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九百零二章

    而旁边的众人却也是很是好奇,他们见刘大夏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也合情合理,却没想到,陆明远一句话,居然造成了这般奇怪的场面,刘大夏居然有些猜疑起来,难道,是他错了?

    “刘大人,你只是漏掉了一点最重要的!”陆明远一见刘大夏这表情,瞬间知晓他怀疑自己,不由得一笑。

    “什么?”刘大夏眼前一亮,不由自主地问出了声。

    陆明远笑笑,抬手一指明中信,轻轻叹息一声。

    明中信?刘大夏为之愕然,这与明中信有什么关联?

    但随即他看了一眼满面叹息的陆明远,瞬间脑海之中一道电光闪过,对啊,明中信!

    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抬眼望向陆明远,犹犹豫豫道,“陆先生的意思是,我没有考虑中信的因素,故此,才出现了纰漏?”

    陆明远虽然目光当中依旧有些难以言明的东西,但却是赞许地冲刘大夏点点头,认可了他的猜测。

    刘大夏瞬间眼前一亮,沉声问道,“您是说,我漏掉了明中信的心思!依中信的性格,此番实际上就是找机会亮肌肉,威慑那些敢于针对明家的势力,那么这就决定了,他绝不会以东厂为诱饵,令别人改变怀疑的方向,反而,他会极力向各大势力表明,明家就是如此的不可歁,不可辱,你敢来犯,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我说的可对?”

    说完,刘大夏如同一个小书童般,忐忑不安地望向陆明远。

    “嗯!”这次,陆明远倒是没有再推辞,点点头,“你确实漏算了这一条,中信的意思就是向他们表明,如果我要你们死,还真心不难!以此来向他们展露手段,让他们投鼠忌器,今后不敢再轻易地得罪明家。而他利用东厂剿灭那些势力据点,其实,不过是不想令这些据点有漏网之鱼罢了,毕竟,锦衣卫虽然势力庞大,但却无法尽数包揽,故而,唯有锦衣卫与东厂井水不犯河水,各执一片,划定势力范围,才能更加迅速猛烈地打击这些势力据点,而如果只给锦衣卫提供线索,只怕东厂必然会抢功劳,反而会白白损失时机,令那些势力的藏污纳垢的据点有所遗漏,那就会令明中信的初衷落空,他岂能这般不智!我分析的可对?”

    说着,陆明远冲明中信笑道。

    “陆先生所言极是,小子这点小心思尽数被您看穿了!”明中信深深鞠了一躬,表示佩服。

    “你小子啊!不说真心话!”陆明远没好气地指了一下明中信。

    明中信笑笑,并不反驳。

    刘大夏眼前一亮,补充道,“中信的意思其实也有为明家分担压力的意思,毕竟,虽然是中信的谋划,也是中信展露肌肉的时机,但如果由东厂出手,必然会得罪那些势力,也算是分担了一些明家的压力!这样的话,既能够表现实力,又能够将压力转移,真可谓是一举两得啊!”

    “不,是一举多得!”陆明远笑道。

    “对,对!”刘大夏眼前一亮,连连点头。

    “无论如何,如今既然咱们明家已经向别人亮了肌肉,那么,接下来,必然是要应对随后接踵而至的反击,而且,必须将这些反击挡回去,甚至,必须全胜,才能令别人又惧又怕,护卫明家周全。否则,咱们的这次亮肌肉就成了画虎不成反类犬了!”明中信点点头,“所以,这也是我要告诉大家实情的原因所在。”

    众人不由得连连点头,是啊!如果真的被那些被坑势力获知乃是明中信从中作梗,只怕还真的会如明中信所言一般,被袭击被针对,有所防范,份属必然!

    “中信,是不是我再向指挥使大人请示,增派人手护卫明宅?”石文义不由得担心地开口询问。

    石文义话出口,不自觉将目光飘向了旁边坐着的陆明远。

    陆明远却是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低头品茗,满面无表情,就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

    “不用,如果明家这次再依靠外力,那么,之前我营造的形势必然会被弱化了,未免弱了明家气势,况且,此番如果他们再来,正合我意!之前的这些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明中信却是摆手否决了石文义的提议,随即冷冷一笑。

    既然明中信已经有了定计,石文义也不会再说什么,但他却也不会听从明中信的话,心中暗暗决定,随后立刻通知牟指挥使,看他的意思吧!

    至于旁边的刘大夏,虽然已经得知了真相,但这个真相却是令他更加忧虑,之前未曾确认,他还心存侥幸,这些事情也许与明中信无关,但现在可没办法再自我安慰了,更何况,他可是知晓,明中信动了的这些势力皆不是善茬,此番被针对性破坏,造成了极其巨大的损失,他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随后的反击必然更加的残酷,明家真的能够抗得住吗?

    “行了,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要后悔,咱们得确保后绪应对,不能再有任何的闪失!”陆明远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缓缓道。

    “那是自然!”对于陆明远所言,明中信轻声附和道。

    “相信中信你已经有了定计!”陆明远笑笑,望着明中信道。

    “陆先生放心!中信心中有数!”明中信点点头。

    “那就好!”陆明远点点头,转头看向一旁,“石文义”

    唉!石文义心中就是一惊,连忙应声,望向陆明远。

    他心中忐忑,陆先生这是要干什么,为何要叫自己?不由得,他心虚地看看明中信,希望有什么不对明中信能够为自己说句好话吧!

    “你回去告诉牟斌,诚心用事即可,我会找机会与他见一面的!”陆明远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眼神,缓缓吩咐道。

    心怀忐忑的石文义傻了,之前自己还以为自己的小心思隐藏得有多好,却没想到,人家陆先生早已经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但他却万万没想到,陆先生居然会给自己回应,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旁边的明中信却也是一愣,陆先生居然回应了?石文义的小动作他自然看在眼中,也知晓他的用意,但他却没想到,陆先生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了回应,这是不计前嫌,承认与牟指挥使的关系了!

    虽然自己不知晓牟斌与陆明远之间的恩怨,但他却知晓,其中必然有一个死结,否则,陆明远怎么会一直不提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陆先生”石文义面色纠结地望着陆明远,欲言又止,现在的他脑海之中根本就是处于当机状态,根本无法正常思维,归结一句话,一个名字,就不再说什么。

    “行了,你照实回报牟斌,他自然知晓如何安排!”陆明远摆摆手,明显不想多言。

    “诺!”石文义躬身应诺,随之就是一身轻松,一副重担卸任的模样。

    “中信,接下来的危机,你要如何应对?”陆明远看向明中信,问道。

    对啊!相信那些势力有如此巨大的损失,必然心中抓狂,如果知晓是明中信所为,那么后续的报复必然极其狂暴,明中信又要如何应对?这也是大家极其关心的!相信也是今日明中信召集大家前来的原因所在!

    当然,刘大夏除外,现场中人只有他是外人,其余皆是与明家有关的核心之人!

    而且,在陆明远进来之后,明家的核心人物一个个到来,包括明有仁、师逸房、吴掌柜等人。

    旁人不说,虽然刘大夏对于明家来说是外人,但他既然已经来了,而且他已经知晓这么多,那么,他必然没办法再脱身事外,即便现在明中信赶他,只怕也无法赶走了。

    且看他那副模样,目光炯炯地望着明中信,显然,他也想知晓明中信的下步打算。

    面对大家的目光,明中信轻声笑笑,但声音之中的冷冽之声大家皆是心中一颤,“让他们有来无回!”

    一句话,血淋淋,刘大夏一阵心惊,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陆明远,希望这位可以阻止一下,毕竟,他可不想看到京师当中有血案发生,虽然东厂与锦衣卫这些时日每日是在制造血案,但那是为稳固这大明江山啊!但明家不同,明中信不同,说实话,他现在不过是一介草民,如果真的在京师掀起腥风血雨,只怕那位九五至尊无法容忍啊!

    “中信,三思而行啊!”不由得,刘大夏劝慰道。

    “刘老,试问,那一个家族的崛起不是有血?明家也不会例外的!”明中信却是冷冷一笑,“况且,这些时日,明家忍得够久了,不展现出一些铁血与鲜血,只怕明家会被他们认为太好欺负!”

    这话,瞬间就得到了明家诸人的认同,就连一向信奉圣人仁术的明有仁也是微微点头,毕竟,这些时日,他看到了很多,明家受打压之时,试问有哪个势力心慈手软过,明家的人被挖,试问,又有哪个势力会感念明家的好处,只是希望能够将明家踩在脚下,令明家万劫不复,将明家瓜分,那才称心如意呢!

    他算看透了,这个京师的世界,那就是一群狼在抢肉啊!

    此时,他更是不会阻止明中信,只会赞同,毕竟,明家,也有他的一份子!他感是明家的一份子!

    当然,刘大夏并不是不知晓这些,但多年的安逸令他早就忘记了家族草创之际的腥风血雨,再加上多年为官,虽然有些勾心斗角,但却也已经将那份铁血磨灭了,此时见明中信的铁血,他只是感到心惊,第一感觉就是要劝其放下屠刀,但这可能吗?

    而明中信的话语才令他霍然想起,明家只是刚刚立足于京师,这是强者生存弱者受制的京师,信奉的是狼的生存法则,而明家如果没有强硬手段,只能被别人瓜分,而不会立足于这个世界。况且,明家表现出了那么多生意手段,又有那么多能够生产出巨大利益的项目,就算是自己,午夜梦回的时候,也总会幻想着能够拥有这些利益,只是在恩情面前才勉强拒绝了这份诱惑啊!更何况那些如狼一般的家伙呢!

    “中信,你要考虑到那位高高在上的主宰的忍受限度啊!”刘大夏最后只能提醒一句。

    “谢刘老提醒!”明中信拱手点头,向刘大夏致谢。

    刘大夏轻叹一声,“无论如何,咱们是一条船上的,如果有任何需要帮助的,你尽管说!”

    “我会的!”明中信点头接茬,他明白,虽然自己已经决定了以铁血手段迎接这些问题,但终究有些事情需要刘老在旁边帮助,他自然不会将这份助力推辞掉。

    刘大夏欣慰地点点头,不再言语。

    接下来,明中信就是一番吩咐,明家人上下一心,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当中,毕竟,之前明中信离京之后,明家一直处于被打压状态,虽然依据明中信离京之时的安排,出了一些政策,保持着明家的竞争力,不至于在京师这个地方沉沦,但终究一直在被打压,大家心中那口气自然是一直憋着,此番明中信前有利用东厂与锦衣卫将这些势力的据点连根拔起,现在还准备利用铁血手段回应,这口恶气即将要呼出,大家自然是心潮澎湃,难以自抑!自然对明中信的安排举双手赞成。

    望着这群不知情势凶险的家伙,刘大夏一阵无力,但却又很是羡慕这群家伙,毕竟,这群家伙能够保持着这般旺盛的精力,活力,这是自己缺乏的!他猛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已经将当年那份竞争的心态忘记,越来越变得平庸了!他这般一想,不由得耸然心惊,如果再这般下去,只怕自己会迅速老朽,还能够在这虎狼存在的朝堂生存吗?

    原来,这些年自己真心地太过依赖阴谋了!却忘记了,只有自身有实力,才能确保在这朝堂当中生存,好好地活下去,活得更加滋润!

    忽然,他感觉到一缕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立刻转对望去,却只见正是一双暗含笑意地目光,不是别人,正是那陆明远!