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九十九章

    “废物!废物!”就在皇城边上一座府邸,一个面如冠玉,面色稍带皱纹的中年人,气愤异常,将桌上的一应物事,尽数扫到了地上,满面愤怒,双目圆睁,一脸的不可置信。

    “回禀王爷,千真万确,咱们的人尽数被锦衣卫抓走,一个不留!”旁边跪着的一位面目猥琐的中年人正面如土色地连连叩头,眼中闪烁着惊惧的目光。

    “你说千真万确?!”这位王爷双目放射着骇人的目光,直视跪坐的猥琐中年人。

    猥琐中年人浑身打个冷颤,然而,他迅速将这种颤抖控制住,伏地回禀道,“回禀王爷,兄弟们一个不露,咱们的内线也回报,此次他们之前并不知晓要对付谁,只是被召集到一个宅院当中,集中管理,只在今日申时,突然下达命令,直奔伏击地点,对伏击地点的一应人等,尽数擒拿,待他们发现之时,已经迟了,回天乏术,只能将自己的亲身经历报了回来!”

    “那其他地点呢?一个是这样,两个是这样,咱们可是损失了六处据点啊,六处啊!”话虽然是伏地的猥琐中年人所说,然而,王爷的目光如同实质般,闪烁着寒光,那丝痛惜,溢于言表。显然,这些损失令他心中异常痛惜,但痛惜过后,“难道,是有人走露了风声?”

    “王爷,经过事后检验小的们留下的痕迹,但经过检验,咱们的人真心没有错漏,外出皆有专人负责,其余皆有分工合作,每一位兄弟皆有他们的职责,根本就不会有谁人单独行动,将消息传递出去!”

    “那是谁传出去的消息,既然你们如此严密,那为何别人会知晓那些废物的行踪呢?”王爷目光森然,望着猥琐中年人。

    猥琐中年人心中无比地悲愤,他一直以来,认为自己是一个核心,是王爷的核心,却没想到一朝丧尽,而自己事后居然查不到一丝线索,这可怎么话说的,本来,也心中充满了内疚,认为是自己的疏失,才导致的兄弟们的全军覆没,然而,王爷却并不关心这些,反而急着追查出现漏洞的地方,想要及时地将其解决。兄弟们的命就不是命了?

    要知道,此番他前来禀报,也存了顺便向王爷请缨,要去查找兄弟们被卖的真象。

    然而,事情真相真的重要吗?要知道,据他获知的消息,兄弟们遇袭乃是在同一时间,论说,兄弟们各司其职,根本就不会越权联系,而且,他们皆是单线联系,直至最近,才有些不稳定的因素,但这些不稳定因素也不过是因为知晓太子的行动,以及陛下的许可,经过陛下与太子的帮助,明家重新获知了殊荣,显然,之前的暗杀已经令陛下动怒,陛下与太子对明中信也是爱护有加,还派了锦衣卫东厂之人在明宅外面护佑。这就令得他们这些本来想要再找机会针对明中信展开报复,哦不,应该是复仇的人感觉有些心虚。

    毕竟,在京师重地,天子脚下,他们干的可是掉脑袋的差事,一招不慎,就会令满盘皆输,令他们尸骨无存,而这一切,皆是他们必须要面对并执行的,但现在有前车之鉴,被明中信逆转的次数太多了,这很是打击大家士气的。

    现在基本上就是谈虎色变,只因为,锦衣卫可真是太神通广大了,居然能够查出咱们隐藏的势力,这可真是不简单啊!

    只因为,一直以来,咱们这些藏匿在暗处的人员,随时准备出发做任务,如果没有吃饱,那就可能会成为任务失败的最关健的一环,故此,大家慎之又慎,甚至指派了专人,启用了之前隐藏在京师的暗影,令暗影们为这些人打掩护,采购衣食用品,日常用具,当然,是少量多次的,只因为,如果采购太频繁,就会引起街坊邻居的注意,再经有心人诚心报官,到时,咱们可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故而,早以前就已经吩咐好了一切事务,按部就班地完成就可以了!

    就算是这样,居然还有那么多的据点被毁,如果要不是内奸所为,只怕在座之人真的要进入精神病院了!虽然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终究只要作案就会留下证据,这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大家居然并没有什么发现,而且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警惕,这就令人觉得耐人寻味了!

    而如果仅只是一个据点被毁,那也就算了,但现在可是几个甚至是十几个据点被毁,这就麻烦了,如果真的是内奸,那他的级别得有多高,否则,不可能对这些据点有如此的了解。

    也正因为这一点,更令人心惊胆寒,居然有敌人就在咱们的背后,那咱们要如何应对,又要如何揪出这个内奸,甚至可能是几个内奸。

    之前,他们还觉得大家太过谨慎,虚伪,明明害怕,却假装不害怕,这不是驼鸟是什么?现在,他们可不会这般说了,只因为,如果真的有内奸,只怕不久的将来,咱们也不可避免地要步他们的后尘了,他们岂能不害怕!

    正因为这样,猥琐中年人心中才无比地害怕,想要查出真相,否则,这终究是咱们心中的一根刺,但现在他可没办法,也无法消除王爷对自己的怀疑,为今之计,就是,在这几日,迅速找出哪里出了纰漏,还是有了内奸,这很重要!也是当前最最重要的,必须要去做的事。

    “王爷,当务之急,并不是追究责任,而是找出线索,找出那些暗中出手的势力,毕竟,依锦衣卫与东厂的能力,他们绝对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线索,拉出这么一大群据点,任谁也知晓,他们背后必然有幕后黑手,这是必须要抓出来的,否则于王爷的大业不利啊!”猥琐中年人沉声分析道。

    哦!王爷却是缓缓点头,认可了他所言。眼中的寒光渐渐有了消散的迹象。

    而猥琐中年人一见之下,瞬间精神大振,只因为,得到了王爷的认可,就表示,自己已经入了王爷的法眼了,前途光明,他岂能不意气风发!

    接下来,就是自己表演的时刻了。

    猥琐中年人直起身形,望着王爷,“王爷,我建议,咱们先从咱们内部查起,毕竟,如此重要的线索以及事情,知晓之人其实极是之少,如果不被泄露,绝对不可能那么多据点,一条不剩地被端掉,这不合常理啊!必然是内奸所为!”

    他的满面自信的言语,打动了王爷。

    王爷缓缓点头,“好,我就给你三日时间,你务必在三日之内找出线索,就算是臆测,也得有个目标。

    “诺!”一瞬间,猥琐中年人眼中寒芒一闪,但王爷却没有看到,否则,他绝对不做这个令他后悔一生之事。

    然而,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当务之急,王爷其实并不是找猥琐中年人的麻烦,也不是让猥琐中年人找出那个内奸,或者是无数个内奸,而是尽最快的速度,做出补救措施,将情报网与据点的联系切断,不能让锦衣卫东厂找到这儿,否则,那可就要天塌了。

    但是,现在王爷有些头脑发热,气得发晕,而身边有位谋士,他们却并没有与其住在一起,好在,这位谋士并没能公开,也只是以友人的身份在京师玩耍,一副游山玩水的模样,一看就是来玩的!然而,远水解不了迫渴,现在也无法立刻让谋士回转这儿,这就令得这位王爷昏招频出,却不自悔。

    而猥琐中年人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领到了命令,立刻就雷厉风行,下去安排查内奸事宜。

    而王爷却是自顾自在书房当中生气,却没有及时止住,保持清醒的头脑,分析形势,做出正确的判断。

    反而是昏招频发,将府中的,忠诚的卫士派了出去,名义上是为京师这些时日接连不断地发生大事而尽一份力,但暗地里却是前去锦衣卫与东厂围攻的地方查探,以印证之前的猜测。毕竟,猥琐中年人虽然对自己忠心,但这家伙黑起同伴来也是不遗余力,如果被他算计一把,自己可就背动了。从这一点来看,王爷还不算笨。

    然而,先入为主,他按之前猥琐中年人提供的消息,再行印证,早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即便他们查到了真相,但却也会被带歪,转移到内部清查上来。

    这一来,在两方尽力的情况下,王爷府中效率极高,不到两个时辰,就已经印证了消息所准确性,继而王爷就将目光投向了猥琐中年人的查内奸事宜上来,毕竟内部不清,外部不稳,如果内部稳定了,自己就可以找出突破点,争取再行将王爷府的情报网执行网完善得天衣无缝。

    继而,在王爷的支持下,猥琐中年人立刻将之前只是有嫌疑之人,隔离开来复审,这下,这些王爷府的各项人等就成了最有嫌疑之人,被一一核实行踪,再行连坐,找出能够互保的人员,一一排查。、

    而那些无法令排查满意的话,就得到了最终的答案,直接进入牢房,被整治,从他们口中获知重要线索。

    刚开始,还有人能够扛住,然而,在猥琐中年人将一些食物塞入顽固嫌疑人的肛门,再找一些极度饥饿的小小动物,塞入其中。

    这种手段真可谓是毒辣至极,那些被塞物事的人员,即便是招供了,也已经全身瘫痪,成为了废人一个。

    本来,王爷手底下,有人看了,觉得不妥,向王爷反映,然而,猥琐中年人回之以,宁可杀错一人,也绝不入过一个的口号,王爷还真心同意了。

    不过也算是运气好,居然还真被他们这番地毯式搜查找出了一些证据,表明被审的这家伙根本就是别的派系,别的势力派出的暗探,以观察王爷的所作所为。当然,也有一些是真的与锦衣卫东厂有牵连的还为他们提供过情报的家伙。

    这下,猥琐中年人得瑟了,这样的成果,表明他的举动排查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当然,这次真是为锦衣卫与东厂提供情报,供出据点之人却是毫无办法,也真心没人同意。

    不过,好在,这些成绩,可以被看作是猥琐中年人的军功章,他自然是得意又猖狂,再加上王爷的认可默认。

    这下,麻烦了,刚开始,猥琐中年人在王爷派出的人的监视之下,还不算什么,也不会太过份。

    然而,就在猥琐中年人获得了王爷的绝对信任之后,在审讯过程中,就夹带了私货,一些王爷府内平时与他不对劲的人可就倒霉了,一个个被挖了出来,这下,猥琐中年人可就得瑟了,他立刻大刑伺候。

    一个这样,两个这样,三个还这样,那么,就免不了有屈打成招之人,当然,猥琐中年人可不会承认,只要这人一画押认罪,他立刻就报送给王爷。

    在猥琐中年人将成果报送给王爷之后,刚开始,王爷兴冲冲,立刻提审,一个个审问,想要从他们口中获得一些与东厂锦衣卫联系的法子,想要了解其结构,毕竟,这些可是密探,自然是有深层次的聪颖方式,他得找到,以便今后进行预防,有备无患。

    但是,一个个还真是嘴硬,根本就不给王爷提供这些秘密,还一一身王爷求饶。王爷心中一阵腻歪,你小子,不给咱们提供更重要的东西,我凭什么要给你来个痛快?做梦!

    对于这些死硬派,王爷可是异常的痛恨,立刻就下达了灭杀的命令。

    猥琐中年人自然是乐见其成,当然,他也就敢在心中丫丫一番,自爽一番,却不敢明目张胆地幸灾乐祸。就这样,在猥琐中年人的暗自酸爽之下,一个个“密探”被揪了出来。

    然而,随着猥琐中年人提供的密探越来越多,终于,王爷觉察出来了不对。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