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九十六章

    “徽伯啊!你可别上当啊!”刘大夏不理会明中信,却是望向了李兆先,提醒道,“这小子虽然比你小,但心眼可比你大得多,他此番是在博你好感呢!你可别上当!”

    李兆先脸色一红,就待为明中信开脱。

    然而,旁边的明中信不让了,面色一沉,“刘老,你这是什么话,我这话有毛病吗?你认为,徽伯兄不是温润君子?”

    “明中信,你还别这般挑拨离间,你的话就是不对,徽伯岂是温润君子?人家那是至诚君子!”刘大夏眼睛瞪得老大,反驳道。

    噗嗤一声,旁边有人笑了出声。

    刘大夏迅速望向旁边,“怎么,老夫说的话,你有意见?”

    旁边笑出声之人连忙拱手一本正经道,“刘老之言甚是,甚是!”

    “石大哥,你不能被强权威逼就丧失立场啊!”明中信却是脸色一正,望向那人,义正词言道。

    那笑出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石文义。

    他实在是见这一老一少争辩得有些可笑,不由得就笑出了声,一笑出声,他就知晓要坏,果不其然,刘大夏立刻就转移了目标,向他开炮。

    他岂能让刘大夏得逞,连忙补救用软,却不想,明中信又不让了。

    这让他怎么接话!

    好在,他比明中信大,转头回座喝茶品茗,不再言语,你明中信还能如何,逼着自己表态吗?

    明中信也是无语,用手指指装死的石文义,摇头叹息,“世风日下啊!人心不古啊!”

    然而,石文义就当没听到,充耳不闻,不理会他。

    明中信也是没招,只能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就此作罢。

    当然,他再想向刘大夏发难,这口气却也已经泄了,没了气氛。

    他只能转头看向李兆先。

    “徽伯兄,来得正好,偿偿咱们名轩阁这些时日的新菜式!”

    “我”李兆先就待推辞,毕竟,自己此来另有公干,不是蹭吃蹭喝的。

    “来人,备菜!”明中信却是不给他机会开口,冲大厅之外喝道。

    李兆先委屈地望向刘大夏,静候解围。

    刘大夏却也是一阵牙疼,这小子,越来越滑头了,明知道李兆先此来有事,他却不接这个茬,这让自己如何办?

    然而,事情却又不能不办!

    刘大夏也只能腆着脸,满脸笑意地望向明中信,“中信啊!”

    明中信还未怎么样,旁边的李兆先与石文义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满脸惊骇地望向刘大夏,震惊于他语气的那份谄媚。

    他们今日才发现,大明朝堂的重臣,咱们的精神支柱,刘大夏同志居然能够发出如此可怖的声音。

    明中信也是激灵灵打个寒颤,一脸惊骇地回头望向刘大夏。

    显然,他也没想到,有人居然能够发出如此肉麻的声音,正在找寻乃是何人所发。

    回头一看,却发现正是那位刘大夏刘老。

    刘大夏却是不以为然,依旧满面笑容地望着明中信,“中信,你且稳坐,且听听徽伯究竟有何事啊!”、

    这声音,依旧保持着那份肉麻。

    明中信听得浑身一颤,脸现惊容,连连摆手,“刘老,有话好说,您还是回归正常,好吗?”

    一旁的石文义与李兆先也是连连点头,今日这个刘老还真的有别于往日,只因为,突然的变化,令他们心中胆寒。

    刘大夏环顾一下三人,眼神一缩,寒光射向了石文义与李兆先。

    “我们什么都没听到!”瞬间,石文义与李兆先转过头去,连连摆手否认。

    刘大夏满意地笑笑,回头看向明中信,保持着那种独特的声音,“要我回复正常也行,但你得坐下,好好听我们的!”

    “嗯!”这下,明中信不敢再卖关子,连忙坐回椅子,规规矩矩地望向刘大夏。

    刘大夏满意地点点头,转头喝道,“李小子,剩下的事就是你的了!”

    李兆先一听,一个激灵,迅速回身,感激地看了一眼刘大夏,迅速来到明中信近前,望着他,拱手躬身道,“中信,还请手下留情!”

    什么?明中信一脸的懵逼样,不解地望向李兆先。

    李兆先见明中信依旧这样,长叹一声,“中信,不要再装了,好吗?”

    “什么?我装?”明中信满眼的不解,手指着自己,一脸的懵样。

    这下,李兆先也没招了,不由得望向刘大夏,寻求帮助。

    刘大夏自己接到了求助信息,面色一沉,望向明中信,正色道,“中信,别闹了,徽伯真的有事相求,你不要再回避了!”

    明中信不由得苦笑一声,双手一摊,“刘老,我真的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手下留情的啊!”

    真的?这下,就连石文义也有些惊疑,毕竟,在他想来,此番李兆先上门求情,明中信定然知晓究竟为的何事,但现在明中信这一脸的懵样是什么情况?

    刘大夏也是一愣,反问一句,“你真的不知道?”

    “刘老,我不是神仙,我怎么能知道徽伯兄来此为的何事?”明中信苦笑一声。

    对啊!刘大夏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不错,咱们这般前来,根本就没有向明中信说明,究竟是为何而来!也怨不得人家一脸的懵样。

    “那你为何要躲着我?”李兆先在旁也愣住了,毕竟,以往,自己即便不说什么,明中信也如同先知一般,就知晓了,他还以为此番前来,明中信定然也早就知晓自己所为何来,没想到,自以为是地闹了个笑话。

    “徽伯兄,你此次前来,定然有事,但咱们多时不见,我不想上来就谈事,想要先行用膳之后,再谈事情,这也不对吗?”明中信摇头失笑。

    这下,大家清楚了,原来,大家闹了个乌龙,见明中信躲着不谈正事,却安排饭菜,还以为明中信不想谈,没想到人家是这个心思!是自己这些人有此自以为是了!

    李兆先不由得也是失笑,望向刘大夏。

    不过,自己会意错还则罢了,为何以往精明无比的刘老也这般糊涂,误会了明中信呢?

    刘大夏却是脸色一红,但随即脖子一梗,冲明中信嚷道,“行了,就你小子心思活!还不是以前你那么精明,下意识地咱们也以为你知晓咱们有事相求,想要躲避,这怨不得我们,是你小子太奸了!”

    “好了,之前是我的错,徽伯兄,想必现在让你用膳,心中有事,定然吃不安稳,罢了,你有什么事现在就说吧!”明中信却是不理会这个强词夺理的老流氓,冲李兆先一拱手,问道。

    李兆先一听,明中信这是认可了,但话到嘴边,有些为难,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刘大夏。

    “看我干什么?你有事就说!”刘大夏却是有些恼羞成怒,一瞪眼,训斥李兆先道。

    李兆先也不再矫情,望着明中信,“中信,其实,此番还是因李家小一辈,他们不懂事,还请你放他们一马!”

    李家小一辈!明中信心中一动,不由得望向刘大夏,继而望向石文义。

    石文义自然听到了李兆先的话,不由得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冲明中信点点头。

    明中信瞬间了然,抬眼望向李兆先,“徽伯兄,难道,那些捣乱之人中有李家中人?”

    李兆先不由一怔,这明中信还真是心思透彻,自己提了个开头,他就有了思路?!

    不由得他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件事。

    “中信,是小辈们不懂事,听了别人的教唆,以为李家吃了亏,不管不顾地就前去闹事,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李兆先连忙拱手认道。

    “这样啊!”明中信面色一沉,陷入了沉吟。

    李兆先一见之下,不由得心中一急,望向刘大夏。

    “明小子,李家小辈虽然有些不对,但明家也没受什么损失,你就抬抬手,揭过去得了!”刘大夏开口了。

    这下,李兆先心中定了,将目光再次投向了明中信,就看他的表态了。

    “徽伯兄!”明中信抬眼望着李兆先,郑重其事叫了一声。

    “中信你说!”李兆先精神一振,这是有话要说啊!

    “之前我就让刘老带过话,让你将李家需要护佑之人的名单给我,刘老也确实给过我了。”

    不错!李兆先点点头,不由得脸色一红,张嘴就要解释。

    “徽伯兄且听我说完!”明中信一举手,制止了他的解释。

    李兆先不由得再看一眼刘大夏。

    “中信,你可不能为难徽伯啊!”刘大夏在旁敲边鼓道。

    明中信摇头叹息道,“徽伯兄啊!这事情怨刘老!”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刘大夏。

    “怎么会怨我呢?”刘大夏瞬间瞪大了双眼,怒气上涌,望向明中信。

    李兆先也是一惊,不解地看了一眼刘大夏,但神色间却有些疑惑,转头望向了明中信,显然,他有些想不通,这与刘大夏有何关系?!

    明中信轻咳一声,“徽伯兄,刘老传错话了!在这里,我再说一次,希望你回去向李阁老转达一下!”

    李兆先精神一振,望向明中信,精神集中无比。

    而刘大夏却是满脸的愤愤然,不过也没有打断明中信的话,毕竟,他也想听听,自己传错了什么话!如果明中信今日说不出个四五六来,自己必须发飙,否则这家伙还真的以为自己这般好欺负呢!

    “其实,我想说的是,有些家伙想要觊觎明家产业,或者想要将明家赶出京师的,有可能损害明家利益的一些人,中信会对其有所动作。但其中不包括一些无聊的挑衅行为,就如同此番一些李家小辈,甚至是其他一些家族的小辈,我根本就没有向他们报复的想法。”明中信沉声解释道。

    “是这样吗?”刘大夏一阵皱眉,望向明中信,“你小子当时可不是这样说的!”

    “我怎么说了?”明中信反问道。

    “你”刘大夏瞬间哑然,是啊,人家确实没有说这些,不过,人家也没说要报复,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猜测而已,随后逼着明中信要了一些优惠而已。认真想来,还真是如此!明中信的话里话外意思还真就是这样。

    一时间,刘大夏心里有些不好了,原来,明中信根本就没有向自己说清楚,一切的事情皆是自己头脑之中臆想到的,但明中信也没否认,反而将自己带进了沟里。

    现在想想,明中信此言有理啊!如果他每一个找明家茬的人都要报复,那他岂不是要得罪遍京师之人吗?依明中信的聪明劲,他会这么傻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瞬间,刘大夏差点鼻子都气歪了。

    这小子,原来早已经算计了自己一把!

    然而,此时的明中信却是不再理会于他,“徽伯兄,这里有石大哥,还有我的情报网以及我的判断,我断然不会发疯一般,抓住个人就报复,我是在与石大哥研究之后,确定一下他们背后的势力,再找出他们的动机,随后依据情形不同,确认他们只是单纯的要出一口气,或者是有人在背后挑拔,或者根本就是冲着明家而来,再制定下一步行动。在情况不明朗之时,我是不会乱来的,你就放宽心吧!”

    李兆先一听,面泛笑容,连连点头。

    这下,他放心了,他与父亲知晓那些小辈在别人的有意挑拔之下,一时冲动,到明家生意场上捣乱之后,瞬间明白,这些白痴是被别人利用了,只因为,现在明家其实虽然四面楚歌,但却也有一点,任何人都不敢乱动,只因为,明家背后现在站着陛下,太子,暗中还有东厂与锦衣卫照抚,任何人都不敢随便轻举妄动,但他们又不甘心,所以,他们就想办法让别人试探明家,试探明家背后的势力。

    更何况,明中信与李家发生矛盾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且,李家上下小辈以及一些人对明中信甚是不愤,看不惯明中信在京师耀武扬威,自然被有心人看在眼中,记在心中。有这些现成的家伙不用白不用,所以在有心人的暗中鼓动之下,李家小辈一时头脑发热,就中了计,当了这个马前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