂青史,应该不会有所阻碍吧?!”萧知府不确定地望着儿子。

    萧飒摇摇头,“父亲此言差矣,别看平时刘健仿佛是弘治的应声虫一般,实则那老家伙心机更深,他应该也想在其中插一脚,只不过现在没有机会罢了!看着吧,如果有机会,定然也会蹦出来!”

    萧知府这下倒没有反驳,思索着点点头。

    “父亲,明家的任何动作务必第一时间给我拿来!”萧飒不再深究,反而转移话题道。

    “嗯!那是自然!”萧知府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恨意重重地点点头。

    “不过”萧知府虽然应得很快,但却望着萧飒一阵皱眉。

    “父亲有话请讲?!”萧飒自然看在眼中,开口问道。

    “飒儿,那明中信虽然重要,但咱们最重要的是扰乱京师的秩序,为下一步行动做准备,更甚者是为那位找寻时机,为何你此次回来要这般下苦力,非得先行将明中信搬倒呢?”

    萧飒苦笑一声,解释道,“父亲,你也看到了,明中信现在已经成了气候,如果再不先行将其搬倒,待他入了东宫,再辅佐那朱厚照,被弘治重用,只怕咱们的一些行动皆会受阻,现在我是将一些威胁消灭于萌芽状态!老人家也是这个意思!”

    萧知府一听,面色一变,失声道,“老人家也是这个意思?”

    萧飒点点头,“不错,近段时间的行动皆已经暂停,那位的时机不用咱们负责,老人家自有安排,咱们只需要负责找时机将明中信甚至明家搬倒,就是首功一件,这是老人家说的!”

    “明中信有这般重要?”萧知府有些失魂,毕竟,他知晓,明中信只不过是一位十余岁的少年,老人家居然这般看重于他,这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我的判断你可以置疑,但老人家的眼光一向很准,咱们还是依吩咐行事吧!”萧飒轻叹一声,眼中闪烁着一丝阴狠,以及一丝噬血。

    “你没有私心?”萧知府近在咫尺,自然看到了萧飒眼中的神色,他不由得心中激灵灵打个冷颤,颤声问道。

    萧飒苦笑一声,收敛眼中的血色,望着萧知府,反问道,“父亲既然知晓,又何必这般介意呢?我承认,确实有些私心,不过,在兼顾大事之时,将私心办了,也算不上违逆老人家的意思吧!”

    “唉!”萧知府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你从小心思就重,但切记,不可一切太过勉强,记住,一切努力过后就好,太过在意,我担心”

    “行了,父亲,我自有分寸!”萧飒面色一变,打断了萧知府的劝诫。

    萧知府叹息一声,不再相劝,毕竟,他知晓,这个儿子自小就生性好强,天生聪颖,才学出众,自恃极高,性子却又有些阴沉,什么事都存于心中,听不得劝啊!尤其是在见到那位老人家后,得到了更高的指点,也不知学到了些什么,更是听不得任何人相劝,当然,除了那位老人家!

    “罢了,为父去安排一下!”萧知府不想再留在此地,毕竟,相劝既难,他也不想在此碍眼。

    “嗯,有劳父亲了!”萧飒面色好转,拱手点头应道。

    嗯!萧知府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门,前去安排。

    萧飒望着萧知府的背景,眼中闪过一丝坚毅,轻声道,“父亲,您不懂,儿子此生追求的事必须完美,想要拿到的必须拿到,否则,岂不辜负了这身本事?!”

    继而,他转脸面向了明宅方向,恶狠狠道,“明中信,等着,小爷会让你知晓马王爷有几只眼的!”

    然而,此时的明中信却是惬意地坐于椅子之上,品着茶茗,望着身前的来访者。

    “徽伯兄,你还真是稀客啊!”明中信将茶茗放过一旁,望着眼前的来人,轻声笑道。

    李兆先尴尬地笑笑,“中信,这是什么话,我不来只不过是你太忙了呀!不敢打扰于你!”

    哟!明中信一愣,抬眼望向李兆先,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之前他认识的李兆先乃是一位温文尔雅的书生,书生气十足,如果不是有位辅臣阁老的父亲,在这官场之中只怕早已经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了,虽然与自己惯了之后,也不时会与自己说笑,但却不会这般调侃于他啊!这是怎么了?是什么令他有了改变?

    在他的打量之下,李兆先脸色微微一红,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飘向了一旁。

    明中信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瞬间,心中明白了。

    却只见旁边一位老者正吹胡子瞪眼睛瞪向李兆先,口中嘟囔着,“真是扶不上墙的阿斗啊!”

    这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刘大夏刘老。

    “刘老,你不厚道啊!怎么会教徽伯兄学坏呢?”明中信一脸的悦地望向刘大夏,沉声道。

    “啊,不是!”未等刘大夏回话,李兆先急了,连忙站起身形,急切地望着明中信解释道,“中信,”

    “行了,人家已经知道了,你还辩解什么?!”刘大夏大声喝止道。

    李兆先一听,一脸尴尬地望向刘大夏,眼中闪过一丝歉意。

    刘大夏翻个白眼,一梗脖子,冲明中信横道,“行了,明小子,就是我教的,又如何?”

    “得,您老怎么说怎么是!”明中信一见刘大夏耍流氓,急速退缩,苦笑一声,坐回了椅子,望向李兆先,“徽伯兄,您来就来了,学什么刘老的话,咱们自然点就好!”

    “明小子,学我的话怎么了?”刘大夏插科打诨道,“说清楚!”

    明中信回身拱手道,“刘老,我知道您是好意,但徽伯兄本就是温润君子,您又何必这般为难于他呢?!”

    李兆先在旁脸色一红,不好意思地看向明中信。心中暗暗惭愧,人家明中信这般称赞自己,自己却算计人家,确实不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